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1章 去留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帝国历七百五十五年,开国第一千零七十四年。

    林维回忆着上辈子这个年份。

    航行季提前结束,东部沿海暴雨不休,帝国海军舰船全部归港。

    季潮以元素风暴为中心延展,到达近海时成为普通的暴风雨,近岸处没有影响,这一年则波及到了整个沿岸,而整个大陆的气候也以阴雨居多。

    但不管怎么说,气候在后来恢复了正常,在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与魔法世界里的事件联系起来,应当是他们不知用什么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卡塔娜菲亚记忆碎片的最后,出现过一位吟游诗人他求得了女神的庇护,前往“北方的高塔”。如果这个人就是初代塔主人艾撒伊维斯,那么他必定了解神灵存在,并且与光明女神并不友好。

    林维承认自己没有过多想过黑暗时代的历史,但如果元素之谷与那个时代相关,就非常值得深究了。

    因为那些古早时期的咒语,有多半都不能在现在使用,包括魔轮上的许多魔法阵丹尼尔的解释是元素浓度不够——但是它们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显然是可以使用的,不然也不会流传下来。

    要想使元素重新浓郁起来,只有放开“源泉”,但后果就是更加猛烈的元素风暴,普通人性命堪忧,魔法师们也坚持不了多久——这经过了魔法师们的验证,曾经有百无聊赖的几位魔法师各自施展魔法,制造出了一个小型的元素风暴来,把自己搞得十分狼i狈。

    从这个角度来说五个元素之谷的作用是守护整个魔法世界,然而古早时期的咒语和魔法阵证明了曾有过魔法元素十分浓郁的时代,不必忧心元素风暴的困扰。

    林维又觉出了隐隐约约的烦躁来——就像在契约书里读到至高无上的规则时一样。

    魔法师们活了这么久,各处历险、研究咒语和法阵,却始终没搞明白元素背后的规律,现在看来,连他们的整个历史都不可信!

    按照阿黛尔老师的说法,元素风暴只会越来越剧烈,剩下的四个家族也在消亡的危险中,魔法世界乃至大陆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但整个魔法世界的气氛似乎一点儿都不紧张——浮空之都上照样安宁平和,魔法学院的老师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魔法领域中,以至于林维到现在才清楚境况,他之前一直觉得寒冰之谷里那个家族的灭亡无关

    还有一个问题——阿黛尔口中的梦境,它开始出现的时间十分巧妙,让林维不得不多想。

    因为上一年的这个时间恰好是他重活一次的起点。

    林维把所有事情在脑海里梳理了一番,结果发现没有一件能想得明白,而等下还要面对格雷戈里!

    和格雷戈里在一栋房子里生活这个事实让他浑身不自在,即使这里算是他的地盘。

    以至于他回房的时候都略有忐忑,丝毫不想看到格雷戈里在大厅的场面,所幸这位殿下现在确实没有待在大厅里。

    回到自己房间时,他发现断谕不在,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那只蛋在角落里静静待着,旁边整齐地堆着魔晶石——听丹尼尔说他们费了不少力气才把它好好地带回魔轮,丹尼尔还为它加了一些晶石,好让它能继续孵化。

    他的心情有了略微的缓解,不由得微微笑了出来,来自两个同伴的心意使人心满意足——虽然这两个人是以最后纪念的心态把魔兽蛋带回来的。

    林维拿出契约书,他的灵魂力量已经非常强大,可以尝试里面契印的内容了。

    又过了许久,房门才再次被打开,是海缇跟着断谕一起回来。

    林维从契约书里抬起头来:“你去了哪里?”

    “中央城堡,”断谕道:“我和海缇去了下一年的老师那里。”

    元素魔法师每一年都有固定的课程,这一年除了继续学习魔法咒语,又增加了魔法阵的内容。

    “你们这一年要开始魔法阵”林维道:“我可以一起吗?”

    “你要学?”

    林维点了点头:“契约书里的契印很多都和召唤契印不一样,我很难画出来它们反而和魔法阵有相似之处,所以我有必要去学。”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就可以了——莫特里尔老师刚刚还抱怨了这一级的人数太少呢!”海缇道:“另外一件事就是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安斯艾尔老师,他交给我们了一样任务”

    “什么任务?”林维问道。

    “安斯艾尔老师说:你们的课程还没有开始,在学院里的日子非常无聊吧?那正好——我把我的老朋友分出一位来,它会带着你们去岸边,你们负责把新的一级安全接过来,也许还有另外那些被季潮挡在外面的魔法学徒们。”

    “好吧,”林维道:“可是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安斯艾尔老师才不会自己去——他现在时时刻刻在岸边监视着魔轮,”海缇道:“我们驾驶魔轮穿过了季潮,它虽然带我们勉强登岸,但是损坏十分严重,西尔维斯特先生只好委托西里斯大师去修复它了,当然还带上了丹尼尔,而安斯艾尔老师要时刻提心吊胆——他的原话是‘谁知道那两个眼冒绿光的炼金师会不会把魔轮拆成四块呢!’”

    不用海缇过多描述,林维已经能够想象到丹尼尔的样子了——他原本就对魔轮的构造充满兴趣,现在得到了正大光明的“修复”机会,当然得好好拆一拆

    “而且,”海缇的表情有些奇怪:“安斯艾尔老师还说,既然你们两个可以一路游回来,想必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也不担心什么了。”

    “他好像误会了什么,”林维摸了摸鼻子:“我可不想学院里的所有人一听到我们的名字,就联想到一路游回塞壬岛的事迹——这太糟糕了。”

    海缇充满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安斯艾尔老师似乎已经告诉不少人了。”

    林维:“我们什么时候去港口?”

    “明天,这一级也是三个人,都是元素魔法师,分别是火系、岩系和光系。”海缇犹豫了一会儿,又道:“我想,我们可以顺便把格雷戈里先生送回陆地上。”

    “不行”林维道:“这件事情我还要考虑。”

    海缇疑惑地看了看他,但也没说什么。

    又待了一会儿,她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林维心事重重地合上了手里的契约书,望了望断谕。

    “格雷戈里”他低声道:“最完美的结局是他没有被救起来。”

    断谕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为什么?”

    “帝都里的事情总是这样”

    思考这些事情让人厌倦——尤其是他习惯了魔法世界的生活以后。

    假如格雷戈里单纯死在了暴风雨中,那么一切都解决得轻而易举,不论是皇位还是战争。

    但他偏偏被救了上来,还到了塞壬岛上这件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

    首先是格雷戈里来到东海域的原因,东海域是蒂迪斯家的地盘,这一点林维清清楚楚——他现在没有帝都的消息,不知道父亲与这位殿下的关系到了哪一步,也不知道格雷戈里来到这里与蒂迪斯家有没有关系。

    更不知道的一点是,格雷戈里现在在魔法世界有没有倚仗——上一世他既然敢对魔法世界发起战争,必定对这里有了非常全面的了解,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帝国里每年都有具有魔法天赋的人进入魔法学院,使得皇室可以从中做一些事情——不然他们手中也不会有培养魔法师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