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6章 好看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同样的一双眼——色彩、形状,乃至所有的细微处都丝毫未改,然而在添上那神采之后,变得截然不同。m 乐文移动网

    不论是在大陆上流传的故事里,还是魔法世界里吟游诗人的歌唱中,眼睛——它和灵魂一样重要。

    “若想了解一个人,必定要先凝视他的眼眸。”帝国的谚语这样说。

    无疑,在之前,这双眼睛是好看的,然而却不会使人太过注意——以至于人们一瞥之间留下最鲜明印象的是无可挑剔的五官。

    可当这眼睛真正睁开,使人能感受到来自它的注视与神采的时候,五官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冰雪的雕像被赋予了灵魂,面容、神情、气质在那一刻生动鲜活起来,它们彼此之间相辅相成,留下完整的映像。

    这映像开始渐渐与前世身影重叠,但又有着细微的不同——即使是寒冷的雪山之巅也会有阳光垂落,他的神情虽仍然如若冰霜,但已然不是面对敌人时的冰冷,而是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柔和意味。

    这才对嘛林维在心中想道——面对同吃同住了整整一年,一起读书、切磋、出游的好友,就该是这样的表情才对!

    既然断谕已经恢复了所有的感官,并保持着清醒,不需要再握住他的手以示自己存在,林维便抽回了自己的左手。

    也许是之前交握时间太久,已经习惯的缘故,分开的那一瞬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林维伸手在断谕面前晃了晃,问:“感觉怎么样?”

    断谕没有理会那只手,目光在林维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仿佛是在将眼前景象与以往的触感联系起来。

    目光最后回到林维脸上,他想了一会儿,道:“很奇怪”

    “当然了,”林维眨眨眼睛:“这可不是那些四处飘荡的元素光团。”

    说着,林维召唤出了一只水系的小魔兽,在半空中凝出一面剔透的水镜,他重又躺在了床上,使镜子正对着两人。

    “不如先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他道。

    水镜清清楚楚地映出了他们的影子,拥有暗金色长发的魔法师与召唤师并肩躺在雪白的毛皮上,召唤师有着黑色的头发和深紫的眼瞳。

    公爵夫人有着美丽的黑发和优雅又神秘的深紫罗兰色眼瞳,长子则很好地继承了这两样,这让公爵大人十分欣慰——他没有女儿,不能看到心爱的妻子的血脉在一位可爱的公爵小姐身上重现,这是非常遗憾的,所幸长子恰好生了这样的外貌,弥补了公爵大人的失落——长子并不拥有蒂迪斯家男性常见的强健魁梧的身体这件事情也就可以原谅了。

    “哼,可恶的小子你该庆幸出生的时候选择了偏向母亲的相貌,不然我早就狠下心来,狠狠地处罚你了!”每当小时候的林维做出一些让公爵大人非常生气的恶作剧时,他总会这样说。

    这时林维就会躲在自己的母亲背后朝他做鬼脸,这个年纪,未长开的小脸还没有显现出男孩子的英气来,因而显得精巧又漂亮——母子俩肖似的容貌总会让公爵大人的怒气消减大半,继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打算等妻子不在的时候,再好好收拾这个可恨的小子

    “我母亲非常美丽,下次去帝都一定要带你去看她,”林维见到镜中的自己,也不由得想起远在帝都的公爵夫人来,微微噙了一丝笑意道:“假如她再年轻二十岁——哪里会有拉维斯小姐出风头的机会。”

    公爵夫人的出身并不显赫,是一个北方小贵族家的女儿,蒂迪斯公爵在前往北方边境的路上遇到了她,并在临别时送给她一束紫罗兰:“假如您愿意接受——接受做我的”

    好吧,这位威严、冷峻、心思缜密的大公爵,平生头一次舌头不听使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林维兴致勃勃地讲着自己父母亲当年的故事:“父亲在求婚时紧张又局促,就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这是母亲告诉我的但我父亲可没有说实话,他得意洋洋地向我炫耀‘你的母亲对我一见钟情,并且义无反顾地离开家乡,跟随我回到了帝都——我们蒂迪斯家的男人,不仅战场上战无不胜,在情场也是同样!’我体谅了他,至今都还没有戳穿这句谎言”

    说罢,小公爵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蒂迪斯家的血脉在自己身上并没有体现出它神奇的作用,战场上没有占据上风,而情场更不用提——一片空空荡荡,战争开始之后,陪伴着他的女人似乎只有雌性巨龙珊德拉可以排得上号了!——假使她能被称之为“女人”的话。

    林维想象了一下自己与一头巨龙谈情说爱,赠送鲜花的场景——那真是太可怕了。

    他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害他上辈子战场上节节败退,情场也一事无成的最大罪魁祸首,暗暗磨了磨牙。

    断谕倒是没有察觉他这个细微的动作,他看着镜中的林维,道:“你像你的母亲?”

    “也许吧,”林维道:“据说我小时候和母亲非常相像,但现在就不太能看出来了毕竟我是母亲的儿子,而不是女儿。”

    “即使不像,你似乎也很好看”断谕没有吝惜自己的赞美。

    “你的眼光十分正确!虽然你才能看见东西,并没有外面其它人的样貌作为参考,另外我认为,‘好看’这个词并不适宜形容我这样一位”

    林维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断谕面无表情地与飞到他面前的杰拉尔对视,说出了之前被林维打断,没有说完的话:“和它比起来。”

    林维:“”

    “人和元素精灵是不能比较的,”林维神情严肃,催动契约,使水镜下降了许多,到伸出手能碰到的位置:“我们不要管那个难看的小东西,现在我来教给你怎样评价一个人的外貌。”

    他的手指在镜面上描摹着断谕的眉眼:“这样的,叫做好看。”

    然后移到自己的脸上:“这样的,要用这些词来形容——英俊、帅气、俊朗”

    “这不符合”断谕的眉微蹙,然而不等他说完,林维就态度恶劣地翻了一个身,半个身子压在他上面,指着自己的脸一字一顿道:“英俊。”

    断谕无奈,只得道:“英俊。”

    随后,林维又转向了断谕的脸,用同样的语气道:“好看。”

    断谕重复:“好看。”

    “这不对劲”林维思索一会儿,发现了问题所在,迅速拉过一旁的雪狼皮毛盖住了断谕的眼睛:“不准看着我说!”

    再掀开雪白的皮毛时,林维发现断谕眼角泛着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笑意,让人移不开眼,他恶狠狠地扑了上去:“还不承认——自己看镜子!”

    大概是断谕的眼睛终于恢复,两人的心情都轻松不少的缘故,在这个沼泽中的地下宫殿里的时光比起无忧无虑的塞壬岛上竟还要愉快几分。

    玩闹够了的林维躺回原本的地方,平复了一下微微急促的呼吸,在高处观察着这一切的杰拉尔飞回了他的身边。

    林维接受了精灵传来的短暂的灵魂交流。

    “杰拉尔说,外面下雨了。”他对断谕道。

    “我们出去看看。”断谕答他。

    “好。”

    地下宫殿的安宁终究是暂时的——想要回到原来的地方,他们还是得走出这里,再次踏上死亡沼泽里未知的路途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