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49章 关于贪安逸这件事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一路上,细雨都未曾停歇,两人又穿过了两片沼泽地带,才算踏上了实地,这地方不像枯木丛林那样生机断绝,地面上有着黄褐色苔藓踪迹,时而还会出现低矮的灌木。

    “既然尖刺可以从天上攻击我们,”林维对断谕道:“那么尖刺就不是这株植物的本体,而是它的一部分!”

    这也就可以解释在图鉴上并没有这种尖刺的记录有什么植物具有长久的寿命,晋升到高阶的潜质还拥有巨大的尖刺?

    “阿贝尔。”断谕开口道。

    “阿贝尔藤”林维“啧”了一声:“拉贝尔的堂兄。”

    他随即笑了起来,道:“那么我就不能把它收为召唤植物了,我们一定要杀死它,然后把所有能带的都带回去!丹尼尔看到一定会高兴极了。”

    与林维签订召唤契约的拉贝尔是一种罕有的魔法藤蔓,它坚韧又柔软,分支众多,成年后体型非常巨大,单靠藤蔓的质地与巨大的力量便拥有极强的攻击和防御。

    而阿贝尔藤则不同,身为魔法藤蔓,它却有着极其发达的根系,根系蔓延,然后探出地面,再成为藤蔓的分支,与此同时,它最大的攻击力在于藤蔓上生长的尖刺,以及花苞与果实中含有的剧毒。

    广泛的根系致使它无法移动,所以并不适合作为召唤师的伙伴,但它的尖刺,枝叶,花与果实的枝叶,都是珍贵的炼金材料。

    知道了尖刺不是他的主体之后,便也没有攻击尖刺的必要了,两人落地,由精灵凝聚坚实的岩壳与尖锐的硬刺抗衡。

    魔法植物具有智慧,这智慧完全不能与魔兽相较,因此它们毕生只能达到高阶——即使是这样,魔法植物也有其可怕之处,因为魔兽成年后基本定型,而它们则仍然缓慢生长着,永不止息,尤其是两人即将面对的阿贝尔藤——它的体型与根系越来越庞大,同时毒性愈来愈剧烈,它并不驱动元素,十分隐蔽,本体所在处难以找到,很难被彻底杀死,因而也不怕受到魔兽的攻击——只有它攻击别人的份。

    “它的本体有可能离我们非常遥远漫长的时间足够它的根系占领广阔的地域。”林维道。

    “让杰拉尔来。”断谕提醒他道。

    “好主意。”林维闭上双眼,心神沉入契约之中,而断谕的精神力时刻覆盖着周围,防御着不断袭来的尖刺,以免林维受到打扰。

    契约中传达出了指令,杰拉尔利用他天赋的元素亲和力,将属于元素精灵的特殊力量渗入土地,土壤与岩石的一切在它的精神世界里分毫毕现——同时也完完整整传达倒林维的眼前。

    根系组成的庞大网络在林维脑海中成型,他所要做的便是寻找这些复杂根系的起源。

    又过了一会儿,他张开眼睛,看向远处雨雾中起伏的山丘:“在那里——我们现在在它领域的边缘地带,所以只有尖刺攻击,再往里走就能看到成型的藤蔓。这东西的领域果然很大,我们不能绕开——当然也不想绕开。”

    淡金色的屏障在两人面前铺开,尖刺到达此处便无法再向前,高阶风系魔兽为两人加持了魔法,以便他们能够更快向着那片山脉走去。

    高阶魔法师对高阶魔法植物,胜算是非常大的,唯一棘手的是藤蔓经年累月凝聚出的毒性。

    再往前,黄褐色苔藓的踪影依然消失,整座山脉没有任何生命的踪迹——原本就贫瘠的土地已经全部被这株藤蔓榨干了,因此它永不停息地向外扩张着,蔓延出无数分支,攫取漫长的生长所需的养料。

    隐藏、争夺、占有,便是这片被人们遗忘的封印之地里全部的规则,不论是对于魔兽还是植物来说。

    “闭眼。”断谕忽然道。

    林维下意识地紧闭眼睛,感受到自己再次被断谕带着从地上跃起,他放出精神力,眼前的世界里出现了模糊的、扭动的长条状——这是到了藤蔓真正的领地了,也是弥散着淡淡毒雾的地方,闭上眼睛,减缓呼吸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

