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7章 灰白天穹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虚幻拱门上乳白符文愈加真切,几乎要化作真实,黑色巨龙先探出一颗棱角分明的大脑袋来,浅棕色眼珠转了转,打量着山巅上渺小的人影。随后猛地一挣,有力的翼翅展开,从门内飞起,在半空掀起翻涌的白雾,带出扑面而来的飓风。

    她在山顶灰云堆积的上空高高盘旋,投下巨大的阴影。

    断谕立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黑袍子的召唤师微微抬起了头,朝着空中的巨龙遥遥伸出一只手来。

    与整个山头同大的巨龙再次发出一声长啸,盘旋着飞低,直至与人同高,小心翼翼用鳞甲粗糙的脑袋抵上林维的手掌。

    这来自远方无尽海洋之中的龙族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温驯地任召唤师用手指滑过粗粝的黑鳞,并谨慎地收起龙息,以免喷溅出的火星使他受伤。

    人族的体型比起巨龙来实在太过渺小,而直面这只黑色巨兽的林维毫无惧意,他动作轻缓,与龙头离得极近,假使有人从远处望来,甚至会错觉这一人一兽是在相互亲吻。

    巨龙认出了这是召唤她前来的人族,因而没有攻击的意图。

    林维闭上眼,灵魂触角与身前明亮耀眼的光团缓缓相融。

    上辈子与珊德拉结契的时候,他费了不少功夫,现在想来,也是灵魂反噬的缘故。

    前一天在藏书室里,林维离开前曾问过阿黛尔灵魂反噬相关的东西,她的回答是这样的:“我没有遇到过极其高等的生物,但在所有相关的记载中,魔法生物智慧与灵魂强度越高,与之结契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可是您上午与我结契”

    “召唤师的灵魂是平等的,它们可以互相对话,所以我们可以缔结许多形式的契约,”阿黛尔微笑看着他:“况且这只是一个小把戏,算不上契约,只要付出足够的灵魂力量,你也能够做到与自己的同伴短暂地单向灵魂交流。”

    “召唤师可以与召唤师结契,那与其他人呢?”

    “人族是灵魂强度最高的,召唤师们不能,也不愿与同类结契,”阿黛尔说着长辈式的教导:“我们能保证其它所有魔法生物的忠诚,除了同类。”

    巨龙的智慧比元素精灵要低,所以在结契过程中并没有明显的痛苦,而林维有意放慢了刻入契印的速度,想弄明白所谓的‘代价’是为什么付出的——他近来对契印的了解深了许多,尤其是读了契约书中的一部分内容之后。

    契印是契约在灵魂世界中的具象,它繁复的纹路起到了与魔法咒语相似的作用,引动某些与“规则”相关的力量,使两个灵魂之间建立固定的联系。

    这些符文中流淌着乳白与暗灰的微光,与巨龙灵魂中特殊的部位相融,与上一世一模一样,很多时候会有难以为继的滞涩感,林维尽力放大着自己的感知,看着契印落下时的细微处:在光芒闪烁的灵魂内部,并不是处处相同——有些地方的光芒明显要黯淡一些,而滞涩感就出现在契印落在黯淡处的时候。

    这时候林维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与灵魂力量改变契印图案的走向,避开这里,但是当黯淡处毫无光亮几近于空洞,改变走向又会影响整个契印的作用时,只能硬生生落下——此时林维感觉到了自己灵魂深处一丝隐秘的抽搐。

    全部契印落下后,灵魂力量绰绰有余,但精神力所剩无几,他额上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在雨天的冷风里变得冰凉。

    “她是珊德拉小公主,”虽然有些虚弱,但这并不能掩盖林维声音中那一点炫耀式的得意洋洋:“是纯正的龙族,比岛上那两个贪财的大家伙聪明多了。”

    可惜的是,聪明程度与是否贪财并没有一点儿联系,当珊德拉注意到林维旁边有着暗金色长发与眼瞳的魔法师后,立刻发出了喜悦的叫声,并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刚刚缔结契约的主人,把眼神移到了他的身上。

