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7章 月亮永不沉没之地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里是昏暗的,昏暗如季潮来临时的傍晚,沉闷而压抑。

    盒子外布满灰尘,而它的内部却光洁崭新——有人曾细心在其中铺上了柔软的布料,将东西放入其中,再扣上沉重的铜锁,为它隔绝岁月的浸礼。

    而许多年之后,终于有外来者闯入了沉眠着的殿堂,触碰到了某个掩埋的秘密。

    雪白的骷髅头颅有着空洞的眼眶,被林维紧紧抱在怀中,他的身体微颤,仿佛那悲伤已经再也压抑不住,要冲破他的身体倾泻而出。

    来自魔法师的精神力缓缓裹覆了林维,精神力的主人对他毫不吝啬,使他置身于一片温柔的淡金色海洋中,震荡不休的白色精神力稍稍安静了一些。

    “我在这里。”魔法师的语调与伸手为他拭去眼泪的动作一样轻缓,但却在之后用不容反抗的力道使林维抬起脸来,迫使他与自己对视。

    他在昏暗的殿堂中看见这一双眼睛,觉得周围一切都化作迷离的光影,如同凌晨时分交织着的夜色与晨光。

    有着暗金色眼瞳的魔法师继续对他道:“你不是卡塔娜菲亚,与埃尔维斯也毫无关系。”

    林维眼神迷惘,喃喃道:“我始终孤身一人。”

    “你不是孤身一人,”魔法师的声音沉静又可靠:“我是你的同伴,我们从沼泽的边缘一同走到这里。”

    “总有一个人会先死去。”他继续低头看着骷髅头颅。

    白色精神力又重新有了纷乱的迹象,但魔法师的下一句话却使它奇迹般安静下来。

    “你先死去,”断谕道:“我将看着你停止呼吸,再为你画下永生的魔法阵。”

    “我允许你这样做,”这个意识迷失在女神世界里的家伙,眼角还因为落过眼泪而微红着,却笑了起来,其中有着一丝得意洋洋的骄矜:“那我们要继续前行吗?”

    “要前行——但不是在这里,我们要回去。”

    林维的目光投向七弦竖琴,任由断谕从角落里拉起他,问:“回去哪里?”

    断谕没有回答,只是道:“放下头骨。”

    林维没有动,他蹙起了眉,对这种带有命令意味的句子十分不适。

    “我要带着它一起。”

    不善言辞的魔法师了解这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他维持着冷冷淡淡的表情,终于想出了一句生硬的哄骗:“你打扰了它的安眠。”

    “我是自私的,”林维立刻反驳:“假如放下它,我将不得安眠。”

    “你仍能够得到安眠,”魔法师继续道:“我将陪伴着你。”

    不论过程怎样的艰难,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后,面前魔法师好看的容貌转移了他的主意,而许下的诺言蛊惑了他的心神,林维终于不情不愿地、犹疑地再次将头骨锁进了盒子,并且向魔法师确认:“现在,过去,和将来。”

    “现在,过去,和将来。”魔法师向他重复。

    他们来到竖琴前,林维拿起琴拨,眼看就要向第二根琴弦划去:“我要带你去看我的家乡。”

    “不不是这里,”断谕握住了他的手腕:“是第一根。”

    “第一根?”林维充满怀疑地看了一眼断谕:“我们为什么要去奎灵隐居的海岛,你有什么东西要问他么?”

    “没有奎灵,现在是一千年后。”魔法师在他耳畔道。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的目光再次迷惘了起来:“还有狄利克雷,阿萨,艾森斯坦,艾撒伊维斯,尤卡里乌斯和他的骑士他们呢?”

    “没有,”魔法师的声音是冷的,如深冬冰层下掩盖的溪水,可当他专心对你说话时,没有人会分心,即使那语气与温柔或深情之类的字眼毫无关系:“即使有,也和你毫无关系。”

    在放下头骨之后,林维的情绪已经平复不少,可见这种影响并不是永久的。

    他闭了眼,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没错,我只是一个外来者。”

    林维再睁开眼睛时,像是清醒了不少,将琴拨移到第一根弦旁:“这里现在是什么?”

