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2章 地下宫殿的雏形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魔法师的等阶是由明确的区别来划分的。@樂@文@小@说|

    魔法学徒感知元素,中阶魔法师役使元素,高阶魔法师沟通元素,大魔法师感悟、利用规则。

    高阶魔法师比起中阶魔法师来,林维所知的最大的优势是,沟通元素比役使元素要轻松得多,精神力消耗被压到极少,不会出现用出一个大型魔法后精神力消耗干净,因而不能再接着攻击的状况,吟唱咒语的时候,也能够使它的效力完全发挥,而不是被咒语牵着走——这使得高阶魔法师的战力与中阶魔法师相比,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来。

    至于其它,还有对元素的调动与控制能力,并且据说在沟通元素的过程中,已经能够隐约触碰到魔法元素的规则但这些好处就不是一个召唤师能体会到的了。

    林维其实不是很清楚断谕的实力到了中阶的哪个地步,但这不妨碍他对断谕不久就能进阶深信不疑——一个年纪轻轻就穿上了白袍的魔法师,当然不会在中阶魔法师停留太久。

    即使这个时间对于断谕之前的预计是提早了的——他曾说过在会在下一年进阶。

    但是,进阶是一回事,进阶的过程又是一回事,随着实力的增长自然而然地进阶是最好的,如果在现在的情况下强行突破,可能会对魔法师以后的实力进展有所阻碍。

    这样进阶的话,算是强行突破,真的没有关系吗?

    这样想了一会儿,林维又释然了——那家伙根本不缺少元素亲和力,这道不知把多少中阶魔法师卡住的天赋的门槛在他面前从来没有存在过,即使强行突破也能够和自然进阶的效果相差无几。

    他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与断谕切磋,以使断谕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改变和适应使用魔法的方式——从精神力强行控制元素到直接与魔法元素沟通。

    等到与魔法元素建立了完全的沟通、能够让它们随着心意而动的时候,就算是进阶成功了。

    “完美的计划,”林维道:“但是,我发现还有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严重的问题。”

    他感受着周围荒凉的气氛,元素精灵杰拉尔已经把两人所在的沼泽凝固成坚实的土地,那股属于泥沼的难闻气息也已经逐渐散去。

    但是,这也无法改变他们现在身处空无一物的沼泽这个事实!

    没有房子、没有床铺,潮湿的风冷冷地吹过身边。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没有巨龙那样的体力和精力,我需要睡眠”

    枯木重又游动起来,被送到了林维面前。

    他看了看那些奇形怪状的死树道:“好吧,现在我除了一片空地,还拥有了几根破木头。”

    遭到嫌弃的精灵朝他鼓起了脸颊——做出一个愤怒的表情,挥动身后小小的透明色翅膀飞到断谕肩上去坐了——那翅膀让它看起来活像一只灰色的肥蜻蜓。

    “你想要房子——也许它是在献给你材料。”

    “这样的话主人不是万能的,没有办法把这些形状奇怪的东西搭成房子,”林维再次戳了戳精灵冰凉柔软的皮肤:“但是你值得赞赏——让我想到拥有一个岩系的小东西还是很有用处的。”

    要用枯木搭建成房屋的确十分困难,但是房屋也未必要建在地面上!

    尤其是拥有一只强大的、随意操纵土壤与岩石的精灵作为召唤兽的时候。

    林维回想着他所见过的地下建筑,诸如蒂迪斯家的地下通道与藏宝室,还有皇室的地下宝库在地面之下建造的东西总是会让人充满安全感。

    一个简单的建筑形状逐渐在他脑海中成型,然后通过灵魂交流传递给精灵。

    精灵还没有原谅他方才的嫌弃,再次朝自己的主人做了一个气鼓鼓的表情,不情不愿地沉进了地面之下。

    林维笑眯眯对断谕道:“召唤师还是非常有用的——我们可以不必睡在沼泽上了。”

    不久,地面忽然分开,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由洞口向下,延伸出层层阶梯来,阶梯的最开始要猫着腰才能进入,随着它的高度逐渐降低,空间逐渐宽敞起来——再往下走,连接着阶梯底部的是一条长廊,尽头是一个空旷的圆洞,类似于房间。

    可怜的、喜爱光明的独角兽——对它来说光是待在昏暗的沼泽就已经是巨大的折磨,更别提这个黑漆漆的大洞了,它十分不情愿地、一步一停地跟着林维走进了长廊中,用承载着光明魔法的独角照亮了这片地方。

    杰拉尔扑着翅膀,绕着林维转圈,展示它的魔法成果。

    “干得好”林维和精灵黑亮的小眼睛对视着:“虽然你自作主张,把我的房间改成了像你的脑袋一样的形状。”

    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它暂时还十分空空荡荡,不过要添置一些必要的东西不是难事。

    杰拉尔和林维随时保持着灵魂交流,房间的地面上浮现出成型的石质宽床来。

    火焰魔兽从契约门里走出,墙壁凹陷出了一个与它身形差不多大的空间——这只火焰狮子要在将来的几天内献出自己的魔法力量,充当小公爵的壁炉了。

    火焰的温暖气息很快扑面而来,林维惬意地眯了眯眼睛,兴致勃勃道:“这是个绝妙的地方,虽然它现在还很简陋——我要把它逐渐建成一所地下宫殿!杰拉尔的记忆力是非常可靠的,我们不论走到哪里,只要不离开地面,它都能挖出一模一样的宫殿来!将来我们从学院结业,在大陆上冒险的时候,完全不需要住在简陋的帐篷与山洞里!”

    林维的愿望是非常美好的——记载中魔法协会的初代领袖们带着魔轮游历大陆,而他要带着一整座地下宫殿!

    “要有大厅、宴会厅、冥想室、海缇的房间,也许还有丹尼尔一份这里会非常安全和舒适,我们不论走到大陆的哪里,都可以随时进入这个地方,而等我们终于没命,或者像老阿诺那么老,再也游历不动的时候,又或者终于走遍了大陆,要去那些有去无回的地方看看——像是无尽海洋和极北,就把它留在塞壬岛上,”林维的眼睛很亮,仿佛是透过了黑漆漆的墙壁看到了非常值得期待的未来一般:“每年有新的魔法学徒来到学院时,不仅要乘坐魔轮以示纪念还要来我们的地下宫殿走一趟!”

    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魔法师式的愿望——魔法师们的目光始终投向广阔的、没有人迹的大陆边缘,即使他们会时常回到浮空之都,但终归会再次走上旅途,魔法学院的每一代同级,将成为一生的伙伴,他们一起踏遍整个大陆,留下自己的名字,把那些已知的与未知的统统带回,为魔法学院和占星塔整理的地图上添加一个小小的角落,或是在藏书殿中增加一本记录着所见所闻的书籍,为《魔兽图鉴》增添几页新的记录。

    “我们常常感叹魔法师的数量太少,大陆太广阔,隐藏的秘密太多——而我们的生命总是短暂,即使是大魔法师也终有结束的一天。”老阿诺曾经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