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69章 海妖之洋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魔晶石在漆黑的深海里散着渺茫的光,在这个没有任何东西可供标记的地方,下沉显得尤其缓慢,没有人记录过人鱼海域的深度,同时林维也无从得知现在已经到了哪里。

    而且,一个不妙的情况是,随着越来越往下,魔法圆盘所能维持的气泡以可见的速度在缩小,即使他把所有凹槽都填上了水系晶石,也仅仅只是减缓了这个趋势。

    “如果不能在它缩到没有之前抵达海底,我们就要灰溜溜地回去了。”林维轻轻叹了口气。

    他现在非常希望断谕是个水系魔法师——那样两人就能毫无困难地在海中走一个来回。

    断谕没有回应他这句颇为丧气的话,他大概是明白了林维有些耐不住的心态,阖上了双眼,精神力以另一种方式延伸开来。

    片刻之后,林维感知到了它——周围有难以描述的波动在隐隐震颤,像是水面上的一个涟漪遇到了另一个涟漪,带起了某种冲撞和共鸣。

    魔法师对他道:“不远了。”

    “怎么知道的?”林维略带困惑地问了出声,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人鱼?”

    断谕睁开眼睛:“嗯。”

    他望着面前的深海,对林维道:“向下看。”

    林维转过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视线延伸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点细微的光亮。

    而随着两人愈沉愈深,那一点光芒逐渐放大,呈现出异常美丽的景象来。

    ——如果说深海的漆黑如同夜幕,那现在夜幕上就出现了浩瀚的星河。

    无数光点在这片海域中散落着,散发柔和的乳白色微光,与海水交织出迷离的光影来。

    死境变为盛景,两人逐渐坠入星河中,林维伸出手指,隔着气泡的边缘触碰着一个随暗流缓缓移动的光点。

    光点轻轻颤抖着,主动靠近了他。

    就仿佛在死沼中经历女神的梦境一样,光点里藏着的也是梦境的碎片——属于一只人鱼的。

    塞壬海的中央海域是人鱼的领地——这一种族颇为兴盛,虽然繁衍的速度极慢,但在深海中几乎没有敌人。

    大陆上存在与人鱼相关的记载,把它们称为“海妖”,而人鱼海域被称作“海妖之洋”,是航行的尽头。传说海妖的眼泪会化作最完美的珍珠——这一传说也吸引了无数的水手与海盗。

    在魔法世界的记载中,人鱼的眼泪确实也有特殊之处,但并不会化作实体的珍珠,而是另一种东西,也就是林维现在所触碰的光点。

    人鱼是敏感的生物,它们在海洋游弋,在月色美好的子夜浮出海面歌唱,具有强大的水魔法与精神力天赋,近乎于精神魔法,使得这片海域笼罩在精神波动之中,也是断谕方才断言“快到了”的原因。

    但这些都还不是最特殊的——这一种族的奇特之处在于灵魂,对于召唤师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一个召唤师永远无法用契约之门召唤出灵魂来,不是因为人鱼脱离海洋无法生存,而是它们整个种族都不存在于召唤之门所能沟通的灵魂星海中。

    “这是人鱼族的灵魂星海,”林维从梦境中脱离,低声对断谕解释道:“人鱼在将死的时候会不断流泪,眼泪实际上是它们的灵魂,带着记忆化成无数这样的碎片。如果一对人鱼想要拥有孩子,就会在这里采集足够的碎片,用特殊的魔法除去记忆,使它重新变成纯净的灵魂,再赋予给自己的孩子,才算真正诞生了一个生命。”

    “就是从人鱼的灵魂星海中,最开始研究灵魂的那些通灵者获得了灵感,他们做了一个假设其它的种族,包括我们人族,也是用这样的方式一代一代传承的,只不过灵魂的重聚、净化是在另一个空间自主完成,不必像人鱼一样耗费巨大的精力来重塑灵魂,得到下一代。”

    “这个假设一直没有被推翻,后来又有天才的通灵者嗯,现在的说法叫召唤师,他创造了契约之门的咒语,进入真正的灵魂星海,那里存在着几乎所有种族的灵魂,佐证了这个说法——灵魂其实不增不减,只不过在不同的时间属于不同的某个人而已,”林维回忆着典籍中记载的这些内容,笑道:“——所以说没准咱们两个的灵魂中有一部分,很久之前是在一个人身上呢!”

