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0章 吟游诗人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维是在藏书室的深处找到阿黛尔的。

    她站在高大的黑色书架前,听到林维的脚步声,转身对他道:“你来了。”

    林维看向书架上紧密排放的书籍,它们厚薄不一,有些的书脊上有着明显的破损。

    “这里是童话故事与吟游诗人的诗篇,”阿黛尔声音温和,缓缓道:“虽然在被收集前就十分破旧,但学院中很少有人会翻看它们。”

    林维的眼神中带上些许的询问,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静谧的殿堂里,阿黛尔的声音显得十分缥缈而空灵:“而我是这里的常客,几乎对每一本书倒背如流。”

    “您喜欢童话?”

    阿黛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高处的书籍:“童话与诗篇偶尔也会言之有物,在我眼中它们和《时光手札》一样有趣。”

    她接着道:“比如你的右手边银色漆皮的一本当我听到你的炼金师朋友讲述你失踪那一幕时,立刻想起了它。”

    林维没有说什么别的话,从阿黛尔老师上午和现在的话语来看,她对自己的失踪有所揣测,并且——自己灵魂力量的增强西尔维斯特先生一无所知,但阿黛尔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抽出了这个薄薄的书册,上面记录着一些富有节奏的诗歌。

    “第三篇章。”阿黛尔道。

    林维翻到这本书的第三篇章——篇章的开头是一首童话诗:

    繁花盛开的春日

    诸神聚集在太阳升起的山谷中

    他们争强好胜,相互比较

    矮人之神炫耀着强壮的手臂:我为战神打造了坚不可摧的巨斧,我们一族的锻造技艺无人可比。

    精灵之神凝视着镜中的自己:我们拥有最漫长的生命、最美丽的容貌,我们热爱光明、歌唱生命——还有哪一个种族这样完美?

    人鱼之神不满反驳:若不是我的种族生活在遥远的海上,无人得见,这样的赞美怎会让精灵独占?

    火焰之神展示出他强大的魔法:再没有谁的魔法像我一般酷烈,只要我抬起手来,最坚固的寒冰都要无奈融化。

    水之神立刻讥讽:你确实可以做到——假若这世间没有我的话。

    林维扫视过这些诗句,无外是诸神之间的炫耀与争执,一个合格的睡前故事——直到他翻过一页来,看到了后面的几段。

    光明女神擦拭着她的璀璨的长剑:没有什么力量比得上太阳——它是我的剑锋与权杖,所有的种族都将在这光芒下俯伏颂唱,永远忠诚。

    黑暗女神拨动着她的竖琴:生灵由你来管辖,而死灵是我的信徒。

    神灵们听完这些,将目光移向一旁的时间之神——只有他还未出声。

    时间之神赞叹道:诸神,你们的强大都使我敬佩——精灵、矮人、龙族,世间万物的信仰归于光明女神,东方、南方、西方与北方,空间的法则为黑暗女神的琴声让路,只有我孤身一人,没有任何武器、技艺与魔法。

    诸神不满意这个回答:每个神都有都有特殊之处,你怎能例外?

    时间之神眨了眨他的眼睛:出生与死亡轮回交替,过去、现在、将来,世间的一切都在我的眼中。

    林维来回看着这几段,尤其是有关黑暗女神的叙述——死灵、空间、与竖琴。

    他不能不为此感到惊讶,因为自己所知道的与女神有关的那些,在这首童话诗里有迹可循。

    阿黛尔注意到了他的动作,道:“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误你的确经历了某种奇遇。”

    他与断谕凭空消失,自然而然使人联想到空间魔法,而自己拿到琴拨之后,对丹尼尔说了它的用途,假如阿黛尔果真对这些诗篇熟记于心,是可以联想到黑暗女神身上没错。

    只是这种联想有些匪夷所思——一个成年魔法师,把现实的事件与童话故事联系起来。

    “是某种奇遇没错,”他直视着阿黛尔的眼睛:“您为什么喜欢这些故事和诗篇?”