    “魔法学院——我们共同生活的地方,”断谕对他道:“还有海缇和丹尼尔。”

    林维重复了一遍两位同伴的名字,忽然道:“红色的和绿色的。”

    他低声自言自语:“那我们回去看来奎灵的愿望实现了,他就是想要建造这样一个地方。”

    他的目光在两根琴弦间游移,最后终于像下了某种决心似的,轻轻拨动了第一根。

    一声清冷寒彻的琴鸣穿透了漫长岁月的尘埃,落在被拨动的琴弦上,单弦久久震颤嗡鸣,半空中闪现漆黑的裂缝,在琴弦上来回跳跃,那裂缝下仿佛是无尽的深渊。

    裂缝越发密集,并最终凝聚成一个灰黑色的漩涡,漩涡疯狂地涌动着,仍然是熟悉的形状——它的两边跨越了半个大陆的距离,只需要踏进去

    林维——这个黑发紫眼的召唤师与小公爵,整理了自己的衣领和袍袖,拂去之前在角落里沾染的灰尘,像是在带领客人进入自己的庭院一般,踏入了灵魂通道。

    断谕随之走进,抓住了正在下坠的林维。

    通道中的一切与外界隔绝,没有女神气息的影响,林维此时的眼神堪称是这一天中最清醒的了,他在魔法师的耳畔低声道:“月亮永不沉没之地记住这个地方。”

    断谕想再问些什么以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清醒过来,但就在下一刻,这个家伙便闭了双眼,没有了别的动作——他昏过去了。

    灵魂通道的颜色愈发浅淡,这是快要抵达尽头的征兆,那通道口已经显现出形迹来,而一股微咸的气息也钻了进来。

    让人想起暴风雨与起伏的海浪。

    断谕的直觉让他做出了此时最正确的举措——他捂紧了林维的口鼻。

    然后,在下一刻,两人通过灵魂通道的入口,直直坠落进冰冷的、在季潮中掀着巨大波浪的海水里。

    就算是这样,林维也没有醒来——断谕带着他在水中浮浮沉沉,天际响起雷霆的轰鸣,撕裂夜幕的闪电照亮了天空中倾泻的雨线。

    也许女神最初标记的地点是正确的,就在岛上的某个地方——但这样一个海中的孤岛,一千年来不断在海流与季潮之下缓缓向着无尽海洋的方向游移。

    所幸这个地方距离岛屿并不算太远,断谕的精神力很快得到了看守岛屿的魔兽的回应。

    半露在海面上的庞大黑影缓缓沉下,又掀起了不小的漩涡,待它完全没入海面,便朝着两人的方向游去,并在某个位置上浮,将两人准确无误地放在了自己背上。

    睡梦再次被打破的安斯艾尔老师在岸上暴跳如雷:“为什么——你们这些不怕死的年轻人,竟然又来了两个!”

    待他看清两人的身份,声音里怒气更重,穿透重重雨幕仍不减分毫。

    “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子,你们两个!你们的同级,开着魔轮过来——这也就算了!”安斯艾尔老师顿了顿,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你们两个,竟然,竟然是——游过来的!”

    在安斯艾尔发火的这段时间,魔兽已经载着两人游进了被守护着的、元素风暴没有波及的地方。

    断谕抱着昏迷的林维浮在半空,像安斯艾尔道了一声“抱歉”便头也不回地朝他们这一级的房子飞去。

    只剩下安斯艾尔老师一个人孤单地站在原地,面对着闪电、惊雷、雨幕和夜空,不可置信地跳脚:“他们竟然还活着!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他们是游过来的,神奇的年轻人!”

