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4章 死去的与永生的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女神的去向,是无论如何都猜不出来的。

    她所活的年纪,至少是数百年——她是有着漫长生命的精灵,而她所达到的境界是现在的两人不能理解的。

    “我们首先要知道她的实力能不能直接冲破契约,”断谕道:“或者,她有非常想要得到的东西,这决定了她的去处。”

    “女神渴望的是自由,她对吟游诗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这样,但她同时也在契约书中亲口说‘它超越了时间,也超越了死亡’,那么契约不会被轻易冲破还有,她随身带着一颗骷髅头颅,从来没有远离。”

    “骷髅的主人也许对她有特殊的意义,”断谕说到这里,眼神在林维身上转了一圈:“似乎你是时候该把我放开了。”

    “不,”从开始说话就没有改换过姿势、因而自然也没有放开断谕的林维语气十分坦然:“我冷!西部一旦下起雨来,会变得越来越冷,而在这个没有魔法元素的鬼地方,我袍子上的所有魔法阵都失去了效果!”

    “狮子?”

    “它今天不想出来当壁炉。”林维眼神真诚:“我是一个善良的好主人,不会逼迫召唤兽去做它不愿意的事情。”

    ——假如杰拉尔能听懂人族语,它此时一定会因为难以置信而从半空中掉下来。

    断谕握了一下林维的手——虽然说不上冰冷,但也确实不算温暖。

    魔法师无疑是非常关心他的同伴的,所以他对身体脆弱、无法维持温暖的小公爵采取了目前最有效的取暖方式。

    小公爵被迫从魔法师的身上离开,被整个裹进温暖的魔狼皮毛里,放在了一边——他试图反抗,但并没有成功。

    “你等着,”林维恨恨地磨了磨牙齿:“总有一天”

    “等着什么?”

    林维转过头去不看他,望着穹顶:“我不会说的——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你变得很奇怪,”断谕的眉微蹙:“从醒来之后。”

    在某些时候,小公爵认为自己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因此他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不去向魔法师的方向看,并且也没有搭话。

    断谕的手触到了林维颈后,把林维同时也被裹进皮毛里的头发拨了出来,并且理顺,他的动作很轻——黑色的发丝散在雪白皮毛上,格外显眼。

    感受到断谕的动作,林维微微颤了一下,把脸埋进皮毛里,语气弱了一些:“我暂时原谅你——我们接着说女神的骷髅,你猜头颅的主人会是谁?”

    “也许是埃尔维斯,”断谕淡淡道:“契约书的开头提到他早已死去。”

    “埃尔维斯是人族,或许是个强大的黑暗系魔法师,但他的生命比起精灵短暂得多,女神留下他的头颅作为纪念,这说得过去,”林维嗤笑一声:“这样看来埃尔维斯可能是女神的爱人老套的爱情故事,帝都歌剧场上每天都在上演的那一种,它常常惹得我的母亲不停落泪。”

    “为什么是爱人?”断谕问道,他的语气有些微的疑惑。

    “为了纪念当死去的爱人或是亲人的遗物出现在眼前,就会唤起与之有关的回忆,使人不至于遗忘。帝国历史上就有这种事情——尤卡里乌斯三世冰封了皇后的遗体,菲林子爵项链上挂着的戒指是他初恋情人的所有物。”

    林维说到这里,转过头来与断谕对视:“遗忘从来不会停止,这样可以让遗忘缓慢一些,甚至会让人错觉她还活着,埃尔维斯显然不是女神的亲人,假如仅仅是老师,女神也不太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所以我猜测是爱人,你想象一下,假如你有一个深爱着的人”

    “我们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魔法师道:“当一个人死去,我们会把他的身体和所有遗物放在一起,由最亲近的人画下永生的魔法阵,然后用特殊的咒语激发它。”

    “永生的魔法阵?”

    “魔法阵激发之后,阵中的所有东西都将渐渐被消解,重新化作无处不在的魔法元素,就像这个人还未出生时一样,”魔法师缓缓道:“我们认为,这样以后,他获得了永生。”

    “永生”林维喃喃念着这个蛊惑人心的音节,随后道:“可我觉得这也是在纪念,元素无处不在,就好像死去的人还在身旁一样。”

    “也许吧,有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断谕的右手缓缓拂着林维的发丝——他很少做出这种无意识的举动:“我的母亲就获得了永生。”

    林维望着他,这是断谕第一次提及自己的母亲,那双暗金色的眼瞳里看不出情绪,只是显出一分怅然若失的茫然来。

    “我没有见过她,我的父亲也很少提及。”

    “为什么?”

    停了一会儿,断谕才回答他道:“她与我们不生活在一起,锐金之谷里充满元素乱流,即使有魔法师的结界也不能长久支撑,而她是大陆人那个地方只有家族里的人才能长久生活,她仍然生活在大陆上。”

    “那她”林维问得小心翼翼。

    “她在几年之后离开了大陆,寻找我的父亲,也许是因为思念,但最后死在了锐金之谷的外围。”

    “我不能理解,”林维摇摇头:“也许这个问题很不礼貌,但你的父亲为什么不主动出去见她?哪怕是每年一次,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不是不想出去,”断谕回答:“父亲曾在大陆上和母亲生活了几年,并认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很久,但是我的祖父出现意外,即将死去,他必须回到家中镇压源泉,一刻都不能离开直到生命结束。”

    “这是规矩?”林维蹙着眉——这也像是帝都歌剧场上时常上演的故事,家族规矩造就的支离破碎的爱情。

    来自大陆的年轻女人,与魔法师相爱,并且一同生活,但很快分离,并且由于冰冷的、无法改变的某些规矩毕生无法相见,而她仍执着于爱情和思念,并且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林维忽然想起了之前断谕为他轻轻拨开头发的动作,忽然有些明白——断谕曾说过他们家的人性格有所相似,那么来自一向冷漠且淡薄的人不经意间的关切,比从不吝啬殷勤与笑容的浪荡子的甜言蜜语更加诱人,而她得到了来自这样一个人的爱情,就像偶然啜饮到蜂蜜的小虫,最终溺死在装满蜂蜜的罐子里。

    “传承与镇压不能间断,一旦断开就再也不能压制,所以他必须回去,并且毕生都无法和我的母亲再见。”断谕的语气没有什么波动,像是在说一件极平常的事情。

    “不能压制之后会发生什么?”

    “就像寒冰之谷,所有人死去,源泉开启,并且开始蔓延——它蔓延所到的地方,魔兽进阶,下一年会出生水天赋的孩子。”

    “这对魔法世界应当是好事。”

    “还没有完,”断谕道:“水元素增多,平衡被打破,掀起元素风暴,并且逐渐加剧,我们从学院出来的那次季潮持续了很长时间,也许就是因为这个。”

    林维回忆起了在学院中背诵的那些书籍,尤其是细致地介绍了魔法体系的《时光手札》第三卷:“魔法元素无法和谐共存,那么如果全部源泉被开启”

    断谕接上了他未完的话:“整片大陆将掀起永不停息的元素风暴,直到所有元素都消泯才会平静。”

    “好吧,它会平静——不过那个时候所有人也都已经没命了。”林维道:“这一点都不像赞美创世神的诗歌里所说创世神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可事实上它却是矛盾重重的。”

    他犹疑地看了断谕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的家族是一个大家族么?有很多旁支那一种。”

    断谕摇头:“不是。”

    “那你的父亲或者你,有兄弟吗?”

    “没有,”断谕看着他,眼睫微垂:“就像你想象的那样。”

    他们忽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