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5章 你好看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光系魔法师们比起其它来,总是有一些高傲的,虽然对于光明女神艾斯修蕾莎的信仰已经不再如传说那样坚实,但魔法师们仍奉她为圣洁的神明,而光系魔法师则是女神在人间的使徒,这一点从矗立在浮空之都最中央的巨大女神像就可以看出。

    但是蒂姬小姐得到的反应十分平淡,海缇由于在海上的那番对话,情绪有点低沉,没有兴高采烈与她招呼,断谕只是冷淡地略一颔首,至于林维——他似笑非笑地与蒂姬打了个招呼,便转身往别的地方去了。

    临走前还留意了一下蒂姬的神情,这个姑娘不满地微微撇了撇嘴,她眼睛好看,嘴唇饱满,这一动作竟带出些许骄矜的可爱来。

    林维一个晃神,想起来她在战场上的样子来,是个爱冲动的魔法师,眼里点着两簇恨意和杀意的火苗,手里是巨大的、焰色熊熊的光剑,毫不手软,棘手程度更甚领袖大人——单论实力她是比不过林维的,但总能得到领袖大人的保护,因而安然无恙地活到了战争的后半部分。

    林维去往的地方是蒂迪斯家在塞壬湾的船队避风港,将呈给皇帝陛下的信从此处送出,信中着意渲染了魔法师们的功劳,不论是真心实意还是碍于面子,帝国在之后都会对魔法世界正式表示谢意,二者勉强维持的冷淡关系也就会有一个缓和的契机——这一点会让格雷戈里十分不自在,但也无可奈何。

    而送给公爵大人的那封信,林维则是召唤出了一只体型极小的风系飞行魔兽,使它携带着信封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帝都,并且通过灵魂交流,能立即知道父亲对于此事的回应。

    他一来一回,用了小半天的时间,等回到原来的地方时,那几人正在港口的一家酒馆里。

    酒馆里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其它客人,棕色的木桌上被摆了几盘水果,老板则战战兢兢在一旁候着,不时拿眼睛偷偷打量着这些传说中才会出现的魔法师们。

    新一级的三人中已经来了两个,除了光魔法师蒂姬,另一个是个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一身普通人的打扮,样貌清清秀秀,看起来并不是出身魔法家族。

    林维对蒂姬虽说谈不上讨厌,但也没什么好感,相比之下他更乐意与这个来自大陆的魔法学徒交谈。

    这个即将成为岩系魔法师的少年名叫洛克斯,来自南方的格林斯郡,是一个平民家庭的独子,他初进入魔法世界,看起来还尚有些拘谨,带着来自南部的口音。

    知道了林维也是来自大陆后,洛克斯的话才渐渐多了起来。

    “我的父亲是一名裁缝我从小到大的梦想都是做一名佣兵,我的母亲经常给我讲芬克尔佣兵团长的故事,就是那个总是一无所获的老佣兵,他身无分文,但还是把路人施舍给自己的银币气愤地扔掉了——最后他终于成为了出名的佣兵团长,”洛克斯的脸颊泛出一丝激动的红,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但我被检测出了魔法天赋,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

    一旁,他的同级蒂姬听到了这番话,不满地皱了皱细长的眉,回道:“这是你的幸运才对——再也不用与那些粗蛮的大陆人拥挤地生活在一起了!”

    这确实是大部分魔法师对大陆的唯一印象蒂姬小姐无疑是个心直口快的魔法师,但这话显然不太招人喜欢,洛克斯对魔法世界尚且没有任何归属感,林维也属于“大陆人”之一,因而长久没有人接话。

    这时,海缇注意到了窗外的码头:“西珀先生他们也来了。”

    只见码头上一行袍色各异的魔法师望着远处阴云翻滚的景象,正议论着什么,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去是好。

    海缇打开了深棕色的窗格,朝淡蓝袍子的西珀招了招手:“西珀先生!”

    本就忐忑不安的酒馆老板这下更加惶恐了——现在他简陋的、只有七张桌子的小酒馆里将迎来更多的魔法师!

    银灰色头发的老板认命地打开门迎接了这几位特殊的客人,同时在心中祈祷着自己的酒馆——这唯一的家底不会被魔法师们身上带着的“神奇的力量”无意中弄成碎片。

    林维这一桌上还有两个空位,西珀在其中一个上落座:“你们怎么在码头上,也在找回去的方法吗?”

