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8章 以沉默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他们已经飞得很高,穿过灰沉的雨云,是魔法师们凭借自身无法抵达的地方。

    珊德拉的眼睛不安地望着缓缓旋转的巨涡,除了大陆、天空与海洋这三样,其它不同寻常的巨大东西总会让人心生恐惧。

    “你说,”林维望着下方:“它一直在这里么——还是因为季潮?”

    “元素风暴是混乱,不会出现这种景象。”

    “也是”

    漩涡的转动缓慢又均匀,而带来季潮的元素风暴则是不同魔法元素的撕扯与冲撞,它混乱、不规律,因而这两者应该没有关系。

    “去看看?”林维问。

    断谕点了点头。

    珊德拉现在飞翔在漩涡的边缘,得到林维的指令后,开始向中心处飞去。

    绝大多数元素在高空都十分稀薄,因而魔法师飞到一定高度便不能再往上,只有像珊德拉这种具有强悍的身体与飞行能力的种族可以尝试,与之相反,光元素则是高处浓郁,低处稀薄,所以光魔法师数量稀少。而浮空之都悬在极高的地方,这象征着离太阳更近——大陆上没有属于光元素的元素之谷,魔法师们认为这种元素的来源是太阳,因此浮空之都是光明女神最喜爱的地方。

    以巨龙的体型和速度,横越塞壬海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使如此,接近漩涡中心的过程也并不迅速,让林维不得不怀疑漩涡大到覆盖了整片海域。

    它的中心是静止的,而周围浓郁的灰白云雾的涌动仿佛永无止息,相对之下巨龙的身影渺小得可怜,似乎待在另一个狰狞巨兽的口中,下一刻就会被吞噬。

    林维用精神力看去——魔法元素色彩繁杂,轨迹混乱,并且数量庞大,在看到的那一刻起整个人就仿佛坠入了使人眼花缭乱的五色斑斓的世界,有种隐约的恶心感。

    他只不过是想再看清一些,立刻被榨干了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精神力。

    相比之下断谕就轻松得多了,毕竟精神力视物对他来说甚至比用眼睛观察还要熟练。

    林维此时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在一旁等着。

    漩涡总是那个样子,没有什么好看,天空与云层也都是灰扑扑一片,唯一好看的就是身边轻阖双目的魔法师了。

    说起来,这人的眼睛虽然恢复了,但还是用精神力看东西的时候多一些,大概要归结为浮空之都上灰衣老头的教导——当时从老头的铺子出来,自己曾经问过断谕,老头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而其中有一条就是看,尽量多地用精神力去看——即使有一天能完整地看到这个世界。

    老头的原话是“这不是命运给你的阻碍,而是巨大的恩赐!”

    从魔法实力的角度来说,老头说的没错,在日复一日的精神力视物中,不仅完成了精神力的积累,断谕对魔法元素的轨迹与波动到了极其熟悉的地步,所有的魔法攻击都是借助元素来完成的,而对元素轨迹的熟知不仅让他对自己的魔法拥有恐怖的控制力,也使他能够最准确有效地应对别人的攻击。

    过了好一会儿,断谕才睁开了眼睛。

    “你看到了什么?”林维问他。

    断谕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条金属性的人鱼?”

    “记得——它怎么了?”

    那条朝自己吐水,却对断谕百般示好的小人鱼,林维自然记得清清楚楚!

    “人鱼一向只有水属性,所以它的出生一定有特殊原因。”

    “跟这个漩涡有关?”林维想了想,忽然发觉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塞壬海的中央,人鱼的领地,也就是当初遇到人鱼们的地方。

    “我不能确定和漩涡有关,”断谕摇了摇头,继续道:“当时这里的金元素就比海面其它地方浓郁,现在更明显。”

    “漩涡里的元素流动似乎遵循着非常复杂的规律,向下是元素乱流,再向下是在海里,因为水元素非常浓郁,其中有个地方聚集了许多金元素。”

    “也就是说在我们站的地方往下,还可以说是漩涡中心在海面对应的地方,有个非常特殊的东西,或者是地点?”林维想了想,道。

    断谕点头:“是这样。”

    魔法元素催生相对应属性的魔法生物,因而塞壬岛周围聚集的海兽全是水系,陆地上的魔兽各属都有,执守元素之谷的家族诞生的全部都是这一系的强大魔法师,而在水元素主导的海洋中诞生了一个金属性的小家伙,一定有特殊的原因——联系到断谕刚才所看到的,就说得通了。

    “那我们,”林维心里飞快地盘算着:“下去看看?”

    他说完这句,转头和断谕对视了一眼,立刻确定这家伙也是这么想的。

    “有办法进海?”断谕问他。

    “丹尼尔的成品应该值得相信,”林维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形状奇特的深黑蓝色圆盘状东西,其上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凹槽,刻着魔法符文:“这个是他用水系的日石做出来的——刻着不少水系魔法阵,能让我们在水里度过不短的时间。”

    在学院的时候,林维和丹尼尔交易过不少魔法物品,这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他只是出于新奇,毕竟自己没有使出魔法的能力,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至于其中的危险

    珊德拉开始施展龙语魔法,流光溢彩的五色魔法结界在她周围成形——龙族非凡的天赋不仅局限于结实的身体,还有特殊的全系魔法天赋。

    要对付雨云下混乱的元素风暴,这种结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由于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林维给珊德拉的指令是——以最快的速度俯冲!

