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59章 拉贝尔之心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当然,院长先生与阿黛尔此次前来远不只是为了询问两人是否安好,更是为了了解这件事到底是怎样发生的。

    两个人凭空消失,只能由空间魔法来解释,而他们奇迹般地没有迷失在无尽的空间乱流中,并且安全返回了学院,这是整个魔法世界都闻所未闻的。

    两人过来之前,也听过了安斯艾尔的描述“两个神奇的,在季潮中游回来的小子”——他们对此当然是一笑置之的。

    安斯艾尔亲眼看见海兽将他们从海上带回来,因而对“游回来”这个猜测深信不疑,但西尔维斯特明明白白地在海面上感受到了空间波动,阿黛尔也感受到了某些与灵魂力量相似的气息——要说这与两位学生的离奇出现没有关系,他们是怎么都不能相信的。

    面对院长先生的提问,他们回答了。

    丹尼尔看着林维一副认真且诚实的样子,暗自撇了撇嘴——这小子说的必定不是真话,或者不全是。

    事实上,丹尼尔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我认出了它的形状,然后拨动了它。”林维道。

    “没错,这一点你的朋友已经告诉我们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我们被漩涡吸入了,来到一个类似通道的地方,它是灰黑色的,周围有许多奇异的裂缝,就像空间直接裂开了一样。”

    西尔维斯特先生紧锁眉头:“你仔细回忆一下,裂缝是什么颜色,它们是固定不变的吗?”

    “漆黑色,”林维毫不迟疑地回答:“它们的形状和闪电类似,一直在跳动。”

    西尔维斯特先生用询问的目光向林维的身边看去,断谕向他点了点头。

    “依照你们的描述,这和空间裂缝相差无几每一道裂缝下连接的是未知的空间,数位大魔法师都迷失其中,如果这样,你们又为什么能够回来呢?”

    林维正要回答,忽然觉出灵魂上有了异样的触感,他心中惊讶——自己的灵魂上被印下了一个契约!

    他现在仍然维持着神色的冷静,与西尔维斯特对视着,而余光看到阿黛尔老师轻轻向自己颔首。

    虽然印记十分简单,但仍是一个真正的契印,只是因为他十分熟悉结下契约的灵魂力量,才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灵魂是召唤师最珍贵的东西。

    紧接着,灵魂交流的波动传来——是来自阿黛尔的一句话。

    她说,隐瞒你认为该隐瞒的。

    在那一个片刻,林维来不及去多想别的,语气如常对西尔维斯特先生道:“在看到裂缝的时候我也非常恐惧,但它们没有对我造成实质的伤害就像我最开始说的那样,这个地方类似于通道,通道中没有空间裂缝,而我们沿着通道一路下坠,最后,通道的尽头是几个出口。”

    “出口?”西尔维斯特先生的眉头拧得更紧。

    “我知道我们必定要选择出口中的一个,于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落入了精神力感知中最熟悉的那一个。”

    “然后,”林维叹了一口气:“我们就直直落进了季潮中的海里!我的身体比较虚弱,在那一刻就在冰冷的海水中昏迷了过去,还好安斯艾尔老师的海兽朋友搭救了我们两个。醒来之后,自己已经回到了塞壬岛,我的朋友们竟然也回到了这里,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从我们两个消失算起,时间已经走过了将近二十天,而我们却仅仅感觉经过了一瞬间。”

    “你们穿越了空间,并且还穿梭了时间!”西尔维斯特先生眉头松开,声音类似于自言自语:“难道空间与时间的法则是联系在一起的吗?而我们所有对空间法则的研究都忽视了时间”

    说到这里,他眼神热切起来:“那枚带你们经历这次奇遇的东西,还在你的身上吗?”

    “我很抱歉,西尔维斯特先生,”林维痛心疾首:“它大概在我不幸昏迷的时候掉进了海里。”

    林维给出的所有理由都十分充分,并且毫无破绽——院长先生十分失望,他接着又询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再次表达了对琴拨丢失的遗憾,并就在海底找到琴拨的可能性和林维讨论了一番。

    白袍大魔法师离开的时候,看了阿黛尔一眼,而阿黛尔则微笑道:“我此行只是来探望我的学生,既然已经确认了他安然无恙,也就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我与您一起离开吧。”

    西尔维斯特先生点了点头,抬脚走出了房间。

    林维若有所思地望着阿黛尔离去的背影,她袍子上散落的细微光点随着步伐微微晃动,像是流荡的星辉。

    再次传来一句话之后,灵魂契约缓缓消失。

    林维忽然问仍留在房间里的海缇道:“魔法学院和占星塔的关系怎么样?”

    “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海缇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很快回答:“它们在有需要时会寻求对方的帮助,其他时候就没有联系了——至少我没有见过。”

    林维嘀咕了一声“奇怪”之后也没再说什么。

    “喂,我说你们两个,”丹尼尔抱臂道:“你们真的是在空间乱流里走了一圈——然后一头栽进了海里?”

