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3章 厌倦的与新生的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们渐渐上浮,林维睁开眼睛,俯视着地上的废墟。

    他胸前的伤口在一刻不停地流血,但没有任何痛感。

    “我有时候会想,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战争,会去做什么”林维缓缓道:“我想不出——到现在还是想不出。”

    他转头看向接住自己那人,这张脸不论看过多少次,都找不到丝毫可挑剔的地方来:“现在我只能期待会亲眼目睹到了。”

    鲜血在黑色的衣料上并不显眼,却一点一点浸透了魔法师总是一尘不染的白袍,使得这人看起来才像是受伤的那个。

    “我从没见你受过伤,”林维闭上眼睛想了想:“好吧——除了刚到死亡沼泽那次,你的脸被划伤了。”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断谕说话,虽然那家伙一直没有回应,但仍兴致盎然。

    “喂我说,”林维道:“为什么还不把我放下来?”

    他感觉那家伙抱住自己的手臂不仅没有松开,还紧了紧!

    “嗯那就抱着吧,”林维心安理得地把全身的重量都挂了上去:“我要去下面,带你看个地方。”

    他们下落,柔和的风拂过耳畔,所到之处火焰渐次熄灭,废墟的烟尘缓缓消散,帝都重新露出它整齐而美丽的模样,鲜花盛放的街道上来往着衣衫洁净的人群,喷泉池的边界由莹润的白石筑成,意态安详的老人在街角闭着眼睛晒太阳,爱慕着某位骑士的少女穿上漂亮的衣服,故意在他巡逻时从街道上慢悠悠穿过。

    “帝国人喜欢鲜花,紫罗兰与郁金香随处可见,”林维拉着魔法师穿过一个又一个场景,热闹的人声与繁华的景象在他们身后逐渐远去,迎面而来的是威严的皇城:“而地位最为特殊的是玫瑰。”

    浓郁的香气仿佛要将衣服浸染,他们面前出现了深红的玫瑰花海。

    “皇室的徽记是烈焰玫瑰,这来自我们的开国皇帝。”

    林维放慢了脚步,边走边说。

    “魔法世界历史悠久,帝国的生命也并不短暂,它的开国是由黑暗时代起始。

    我们的史书上总爱渲染开国之路是多么艰难而辉煌——事实上也是这样,尤其是我在学院读了有关黑暗时代的书籍之后。

    开国皇帝——我们称他尤卡里乌斯一世,曾这样说‘春日里盛放的繁花固然美丽,冬日里长青不枯的树木也使人尊敬,但我所要建立是一个屹立不倒的帝国,它在温暖的春日里不急于怒放,在严寒的冬季中也不满足于苟延残喘。’他是个普通人,以魔法师的眼光来看——没有魔法,不是骑士,就像那时实力薄弱的整个人族,当强大的龙族、精灵、魔法师在大陆上横行无阻的时候,仅仅能在东部沿岸小心翼翼地建造城市,成立王国。但他最终成功了昔日强大的种族在战火中相继覆灭,只有帝国烈焰玫瑰的旗帜长久飘扬——王国成为帝国,它收拢散落的人族势力,蔓延向整个大陆,繁衍生息,并且在漫长的时光里从未断绝。”

    “尤卡里乌斯一世的语录上还有这样一句:我们生命短暂,因而永远贪婪,向往自由的同时贪图安逸,喜爱智慧而又渴望爱情,创世的神灵没有给予我们漫长的时光来思考生命的意义,所以我们只能永不停息地追逐和创造,并愿意为之付出代价。”

    林维走着走着,魔法师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只剩了他一个人,而这片花海随着他的脚步不断蔓延,深红艳烈的色彩延伸到遥远的天际,掩盖了一切多余的装饰,耳畔飘起悠扬的乐曲,浸透着浓郁的芬芳。

    他停下来,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玫瑰中的一朵之上,指尖轻轻拂过微风中摇曳的它柔软的花瓣,声音缓缓放轻:“我曾经不能理解这句话,我认为自己已经历了所有值得留恋的东西——我生在最好的家族,没有什么不能得到,我不贪婪也不愚蠢,不迷恋安逸也不向往爱情,我觉得时光漫长,让人厌倦。”

    “我的父亲和母亲死在帝都的废墟中,曾一心想嫁给我的女孩子成为了王妃,而我效忠的主人杀死了她的丈夫。”

