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0章 沉帆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金发的小人鱼睁大了圆眼睛,并没有攻击的意图,反而在困住族人的牢笼前显得有些胆怯。

    它游至边缘一条人鱼身旁,施展出自己的魔法,金色的光点绕着锋利细丝打转,似乎是想要侵蚀它,可惜收效甚微,只得再次用期盼的目光看向中央的魔法师。

    断谕道:“试一下和它结契。”

    比起其它人鱼来说,这一条最起码表现出了沟通的意愿,而召唤师恰好是能够与之沟通的。

    海面上初次见到时,这条小人鱼对林维实在算不上友好,大概是因为幼年人鱼对灵魂气息非常敏感,所以察觉出了属于召唤师的特殊气息。

    让林维惊讶的是,灵魂触角向它伸出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连结契过程都顺畅无比,丝毫没有与珊德拉、杰拉尔结契时的艰难感,按理说,人鱼拥有的智慧并不低,这种状况实在异常。他察觉到这一点,有意放慢了结契速度,仔细查看着小人鱼的灵魂——灵魂从里到外都是光亮而凝实的,没有一点儿黯淡之处。

    一个简单的临时契约结成后,灵魂交流随即建立,从小人鱼那头传来的情绪并不全是惊惶,还有着几分期待。

    也许是本来就有与两人对话的意愿,不需要任何指引,它就向林维主动地传达了强烈的意愿。

    “它请求你放开它的族人,还有”林维感受着那头传来的信息:“它的族人只是因为被侵犯了圣地才攻击的,它们没有恶意,并且等待人类魔法师来到已经很久了。”

    人鱼的圣地是这片灵魂星海——确实说得过去,因为是诞生后代灵魂的地方。

    听起来似乎确实是他们理亏林维用契约安抚了一下小人鱼的情绪,象征性地收起了守卫气泡的水系巨蟒以示自己也并无恶意,他并没有一丝一毫负罪感——这片灵魂海就飘荡在海洋中,按这个方向下沉时不可避免要碰到“圣地”。

    他继续与小人鱼交流:为什么等待人类魔法师?

    灵魂交流的载体不是语言,因此下一刻那头一股脑儿传来了一大堆内容,林维不得不费了一番功夫才理清了这条尚年幼的、智慧天赋还未完全展现的小人鱼话里,那如同海洋里浮荡着的灵魂碎片一样飘忽的思路。

    “海里有东西,给人鱼们带来了麻烦。”林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里的元素波动会让它们越来越衰弱。”断谕道。

    “确实是这样它说今年已经有了三个族人死亡。”

    林维放出一丝精神力来,发现周身环绕着的魔法元素是蓝金二色,并且浓郁程度近似——这种情况是不该在海底出现的。

    自己的身上也隐隐环绕着暗金色的结界,不用说这是魔法师给他布下的。

    他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断谕。

    “你不能在这里待很久,”魔法师带着林维向某一个方向去,他的目光停留在深海中不可知的一点上,道:“这里很像锐金之谷。”

    元素之谷——那个除了对应的家族血脉之外无人可以久留的地方?

    “虽然要弱很多否则人鱼族已经没有了。”

    及至走出了这片灵魂星海,禁锢住人鱼的金色细丝才逐渐散去,人鱼们不在试图攻击,而是全都遥遥跟了上来,在后面探头探脑望着——倒是比刚才顺眼不少。

    小人鱼在一旁游动着,它一开始想要带路,但那个方向与断谕原本选定的并没有区别,它也就不再游到前面,而是紧紧跟着断谕。

    从灵魂星海再往下,朦胧的光雾下,黑沉起伏的海底隐约可见,人鱼的领域里没有任何多余的生物,因此脚下景色也乏善可陈,可一旦抬起头来就会看到星海在上方徐徐流动,如同一片绚丽的汪洋。

    两人在气泡中又漂浮了一段路程,晶石光芒照亮的区域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忽然间,有别的光芒笼罩了两人——是一条成年人鱼悄悄游了过来,递给林维一支散发亮芒的半透明珊瑚,珊瑚的亮光十分温和,但照亮的区域却比晶石大得多。

    林维首先看到的是类似黑色墙体的东西,视线逐渐往上,看到的是翘起的尖角。

    他认出了这个熟悉的形状:“船头?”

