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0章 玩大了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没事”林维的灵魂触手在那一刹那下意识地缩回后,继续向着灵魂光团探去。

    ——刚刚的疼痛,林维能够确定不是来自身体或精神力,而是他的灵魂。

    他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在那一瞬间,契约确实已经开始缔结,与此同时,能够察觉的是,这东西的反抗意愿经过方才的战斗,并不算是十分强烈。

    他来不及去想这疼痛是为了什么,只来得及迅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灵魂状况——似乎并没有实质的损害。这样的话,他应该继续现在是缔结契约的最好时机,不能轻易放过。

    林维的灵魂触手继续与光团相触,和方才别无二致的痛感再次袭来,并且如同拍到岛屿岸上的海浪一般,退去一些,然后再次涌来。这一次,他有意识地控制住了灵魂触手,没有后退——灵魂力量随之缠绕而上,已经结好的契印一点点与光团相接,将契约的力量一丝丝渗入灵魂光团中,而契约的力量每增加一分,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痛感就更加剧烈,仿佛自己的灵魂被正一条条撕裂一般。

    大滴的冷汗从他额角滑下,他脸色苍白,身体出现了不易察觉的颤抖——连维持站立的姿势都十分艰难,几乎全部靠着断谕的力量在支撑。

    但是,他的意识却十分清醒,一直没有停下,虽然痛感愈加密集而狂乱,如同季潮十分塞壬岛外海面掀起的惊涛,而契约的进展十分缓慢又艰难,但它的确是在逐渐进展的——林维已经打定主意,不是到了极限的时候,他不会停下结契。

    他的精神力此时也全部集中在契约上,其余的感官几乎全部消失,对眼前的情景毫无知觉,似乎有断谕的声音响在耳畔但是自己已经分辨不清是在说什么,只有因为无法控制的痛感而紧紧抓住断谕手臂的触觉在这样的一片空茫中显得格外清晰。

    契印缓慢地渗入灵魂光团之中,暗色的纹路完成了一半,包裹着白色光团,将它束缚在内,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纹路刻下的过程十分艰难,并不像普通魔兽那样简简单单印上便能完成,而是要一点一点与它融合,甚至在一些实在不能融合的地方,要有意识地去改变纹路的走向。

    而与此同时,光团的色彩愈加明亮而清晰,这是灵魂联系逐渐建立的兆头。

    剧烈而密集的痛楚,在契约即将完全刻下的时候达到了极致,契约的力量已经开始显现,那东西的感受开始通过初成型的主从契约传达过来——混杂着气愤和委屈的情绪。

    林维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检视自己的灵魂状况,更顾不得照料它的情绪,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聚集在契约的最后几步上。

    既然灵魂联系已经建立,那么最关键的步骤就算完成了,这时候,只要将剩下的契印刻下

    暗色的纹路逐渐完善,属于召唤师的、纯粹而强大的灵魂力量注入光团内,它不再尝试着挣扎,仅剩的那一丝反抗意愿也烟消云散。

    痛感袭来的间隔逐渐变长,它的剧烈程度也有所减弱——林维终于完成了契印最后一丝纹路的刻下。

    灵魂力量潮水一般收回自己的体内,意识从灵魂光团和契约上返回眼前的世界,林维才发现自己浑身发软,呼吸急促,整个人都靠在断谕身上,精神力过度使用致成的脑中的嗡鸣与震颤接着持续了许久,才与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感一同慢慢消退。

    值得庆幸的是,不管痛感是多么强烈,自己的灵魂还算完好无损,没有被撕成碎块。

    “没事了”林维在检视完灵魂之后,试探地触动新结成的契约,来自灵魂光团的信息顺着契印的纹路流进意识里,他张口,发现自己声音虚弱,还带上了一分沙哑:“确实是一只元素精灵,活了好几百年那种,我怀疑老头都没有它的年纪大”

    断谕的手触感温凉,压在他的额头上,他开口打断了林维:“先休息。”

    “也好,”林维应了一声,对断谕道:“我们坐下。”

    断谕确实是坐下了,但是小公爵向来习惯于寻找能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短暂地坐了一会儿之后,他选择了仰面躺着——把脑袋枕在断谕的腿上。

    平复了有些急促的喘息,意识也恢复清楚之后,林维闭着眼,低声对断谕道:“我大概能猜出来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了。”

    “嗯?”

