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8章 烈焰玫瑰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同的魔法元素矛盾重重,即使安稳共处,也仅是一时,它们不可调和,无法相融,每当郁积已久,便要相互冲撞,掀起风暴,直至消泯。”

    ——《时光手札》第三卷

    方才不知道季潮将至,几人倒也没有特殊的感觉,而现在,三位魔法师都感觉到了周身环境的沉沉压抑感。

    假如它只是一场暴风雨,那么魔法师们根本不会放在眼里,魔轮足够庇佑他们安稳地抵达塞壬岛,甚至都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颠簸。

    但是,季潮——它不是单纯的风暴。

    从大陆而来的船只,季潮时节从来只在大陆边缘航行,一旦走远,便有覆没的危险。

    季潮是一场绵延十几天二十几天的暴风雨,也是一场元素风暴——季潮来临时,连巨龙都不能在天空飞翔!

    每次季潮来临时,魔法师们记忆最深刻的场景便是,两条总是在空中盘旋飞翔的巨龙落下,停留在中央城堡前的空地与湖泊上,海面上魔兽巨大的黑影浮动,筑起可靠的屏障,狂暴的风雨与滔天巨浪被一同阻隔在外,闲暇时的他们,经常来到屏障边缘,边缘外是闪电撕裂撕裂天幕,雷霆轰响,整个世界都仿佛要被吞没的壮观景象,边缘内则是一派安宁悠闲。

    可是现在,没有人能悠闲得起来——他们身处茫茫的海面上,没有结界,没有屏障,前行会遭遇更加狂乱的暴风雨,返航则路途遥远,不知能否安全抵达。

    “不能飞我们会被撕成碎片!丹尼尔——我们该往哪里走?”

    丹尼尔展开卷轴:“我们已经接近人鱼的领域,如果没有风暴,半天之内可以回到学院——回到大陆要整整一天。”

    也就是说,他们正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

    季潮的波及范围极广,直到近海处才开始渐渐平息,到大陆边缘时成为普通的暴风雨,而自人鱼海出发,抵达近海与抵达塞壬岛的路程相差无几。

    “我们往前走,”丹尼尔将卷轴完全展开,念动咒语,船身被激发的防御魔法阵散发出莹白的辉光,魔轮的颠簸减轻了不少,他看向甲板上其余几人:“你们都同意么?”

    几人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前进与后退同样危险,而后退毫无意义。

    丹尼尔咧嘴笑了起来:“命运女神保佑——这艘船还像一千年之前那样结实。”

    阿岚激发出淡青色的风元素来,为魔轮加持了风系魔法,它的航行刹那间快了不少,朝着塞壬岛的方向驶去。

    与此同时,一望无际的海洋上,却还有一支船队在航行着。

    被随航船拱卫着的那一艘,它高大、坚固且华丽,船身的徽记巨大张扬,是金红色的烈焰玫瑰图案。

    “迷失航向?”主舱室内,深红直发的男人看着下方面色惶恐的船长,沉声道:“蒂迪斯家和伯林纳家各有一支舰队长年在东海域——向他们联络了吗?”

    “我们已经发出了求援的讯息,”船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男人身旁的年轻人道:“殿下,我想这是蒂迪斯家对求援讯息视而不见!我们为什么不求助帝国海军?除了被您带出来的这些,第三军团在东海域应当还有驻军”

    “萨斯,你又忘记了,帝国海军早已近乎于蒂迪斯家的私军,”格雷戈里打断了他,语气冷淡:“现在看来,就连我们从第三军团带出来的这些船队——都不干净。”

    下方的船长汗如雨下:“殿下,我对您的忠诚”

    “忠诚?”格雷戈里眯起了本就狭长的眼眸,这使得他整个人都充斥着危险的气息:“船长大人,你服务于帝国第三军团,在东海域度过了至少二十年——现在你却告诉我,整支舰队都迷失了航向?”

    “我们的罗盘全部失效,夜晚的星星还没有升起——这是之前的航行季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状况,即使是再富有经验的舵手也无法辨认出方向”船长解释道。

    “那么,我们只需要等到夜晚,就能确保重新找回方向?”

