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5章 不眠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维最近非常不珍惜他的精神力,这是罕见的。

    他甚至放弃了把精神力凝成细丝的习惯,而是在身边覆上了浅浅一层。

    当然了,这有着充足的理由。

    林维右手支腮打量着对面的断谕,时而用精神力观察,时而专心盯着他的脸——这人现在正在极深的冥想中,逸散出来的元素以他为中心成一个淡金色的漩涡,漩涡的转动越来越慢,几乎要静止了。

    这时候,断谕正在和元素建立另一种联系,一种身为召唤师的林维不能理解的联系,这种联系在之前的几天中缓慢地建立着,到现在已经完成了大半。

    当它彻底完成——所有的元素都与魔法师心意相通之时,魔法师的力量就会有一个极大的、本质的突破。

    同时,他体内的,由于元素过于纯粹而形成的元素乱流,将被彻彻底底地压制,然后消散,最后再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对于此,魔法师本人还是非常平静的,他的状态甚至越来越好,冥想的深度是林维这种不安分的、心思转来转去一刻不消停的半吊子召唤师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的——假如让林维努力进入这种冥想状态,他的思绪最终会不由自主地飘到魔法师、女神、帝都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情上,最后毫不意外地睡着,也许命运女神会因此眷顾他,让他在睡梦中得到一些启示——但可惜的是,这种事情还从未发生过。

    但是,魔法师本人的平静并没有影响到林维,现在的小公爵非常焦躁。

    他把这几天来的进度看得非常清楚,现在离完全建立联系已经不远了,也许就在下一次冥想

    召唤兽是不会撒谎的,它们忠实地反映了主人的心情——阿贝尔翠绿的藤蔓在床柱上绕来绕去,给自己打了一个死结,精灵振着翅膀飞来飞去,让独角兽甩着尾巴不满地踢了一下后蹄。

    房间现在是浅灰色的——近乎于白,细腻的石质有着浅淡而好看的纹路,原本简易的石床在这几天的改造里也气派起来,床柱雕花的图案与蒂迪斯宅邸里长子房间的图案如出一辙,藤蔓缠绕其上,作为装饰,银白色的皮毛在床上铺开,厚实而温暖。

    独角兽的光芒完全照亮了这里,火焰狮的魔法也驱赶了地下的阴冷和潮湿,使这里干燥而暖和。

    空间戒指里装饰性的东西有限,所以这个地方依然空空荡荡,但他已经不能做得更好了。

    深度的冥想已经不会外界声音打断,所以林维招了招手,让精灵停在上面,对它道:“等下,你要藏起来不能让他看见这么一个丑东西。”

    精灵——它是一个是非常聪明的精灵,虽然现在还听不懂林维的语言,但几天来对于“丑”这个音节已经十分熟悉——林维的右手又增添了一圈牙印。

    林维觉得,自己作为断谕在学院的同级,真诚的伙伴和亲密的朋友,应当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使好友第一眼看到的世界是美好的——最起码是正常的,不能像外面死气沉沉的沼泽一样令人生厌。

    他和断谕已经约好,突破高阶的最后一次冥想要在入睡之前进行。

    这个打算来自于阿岚的警告,压制元素乱流的过程中魔法师会慢慢失去所有感官,大约半天后才能恢复——听觉、嗅觉、甚至是触觉,连精神力都不能使用。

    林维的想法非常简单,在失去这些感官之前,先睡过去,一切就都得以解决了。

    进入睡眠之后,什么都感觉不到,不必体验一切体验都脱离自身的、死去一次般的感觉,醒来时,张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世界!

    这样一个计划无疑是完美的,它也在顺利的进行着。

    断谕从这一次冥想中清醒过来之后,几天前开始成型的、重新开始旋转的元素漩涡又强大了许多。

    感知到他醒来之后,林维凑过去,问道:“怎么样了?”

    断谕的眼睛缓缓张开,仍是安静又冷淡的、失焦的双瞳——这可能是自己看到这样的它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林维心想。

    果然,断谕道:“下一次。”

    “那什么时候可以下一次?”

    断谕答他:“现在就可以。”

    好吧——这家伙建立联系的速度几天来越来越快,大概他原本这次冥想就可以顺利进阶,但是因为和自己的约定而中途从冥想中清醒了过来。

    林维把他拉到床边:“那太好了——我们这就来睡觉吧!”