    “你是我的学生林维,”阿黛尔缓缓道:“你知道我来自占星塔,所以你与那里算不上毫无关系。”

    好吧——他现在与占星塔脱不开关系了,并且从这句话看来,占星塔和吟游诗人的童话故事也有所联系,

    只听阿黛尔继续道:“很少有人知道,占星塔的初代主人正是一位吟游诗人,所以我们常常期冀着能从黑暗时代流传下来的诗篇中找到他的只言片语,以此体悟到他的些许智慧。”

    “可是在我读到的书籍里,占星塔的主人是一位智慧的学者。”林维道。

    “那是因为《时光手札》的第一卷是他的著作,”阿黛尔微笑道:“可他也的确是一位吟游诗人,占星塔一层大厅的墙壁上镌刻着他的一句话,属于这里的每个人都将它牢记心中。”

    阿黛尔停顿了一下,继续道:“那句话是这样的‘我们活在巨大的虚假中’,署名是‘吟游诗人艾撒·伊维斯’。”

    林维仔细听着老师的话语,不需要再次询问,他知道阿黛尔将说的应当是些意义重要的东西。

    “我们把它当做一句来自长者的告诫,意在提醒我们时时刻刻寻求真实,可我现在已经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这是一句陈述,我们活在虚假中,这是事实。”

    “您为什么这样觉得?”

    “这种感觉在一年前出现,”阿黛尔道:“就是在你们这一级还没有抵达塞壬岛的时候,从那时起,我的梦境中时常出现一些古怪的情景,你知道的,在占星塔人的认知中,梦境和星象都是极其重要的东西,我不能不重视它,而我同时又身为召唤师古老说法中的通灵者,所以我无法欺骗自己说这梦境源于自己的臆想。”

    林维的的心弦逐渐绷紧——他在之前刚刚经历过与女神相关的梦境。

    “梦境里有许多片段,诸如战争、死亡与神灵,”阿黛尔看着他:“我们把《时光手札》第一卷作为讲述黑暗时代之前大陆历史与风貌的唯一一本珍贵典籍,认为它是绝对正确的,可它对神灵的描述仅仅止于人们虚无缥缈的信仰,从未承认他们真实存在——可他们的确真实存在,不论是我的梦境、吟游诗人的诗篇还是你这些天的奇遇,都证明了这一点——也许你不愿意透露自己具体的经历,但我知道它确确实实与传说中的黑暗女神有关。”

    阿黛尔现在的眼神与惯常的温柔深邃不同,带着一丝灼热的明亮,就像提及空间法则时西尔维斯特先生的眼神一样。

    “确实有关,”林维回答她:“所以您认为,星塔的初代主人书写了《时光手札》,但在其中有意隐瞒了神灵的存在?”

    阿黛尔点点头:“你从来都很聪明。”

    “那么我们所知的历史至少有一部分是不真实的。”

    “没错,”阿黛尔轻叹一口气:“我尊敬艾撒·伊维斯,但同样明白一个事实,黑暗时代的所有记载都由他一手构建,真假无从得知。”

    林维问出了他的疑惑——与帝都中弯弯绕绕的说话方式不同,魔法师的交流往往十分坦诚,他用了不短的时间来适应这一点。

    “如果他真的有所隐瞒,但同时他也在墙壁上留下了那句话,这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欺骗,”林维对阿黛尔道:“还有,老师您为什么执着于神灵这个问题?”

    “我所执着的不是神灵,而是整个黑暗时代发生的事情,”阿黛尔道:“所以我在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童话故事中不停寻找,希望能找出些许真相。”

    “神灵是否存在,他们是否永生,为什么魔法世界变成了这个模样,为什么会有五个元素之谷,元素之谷到底守卫着什么,与神灵是否有关,这些问题全部没有切实可靠的记载——而我们一天不知道这些,就永远没有办法应对现在的局面。”她语速很快,一口气说了这些,继续道:“寒冰之谷已经无法控制,元素风暴首先波及到了东部的海洋,并且逐渐加剧,剩下的几个家族只有炎焰之谷还算繁盛兴旺,我们不敢想象许多年后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