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4章 花朵与毒蛇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轰鸣一夜的雷声终于有了稍稍减弱的势头,并不明亮的天光逐渐驱散夜雾,白天到来的时候,林维缓慢地睁开了眼睛——他满意地朝断谕那边靠了靠,又过了一会儿,这才彻底从一晚的安眠中清醒了回来。

    第一个离开房子的是丹尼尔,一个鲜艳的绿影子飘飘悠悠地飞向海岸,随后是去往第二浮岛的骑士兄妹——那里的老魔法师们果然对骑士的血脉有着热烈的兴趣。

    这一天并不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剩下的三位魔法师要前往对岸将新的一级接回来,那里也许还会有另外羁留港口,无法回岛的魔法学徒,毕竟按照往常的习惯,这几天是在外的年轻魔法师们该回来的时候了。

    三人来到海岸边的时候,安斯艾尔正站在最高的一块礁石上,他的面前,一只体型庞大的海兽大半身子隐在因为波涛翻涌而显得浑浊的海水中,留下隐隐绰绰的阴影,露出水面的是一片光滑平坦的黑色脊背。

    安斯艾尔朝他们招了招手:“等会儿让它带你们去对岸。”

    魔轮停泊在结界内风平浪静的一小块水域上,几位炼金师各自散在船上,为首的西里斯大师正在甲板上忙碌,他的姿态以魔法师的眼光看来实在不太雅观——对着船身敲敲打打,与当初丹尼尔的动作如出一辙,而丹尼尔此时正进进出出给自己的老师打着下手,制造魔轮外壳的整片材料都被拆卸了下来,露出水晶与五色云石的质地来,西里斯大人的旁边站着的是另一位深黑蓝色魔法袍的中年魔法师——他身材高大,严肃的面容上格外醒目的是高挺的鹰钩鼻,显得整个人更加不苟言笑。

    海缇小声对林维道:“那就是莫特里尔老师,我们的魔法阵将由他教授。”

    看样子,经过了季潮的损坏,魔法学院是决心要彻彻底底整修一番这条历史悠久的小船了——不仅要修补险些散架的船身,还要对其上的魔法阵做修复。

    三人登上了海兽的脊背,它发出一声长鸣,转头缓缓向大陆的方向游去——强大的水魔法筑起一道坚实的屏障,抵抗着海面上的元素风暴,在暴风雨与巨浪中平稳地前行。

    如果海兽游动的速度再快一些,在它背上的感觉就与巨龙类似——宽阔、平稳,展开宽阔的翼翅飞向天穹,带起扑面而来的冷风。

    林维估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灵魂强度,召唤出巨龙来已经并不困难了,如果精神力再提高一些,还能够维持长时间的召唤。

    巨龙之中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巨龙,实力与顶级魔兽相差无几,而另一种则具有更高的智慧天赋,有机会晋升到与人族大魔法师类似的等级,这一种就被称为真正的龙族。

    林维上辈子的召唤巨龙珊德拉具有这种天赋,可惜她的年龄用龙族的算法来看仅只是刚刚成年,还没能将天赋完全发挥出来。

    他的精神力正在缓慢地增长,尤其是学习《契约书》上那些契印的时候,等开始魔法阵的课程,增长的速度大约还会快一些。

    虽然不知道魔法世界以后会发生什么,但实力增长总是一件好事。

    话说回来,自从断谕成为高阶魔法师之后,他们还没有切磋过,自己平白从女神那里得到了强大的灵魂力量后,不知道能不能有胜算

    海兽的脊背是柔软的,海缇盘膝坐着,托腮望着远方翻涌的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维走近了她,深红头发的火魔法师小姐忽然声音闷闷地问了一句:“林维昨天你为什么不答应送格雷戈里先生他们回大陆呢?”

    林维没有立刻回答她,他在海缇身旁坐下,与魔法师小姐一起看向茫无边际的海洋,问:“你已经与他成为了朋友么?”

    “没错,”海缇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格雷戈里先生是个很特别的人。”

    “特别?”林维有些疑惑。

    “我也说不清楚。”海缇缓缓摇了摇头,柔软的深红色卷发从她的肩上垂下,随着摇头的动作微微颤动。

    “海缇小姐。”林维的语调似乎是换了个人一般,使得魔法师小姐疑惑地转头看向他。

    “能结识你是我的幸运,”只见他唇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专注而真诚地看着自己,眼瞳深紫罗兰的颜色显得神秘又迷人:“你的头发今天非常漂亮”

    海缇在这样的眼神下有些不自在,脸颊微微发红,茫然问道:“林维?你怎么了?”

    “没有怎么,”林维收起方才的神情,直视着海缇湛蓝色的眼瞳:“格雷戈里在与你说话的时候经常这样,虽然他有些时候寡言少语,但从不吝啬问候或赞美——不是吗?”

    海缇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迟疑地点了点头。

    “也许这些话是你不愿听到的,”林维一字一句对她道:“你在魔法世界从没认识过这样优雅又有礼的男人,所以认为他与众不同而又值得结交,甚至具有非凡的吸引力但我必须得告诫你,他的赞美不是因为欣赏,与你接近也不是为了成为朋友,他别有目的——迷人的色彩有时确实来自鲜艳的花朵,可有时也来自毒蛇的外皮。”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格雷戈里正是一条危险的毒蛇,你最好和他保持遥远的距离。”

    “可是”

    林维看着魔法师小姐仍旧不解的眼神,不知道接下来该用怎样的话语向她解释。

    她在最干净的环境里长大,不知道什么叫做别有目的,也没有见识过这种男人格雷戈里不需要花费多大功夫,只需展现出帝都社交场里最基本最普通的礼仪与风度,再加上一点点交流就能轻易取得她的好感,并借此获得了了解魔法世界的可靠途径和一个有效的护身符——更何况这位殿下同时还是个高大俊美的年轻男人。

    “总之,你要记住我今天说过的,”林维很少用这样重的语气说话:“不要轻易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也不要相信他的任何话,假如他请求你去做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魔法师小姐犹疑地点了点头。

    海兽的游动看似缓慢,实际上在水魔法的加持下非常迅速,只花了半天时间,远方的海岸就遥遥露出月牙状的黑色轮廓来。

    元素风暴的影响已经弱了下来,飞行不再那么困难,为了不惊动沿岸的人们,三人先是飞到了人迹稀少的地方,然后再向码头走去。

    季潮前所未有地波及了这里,即使在风暴季也繁华拥挤的码头此刻冷冷清清,蕴含魔法力量的雨滴落在普通人的身上,会使他们皮肤灼痛,许久都不得缓解,因而几乎所有人都躲进了房屋里。

    三人的打算是在这里停留一天,带上新一级的魔法学徒,在傍晚时分回去。

    码头上已经站了一位年轻的魔法师了,她身边还有一位中年法师,看起来是长辈。

    这位有一双碧眼的少女向他们招了招手,雨滴落在她身周的光幕上,然后消弭无踪。

    林维看着她金棕色的卷发、深碧的眼瞳与略带傲气与骄矜的面容,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从这个少女的轮廓里认出了她长成后的样子,一个战场上常与断谕并肩作战的高阶光系女魔法师,她的光魔法总会干扰珊德拉唯一脆弱的眼睛。

    “我叫蒂姬。”她微抬起下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