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1章 燃烧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林维用力叩了一下墙壁,声音沉闷,里面确实没有房间,他们沿着阶梯向下,两旁的符文越来越密集,最后豁然开朗,通向一间类似厅堂的地方。

    厅堂很大,晶石只能照亮身旁不远处,首先出现眼前的是入口处两尊类似雕像的东西,它们高度相似,仔细看去竟然穿戴着骑士式的头盔与铠甲,手臂横过胸前,各自倒持一把长剑抵着地面。

    雕像触感冰凉,是金属质地,再往前走,经过一片空旷,出现了一个巨大座椅的轮廓——它的规制比帝国皇帝的王座还要大上许多。

    走近一些,林维发现座椅前还有一个不大的平台,起到了桌子的作用,放置了不少东西,而当他将晶石凑近座椅,险些受到不小的惊吓。

    那上面端坐着一句骨架,说骨架其实并不确切,因为之上还覆着一层半透明的褐色东西,似乎是血肉化成。

    林维顾忌着可能的危险,没有直接触摸,他又点亮了一盏晶石灯以便更加仔细地查看:“风干?”

    帝国的某些边缘领地有风干尸体的习俗,那些尸体就会呈现出与眼前这副骨架相似的样子。

    “也可能是燃烧。”断谕道,两人凑得很近,一同看着这具不知道放置了多久的尸体。

    “燃烧”林维瞳孔微缩,想起了上辈子的一个情景——

    上辈子帝国用禁咒卷轴“落日”使浮空之都坠落时,牺牲了一位出身平民的高阶魔法师的生命。

    “公爵阁下,”那名魔法师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行了一个面对统领的最高礼节:“我的家人——”

    “他们将得到最妥善的安置和毕生都用不完的财富,”披着黑色斗篷的公爵对他微微颔首,眼瞳里看不出情绪的波澜:“帝国会记住你的名字。”

    “谢谢您,”高阶魔法师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最后一眼的神情是满含悲伤而无奈的微笑:“它的力量实在是太大,过一会儿您记得离远一些。”

    卷轴在魔法师的面前徐徐展开,闪烁晚霞般美丽的色泽,在他的控制下缓缓上升,光芒愈发明亮,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仰起了头,目送着卷轴愈升愈高,消失在云海中。

    而那位魔法师身旁的元素剧烈波动,他的身体并且颤抖,并迅速消瘦下去,在遥远天空爆发出巨大声响与光芒的同时,他的身体也跌落在地——只剩一副覆盖枯槁薄皮的骨架。

    引动禁咒所需的能量十分巨大,需要一位魔法师消耗所有的生命。

    禁咒开始迅速波及,巨龙喉中发出有节奏的声响,五色结界笼罩、保护着在场的人们。

    公爵没有远离,他缓缓走上前去,解下自己的黑色斗篷,盖住死去魔法师的躯体,然后转身向着帝国魔法师团成员与军队的十几位高级将领。

    “魔法世界把这个过程称作‘燃烧’,”年轻公爵的声音称不上洪亮,而是一种沉静的有力,一字一句落在听者的心头,使他们隐约心惊而又热血翻腾:“卡拉威之城摧毁后,他们的反攻将立刻开始。”

    他顿了顿,环视过前方人们,继续道:“牺牲与荣耀正在前方等待,以我鲜血,浇灌长开不谢之烈焰玫瑰。”

    “牺牲与荣耀正在前方等待,以我鲜血,浇灌长开不谢之烈焰玫瑰。”

    “我将为帝国燃烧一切,至死方休。”

    战前誓言被异口同声一齐道出,气氛肃穆。

    “你在想什么?”断谕注意到了林维短暂的失神。

    “没什么。”林维微微笑了一下,朝他摇摇头,继续打量着座椅上枯槁的尸体。

    燃烧的确很像。

    他向旁边照去:“还有别的尸体。”

    座椅的两侧侍立着两个同样状况的尸体,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挂在骨架上,只不过方才隐没在了椅背的阴影中。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向来时的门口走去。

    断谕与“雕像”差不多同高,它们头盔与铠甲的交界处几乎合为一体,头盔被拿下时发出难听的摩擦声。林维在一旁举着晶石灯,只见头盔之下,露出一张覆着半透明褐色皮肉的骷髅头颅。

    厅堂的气氛变得寒气森森,但好在两人的胆量足够——他们再次走向了座椅,这次把注意力转到了桌台上的东西上。上面奇异地没有落灰,放着魔法师的杂物,水晶球、空白的羊皮卷之类,引人注目的是桌子正中一把水晶细剑,细剑下压着一本黑色封皮的薄册。

    林维拿起水晶细剑,它在晶石照耀下有几分流光溢彩的美感:“有用么?”