    微光使得魔法师的轮廓柔和了许多,他对上林维带着明亮笑意的眼神:“你们很厉害。”

    “我也这样觉得,”林维再次伸出手触碰另一枚光点:“以前还不知道,现在觉得灵魂这种东西实在是很奇妙——用通灵者的眼光来看,从大陆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真正的出生和死亡,灵魂只有那么多大概只有记忆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远处的光点开始剧烈流动起来——小公爵难得产生了某种感慨,却立刻被来者打破了。

    人鱼的精神力笼罩整片区域,显然它们现在发现了两人的到来。

    几只人鱼从各处游到了近前,看样子是这片地方的守卫,警惕地打量着他们。

    它们之中有雌有雄,都有着布满蓝色细鳞的鱼尾,雌性人鱼的色泽要浅一些,尾鳍薄薄的末端也更为宽大华丽,像是水中舒展的轻纱。

    “啧”林维也打量着人鱼们,这次比一年前在海面上看得更为清楚。

    无论雌雄,上身都没有任何遮蔽,以人族的眼光来审视,这些人鱼的外表无可挑剔,水中飘荡的长发更增添了它们的魅力。

    他目光又游移到了断谕身上,嗯把魔法袍解开,内袍也弄下来,再安上一条鱼尾,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了!也许还要略胜一筹,毕竟雄性人鱼的外貌过分精致,以至于单独看脸的话,几乎与雌性混淆不清,远远比不上这人恰到好处。

    林维不怀好意的眼神对上了来自魔法师的冷冽目光,他心虚地提起了正题:“它们会不会攻击我们?”

    人鱼和塞壬海上往来的魔法学院成员关系良好,前提是在海面上——现在两人可是来到了这一种族真正的领地。

    况且还不是普通的领地!存放灵魂碎片的地方关系着种族的下一代,而林维在前一刻还触碰了它们,即使这个种族性情和善,也不能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与两人相安无事。

    “好吧看来我说的没错。”

    两人仅仅是前进了一点儿,人鱼们的身体就全部绷直了起来,从原来的警惕变为了戒备。

    它们的嘴唇开始翕张,暗流改变方向,虽然听不到声音,但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强大水系魔法的波动——波动并不尖锐,应该只是束缚系的魔法。

    两人中可没有一个是安斯艾尔那样的“兽语者”,没有办法和与之沟通,也许这不是人鱼的本意,但在它们的魔法下,丹尼尔的魔法圆盘效果岌岌可危——这可是冰冷的深海,一旦气泡消失,不论实力有多么强大都免不了丧命,死相还会非常的难看。

    林维精神力勉强恢复了一些,他直接催动了在亡沼中结契的水系巨蟒,这是目前唯一能施展水系魔法的助手。

    巨蟒在海中现身,掀起光点的剧烈涌动,它用身躯将两人所在的气泡卷了两圈,隔绝人鱼的魔法,头颅高高扬起,冰冷的黑眼珠盯视着面前的人鱼。

    为首的雌性人鱼显而易见地表现了她的嫌恶,她直视着巨蟒,皱起眉头,身边凝聚出细小的冰锥。

    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对异族表达友好,林维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建立灵魂交流,但灵魂触角悄悄伸出后,对面的人鱼立刻像被烫到尾巴一样窜了起来,传来强烈的敌视意愿,并且加大了魔法攻击的力度。

    林维得确保两人所待的气泡完好无损,因此巨蟒必须把大部分心思用于守护这里,攻击效果不会明显,他和身旁的魔法师交换了一个眼神,略微后退了一点儿,而断谕直面着人鱼守卫,两方大有对峙之势。

    对峙没有维持多久,巨蟒一个寻常的吐信动作牵动了微妙的局面,人鱼的尾鳍停止了微微的摆动,迅速散开,将气泡围住,数不清的冰锥密密麻麻激射过来,被巨蟒的水系屏障挡下小半,剩下的则由断谕对付,暗金色流光如同这片灵魂星海中划过的星雨,轻描淡写而准确无误地截住了所有冰锥,使它们散成细小的碎屑,而后凝成半实体散开,直指人鱼守卫的咽喉。