    船长感到那目光的压迫感减轻了许多,松了一口气道:“是的,殿下,只要能够看到星辰,我们的航向就会重新变得准确无误。”

    格雷戈里冷淡地点了点头:“那么你勉强还算没有失职,我的船长大人——这已经是我们在东海域航行的第四天,据你说已经快要到了海军舰队所能航行的最远处,靠近不可接近的海妖之洋,只能折回我不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仍然漫无目的地在海面上乱转,连所谓海盗的踪影都不能见到一丝。”

    “我将尽力为您服务。”船长毕恭毕敬地答道。

    帝都里的形势日益紧张,这一点皇帝陛下自然有所察觉,他的大臣与贵族们纷纷选择立场,划清界限,剑拔弩张,除了几个一贯中立的、不大不小的家族,个个都为自己择好了主人——可悲的是,人们把所有目光都投在了两位年轻的皇子身上,议事厅的焦点也完完全全地转移,一时之间,年老体迈的现任皇帝被几乎所有人抛在脑后。

    这对老皇帝是十分不利的——他尚有好几年可活,也尚有许多事需要做,而现在既没有将帝位的继承考虑得清清楚楚,也还没有为后来的继承人将帝都的局面清理得干干净净,局势就已经快要脱离自己的掌控。

    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从东海域传来,蒂迪斯家的舰队发现原本已经被镇压下来的海盗又有了大规模复苏的趋势。

    听闻此事,老皇帝并无任何忧虑——这是一个绝妙的好消息!他当即下令,派遣长子格雷戈里前往镇压,帝国海军协助——海盗必定敌不过装备精良的帝国海军,这一举既不会让长子陷于危险之中,又能让他暂时离开帝都,好使现在的局面冷却下来。

    于是,才有了此时海上的这一幕。

    船长终于从极难对付的格雷戈里殿下处脱身,他走出华美兽皮铺地、灯火通明、壁炉时刻散发着暖意的皇家舰船的主舱室,登上了甲板。

    甲板上的海风直直吹到他的身上,汗湿的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使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这位为帝国海军服务了二十余年,自认对海洋的一切知之甚详的中年男人感受着甲板上压抑、潮湿而使人烦躁的气息,一个愣怔,望向还未完全黑下来的天际,夕阳沉没在浓灰的云翳中,唯余血红色的一线,在黄昏时分深蓝色的海面上投下诡秘的光影。

    “这不可能”船长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重新看过去,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惨白,他开始时在喃喃自语,随即变成近乎声嘶力竭的呼喊。

    “风暴季,风暴季要来了,它不该在这个时候!不全体船员——关闭隔水舱,灌满加水舱,随行舰全部降帆!主舰——砍桅杆!”

    训练有素的船员们迅速压下心中的恐慌,在舰船各处穿梭,做着迎接风暴的准备——紧闭隔水舱能够防范进水导致的沉没,灌满加水舱、落下船帆以极力避免舰船侧翻,而主舰雪白气派且复杂的多重巨帆要完全落下实在是要耗费太多时间,只得将主桅杆直接砍断,以免风暴来袭时,船帆还未完全落下!

    船长则已经顾不得向格雷戈里殿下汇报,大步跑向舵手所在的船室,亲手掌控舰船的航向。

    大陆东海域,人鱼海洋的边缘,不论是魔轮还是皇家舰队都被巨大的危机当头罩下的同时,西部的境况也并不安宁。

    独角兽哀叫一声,被林维当机立断地收回——坐骑在刹那间消失,要不是断谕及时揽住了他的腰,小公爵就得面朝下摔倒在地上了。

    “一株魔法植物,”林维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坚硬的地面:“小心脚下!”

    魔法波动在脚下隐约闪过,断谕立刻带着林维从地面高高跃起——在这个元素稀薄的环境里,仅仅依靠魔法师自己累积的魔法元素,只能做到跃起,而不能飞翔。

    黑色的土壤飞溅,冒出地面的是巨大的黑色尖刺——这与林维曾用过的一个召唤术类似,但比他召唤出的荆棘不知要坚硬强悍多少倍。

    “图鉴没有记载——它是金元素火元素双系!”

    昆古尼尔凌空划下,黑色尖刺被齐齐斩断,然而又不断有新的尖刺冒出,仿佛无穷无尽。

    林维正用灵魂力量搜寻着这东西的本体,就听见头顶上发出的巨大响声——那些尖刺竟然不是完全生长在土里,一大片黑色尖刺泛着冷光悬在空中,然后犹如锥子一般朝着两人刺下,与断谕的防御狠狠相撞,发出一连串的撞击声。

    杰拉尔不需要主人的指令便自行凝结了岩盾,为这防御再加一层。

    两人从枯木沼泽中出发,到现在行走了一天有余,终于遭遇了路途上的第一个魔法生物,并且还类似于植物,好吧——一株能把自己的一部分送到天上去的魔法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