    藤蔓十分强韧,是因为有着一半的金属性,但这也让断谕并不用耗费多少就能将之斩断。

    昆古尼尔的寒光与淡金色的飞刃交错着横扫过面前,灰色的岩系元素补充着防御的间隙,在这种近身的战斗里召唤师能起到的作用不大,因此林维没有别的动作,只是任自己被带着在交错的藤蔓中穿梭——他是非常相信断谕能带着自己安全走过的,所以并不担心,也因而体会到了某种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

    事实上,这种感觉非常奇特,因为上辈子的林维是手握重权的少年公爵,帝团与魔法师团的最高统领——在战场上度过的小半辈子,他扮演的才是掌控全局、随时紧绷心弦,以最大限度保护自己的军队,同时对抗敌人的角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放心地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安危交到另一个家伙手里。

    林维警惕地思考着自己现在的状态,发现这很危险——他是贪图安逸的人群中的一个,并且在最近以来的一年中,潜移默化地被身边这个可恶的家伙所影响,逐渐变得懒惰且散漫,这是不可取的,是值得反省的,但似乎也是使人惬意的

    小公爵经历了一番内心的挣扎,并最终选择了继续心安理得地挂在魔法师的身上。

    在能够得到安逸的条件下,人们都是贪图安逸的,这无可厚非——他这样告诉自己,并且在另一方面得到了安慰:

    “我们要经过两座山脉,然后就能看见右前方有座山它不算高,主藤蔓就在那里,也许是在山顶,第一座山脉过后有深谷,要小心。”

    魔鹰眼中的山脉、丘陵与精灵感知中地下散布的根系在林维脑海中相叠,他将这些告诉断谕,纠正着走向——自己为这家伙引导着方向,所以不能算是一事无成。

    随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藤蔓的分布也愈来愈密集,肆无忌惮地铺满了地面,深褐色的藤蔓上有着稀疏的羽状碎叶,碎叶下往往生长着花朵——深红色的、细小的花朵,它的气味吸入后有种灼热的辛辣感。

    林维召唤出了一只水魔兽跟着,大大小小的水球砸在藤蔓上,使这种有毒的气味弱了许多。

    “上山?”

    山脚下,断谕问道。

    “等等,”林维控制魔鹰盘旋着飞低,看见了山顶的情形:“山顶上藤蔓很少,,但是根系的起源确实在山的中央——也许是在山洞里,那么山洞会非常大应该容易可以找到。”

    “不用找,”断谕声音淡淡:“我看到了。”

    “看到?你没有闭眼睛?”林维有些诧异。

    “它的毒对我没用。”

    “好吧”林维顿了顿,问他:“我们进去?”

    进去之后,视觉上的冲击力比较巨大——即使林维只用了精神力在看,场景模糊。

    山洞果然非常大,让人不得不怀疑整座山都被藤蔓吃空,粗壮的主株蔓延出纠缠的分支,缠缠绕绕挂满了整座洞穴,像是蠕动在一起的蟒蛇般使人生厌。

    但是时间由不得林维表露他的厌恶,条条粗壮的藤蔓带着尖锐的黑刺,向他们扑来,花苞爆开,释放出比之前不知要浓烈多少倍的毒雾。

    林维即使屏住呼吸,也不能坚持太久,要想不吸入毒雾是不可能的——水魔兽聚起一层水膜,但是仍没有阻隔住所有的毒雾。

    “咱们得快点挖出它的魔晶”他有气无力地对断谕道:“虽然这不致命,但我感觉自己快要昏倒了。”

    ——阿贝尔藤的果实汁液有剧毒,花朵气息危险,其中蕴含的火魔法会灼伤眼睛与暴露在外的伤口,单纯吸入则会致幻,这在图鉴中明明白白地写着。

    虽说两人并不担忧会因为花朵的气息而送命,才敢一路闯进主藤生长的山洞来,但有致幻效果的东西吸入多了,终究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