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38章 元素精灵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维沉声道:“不能再往前了。|”

    独角兽的步伐逐渐放缓,最后停下,宽大的脚掌逐渐陷入了潮湿的地面中,它焦虑地抬起前蹄中的一只,带起黏腻的黑色泥土。

    他用契约安抚了一下这头雪白的魔兽:“地面在变软,它们似乎是在驱赶我们进入沼泽。”

    “不应该,”断谕道:“我们没有改变方向。”

    林维回想了一下走过的路程,没有改变方向的确。

    如果往前是沼泽,那么即使没有这些枯木,他们最后也会走到那里。

    会不会是诱使他们加快速度,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冲进沼泽?

    但一路过来,地面明显地变软了,即使独角兽一路飞奔也不可能毫无察觉——还有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毫无生机的死树,是被什么操纵着的,为什么仅仅在片刻的魔法波动之后便没有了别的动静?

    枯木依旧毫无滞涩地在地面上移动着,缓缓逼近两人,他们暂时没有动作——这些死树是杀不完的,但并不是魔法植物的它们,又似乎不能对两人造成实质伤害。

    他向断谕简单地描述了现在的境况,然后把自己的猜测和疑惑一并说出。

    “它们没有魔法无论如何不能在地面上移动,”断谕道:“地面有没有变化?”

    林维紧紧盯着它们与地面相接的根部,可惜那些漆黑的树干和土地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看不出什么来。

    没错,自主移动——这是具有了魔法能力和意识的魔法植物才能做到的事情,并且那样的移动也会带出大动静来,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无声无息。

    昏暗的天幕下,不知枯死了多少年的黑木像是一只只形状狰狞的怪手,游动在地面上,悄无声息地缓缓朝自己靠拢,并且越来越密集——这场景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林维的放出灵魂力量,在枯木从里大片扫过:“还是没有灵魂——它们到底是听谁的?”

    独角兽忽然发出一声长嘶,灵魂契约中传来了一阵比之前更重的焦虑。

    林维抚摸了一下它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独角,但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奇怪”林维喃喃道:“它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他环视了一遍独角兽的周身,然后发现——先前它还只是微微陷进地面脚掌,此时陷进了大半!

    看起来,虽然现在这里还不算是沼泽,但仍然不安全——他们得后退了。

    寒光再次从昆古尼尔之上泛起,一大片枯木横倒而下,独角兽调转方向,朝着来时的方向迈开步子。

    “不对”林维仔细看着独角兽踏进地面的前蹄,每一次迈步,陷进的深度都没有变浅,甚至隐隐有加深的趋势,他想起断谕之前那句“地面有没有变化”,忽然感觉有些发寒——这家伙的直觉简直惊人。

    “你猜得没错,”他深吸一口气:“现在不是我们走进了沼泽,是地面自己在变。”

    虽然速度缓慢,但已经能够看出,独角兽的四蹄正在陷得越来越深。

    林维念起了咒语,他需要召唤出岩系的魔兽来,这样的魔兽拥有控制土壤的能力——岩系魔法还有另一种说法就叫土系魔法,只不过这一系的魔法师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要用到元素实体化的时候,选择的大都是坚硬的岩石,因而人们习惯称之为岩系魔法——就像水系魔法与冰系魔法这两个名字也经常被混用一样。

    两只岩系魔兽从契约门中走出,张口吐出魔法光团,暂且稳住了独角兽脚下的地面,但这片丛林实在太大,如果它彻底变成沼泽,仅仅两只中阶岩系魔兽可就招架不住了。

    说到能控制土壤的岩系魔法,现在正在逐渐变软的地面莫非也是由岩系魔法催动的?

    ——但如果这样的话,得有多大的魔法力量才行?更何况,除了两只魔兽的凝固魔法,这里并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魔法波动。

    “见鬼,”林维懊恼地向后一靠,正倚在断谕的身上:“沼泽还能是活的不成我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魔兽。”

    他可是完完整整背下了一整本厚得惊人的《魔兽图鉴》,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是叫做“沼泽兽”的!

