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7章 季潮将至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出向上延伸的阶梯,来到地上,迎面而来的景象便是空空茫茫的雨景。

    与气候干燥的帝都不同,西部是多雨的,一场雨甚至可以连绵许多天。

    笼罩死沼的魔法结界阻隔了元素的流动,却挡不住纷纷的雨珠——它们自灰暗的天空落下,在半空中拉成细细的丝线,最后在漆黑的地面与枯木的枝干上消失无踪。

    枯木并没有树叶可以让雨滴拍打,它们落进沼泽里也是悄无声息,于是落雨的声音极小,而雨雾茫茫,隔断了望向远方的视线,让林维有种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与断谕两人的错觉。

    “在杰拉尔的记忆里,这个季节的雨会一直下许多天。”

    淡金色光雾隐隐在两人身周浮现,隔绝了连绵不断的细雨,使得沼泽中潮湿阴冷的气息减弱许多,断谕的目光投向渺不可知的远方——这是他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看到完完整整的世界。

    林维陪他在雨中静静站着,一时无话。

    又过了不久,只听断谕先开口道:“我想试试能不能引出一头生活在这里的魔兽来。”

    林维领会了他的意思——两人要往前走,必定会遭遇到路上的魔兽,如果能把魔兽引到这里,试探一下蛰伏在沼泽中的魔兽的实力,而战斗发生在杰拉尔所熟练掌控的区域内,也能多些胜算。

    “那就做吧——早晚要碰上它们,”林维道:“你现在是高阶魔法师了,它们是高阶魔兽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是顶级魔兽,而我们打不过就只好逃命。”

    话虽如此,但两人心里清楚,死沼被封印近千年,到现在能活下来的魔兽,多半就是那些本就天赋异禀的顶级魔兽了。

    魔兽们天生智慧有高有低,但是再高也无法与人族相比,因此,它们没有办法去领悟规则,只能停在高阶,无限逼近大魔法师的境界而无法突破——这样的魔兽就被称为顶级魔兽,是魔兽所能达到的实力顶峰。

    林维没有再用出“契约之门”来,它在即将发生的战斗里已经不太够看了——不如舍弃契约之门能带来的数量众多的中阶魔兽,而把有限的精神力用在召唤高阶魔兽上。他念出了不少复杂的咒语,几只高阶魔兽从小型契约门中走出,在一旁等待着。

    “但是,如果我们能略占上风的话我也可以与它订下契约。”林维神情愉悦。

    这样一想,莫名奇妙掉进这个这个潜伏着强大魔兽的地方,也不算是坏事。

    魔法元素如同水面上微微的涟漪,缓缓散了出去,高阶魔法师能够一直控制着它们,不论扩散到多么遥远的地方。

    当然,魔法元素的扩散是小心翼翼的,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引来一只两只已经足够,假如不慎引来了两三只,甚至许多只——就是再愚蠢不过的找死行为了,因而它所扩散过的范围也没有太大。

    杰拉尔控制下的沼泽区域内没有魔兽生存,而这片区域之外的魔兽又非常分散且隐蔽,这一轮元素波动之后,许久没有回应。

    这意味着魔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少,而越少,就说明之前的战斗越激烈,它们的实力也会越高——想想塞壬岛外居住的,安斯艾尔老师的老朋友们——那是整片大陆东部海洋里仅有的几只顶级魔兽,每一只都实力恐怖,而它们的岁数还及不上死亡沼泽被封印的时间。

    断谕道:“走吧。”

    两人又像来时一般准备踏上路途,不同的便是多了一只元素精灵。

    杰拉尔靠着散发光芒的独角坐在独角兽的脑袋上,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长满枯木的沼泽。

    立下契约后,它是可以选择留在原本的地方的——等到林维需要时,也能够随时将它召唤出来,但这个小东西仍然选择了一路跟着林维。

    林维好奇地探查了一下精灵的情绪——即将离开生活了成百上千的地方,不舍是有的,但十分淡薄。

    它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长大,被结界封印的广阔区域里除了潜伏着的危险魔兽一无所有,枯木丛林同样没有生机,它有着智慧的天赋,却因此久久停留在懵懵懂懂中,只知道跟着主人,能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虽然还不能理解什么是“自由”,但不妨碍它向往外面的世界。