    断谕似乎是有些无奈地答他:“好。”

    林维摸了摸鼻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己似乎比正主还要心急

    但这是情有可原的,林维告诉自己——首先,作为合格的好友,自然是希望对方能够快些好起来,其次,这家伙作为自己这辈子过去、现在,乃至会在将来十分久远的时光里一起战斗和历险的同伴,能够早日正常视物,对于自己是绝对有利无害的,最后——现在面前这人,是上辈子从大陆这头铺展到那头的战场上,不可战胜的、强大而危险的宿敌,如果见不到他最完整、最气势摄人的样子,总归会有惋惜和遗憾。

    也许是所有准备都已完成,连元素们都迫不及待想要认下主人的缘故这一次的冥想持续时间不长,漩涡在短暂的静止后缓缓开始转动,越来越快,单单是用精神力看着,就会觉得自己的心神要被这巨大的漩涡吸入其中。

    在漩涡的中心,出现了无数飞窜的淡金色光流,它们的颜色纯粹到极致,互相裹挟缠绕着飞流的速度也快到了极致——这就是所谓“元素乱流”了。

    元素漩涡正在一点点收紧,将原本散布的它们聚拢在中心,一点一点压制、瓦解着,这是元素们自发的过程,只需要断谕的一个意志便可以持续进行下去——就像听命于国王的军队在剿灭叛军。

    林维抓住了他的手,问:“还能感觉到吗?”

    “能。”

    林维没有放开,他奇异地平静了下来,轻轻道:“睡吧。”

    断谕回握住了他的手:“你也睡?”

    “嗯。”

    林维望着圆形的穹顶,淡淡石纹勾勒出意味不明的图案,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但是毫无睡意。

    思绪在种种回忆间徘徊不定,最后又回到相互握紧的手上。

    温热的触感,在此时完全的寂静中甚至能感受到跳动的脉搏。

    他终于静了下来,不去思考什么事情,只是平静地感受着彼此脉搏的跳动从开始时的纷乱逐渐变得平稳,再渐渐趋向相同的节奏。

    也许是过了许久不知什么时候,脉搏不再能被感受到,握住自己左手的力道缓缓放松,他没有抽回手——仍是交握着,张看眼睛看向身旁,轻声喊:“断谕阿谕?”

    这个“阿谕”的叫法是从“阿岚”那里学来的,林维从进入沼泽以来就在练习大陆通用语的那些音节,现在已经不算生涩,而这个称呼不论是在通用语还是人族语上都意外地好念。

    那家伙并没有回应,不知是因为睡着了,还是不再能感知到。

    小公爵于是肆无忌惮地上上下下打量着身边人,不论以怎样挑剔的眼光来看,这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场景——如果不是还有轻轻浅浅的呼吸在,很难让人不怀疑他是真实的就像是最天才的刻师才能完成的雕像,材质是雪山顶上终年的冰雪,或者深海里埋藏着的寒晶轮廓分明而清朗——这一点与人鱼或传说中的精灵过分精致到分不清雌雄的外貌不同。

    他伸出另一只手碰了碰断谕的长发,笑容带着一丝丝恶劣的味道。

    “不醒也挺好的,”林维道:“把你封在冰里水晶也行,就放在我房间里,谁都不给看。”

    杰拉尔扑着翅膀飞过来,好奇地看了一会儿,学着林维的样子,伸出小且短的胖胳膊理了理断谕的头发——然后被毫不留情地赶走了。

    筑在地下的宫殿没有日光变幻,时间的流逝模糊不清,也许又是过了很久,久到一直没有动过的左手骨节都有些僵硬时,这仿佛连时光都静止不动了的寂静终于被打破,林维觉出自己的手再次被缓缓握紧,身边人的呼吸也有了些许变化。

    他坐起身来,看着那双阖着的眼睛,声音小心翼翼:“你醒啦?”

    那人并没有出声回答,答他的是眼睫的微颤,以及在那短暂微颤的片刻之后,缓缓张开的眼睛。

    雪山上下起漫天飘飞的白雪,冰封的深海涌动暗流,静默的雕像被赋予了灵魂,黑夜已尽而黎明将至。

    林维再想起这一幕时,发觉自己记不起了那时的感受。

    他只是静静望着那双眼睛——那双同样望着自己的眼睛。

    他有许多话想说,他也准备了许多话想说,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是用极平常的语气问:“你睡了么?”

    那人轻轻闭了眼睛,再张开,像是被乍然显现的光亮刺到了眼睛一般,几乎在同时,林维触动契约,独角兽减弱了光系魔法的强度。

    “没有睡,”他的眼神在纹路浅淡的穹顶上走过,在雕花床柱上藤蔓缠绕处稍稍停留,终又回到最初的地方,道:“你也没有。”

    “嗯没有睡。”林维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