    事实上,此时岛屿上被惊醒的不止安斯艾尔一人——还有院长西尔维斯特先生与林维的老师阿黛尔,他们一个是探求空间法则多年的大魔法师,一个是拥有灵魂力量的通灵者。

    而属于林维、断谕和海缇的房子里,一楼的大厅同样灯火通明。

    被搭救上来的帝国一行人住在了空房间最多的这栋小楼,丹尼尔也没有回属于他那一级的房子,而是在这里住了下来——毕竟这些人全部是男性,他不能留女魔法师海缇一个人。

    “夜已经深了,我想我们该各自回房睡觉了。”海缇对几人道。

    “我同意。”丹尼尔打了个哈欠,但仍然不停地翻动一本厚书,飞快地浏览着。

    “确实是这样,”格雷戈里削薄的唇上泛起一丝笑容,这使得他深刻的轮廓柔和不少——他有意收敛起了那种锋利冰冷的气质,来自皇室的良好礼仪将他包装成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夜安,海缇小姐。”

    “夜安,格雷戈里先生。”海缇合上了手中的书籍,抬头对他道。

    就在这时,大门被推开了——来者带着冰冷的、来自季潮与暴风的寒气,他的长发湿透,更显出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来,而被他打横抱着的那人也是浑身湿透的模样,脸色苍白。

    海缇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丹,丹尼尔,他们”

    “我看到了”丹尼尔的惊讶丝毫不逊于她:“这是神迹他们自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光明女神保佑,这不是一场梦——就像我连日来一直在做的那样。”

    格雷戈里则是看着昏迷中的林维——他眼神暗沉,像是雨夜低垂的夜幕,没有月亮,也没有群星。

    断谕并没有向他们招呼,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冷淡地略一颔首便径直穿过了大厅:“丹尼尔和海缇过来。”

    丹尼尔立刻跟了上去。

    海缇略晚一些,但也只是片刻,她匆匆对格雷戈里说了一句:“抱歉——您先回房去睡吧。”便提起裙角小跑着上了二楼,木质的鞋跟在楼梯上敲击出急促清脆的声响。

    一旁的萨斯安格尔拧眉道:“如果我没看错——那就是蒂迪斯的长子?”

    “看这两人关切的样子,就能知道他已经完全融入了魔法师的世界。”格雷戈里冷笑。

    且不管大厅中来自帝国的客人如何揣测交谈,林维与断谕终于结束了漫长的死沼历程,回到了熟悉的学院,丹尼尔和海缇也等到了好友的归来。

    最初见到两人归来的巨大惊喜还未完全展现,就被林维昏迷的状况所盖住,海缇念起咒语弄干了两人的衣服和头发——由于情绪的不稳定影响了魔法的发挥,她差点用火焰把两人点着。

    断谕把林维放在床上,为他盖好被子——他现在身体冰凉。

    丹尼尔用精神力仔细查看着林维的状况:“事实上,他非常正常,没有伤口,精神力也没有紊乱的迹象——咦,他胸前有一个灰色的东西,这是什么!”

    杰拉尔被丹尼尔拎了起来,这个小东西正在闭着眼睛装死。

    “不用管它。”断谕接过了元素精灵,将它放在一旁:“他能够醒来吗?”

    “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不像是会沉睡不醒的样子——你们这些天都去了哪里,遇见了什么,他为什么昏倒?”

    “可能与灵魂有关,”断谕道:“我们的事情要等他醒来才能说清楚。”

    “不对”丹尼尔收回在林维身上的目光,盯着断谕:“你的眼睛?”

    “好了。”断谕淡淡道。

    “啧,”丹尼尔感叹:“那你已经是高阶魔法师真是令人嫉妒!”

    “你又不是元素魔法师,有什么好嫉妒的?”海缇毫不留情地指出这个事实。

    “这只是赞美的另一种方式。”丹尼尔理直气壮。

    绿袍子炼金师丹尼尔,之前持续了许多天的认真和严肃,在这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他们仔细确认了离奇出现的两人安好无恙后,默契地离开了房间,让两人好好休息一晚——其余的事情明天再问,如果林维再醒不来,那便去求助他的老师阿黛尔。

    而毫无疑问的是,同伴归来这个事实会让他们今晚要么激动、喜悦地睡不着,要么会做许多美梦,这值得庆祝与期待。

    房间的门被关上,吵吵嚷嚷的丹尼尔走掉之后,这里重又恢复静寂。

    借着被激发出的魔晶石的亮光,断谕在床边静静看着林维的睡颜,他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抬起头来,映入眼中的是一张被贴在床头的纸条。

    魔法师浏览完它的内容,微微怔了一下——然后重新一字一句地认真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