    独角兽迈开步子,正准备向着原来的方向前进。

    “等一下。”林维忽然出声。

    杰拉尔主动将一些散碎的记忆通过灵魂交流传递过来,这些记忆都来自它意识尚未完整时看到的景象。

    林维是看过杰拉尔的回忆的,非常凌乱——但这次是精灵主动选择的、相似的几段。

    并不清晰的景象在林维脑海中划过——走动的人影,空中飞过的魔法师,无法听懂的语言片段……

    “杰拉尔不知道到底从哪个方向可以走出沼泽,”林维到:“但它记得一个方向许多经过这里的人,都往那里去。”

    那么,这个方向所指向的,即使不是出去的路途,也会是一个在死亡沼泽里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

    两人很快决定往那个方向去——这至少比原本随意选定的一个方向更有希望。

    精灵挥着翅膀飞了起来,独角兽跟随着它开始在雨中奔跑,雪白的身影在漆黑沼泽中愈发显得矫健美丽。

    远方的大陆东面,魔轮正在茫茫的海洋上航行。

    女骑士穿着褐色皮甲,海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卷发,长发及至腰际,愈发显得她身材娇小,风魔法师阿岚立在一旁,眺望着波涛起伏的海面。

    海缇与丹尼尔最终也没有敲开灰衣老头的店铺门,他们决定回去魔法学院——也带上了阿岚一起。

    以阿岚的实力,是足以带着丹尼尔长途飞行的,他们行至中央森林的边缘小镇时降落了下来,带上两个骑士,换乘马车再次出发,抵达了塞壬湾,由丹尼尔操纵卷轴,坐上魔轮开始了航行。

    舱室传来脚步声,阿岚回头,走出来的正是海缇。

    “你来了——”阿岚对海缇道:“按日程我们现在已经快要到了人鱼的领地,但是她们并没有在海面上。”

    人鱼往往在黄昏时浮出海面,她们的歌唱到了月亮落下才会止息。

    此时正是黄昏将尽的时候,落日在海面洒下的辉煌金光已经消逝大半,浓灰的云雾压低,笼罩海面,远方天际只余一半的太阳色彩格外鲜红,在浓云遮掩下如同一只可怖的眼睛。

    海缇望着正在沉没的血红夕阳,声音忽然有些发抖,她转头向舱室内,喊道:“丹尼尔你快出来!”

    “怎么了?”听到声音的丹尼尔匆匆从舱室的阶梯走上甲板,一眼就看到了远方天际。

    他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将目光从太阳上移开,打量着浓灰的天空和起伏的、灰蓝色海面。

    “季潮,”他冰绿色的眼眸定定看着远方:“季潮要来了。”

    丹尼尔是个合格的炼金师,是传奇的西里斯大师唯一的亲传学生,这与他常常大呼小叫的性格和爱穿的绿颜色并无关系。

    一个合格的炼金师,他要记住同一株魔法植物在不同的季节和天气下采集后功效的差距,要熟悉每一种魔法元素在不同浓度下的色泽——他必定是学识渊博的,更何况,比起海缇和阿岚,丹尼尔在塞壬岛上度过的日子要长得多。

    “季潮?可是它不该在这个时候”

    “既然它上一次能够延长,现在就可以提前!”丹尼尔大叫。

    没错上一次季潮离去的时间,比往日迟了许久。

    一滴雨珠忽然落到了银发女骑士□□的手臂上,她抬起脸来望向灰暗的天空,另外的雨滴打在她光洁的额头,触感冰凉。

    “我们”海缇茫然地环视四周,海浪的翻涌已经剧烈起来。

    丹尼尔说得没错,季潮要来了。

    没有那几头顶级水系魔兽守卫时,连魔法学院都要打开最强的结界,全力防御的季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