    “也许你不应该想魔兽图鉴,”断谕对他道:“毕竟它写在死沼被封印之后。”

    没错,死亡沼泽它是在黑暗时代结束的时候被封印,从此与整个大陆隔绝,而《魔兽图鉴》是在之后魔法稍稍得到复苏的时候,由占星塔整理,后世又不断增添修改而成的。

    而唯一记载了黑暗时代之前魔法状况与历史的《时光手札》第一册,对魔兽却也并没有过多提及。

    浮木,流动的沼泽,类似岩系的法术——普通的沼泽显然无法做到这一点,背后必然有拥有自主意识的魔法生物在操纵,并且,这个魔法生物得有极其强大的操控能力才能在这样大的范围内控制枯木的移动,并且保持隐蔽。

    而在有记载的魔法生物中,除了各种各样的魔兽、拥有魔法天赋的智慧种族,还有

    “我觉得,这次可能遇到了好东西。”林维打量着涌过来的枯木和明显变得越来越稀软的地面,咧嘴一笑,一直微蹙着的眉舒展开来:“控制住一整个沼泽还能不被你发觉——会不会是元素精灵?”

    元素精灵——在整个魔法世界里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稀奇生物了,它们的身体完全是由纯净的元素组成,没有血脉传递,因此不能算是一个种族。元素精灵往往出生在这一系的魔法元素十分浓郁的地方,并且会在成长过程中贪婪地将这些魔法元素吸收干净!

    这种生物具有极强的魔法能力,如果一只元素精灵要与魔法师做对,这个魔法师的境况将会是十分危险的。

    不过,林维却是一个召唤师——还有什么是比一个强大的魔法生物更能让召唤师高兴的呢?

    因此,即使现在的情况很是糟糕,林维的语气仍然兴奋起来,而断谕显然察觉到了:“你想和它结契?”

    “没错,”林维道:“这可是个难得的东西——连阿黛尔老师都还没有元素精灵来做自己的召唤物。如果我和它结成主从契约,不仅能随时有一个强大的召唤物,还可以用灵魂交流看看死亡沼泽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这真的是一只元素精灵,一定在这里活了很久,如果能建立灵魂交流,两人接下来的路程就不必像之前一样毫无头绪了,在这种从来无人踏足的地方,自然是知道得越多越好。

    虽然,活了很久也意味着它的实力会非常强大,但试一试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毕竟它现在的举动毫无善意,无论如何都得和它打上一场,赢了便能轻易地得到它的服从,打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缔结契约。

    在魔法世界乃至整个大陆上,活物都具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灵魂,灵魂的强度与力量大小往往不变的,召唤师则是例外——他们具有特殊的天赋,灵魂力量会随着练习而逐渐增长,而拥有强大灵魂力量的好处就是:强行结契!

    也就是说,即使以现在两人的实力,胜过它的机会并不大,但仍可以尝试结契,元素精灵的反抗意愿越小,结契便越有可能成功——他们要做的事就是尽力在战斗中占据上风。

    “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得先把它引出来。”林维召唤出了更多的岩系魔兽,在周围凝结出一片坚硬的岩地来,抵抗着沼泽的吞噬:“首先得让它觉得,以现在的攻势没法拿我们怎么办,这个魔法生物才会加大魔力输出,或者干脆靠近,然后”

    “然后我就能够察觉它的位置。”断谕续上了林维没有说完的话。

    “嗯,就是这样把它找出来,那之后的攻击恐怕就要拜托你了,”林维道:“它很有可能藏在沼泽下面深处,我用召唤兽很难攻击到。”

    淡金色的精神力所覆盖的范围再次延展,深深渗入黑色泥沼之内,断谕声音淡淡,由于林维现在姿势的缘故,正响在他耳边很近的地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