    她是不会评判人族长相的,所在意的只有一切与珍宝类似的色彩——魔法师的发色无疑该归为此类。

    别动——停下,不要把你的爪子伸过去!林维所剩无几的精神力全部用来进行灵魂交流,制止珊德拉的动作。

    尚未成年的雌性巨龙,好吧,忽略巨大、强壮的躯体不提,她姑且可以被称为一个少女,这位魁梧的少女向自己的主人传递了强烈的不满情绪。

    林维拍了拍漆黑的鳞片,朝她眨了眨眼睛,哄骗道:他是我的,不必急于据为己有——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这个回答使巨龙满意,她收起了自己的爪子,把大脑袋凑到断谕身前,明亮的棕黄色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像是在满足地欣赏自己的收藏品。

    “她在做什么?”断谕与巨龙对视,问林维道。

    “珊德拉说,她很喜欢你,”林维微微笑着看向断谕,靠近他的耳畔,声音压得极轻极低:“想把你据为己有,想和你一直待在一起。”

    魔法师抬起了右手,像林维之前一样轻轻按在巨龙布满粗糙纹路的鳞片上,珊德拉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心,难为她用如此巨大的脑袋小心翼翼地做出了这种难度极高的动作——也许是出于天性中对“珍宝”的喜爱吧。

    魔法师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巨龙身上,面对着珊德拉明显邀宠的动作,向来无波无澜的眼瞳里比往日多了一分几不可见的柔和,但依然声音淡淡:“为什么?”

    “谁知道呢”林维耸了耸肩,回答不甚明了:“也许是因为你特别对这家伙的胃口吧。”

    珊德拉再次低低叫了一声,转过身去侧对着两人,翼翅掀起强劲的风来。

    “她想去飞了,”林维看着巨大的黑龙,极其自觉地把自己挂在了魔法师的身上:“我们上去吧。”

    断谕带着他浮起,两人落在宽阔平坦的龙背上,任巨龙带着自己向高处飞去。

    巨龙有意识控制后的龙息其实可以把飞不起来的召唤师安安稳稳送到背上,不必借助魔法师的帮助——不然上辈子那些统领和士兵们看到的就是公爵大人毫不雅观地爬上龙背的动作了,不过

    不过我不说,谁会知道呢——林维在扑面而来的烈风中惬意地眯了眯眼睛。

    巨龙带着他们越过层层流动的云雾,直冲灰云翻滚的遥远天穹飞去,地面上的景物留下隐隐绰绰的影子——与置身其中的感受不同,从天空遥遥下望,最初的眩晕感消失后,大陆的广袤与海洋的辽阔格外惊心,它们表面平静而暗流涌动,一眼望去似乎永无尽头。

    林维俯视着这些,眼中的笑意逐渐散去。

    天空灰白而黯淡,飞得足够高之后,珊德拉开始高高盘旋,打量着这个她全然陌生的新奇大陆。

    断谕看着远方的海洋,此时忽然开口道:“再向上一些。”

    林维没有问他为什么,在灵魂交流中告诉了珊德拉,她振动翼翅,继续向上拔高。

    他们此时处在海岸上空,随着视野愈来愈开阔,大陆与海洋相比,显得小了一些,而原本飘飘缈缈的云雾凝实了起来,他们飞到了云的上空。

    此时,不用断谕说明,林维也看到了——海洋的上方,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缓缓旋转,它的中央是浓郁的灰色,边缘灰白的云雾被它牵动,其中隐隐透着些杂乱而浅淡的色彩,像是画师调错了的颜料。

    漩涡的边缘直至海岸才渐渐消失,它几乎笼罩了可见的整个海域,闪电的影子在其中稍纵即逝,片刻后沉闷的雷声传来,更加增添了沉重而诡谲的感受。

    与此同时,林维感觉到,契约中珊德拉的灵魂隐隐瑟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