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6章 殿堂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出宫殿后,林维非常心不在焉——这种状态跟他上辈子的心不在焉类似,是重活一次后很少发生过的。

    山洞中两个火焰魔兽的战斗已经结束,其中一只被烧的全黑的尸体散发着焦糊的味道,另一只还没离开这里,它动作缓慢地舔着自己前腿的伤口,身体中的元素十分充盈,可惜双目无神,大概是同样被花朵还未完全散去的毒雾影响。

    林维慢悠悠走到它的旁边,人类的身体比之顶级魔兽实在是太过渺小。

    “你应该会喜欢外面充足的魔法元素。”林维对着这只魔兽道。

    既然这只可怜的魔兽没有及时离开,那么等待着它的将是一个来不及反抗的主从契约

    火焰魔兽,看形貌它的种类似乎是炎蜥,背甲就像干裂的深红岩石,周身不时迸溅出火星来。

    趁着它被毒雾影响,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意识,契约被轻而易举地结下,然后两人走出了这片地域,将炎蜥留在这里——它的体型实在太大,不能像杰拉尔那样一直被带着,所以它还会继续过沼泽中惯常的生活,只不过会在契约召唤时出现在林维的身边。

    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之前的话题,他们就像初到沼泽那样各乘着一只独角兽在这片荒凉的地方穿梭,而前方出现沼泽地带的时候杰拉尔会主动将地面加固。

    林维在重复大陆通用语的某些音节,这些天来他的水平长进了许多。

    “我还是没有察觉出它有什么特殊的用处虽然念出来非常自然。”

    “对了,你听一下这个句子,”林维说到这个,停下了练习,念出了一个音节复杂的句子——它充满了复杂的转音和变调,就像是唱歌人用来炫耀自己技艺的曲子,并且由于林维的不熟练而显得非常艰涩:“这是大陆通用语吗?我觉得不像。”

    “不是,”断谕在听完这句话后回答他:“在哪里听到的?”

    “女神那里她的梦境中一直在回荡的一支歌,既然不是通用语,那就是精灵族的语言吧。”林维道。

    杰拉尔坐在独角兽的脑袋上,意味不明地叫了一声,声音非常软嫩,就像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魔兽,它大概又认出了“精灵”这个音节。

    元素精灵并没有自己的语言,但是由于它们的智慧天赋非常高,林维毫不怀疑这个小东西在几年之后能单靠听觉明白大部分人族语的意义——它现在就已经牢牢记住“丑”、“女神”、“精灵”和“契约”了,第一个是因为林维对它说过几次,至于其它三个——这是两人近来时常提及的。

    女神的殿堂在沼泽的中央,似乎是因为越靠近殿堂,蛰伏的魔兽越多,这一路比前些天惊险了不少——成群的血蝙蝠倒挂在枯树的树梢头,水系的巨蟒在沼泽中露出巨大的头颅和漆黑的眼珠。

    断谕现在还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地战胜顶级魔兽,但能够与他们僵持不短的时间,而林维则有机会印下契约。

    融合了女神散落的灵魂力量之后,林维现在可以支持拥有许多只主从契约的魔兽了,结契的过程也简单了许多,因为魔兽级别的灵魂强度此时在他面前只有被压制的份。

    但他的精神力还是不能与灵魂力量匹配,所以一天之内多次结契让他昏昏欲睡,几次都差点从独角兽背上跌下来——最后他还是把这只独角兽收回了,换乘到断谕那一只身上,用灵魂交流交代了大致的方向,然后毫无担忧地彻底睡了过去。

    契约还在不停地缓缓加深,直到与灵魂完全融合,召唤师与他的魔兽才能达成最稳固的交流。

    林维精神力不稳,所以梦境十分混乱,他甚至梦见女神抱着骷髅,穿着魔法袍坐在珊德拉身上,而珊德拉叼给自己一枝鲜红的玫瑰。

    梦里的林维呆滞地接过这支玫瑰,并且被它的尖刺划破了手指,这时候珊德拉又变成了刚刚与自己结契的水系巨蟒,浑身散发着沼泽的气息,然后再变成白森森的长骨架

    他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梦境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独角兽已经放缓了脚步,黑色的树林中古堡逐渐现出形迹来。

    女神的殿堂,它的大门曾对信徒敞开,墙壁爬满藤蔓,即使现在木门已经腐朽,藤蔓早已干枯,那股挥之不去的幽暗气仍笼罩着踏入这片地方的一切,微风在回廊里荡出空旷的回响,干枯的树木呈现拱卫的姿态,黑洞洞的窗口营造深不可测的观感,使人错觉还会有亡灵生物探头探脑地出现。

    独角兽被林维收回,他似乎还没从睡眠中彻底清醒,又似乎是被魇住了,怔怔看着这些,像是在确认什么——他握住断谕的手腕,带着他走近了腐朽的大门。

    岁月在大门上爬下层叠交错的印痕,不见阳光的潮湿加快了它的朽坏,只是因为周围长久的死寂才勉强维持了现在勉强站立的姿态。

    林维伸出右手来,在大门上轻轻一推——它发出了颤抖,雕花与木屑纷纷剥落,再轰然向后倒下。

    巨大的声响后,尘埃落定,殿堂的内部、与女神梦境别无二致的景象呈现眼前。

    宽阔的殿堂是空旷的,穹顶上巨大的眼睛高高俯视,墙壁与地板刻满契约的印迹,因为长久的年岁落上了灰尘,女神的七弦琴立在中央,琴弦绷直,等待着来者的弹奏。

    “拨动第一个琴弦,去往塞壬岛的通道就会被打开。”林维说着,拿出了琴拨。

    琴拨从空间戒指中出现的那个片刻,仿佛有什么联系立刻发生在它与竖琴上——琴身与琴弦上薄薄的一层灰尘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纷纷落下,露出沉黑的质地来。

    琴背上用人族语言和流畅优美的笔迹刻着它的名字。

    “深渊之叹息,”林维喃喃道,他的目光无法从琴身上离开:“所有竖琴中最难以弹奏的七弦它直到今天都没有丝毫损坏。”

    断谕忽然觉出了他声音的不对劲,转头看去。

    就见他仍是略带初醒的迷茫的神情,却有泪水从眼眶中滑落下来,深紫色的眼瞳里笼罩了一层模糊的雾气。

    “林维?”

    “抱歉,”林维深吸一口气,声音颤抖,伸手拭去脸上的泪迹:“是因为女神留下的灵魂气息太强烈了,她非常悲伤,我从两天前醒来就一直受到她的影响,现在也是”

    断谕握住了他的手,发觉他现在手指冰凉——这冰凉的手指紧紧回握不放,带着惊惶与不安。

    林维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看向七弦竖琴,他直直向着殿堂的角落走去。

    角落里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盒上有着铜色的长锁。

    他的眼泪继续不受控制地落下,当微颤的手指触及冰凉的铜锁时,那锁发出咔咔声,陡然落地。

    这个时候,断谕已经明白,林维现在更多的是被女神的意志支配着。

    “不要看。”他伸手盖住了林维的眼睛,眼泪带来潮湿的触感,短暂的温热后变为冰凉。

    林维狠狠摇头,挣开断谕——他以前从没使出过这么大的力气,并在断谕来不及做下一个举动时,迅速地打开了沉重的盒子。

    盒盖的转轴发出吱呀声,他发出一声几近崩溃的呜咽,颤抖地捧起那盒子中的东西。

    “埃尔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