    “你可以收着,”断谕从他手中接过,打量了几眼后回递过去:“储存能力比水晶球高得多,我给它灌注魔法后,你可以用精神力激发。”

    “好东西。”林维笑眯眯接过,收了起来,小心翼翼捧起黑色薄册:“里面也许会写着什么。”

    册子保存完好,看起来依然崭新,林维翻开第一页,第一页空白,而第二页上面的确有字——却不是期待中解释这个地方的长篇大论,而是一些名字。

    字符的形式非常不同,之所以认出这是名字,是因为上面有用人族语书写的部分,并且还是林维所认得的!

    “奈兰兹克·尤卡里乌斯,”林维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那行字:“唐纳斯·蒂迪斯!”

    “你的姓氏?”断谕问道。

    “没错,但这不算什么”林维摇摇头,指着前一个名字:“这是帝国的开国皇帝,然后才是我们家的先祖——那时候家族并不兴盛,他是皇家骑士团的首领。”

    断谕念出了另外的人族名字:“奎灵和菲尔西斯魔法学院的创造者和魔法协会初代领袖。”

    其它的名字则用别的文字写成,而其中最为繁复流畅的字体林维在女神卡塔娜菲亚的梦境中见过:“这是精灵族的文字。”

    “那么其它的,”断谕手指缓缓划过各异的文字形式:“都是各族的语言是记录还是签署?”

    “恐怕是签署,”林维有些焦虑地摸了摸下巴:“确实是那两个人的字迹——帝国保存着他们的手迹,我认得。”

    按照已知的四个人的身份推想,其它的名字——都是各族的首领之类?

    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有这样的署名呢?前面没有什么协议或合约”他疑惑道。

    继续往下一页翻,之后全是空白,薄册上仅有的就是这些签名,并且极有可能是一千年前黑暗时代末尾大人物们的手迹。

    假如这些署名都是真的,就意味着这些人之间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或共识。再假如这些尸体真的死于“燃烧”,那么将有比禁咒强大数十倍的东西被引动。

    两人把桌面上的东西逐个翻看,没有任何其它信息,他们在厅堂中走了一圈,除了另外发现几具尸体外一无所获。

    “署名的那些人会不会就是这些尸体?”断谕看向林维:“你们的开国皇帝有没有”

    林维知道他的意思,摇了摇头:“我不能确定,帝国确实没有保存尤卡里乌斯一世的遗体,他是提前退位,据说帝国站稳脚跟后,这位传奇的陛下就离开帝都,去‘各处游历’了。”

    “数目不对,”断谕看向了地板:“之前金元素的源头也不在这里。”

    “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通道,”林维注意到了断谕的视线:“——在下面?”

    魔法师点了点头。

    他们又在厅堂走了一圈,确认没有任何下去的途径后,迅速达成了一个共识。

    外面的人鱼们不安地看着寂静无声的沉船,忽然间,船身颤抖,并且有沉闷的声音响起来,透过海水传到他们敏感的耳朵里,人鱼们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面面相觑,眼神惊惶。

    厅堂里,地板已经被强力的魔法震出了蛛网一般的裂缝,并且不断扩大,在魔法的间隙,林维还会趁机丢一个卷轴,一个异常的情况是,断谕的魔法依然能够正常使用,但昆古尼尔之枪却怎么都无法发起攻击。

    经过不短的时间,地板终于彻底崩裂,露出一个空洞来,空洞下隐现着金芒,金系元素浓度再一次陡然增强。断谕加强了放在林维身上的魔法结界,带着他从空洞跃下。

    林维略带呆滞地看完眼前的情景,将视线转向一动不动的昆古尼尔:“我知道它为什么不愿意攻击了”

    ——它大概是在自惭形秽。

    两人面前高台上放置的是一个水晶质地的大型方形长匣——其实按照它的形状,说成水晶棺更合适,躺下一两个人绰绰有余,只不过其中平躺的不是死者,而是一把长丨枪,断为三截的金色长丨枪。

    即使它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折断,仍然光焰灼灼,气势冰冷而神圣。

    “我感觉自己很渺小。”林维望着它,喃喃道:“你呢?”

    两人沿着高台的石阶走到近前,断谕将手放在水晶上,微微蹙眉:“我觉得很熟悉。”

    “打开看看?”

    断谕点点头,对林维道:“之后元素浓度会更高,你离远些。”

    林维后退了许多,看着他的动作。

    晶棺不是完全封闭的,棺盖稍用力便能够滑开。

    打开那一刻,船身比之前更加剧烈动荡起来,之前破开的空洞又落下许多碎石,整个空间摇摇欲坠。

    作者有话要说:  新一年加油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