    “在战场上的很多时候,我面临着死亡,领袖大人的□□时刻都有可能刺穿我的胸膛,就像刚刚那样。如果躲不过,也只好死去,不必再履行这让人生厌的职责唯一的遗憾也许就是败在你的手下——毕竟我有些时候是好胜的。”

    “但我现在明白那句话了”他的声音愈发温柔:“死去的那个片刻,我想,终于结束了——这漫长又无趣的一辈子。可我现在只想活得久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时光短暂,我发现自己向往自由而贪图安逸,为人贪婪并且渴望爱情,我厌恶自以为是的谶言和谚语,却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实在正确。”

    “我还有许多话想说,但是不愿意将它浪费在这个魔法植物制造出的幻觉里了——现在看来我的意识确实被那些可恶的雾气影响,变得像池塘里的水藻那样柔软又敏感。”

    他深深吸一口气,仿佛是期冀着这美妙的芬芳能在鼻子里多留一会儿,然后缓缓放空思绪,一望无际的花海缓缓消失,轻飘飘的身体渐渐沉下去,身下出现柔软的皮毛的触感,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地下宫殿圆形的穹顶和梦境里出现过的魔法师的身影。

    他与魔法师毫无意义地对视着,不知道在对视些什么,但就是不想把目光移开。

    “玫瑰,”林维忽然开口道:“我在梦境里看见了玫瑰,红色的它在大陆上有许多美好的寓意,像是热情、勇敢、真诚、信念——在魔法的世界里呢?”

    “它没有那么多的寓意,”魔法师回答:“似乎只有一种。”

    “是什么?”

    魔法师停了一会儿才开口答道:“爱情。”

    林维忽然笑了起来。

    他将目光从断谕身上移开,把脸埋在雪白浓密的皮毛里,肩膀微微抖着,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魔法师有些困惑地看着他:“你很愉快?”

    “没错——我非常愉快,”林维抬起脸来,眼神很亮:“你靠近些。”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魔法师还是照做了。

    林维整个人扑过来,把脸埋在魔法师的胸前继续笑。

    断谕:“”

    等林维终于停下来,整了整自己有些散开的衣领,重新恢复正常——离刚开始已经过了许久,他正色道:“我做了两个梦,一个关于女神,一个关于我自己。”

    魔法师对他道:“我一直在你的床边在其中至少一个梦里,你并不愉快。”

    “其实两个都不是那么愉快——但是我得到了一些东西。”

    “嗯?”

    “首先,我确认了黑暗女神卡塔娜菲亚真实存在,看过了她一部分的记忆,并且主动去融合了她散落的一些力量现在觉得自己立刻就能召唤出巨龙——但我们得向学院保密,毕竟他们对光明女神向来十分崇敬。其次,我知道了怎么走出这片沼泽,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也不需要消耗任何精力,我们就能再次见到外面的世界了!”

    “这值得高兴,”断谕看着他:“还有?”

    林维又有了继续笑下去的趋势——他艰难地忍住了,道:“第三件事——我现在还不能说,嗯但我保证在将来的某一天会告诉你。”

    这句话说完,他立刻趁着断谕还没有开口,迅速转移了话题:“我们现在来说女神——她属于精灵族,生活在中央森林但是她在精灵族并不受欢迎,是不祥的黑暗魔法师,似乎还与亡灵生物有关。”

    断谕看起来早已识破了他的意图,所以神情有些许无奈:“她因此来到了死沼?”

    “她确实来到了死沼,但不是主动来的,有一位领路人,我猜就是契约书里提到的‘埃尔维斯’,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埃尔维斯的清晰回忆,只知道他与女神立下了某种誓约,这使得女神永生不得踏出这片沼泽她在沼泽中度过了孤寂的许多年,在漫长的生命里中研究黑暗魔法与契约魔法,并且写下了我们一起读的《契约书》,她有许多黑袍子的信徒,连北方的吟游诗人都远道而来向她寻求庇护。”

    “后来呢?她死去了么?”

    林维摇摇头:“吟游诗人口中出现了光明女神,她们毫无疑问是对立的记忆在这个时间戛然而止,我不知道她最后的结局。”

    他问断谕:“你说一个性情冷漠的精灵,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挣脱不了誓约的束缚,如果——如果她还活着,会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