    比起锋锐、霸道与冰冷,水系魔法是比不得金系的——即使它凝成了坚固的寒冰也不行,断谕这一系的魔法仿佛就为了攻击与杀伐而生。

    按理说,大陆上的一切都与魔法元素相关,自然系的每种元素都有着对应的实体,实体的多少决定了元素的浓郁程度,诸如占据多数的水、火、岩土与风,还有占据少数的雷电之类魔法属性,但林维总觉得断谕的金属性有些特殊——小公爵在学习魔法的时候称得上是个好学生,大概是因为上辈子接触不到真正魔法知识的缘故,他上一年里看了不少相关的书籍。

    金元素——唯一能与之联系起来的实体只有那些用作冶炼和锻造的金属,工匠精心打造出的薄而锋利的匕首与刀剑,确实与这一系魔法的特性有所相似,但这种实体似乎不足以使它成为主要的六种魔法属性之一,与水、风并列,而且独成一个元素之谷。

    他心想,这件事改天要问问断谕。

    灵魂星海继续波动着,林维望了望四周:“另外的人鱼也过来了。”

    大概是这几只人鱼用什么办法把同伴召唤了过来,现在围住两人的大略看去有上百条,它们不再像只有几条时那样戒备,下巴微微仰起,鱼尾以一种得意的、胜券在握的姿态微微晃动着,动作一致地看着被围在中央的两个人族,就像打量着自己的战利品或俘虏。

    “我不得不说,”林维摸了摸鼻子,道:“它们有点儿恶心。”

    数目少的时候,每一条人鱼都显得优美极了,可一旦多起来,相貌与饱满美丽的身体就不再那么特别——显眼的只剩许许多多一模一样的长长鱼尾,让很少见到这种生物的人有点不适。

    断谕微微侧头看着他,目光淡淡,并没有把密密麻麻的人鱼群放在眼里:“你可以闭眼。”

    林维摇摇头,充满恶意地勾起了唇角,对人鱼们笑了笑。

    魔法师的手臂横过他的腰身,陡然带他跃到高处,魔法攻击带着精神力波动同时在这片海域瞬间散开,冰冷锋锐的气息横扫过人鱼群。

    习惯于咒语的人鱼没有料到魔法攻击来得这样迅速和强烈,游动躲避的动作未免有些仓皇,它们中有些闭上了眼睛,准备释放人鱼族最引以为傲的精神力攻击。

    可惜对面是断谕——林维毫不怀疑,这人的精神力强度早已达到了大魔法师的程度,甚至还要更高一些。

    ——而人鱼族终其一生是不能达到大魔法师境界的。

    那些准备精神力攻击的人鱼发现这行不通,气恼地睁开了眼睛,飞快地放出一个又一个水系攻击魔法。

    与此同时,断谕的攻击强度陡然攀升,方式早已不限于飞刃和流光,细而冰冷锋利的暗金色细线在海域中瞬间交错,形成无法挣脱的牢笼,将人鱼各自限定在极狭小的区域内,稍一动弹就会被割破细嫩光滑的皮肤——魔法师显然没有任何对这些美丽生物施以怜爱的打算。

    它们僵直了身体,与方才还胜券在握的样子截然不同,灵魂光点的飞荡也渐渐静止,海域重新归于沉默。

    林维看魔法师轻描淡写禁锢住了它们,多少还是有些得意的。

    他想,假如自己以后有了孩子,这段深海中的经历足以当做炫耀“年轻时事迹”的谈资之一了,就像公爵大人常对他提及年轻时在战场上取得的大大小小的胜利那样——他和他的魔法师一时兴起便轻易深入了传说中“不可接近的海妖之洋”,并且完全战胜了整个种族的海妖,使它们全部沮丧地臣服了!

    林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左右打量着原本没有一处不让自己喜欢的魔法师——现在不是这样了,毕竟有一条不能使人满意这家伙似乎没有生孩子的天赋。

    他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对这一事实做出了让步——故事么,讲给弟弟听也是可以的,伊迪应该会喜欢。

    把林维的注意力拉回眼前的是外围一个小小的金色影子,一只金发金尾的小人鱼从远处过来,焦急地在周边游来游去,它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中央的断谕身上。

    “我们见到过的那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