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4章 身为通灵者的女神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卡塔娜菲亚”的名字一经念出,这本《契约书》在林维眼里忽然之间变得神秘起来。

    在诸神的体系中,地位最高的莫过于两位女神——毕竟自然系魔法有着数位神灵,而光暗两系只信仰各自女□□字。

    据说,黑暗魔法师——卡塔娜菲亚的信徒们,在死亡沼泽中为她立起雕像,建造神殿,他们的口头禅往往是“我敬爱的卡塔娜菲亚”或是“向女神发誓”之类,可见黑暗女神在他们心中地位极高——足以与光系魔法师们对光明女神的信仰相媲美,这是现在的魔法师所不能想象的。

    知道了这本书的历史极有可能能够追溯到上千年之后,林维连翻页的动作都小心翼翼了许多——生怕手里的书页在下一刻就因为太过古老而碎掉。

    下一页的文字比起第一页多了不少,但仍然不像藏书殿里教授魔法的书籍那样密密麻麻,它段落极多,每一个段落却都只有一两行——活像是那些古老的诗篇。

    林维将书中的符号一点点描画在断谕的手心上,魔法师的精神力可以让他准确地辨识这些文字,每一个段落写完,断谕便会说出它的含义。

    开头的第一句是:“埃尔维斯的白骨已经腐朽成灰,而我仍不能踏出沼泽一步。”

    “埃尔维斯”林维重复着这个名字:“我没有见过这个名字。”

    这样的一句话,提及了一个名为“埃尔维斯”的人,以及“沼泽”。

    这个陌生的名字暂且不论,“沼泽”应当毫无疑问是两人现在身处的死亡沼泽——写书人的身份是传说中黑暗女神的可能性又添几分。

    “我思念家乡的露水与阳光,但誓约使我只能留在这里——即使一方已经消失,它仍烙印在我的灵魂上。

    也正是在埃尔维斯死去的那天起,我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有些东西是永恒存在的,它超越了时间,也超越了死亡。”

    杰拉尔趴在独角兽的脑袋上,抱住它散发光芒的独角,在房间中投下阴影,它歪着头,好奇地看着林维和断谕。

    林维放出灵魂触角与杰拉尔的灵魂接触——灵魂联系稳固又可靠,没有任何外力能够解除它。

    “超越时间与死亡,她是在说契约么?但契约似乎没有那么神奇——假如我或者杰拉尔中有一个丧命,契约自然也就没用了。”

    “如果你让杰拉尔去做一件事情,”断谕道:“而你中途死亡,它还会继续去做吗?”

    “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被提出,”林维摸摸鼻子:“我没有试验过,并且也不想试验它但是有一个类似的先例,召唤师死亡后,灵魂通道消失,他的召唤兽永远迷失了方向,再也回不到自己所来自的地方。”

    “灵魂通道的维持是依靠契约还是灵魂力量?”断谕问道。

    林维仔细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他所知道的召唤魔法,全都是依靠召唤咒语——念动咒语的过程会消耗精神力,而灵魂力量决定了召唤咒语的强度,咒语完成后,契约之门自然打开,召唤兽走出

    “我不知道。”他摇摇头:“我们继续,也许能找到答案。”

    林维继续描画着书中的字符——它的开头还穿插着断断续续的叙事,与那个名为“埃尔维斯”的人密切相关,写书人与埃尔维斯的关系模糊不清,埃尔维斯扮演的角色似乎是引导者、或是师长,但书中没有出现过任何敬称,甚至语气有时十分疏离,当这个名字不再出现,之后的几页就变得愈发晦涩,“灵魂”“约定”“规则”这样的词语出现得十分频繁。

    “我们只能猜测灵魂间的约定由规则的意志来见证,它的前提是存在有意志的规则,即承认被创造”林维呆滞地重复完这句话,嘀咕道:“太可怕了,这比帝国号称最富有智慧的大学者所说的话都要令人费解——我需要再听一遍,从三段之前开始”

    事实上,这些令人费解的语句并不能对林维念出咒语或是缔结契约的能力产生一丁点儿提高,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让他记住了“灵魂”“约定”这些词语的写法!