    珊德拉的眼珠转了转,鼻子中传来了喷气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不屑。

    只见她就那样停止了翼翅的挥动,将它收了起来!

    巨龙黑色的身影在闪电缭绕的云层中一晃而过,沉重的身躯直向着波涛起伏的海面坠去。

    林维:“一条聪明的龙。”

    结界与风暴剧烈地相撞,过于强烈的波动甚至撕扯出了细碎的空间裂缝来,而结界的强度也在迅速减弱,所幸珊德拉下坠的速度快极了,赶在结界彻底破碎之前接近了海面。

    林维在那一片刻将一枚高阶水系晶石按进圆盘的凹槽里,然后催动契约——下方出现了灰黑色的灵魂通道口,珊德拉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返回了原本的空间,而他和断谕继续坠落,被暴风雨中灰蓝色的海洋吞噬。

    被催动的水魔法阵立刻与海水建立了联系——海水被控制住,硬生生分开,水中被开辟出一个狭小的空间来,笼罩住两人,使他们免于淹死。

    两人便在一个类似气泡的包裹里飘飘荡荡向深处落去,随着离海面越来越远,原本便十分昏暗的周围逐渐变成漆黑一片。

    空旷的漆黑与无边的寂静。

    林维在这种几乎失去视觉和身体感知的环境中短暂地怔了一下,他的思绪浮浮沉沉,最后想起的是断谕——在他尚未能用眼睛看到东西的岁月里,有许多的时间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

    精神力确实可以代替一部分视力,但那样的世界实在乏善可陈,魔法师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放出大范围的精神力,更何况,还有精神力根本没有成型的小时候,或是根本没有魔法元素踪迹的死亡沼泽里。

    他是怎样度过呢?

    林维抓着断谕的手紧了紧,问他:“这里看不到东西,让我感觉很恐惧——你会难受吗?以前看不到东西的时候。”

    声音在“气泡”里荡出细微的回音来,绵绵密密地缠绕着。

    身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答他:“还好。”

    顿了顿,又道:“你会难受是因为一直看得到。”

    林维奇异地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因为从一开始就是在一片漆黑里,所以并不是难以接受。

    “但也会感到非常没意思吧,”林维小声道:“我记得前不久还问过关于你父亲的事情,他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似乎到了学院之后才好了一点,我们的朋友很多,尤其是海缇和丹尼尔。”

    他这个时候也不忘别有用心地划了一个圈儿,堂而皇之且语气平常地说着“我们”。

    “嗯,”断谕淡淡应他,随后却又补上了一句:“你也很好。”

    林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句话。

    他活了两辈子,得到的评价实在不少——公爵大人常把“该死的小子”挂在嘴边,丹尼尔常用的则是“狡猾的小贵族”,更别提上辈子那些大臣与贵族私下里并不好听的议论,还真没有人这样语气平淡、毫不修饰地说一句“你很好”。

    他认为自己当不起这么一个“好”字,因而感觉十分荒谬,但又实在是很高兴——虽然说不出为什么高兴。

    他顺理成章地想索要一些更多的东西,于是压下忍不住要翘起的嘴角,凉凉道:“我当然很好——还有谁比我对你好呢,嗯?这个好实在是敷衍得很——你至少得说出来哪里好才行!”

    说完,他暗暗竖起耳朵等待回答——没想到魔法师沉默了许久,只说出一句话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维磨了磨牙,几乎想扑过去恶狠狠咬他一口。

    但是在下一刻,断谕接着开口,淡淡说了极简极短的一句话来:“也许是像这样。”

    “像什么——”林维立刻问道,话未说完,忽然发现身旁亮起了光来。

    是断谕激发了一颗魔晶石,幽微的光芒在漆黑又空无一物的深海缓缓泛起,仿佛是深夜暗沉的夜幕中亮起了第一颗星辰,即使仍然夜色深寒,却也不再死气沉沉,海水阻挡了魔晶石光晕的延伸,但足以照亮这片小区域中两人的面庞。

    遥无边际的黑暗环绕整片世界,海水的涌动与时间的流淌一样悄无声息,他们在这微茫的光中对视着,一时默然无声。

    林维没有再要求解释,他从这一簇光芒的点亮中得到了隐约奢望的答案,却气馁地发现自己再次败下阵来,他感觉脸颊微微发热,别过头去,在一天之内第二次想起了浮空之都上的老头。

    老头贬斥人族语的时候,曾面带不屑地说:“愚蠢而无用的语言!世上哪有那么多话可说呢?”

    也许有些时候是不必说话——这老头和断谕作为一对老师和学生实在是再相称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