    林维的声音仍然有气无力:“我猜这就是所谓的灵魂反噬”

    来自另外一方的灵魂攻击在现在的环境下是不太可能的,并且自己的灵魂现在没有实质损伤,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结契时来自对方的反噬。

    在最古老的记载中,被称为“通灵者”的召唤师可以与任何灵魂结契——但是据阿黛尔老师的教导,契约并不是说结就能结的,即使双方都心甘情愿,也得遵循规则。

    每一类生物的灵魂强度相似,它直接与这类生物的智慧程度相关,召唤师与不同灵魂强度的魔法生物结契,驱使它们,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灵魂反噬就是其中一种。

    林维不记得自己有过相似的经历,并且,询问阿黛尔老师是否经历过“灵魂反噬”之后,她摇了摇头——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个说法放在心上。

    与其它灵魂结契,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取决于灵魂强度,而灵魂强度取决于魔法生物拥有的智慧

    林维确信,自己是从没受到过这种程度的灵魂反噬的,与普通魔兽结契根本不会有任何感觉,上辈子与巨龙珊德拉结契时,确实吃了一些苦头,结契非常艰难,但是并没有痛感。

    巨龙具有的智慧和人鱼相差无几,比所有种类的魔兽都要高出一大截,因而被认为是智慧种族之一,但它们的智慧还是无法与人族相比。

    而元素精灵虽然也比不上人族,但比起这两个种族则又要聪明得多,这只元素精灵的生命也非常漫长,可能就是灵魂反噬如此强烈的原因。

    林维继续躺着,确认自己的状况有所好转之后,向断谕道:“如果是灵魂反噬的话,既然我坚持了下来,以后就不会有别的影响契约还是很成功的。”

    他汗湿的发丝黏在面颊上,被风吹得冰凉,使人非常不适,但他现在没有抬手的意愿——脱力感使得林维实在不愿意再动一下了,他只想就这么躺着。

    断谕拨开那些头发,林维惬意地眯了眯眼睛,看着昏暗的天空。

    就听断谕问:“如果不是呢?”

    “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林维回答道:“不过,最起码我已经拥有了一只传说中才有的元素精灵,并且灵魂还是好好的,可见这非常值得。”

    顿了一会儿,林维又道:“不过我也可以验证一下你不要抵抗。”

    断谕立刻猜出了他想做什么,直截了当道:“不行。”

    “就一下,”林维望着他:“我立刻就放开不会有多大伤害的。”

    事实上,从林维屡屡不惜让自己难受至极也会放出来魔蝙蝠扰乱对手、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抓住丹尼尔的琴拨、忍着非常强烈的疼痛也要坚持把契约完成的种种举动上来看,小公爵虽然从一出生就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妥善保护和照料,但他并不是一个惧怕疼痛与未知的人。

    并且,是一个非常、非常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

    不等断谕再次拒绝,他的灵魂力量里晃晃悠悠伸出细细一根灵魂触角,向断谕探去。

    所有的灵魂都是白色的,只在光泽和紧密程度上有所区别——断谕的灵魂显然非常凝实且明亮。

    林维快速地结出了一个简单的契印,打算和断谕的灵魂相触,他的动作十分小心翼翼,随时准备着迅速收回。

    相触的一瞬,林维并没有感到痛楚,而是整个人都仿佛一下子被抽紧,心里唯一剩下的念头是:玩大了!

    ——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浮出来,恢复意识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昏暗,看来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

    林维转过头看了看断谕,黑暗中只能看清轮廓。

    “醒了?”断谕的语调依旧平淡,听不出情绪来,但跟他相处整整一年的林维敏锐地察觉到——这家伙的心情恐怕很是糟糕。

    他一下子打起精神来,补救道:“我承认——我不应该进行这种危险的尝试,但是,我亲爱的同伴,你要相信,这是有价值的——我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灵魂反噬的后果,灵魂对契约具有反抗力,所以召唤师在与灵魂强度高的生物缔结契约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和元素精灵结契时仅仅是遭遇了疼痛,而试图接触你的灵魂的时候却直接失去了意识!”

    他以这种和丹尼尔十分相似的语气说了一大通,沮丧地发现断谕并没有丝毫回应的意思,只得改换了对策,从断谕身上爬起来,挪到他旁边,抱膝道:“是我错了——没想到反噬会这么严重,但是我的灵魂没有受到伤害,并且灵魂反噬没有后遗症,这一点可以放心”

    断谕的态度这才算是松动了一点儿,揉了揉林维有些散乱的黑发:“再遇见智慧种族的时候要小心。”

    “我也是这样想的,”林维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幸好再高阶的魔兽都无法拥有人族的智慧,与它们结契没有代价。”

    说到这,林维心中一动,想起了刚刚结契的元素精灵来——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

    他在契约里用灵魂交流对精灵道:“出来。”

    远处的泥沼上卷起不小的漩涡,一个小小的身影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