    “我们刚从塞壬岛出来。”林维回答他。

    西珀眼神疑惑。

    “是这样的,西珀先生。”海缇接过了话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他。

    西珀微笑了起来:“那我得恭喜你们死里逃生了——竟然在季潮里乘坐魔轮回到了学院里。”

    “您差一点点就见不到我们了,”海缇道:“不过我们现在可以一同回岛,安斯艾尔老师把他最厉害的一只海兽派了出来,以便我们接新的一级回去。”

    西珀点了点头,与蒂姬和洛克斯打了招呼,互相介绍了名字之后,他在酒馆中环视了一圈,道:“我还没有进来过这种地方。”

    “我们的午饭大概要在这里解决了——正好可以让你们体会一下大陆上的食物。”林维笑眯眯道。

    老板面对客人的询问,面有难色:“尊敬的魔法师老爷,暴风雨来得太过突然,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任何生意了,也没有购买新鲜的食材”

    “那么,这里现在有什么?”

    老板揩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答道:“现在有面包、肉汤和烈酒。”

    水手们结束了整个航行季的海上生涯,回到岸上,最思念的无非是陆地上的吃食、烈酒与女人,因而开在码头上的小酒馆,卖得最多的便是食物与烈酒。

    林维承认自己是有些不怀好意的,因为除了金黄的面包与热气腾腾、散发着香气的汤盆之外,桌上还多了白锡的酒壶。

    他给自己和洛克斯各斟满了一杯,看着桌上的几人:“你们要试试吗?”

    海缇嗅了嗅它辛辣的味道,摇了摇头,大陆上食物的香味对魔法师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美妙感受,可烈酒的味道就太过刺激了。

    蒂姬看着林维和洛克斯面不改色啜饮着的情景,再加之肉汤和面包实在是非常美味,毫不犹豫地为自己斟了半杯,然后在含进一口之后难受地皱起了眉头,艰难地咽了下去,脸色发白,瞪了洛克斯一眼,显然她属于魔法师的脆弱舌头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西珀见到蒂姬的反应,果断地拒绝了这份来自“大陆人”的好意。

    魔法师看起来也并不像传说里那样神秘古怪、高高在上——这一幕终于逗得洛克斯笑了起来,桌上的气氛缓和了不少。南方湿热,因而那里的居民酷爱饮酒,他很能习惯这种辛辣的刺激感,至于林维,虽说这酒与“温和”扯不上哪怕一点儿关系,但不是不能适应,毕竟饮酒也是帝都贵族礼仪教导的一部分。

    林维笑眯眯把手里的半杯递到断谕面前:“你喝。”

    虽然从蒂姬的反应中对这杯半透明澄黄液体的威力有所见识,但对着那双笑得微弯的深紫罗兰色眼睛,很难有人说出拒绝的话来——即使那神秘又好看的颜色下闪烁着的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不怀好意与居心叵测。

    好在这家伙尚存了那么一丁点儿微不足道的良心,在断谕把酒杯送到唇边的时候提醒他:“少一点,先不要咽下去。”

    林维熟知酒液的触感,像这种普通的、燕麦酿造的烈酒,在初入口时是冰凉的苦涩,然后在舌尖蔓延开来,在短暂的时间内变得温热乃至灼热,然后在被咽下时顺着喉管一路燃烧,久久不散。

    他便一眨不眨地看着金发的魔法师将银白的酒杯抵在淡色的薄唇上,他浓睫低垂,澄黄的酒液顺着微微开启的嘴唇流进,溢出辛辣的芬芳来。

    林维最初只是单纯想看这个总是冷冷淡淡的魔法师饮下烈酒时的反应,却把自己套了进去——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只觉得先前喝下的那半杯酒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展现出灼热滚烫来,热烈感一路向上烧着,却不照着原路前行,而是绕了一个诡谲的弯儿抵达心脏,使它砰砰鼓噪起来。

    ——他不得不再一次承认,自己确实是栽了。

    就像林维所提醒的那样,断谕仅只是浅尝辄止,他微微蹙起了眉来,缓缓将酒液咽下,过程比起蒂姬来还算顺利。

    他将酒杯放下,一眼就看见林维正目光明亮地看着自己,活像海缇看到了漂亮的衣服,或是丹尼尔看到了可供随意拆卸的魔轮。

    “你怎么了?”略带疑惑的语调。

    “没什么,”林维依然是笑眯眯的,只是忽然凑了上来,在他右脸颊迅速地亲了一口:“你好看。”

    桌上正埋头吃饭的众人齐齐停了下来,感觉自己用余光看到了什么。

    林维对着神情古怪、装作并没有看到什么的众人面不改色道:“这是我们大陆人的一种礼节——对吧,洛克斯?”

    洛克斯短暂地沉默了一下:“似乎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