    林维再次听完这个段落之后,自暴自弃地往后翻了许多页,发现距离读到书中第一个疑似契印的图案还有很长的距离。

    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在学院藏书殿上的时光,只不过出声的人由林维换成了断谕,并且书籍的内容非常晦涩,需要时常停下来讨论,才能够理清一句话的脉络。

    “今天就到此为止,”林维面无表情地合上书籍:“她写了许多东西,并且经过我们的讨论,这些东西所要表达的观点是,契约直接对规则有效。”

    断谕提醒他:“首先要存在规则。”

    “没错,规则我们必须承认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名为‘规则’的存在,所有事情都要绕着它转,包括魔法元素的流动,空间与时间”林维愤愤把书放回空间戒指中:“那么我只要和伟大的规则建立契约说‘我要永生’,就可以永远活下去了!当西尔维斯特先生为了抓住空间规则的影子而抓掉了大把头发的时候,我只要对规则说‘我想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就能完成一次安全的空间转移了!”

    这让林维非常不舒服。

    这本书的前几页所写的,的确是“契约”,但不是召唤师所谓的“契约”!

    它使用的名词也不是“召唤师”,而是“通灵者”!

    通灵者通过契约与规则产生联系,利用规则,甚至控制规则。

    这和大魔法师的境界有些相似,大魔法师也是感悟到了“规则”,并借助这个东西来施展魔法,窥探空间、时间的秘密。

    二者的不同之处是,元素魔法师普遍认为的规则是元素、生灵、乃至整个大陆上所有东西的诞生与消亡所遵循的规律,它是永恒存在的,就像魔法师的铁律一样,不会改变,没有自己的生命与意识,而在这本契约书中,所有的观点都基于一个假设:规则是具有意志的!

    通灵者与规则产生感应,与它建立契约,从而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正是让林维感到不舒服的根源所在,承认规则具有意志,就是承认了这大陆上所有的东西,不论如何强大,都在一个更加强大的、凌驾一切的东西的掌控下。

    这样的一种“意志”,被卡塔娜菲亚猜测是“创世的意志”,也就是存在一个无所不能的“创世者”,不论它是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虽然直到最后,这也只是个猜测,她终究没有看清规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是在漫长岁月的探究之中,这位传说中的女神确确实实地掌握了一些利用规则,结下契约的办法!

    这些方法,就是《契约书》的主要内容了。

    可以说,这不是一本写给召唤师的秘籍,而是一套脱离了所有已知魔法的、自成体系的魔法理论。

    “我不愿意认同她的观点,”林维叹了口气:“但是我很有兴趣学习书里的内容。”

    只有古早时期的通灵者,现在被称为召唤师的一类魔法师才拥有结下契约所需的灵魂力量,毫无疑问,林维具有学习这本书籍的资格。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林维看向断谕:“就像我们认为的那样,神灵其实是一些杰出的、拥有了普通人无法想象能力的存在,他们不是天生为神,而是来源于各个种族——那么黑暗女神卡塔娜菲亚应当是一个强大的黑暗系魔法师才是,但在书里她却是一个拥有灵魂力量的通灵者。”

    “灵魂力量与元素魔法也许并不冲突。”断谕若有所思。

    “也就是说,这位女神,极有可能既是出色的元素魔法师,又是一位召唤师?”林维道:“这让人嫉妒但是从记载上来看,她还是被光明女神打败了——黑暗时代里光明魔法一方胜利。”

    “黑暗一方的女神在战争里死去,或是被镇压——也许我们在沼泽里能看到她的遗迹。”

    “我现在可以算是女神的学生了!”林维的表情十分得意:“如果女神留下了遗迹,那么遗迹里的宝藏理所当然要归我所有”

    女神遗迹里可能藏有宝藏,就像被魔法协会珍藏起来的光明女神宝藏一样——这极大地鼓舞了刚才还有些郁闷的林维小公爵,他兴致勃勃地和断谕开始了下一轮切磋。

    在之前踏入枯木丛林,断谕与元素精灵打斗的时候,两人还不知道沼泽中的现状,但是因为大部分的战斗都在沼泽下进行,阻挡了元素波动传出,这才没有被其它潜伏的魔兽察觉,无意间躲过一劫。

    因此,两人的切磋也是由杰拉尔在地下另外开辟出的空间里进行的,之前被收回的独角兽的伙伴也被再次召唤出来,用光魔法照亮了这里——断谕是不需要这些光的,因此它们只是为林维服务。

    不过林维暗暗想,过不了多久,也许就是几天之后,断谕便能看到这一切了——他得把这个地下宫殿装饰得美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