    绕这个庞然大物一圈后,这个猜测丝毫没错,确实是一条巨大的沉船,船身微斜,船底深深陷入海底的泥沙中,甲板空空荡荡,高高竖立的桅杆上连船帆的残片都已经见不到一丝,微光的照亮下显得空旷死寂。

    林维伸出手,抚上船侧微微凸起的地方,拂拭去上面淤积的一层厚厚海泥后,露出的是一个圆形的徽记。

    徽记的图案是刻着魔法符文的六芒星——魔法阵中最简单的类别,中央是一个长形的纹样,仔细辨认不难看出,它变形自所有魔法师都熟记于心的几个字符。

    “阿伽萨斯”——咒文的结束语。

    而魔法师们对这个徽记的熟悉度不亚于“阿伽萨斯”,就连林维都能脱口而出它的来处。

    “这是魔法协会的船?”林维道。

    “去甲板看看。”

    两人落到了甲板上,在海中第一次踩到了实地,甲板上同样覆盖了一层灰白海泥,十分滑腻,行走时留下不浅的脚印——显然这艘船已经沉没许久,而它看起来仍旧完好无损,可见十分坚固。

    舱室门是关闭的,整艘船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装饰。

    断谕出声道:“魔轮。”

    林维原本还没有发觉,听了这句提醒,心中忽然泛起不可思议的熟悉感——不看大小,这艘船的外观竟然与魔轮极其相似。

    “魔轮是魔法协会的诞生地,在最初有着多种形态,曾经随着魔法协会的六位最初创立者在大陆探险,可以说是魔法协会在大路上的一个标志,最后才在一次大陆边界的历险中损毁大半,从那以后只能维持船的形态。”

    一年前西珀介绍魔轮的那番话在他心头浮现,相似的船型,同属于魔法协会林维不由得又想起魔法协会六位初代领袖的结局来。

    记载中,他们消失在了魔法世界三个不可踏足之地之一,塞壬岛以东的无尽海洋里。

    而这艘沉没已久的大船所躺的地方是塞壬海中央,二者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走近舱门,断谕伸出手来,舱门浮现微光,将他阻隔在外——这里设着强度极高的魔法结界。

    但是魔法师没有就此收手,他阖上了眼睛,形状优美的右手在结界上缓缓移动,像是在摸索什么。

    一旁的林维心里有些紧张,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以免打扰到他——这人现在是在“看”着结界的魔法脉络,寻找方法解开。

    时间并没有过多久,只见断谕的右手移到了舱门左上方,斜向下轻轻一划——他的动作确实很轻,就仿佛在光滑冰面上毫无阻碍、漫不经心地动了一下,但林维却看得清清楚楚,泛着微光的结界上,断谕手指所到之处,被长长撕开了一道灰色裂口,裂口随即弥合,但是泛出微微的涟漪来,代表结界现在是“可进入”的。

    他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对元素流动的掌控实在恐怖,简直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他在学院里是见过其它魔法师面对结界时束手无策的样子的。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与自己同岁——也就是说,离成年也不过是刚刚过去了一年而已,对元素规律的了解就到了这种地步,要再进一步,领悟所谓的“规则”,从高阶魔法师成为大魔法师似乎指日可待。

    魔法结界已经有了开口,要推开舱门便十分简单,门后是一片漆黑,看不清任何东西,两人跨入结界,魔法圆盘的元素在那一刻波动停止,由它支撑的气泡消失无踪——结界阻隔了包括海水的所有东西,舱门内是尘封已久的、古老潮湿的气息。

    人鱼给予的珊瑚的光芒似乎只有在水中有用,一进舱室,光芒随即熄灭,眼前重新陷入一片黑暗,林维试探地向前走了一步,脚尖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沉闷的“哒哒”声在宽阔的通道响起,荡起许多层回音,是硬物滚落阶梯的声响。

    林维再次点亮魔法晶石——照亮了周边。

    他眼前所见是与魔轮截然不同的景象,层层阶梯牵引着长廊延伸向下,所通往的地方已经超过晶石照明的极限,通道长廊非常宽,两旁没有舱室,取而代之的是画满魔法符文的墙壁与天花板,符文深深刻进墙中,全部是古老的、凌厉有力的画法。

    这里的元素浓度比外面更甚,与此同时,另一种强烈的感觉在林维心中泛起。

    公爵大人曾带领他穿过宅邸深处长长的幽暗走廊,来到陈列诸位先祖遗物的厅堂,而现在的感觉与那时类似,并且更加、更加明显。

    那是某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微微颤栗与敬畏,他相信自己的直觉长廊的气氛寂静而压抑,它的走向是一路往下,却无端使人感到自己正在向上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