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0章 自己人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对付魔兽,可以砍下它的头颅或是刺穿它的心脏,而魔法植物没有头颅可言,也同样没有心脏,要想让它丧失攻击力,就只能破坏魔晶,或是把魔晶从它体内挖出来。

    林维感到自己昏昏沉沉,拉贝尔——他拥有的、外貌比阿贝尔藤好看许多的碧绿藤蔓缠成茧状,将他裹进里面,吊在山洞的上壁上,它的质地同样强韧,这有效地保护了林维。

    他用精神力观察着下面的战斗,杰拉尔是个合格的战斗伙伴,有它在,防御的压力近乎于无,断谕用魔法对付着纠缠的藤蔓与其上的尖刺,而昆古尼尔,这把高贵而美丽的武器充当了伐木工的角色,直直刺向藤蔓的根部,穿透它根部护卫主株的层层分支,意在被粗壮的主株藏在深处的魔晶。

    这把无坚不摧的□□效果明显,如果换成魔兽,即使是顶级魔兽来到这里,要想破开藤蔓的防御都很困难,更何况还会受到花朵毒雾的影响。

    现在看来,胜算是不小的,它没命后,整株都值得采集——双系的魔晶比单系要珍贵许多,藤蔓上的尖刺可以用作制造魔武器,晒干的藤蔓花朵磨成粉末后是制作魔法药剂的材料,剧毒的果实也有特殊的用处

    战斗的声音持续了不久的一段时间,随后是一刻完全的寂静——寂静过后,魔晶掉落在地,挥舞在空中的藤蔓轰然倒下,山洞里荡起沉闷的回响。

    断谕没有管这些——昆古尼尔回到手中之后,他立刻走向了林维所在的地方,吊在半空的拉贝尔舒展开来,将林维放开,并且使他恰被下面的魔法师接住。

    “怎么样了?”

    林维用力晃晃脑袋,清醒了不少,他借着断谕手臂的力量在地上站定:“我还好——我们得快些采集东西,万一有别的魔兽被它死掉逸散出来的元素吸引过来”

    “我来,”断谕道:“这里还有毒雾,你先回地下。”

    “好。”林维没有拒绝。

    杰拉尔得到了指令,没入地下,很快,地下宫殿的通道入口显现在他们面前,林维召唤出独角兽来,带着它一起走了下去。

    他现在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只是晕眩,并且有强烈的睡意。

    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雪白的魔狼皮毛铺在石床上,遵从自己的睡意躺了下去,并且在睡着前对杰拉尔嘀咕道:“你有精神力,那么也能够使用空间戒指我得教会你从空间戒指里取东西,然后每次由你来布置宫殿。”

    杰拉尔听不懂这些复杂的语句,歪了歪脑袋,把冰凉的小身体贴在了林维的额头上,让他感觉舒服了不少。

    ——用灵魂交流告诉杰拉尔等断谕回来之后就封闭通道之后,林维昏昏沉沉地栽进了睡梦里。

    致幻的花朵林维只希望做些噩梦就够了,不要让自己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

    塞壬海。

    黑夜已至,雪白的闪电在短暂的瞬间照亮天际,也照亮了甲板上风魔法师小姐苍白的脸庞。

    她咬住下唇,望着前方,将全部的精神力都用在了改变风向上——冰冷的大颗雨滴毫不留情地砸下,她的长发已经湿透,魔轮被一个接一个大浪高高掀起,然后落下,船身正在剧烈地晃荡,仿佛下一刻就会翻进漆黑狰狞的海洋中。

    丹尼尔激发了几颗光系魔晶,绑在桅杆上,魔晶在深浓的黑夜里发出微弱的光芒来,勉强能使人看清楚甲板上的情形。

    “向女神发誓,如果咱们能够活着回去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坐上魔轮了!”丹尼尔脸色煞白,一副随时都会吐出来的模样。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海缇将的发丝拨到而后,在剧烈晃动的甲板上艰难地稳住身形,占星塔的预言术已经用过,海缇把它用来平息海浪,效果确实显著,但它实在太过艰深,以海缇现在的年纪和实力完全不足以长久支撑,她现在和丹尼尔一同操纵着卷轴,激发着魔轮上用来防御的魔法阵。

    ——但这些古旧的魔法阵能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魔轮在巨大的风浪中惊险地打了几个旋儿,眼看就要被吞没,海缇紧闭了眼睛,不由得短促地尖叫出声,但这尖叫声也很快淹没在巨大的风声和雨声中,海洋像是一个张开大口的巨兽,而这艘小小的魔轮正艰难地挣扎在死亡线上。

    甲板上只剩了三位拼力保护着魔轮的魔法师,但三人身后的舱室门却有了脚步声响起。

    “回房间待着!”丹尼尔头也不回:“我们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把你们从那条支离破碎的大船上搭救上来,不是让你们来送死的!”