    林维对上丹尼尔那明晃晃书写着“不相信”的眼神,无奈道:“我确实在某些地方欺骗了西尔维斯特先生但是这不能算是恶劣——即使他拿到了琴拨,也研究不出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来。”

    “它还在你身上?”丹尼尔立刻反应过来。

    女神的琴拨并没有遗落,事实上,当林维拨完琴弦,与断谕一起坠入灵魂通道后,失去意识之前,在留下那句有关“月亮永不沉没之地”的话的同时,也将琴拨放进了魔法师的手中,自然不会发生因为昏迷不慎将它掉落这件事情。

    在死亡沼泽里,知晓琴拨的来历和作用后,林维就做好了这个准备——琴拨要留在自己手里,首先它对除召唤师以外的任何人都毫无作用,没有交给魔法学院的必要,然后融合了女神一部分灵魂力量的他并没有完全知晓女神的秘密,也许会有一天还有进入殿堂的必要,同时,一个可以随时进行定点的空间传送的媒介能在历险中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遇到无法战胜的强敌或是别的什么,这是一个有效的保命手段。

    而后来阿黛尔的那句话,更是极大地减轻了他编造谎言的罪恶感,自己可是阿黛尔的亲传学生,没有什么不听从她的理由——即使面对的是院长先生。

    而这些事情是需要让自己的同伴知晓的,他们以后会用到地下宫殿与琴拨,元素精灵的存在也无法隐瞒,所以林维略过了女神意识与记忆这一段,将整件事情简短地告诉了他们。

    “看来”丹尼尔来回打量着他们,当林维认为博学的炼金师要就此发出一番卓越的见解时,就听他以一种惊叹的语气继续道:“你们发了一笔大财啊!”

    林维:“”

    “元素精灵、空间媒介、还有顶级的召唤兽!”丹尼尔道:“似乎还有一株珍奇的魔法植物我可以看看它们么?”

    评价完了元素精灵的长相、手上多了一道鲜明的咬痕,再看过外表平凡无奇的琴拨,听林维说了他立契的魔兽的种类之后,丹尼尔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从断谕空间戒指中拿出的拉贝尔藤身上取下的魔法材料上。

    “双系魔法属性的棘刺,迷幻的花朵,这是炼金师的幸运”丹尼尔一样样看过去,在一样东西前停住了。

    “拉贝尔之心,”他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枚淡青色半透明的果实:“我老师的实验室里都见不到这种东西——你们拿到了两个!”

    “它很珍贵?”林维问道。

    “这种藤蔓本来就少见,尤其是高阶。”丹尼尔把果实放在光下细细端详,它的薄皮紧紧包裹着晶莹的核与丰盈的汁液,显得十分饱满。

    “并且,这种果实是绝对不会在交易行中买到的——假如你把它拿到鉴定师那里,魔法协会将高价把它买下,然后再也不卖出。”

    “因为剧毒?”林维记得《图鉴》对这种魔法植物的描述。

    “没错,魔法协会禁止剧毒物的流通,除非资深的炼金师提出特殊的要求而这种神奇的果实,大概只有我的老师有资格提出申请!”丹尼尔得意洋洋:“要把它调配好,要求极其精湛的技艺和惊人的直觉,除了我的老师,不会有炼金师有这个信心的——当然,其中不包括我。”

    “所以,”林维听完了丹尼尔对于老师和自己能力的炫耀:“它到底有什么作用?”

    “拉贝尔之心——遗忘的剧毒,魔鬼的果实,”丹尼尔看着果实,眼神入迷:“它的汁液经过极度的稀释,会成为微弱的安息剂,有卓越的止痛效果——它当然不能治伤,只是制造幻觉,假如再浓一些,就会展现出极其特殊的作用——不可逆的遗忘,遗忘的程度随着浓度的升高而加剧,只有最好的炼金师才能控制精确的浓度”

    “不稀释?”

    丹尼尔毫不犹豫地答道:“你的灵魂将和新出生的婴儿一样洁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或者一具会呼吸的尸体。”

    炼金师的这番话成功展现了果实的可怕——他借机讨要走了一颗,打算拿回去和老师共同研究。

    林维也知道了丹尼尔和海缇这些天的经历,包括提前到来的季潮,在死神獠牙中度过的惊险的夜晚,还有从有烈焰玫瑰徽记的大船上搭救来的男人

    等两人各自离去,房间里再次只剩他与断谕两人,林维再次倒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格雷戈里这太糟糕了。”

    断谕走到他的床边:“你完全恢复了?”

    “没有,虽然忽然多出来许多烦心事,但我仍然感到很困”林维叹了口气,向魔法师投去一个期望的眼神:“我想再睡一会儿,如果你不介意在这段时间内待在我身边的话——女神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散,而你的精神力让我感到非常安全。”

    断谕没有出声拒绝,他在临近的书桌前坐下,似乎是默认,而林维感到身旁的淡金色精神力浓郁了许多。

    他方才强打着的精神很快松懈下来,很快就即将睡着了。

    “对了,”林维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倦意:“虽然不知道老师是怎么做到缔结临时契约的但她要求我下午去藏书室见她,你要记得叫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