    他的话没有起到效果,舱室门被打开,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魔法师大人”

    话未说完,这人就短促地惨叫了一声。

    “快回去!”海缇勉强分出一丝精神力来,抛给他一个结界——狂乱的元素风暴里,只有魔法师才能勉强保证自己的安全!

    “不,魔法师大人,你们听我说,我在帝国海军里做船长!我可以帮助你们应对海浪!”

    阿岚控制着船身艰难地躲过一个浪头,精神力过度使用使她的声音颤抖:“我该怎么做?”

    “这位小姐——您是完全错误的!”船长在面对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时终于有了底气,声音大了起来,在巨大的海浪声与雷声中也能使阿岚听得清楚:“不要躲开浪头,要让船头和它的方向一样,冲上去!不然迟早会翻倒在海里!”

    “对着浪头?”阿岚看着高高涌起的巨浪,大声道:“这不可能,我们会被甩到天上去的!”

    “相信我一次——我在海上生活了二十年!”船长紧紧抓着舱门,以防自己摔倒在地。

    这时,另一个大浪打来,船身剧烈颠簸,几乎要倾倒在海里。

    “阿岚——听他的,我们只能这样做了!”丹尼尔紧紧拉着海缇的手臂,她方才险些被甩出去。

    阿岚同样抓紧船舷的双手骨节发白,她面对着海洋张开獠牙的巨口,咬牙道:“好!”

    魔轮没有船舵,飓风在船周呼啸,迫使它调转过尖尖的船头来,迎着浪涛的方向冲了上去。

    魔轮被浪头裹挟着,高高滑向漆黑的天幕——然后疾速下坠,几乎是凌空飞起,直直落在浪头击打向的海面上。

    “没有翻”阿岚从下坠时脑海的一片空白中回过神来,喃喃道。

    “继续!”船长大声向她喊道。

    风魔法师蔓延上血丝的眼眸中闪过亮芒,飓风带着小船,继续向下一个浪头迎去。

    像这样有惊无险地连续越过了几个浪头之后,船长抹掉溅在脸上的雨珠,声音带着极度紧绷过后的虚弱,对丹尼尔道:“先生,请您告诉我这艘船的航向,这样我才能告诉那位小姐该怎样转头——不然难免会偏离航线。”

    丹尼尔将塞壬岛的方向指出,道:“谢谢你,船长先生。”

    “嘿嘿没想到我也有被魔法师道谢的一天。”船长有些受宠若惊地挠了挠头发。

    “您不用客气,”海缇的呼吸稍稍平复,对他道:“如果没有您,我们也许已经丧命了。”

    这几位年轻的魔法师似乎并没有传言中的可怕——船长心中对魔法师的畏惧减弱了许多,开始全神贯注地指挥起魔轮的航行来。

    “现在转头,朝右前方。”

    “两个浪峰同时过来的时候就不能直冲着浪头了!船头左偏——就是这样!”

    “让风再大些,直接穿过去!”

    阿岚跟随经验丰富的船长的命令操纵着船头的方向,魔轮在浪头之间穿梭前行,比起之前来稳当了不少。

    “呼”丹尼尔长出一口气:“我们有希望安全抵达了。”

    海缇也终于有余力撑起一个大型魔法结界来,为几人阻挡了倾泻的暴雨——虽然他们现在都已经全身湿透,不介意再湿一点了。

    充满了惊险与危机的半个夜晚终于过去,远方浮现了隐隐绰绰的巨兽影子——在船长先生惊骇地跌倒在甲板上的同时,魔法师们却欢呼起来:“我们到了!”

    丹尼尔安慰船长道:“不用怕,那是自己人。”

    几乎有一座岛屿大的怪兽!以为必死无疑的船长擦了擦被吓出来的冷汗,声音虚弱:“自己人”

    巨兽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艘魔轮,发出一声悠长浑厚的鸣叫,声音穿透雨幕,其中隐隐蕴含着某种波动,船身四周的波涛立刻平静下来,魔轮平稳地驶向前方的岛屿。

    丹尼尔长出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和船长先生一同坐在了甲板上。

    两位女魔法师也不再在意自己的形象了——事实上她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两人靠着船舷坐了下来。

    魔法师们打量着形貌狼狈的对方,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这是长久的惊心动魄过后终于安全了的笑容,疲惫而放松。

    “对了,船长先生,”丹尼尔转头向着船长:“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人鱼海?”

    “人鱼海?我们大陆人把它叫做海妖之洋,我是奉命协助从帝都来的大人物的——他也被你们搭救了,现在就在船舱里。”船长回答他:“航行季的时候我们是可以安全航行到那个地方的,没想到风暴季提前到来了——我为蒂迪斯家服务了这么多年,风暴季和航行季一向那么准时,谁能预料”

    船长话音未落,海缇和丹尼尔同时睁大了眼睛:“蒂迪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