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2章 下一个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上方不断崩裂,林维抬手挡住即将落在自己头上的碎屑,仔细一看,竟然是日石的质地——他立刻想起来西里斯大师修复魔轮船身时露出的日石来。

    如果那些本来是舱室的地方也全部是日石加上船的大小,这样的强度足以支撑不知多少顶级魔法阵了,上一层的尸体极有可能真的死于“燃烧”,再加上一路走来墙壁上刻满的魔法符文,这个猜想显得愈发可靠。

    林维退到了安全的角落处,看向面前的高台:“这里要塌了!东西能不能拿走?”

    他刚说完,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不行的,既然长丨枪是元素异动的源头,带在自己身上——难道要随身制造一个元素之谷吗?

    断谕却没有答他,林维看着他的动作,脱口道:“你你在做什么?”

    魔法师合上了棺盖,在空中凝聚出一枚利刃,划开了自己的手腕,鲜血滴落在水晶上,他指尖在上面划动,滴落的鲜血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蔓延出奇异的纹路来,然后颜色变浅,最后消失在水晶中。

    林维意识到这时候该用精神力观察——他惊讶地看到充满了整个房间的金色元素如同退潮的海水一样消退,被无形的力量推挤着回到晶棺内。

    断谕把整个晶棺收进空间戒指中,那一刻船身的震颤更加厉害,整座高台发出震耳的坍塌声,他跃到林维身旁,带着他迅速返回上一层:“出去再说。”

    离开时没有再像进来一样小心翼翼,事实上境况已经非常危险,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林维在两人掠过座椅时,伸手将黑色薄册捞了过来放进空间戒指里,并且顺手将魔法圆盘拿了出来。

    通道正在翻转是整艘船在倾倒,两人快要抵达舱门时,它已经完全崩落,墙壁的碎块挡住了出路。

    他们停了下来,断谕道:“小心。”

    林维看着眼前封闭的通道,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然后在下一刻,魔法师开始低声念起咒语来,这是林维第一次听到他的咒语。

    咒语不长,但音节十分晦涩,节奏缓慢又鲜明,他顿了一下,结束道:“阿伽萨斯。”

    沉重的轰响从前方响起,通道的震动比之前剧烈许多倍,林维险些没有站住——轰响转瞬间来到两人所站的地方,日石的碎块迸溅,断谕撑住了他,转身把人带进自己怀里,背对着通道口向后一跃。

    林维从他肩上抬起头来,看见眼前的通道整个炸开,而两人穿过碎石,被抛进了海中。

    气泡瞬间成型,珊瑚枝也亮了起来,整个船的前半端被巨大的力量炸成碎块,激起了海底的沉沙,而后半部分则是又过了一会儿才彻底坍塌。

    人鱼躲避着砸下来的碎石,一时间非常忙乱,两人没有管它们,气泡飘飘悠悠向上浮去,离开了这里。

    林维俯视着船的残骸:“你用咒语把它弄碎了?”

    “它本身就在破裂,”断谕回答他:“后半段不是因为我的魔法。”

    “好吧就是因为咱们把晶棺拿走,整个船就自己没了。”林维说到这里,想起了断谕把自己手腕划开的事情,把一瓶药剂递给他:“你的手。”

    药剂淋在仍然渗血的伤口上,发出“嘶嘶”的声响,这种东西能够加快伤口愈合,但也不会立即起效,要等到至少一天后才能痊愈。

    海中依然平静,使得两人可以谈论沉船上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可以用家族中镇压元素之谷的方法来解决这里的元素乱流。”

    断谕点头:“没错。”

    他们又把话题转移到了那把断成三截的□□上,能够凝聚如此浓郁的金元素,还有那种神圣而强大的气息,无一不显示着这不是一件普通的武器——可惜现在没有办法拿出来,只能等回到学院后再研究。

    虽然还不明白那艘船到底来自什么地方、牵扯到哪些事情,但对拿到水晶长剑、名册以及晶棺的两个人来说,这一趟毕竟收获很大。

    气泡的下降很艰难,但上升就要快得多了,尤其是临近海面的时候,过快的速度使人微微晕眩,当他们浮出海水的一刻,天空忽然被极强的闪电光覆盖,随即落下震耳的雷声,使人莫名心中一跳。

    再次受到召唤的珊德拉贴着海面飞来,撑起五色结界,迅速拔高,赶在结界被元素风暴毁坏前穿过云层,向海岸飞去。

    这一趟海底历险花费了半个下午的时间,回到码头时,酒馆里又多了几位其它级的魔法师,在知道能够乘坐海兽安全返回学院后,他们放松地攀谈起各自的经历来。

    有魔法师道:“我们去了北方浓雾森林,今年那里的水系魔兽格外多!”

    他的同级附和:“我们还没有到需要大量晶石的时候,所以只是想去欣赏浓雾森林的景色——没想到一路上那么惊险!”

    西珀的一个同级加入了他们的交谈:“中央森林还是老样子,看来要想猎取晶石,浓雾森林也变成不错的选择了?”

    有炼金师在一旁道:“恐怕不行,我这些天在交易行里为一家店铺工作,今年水系晶石流入交易处的数量把其它晶石都比了下去,我的老板说交易行正在考虑调低水系晶石的价值了——水魔法师的数量可没有丝毫增多,那些晶石不会有人要的!”

    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女魔法师从手中捧着的书籍里抬起头来:“我早就想说了——用晶石来当做交易物是愚蠢的,它们太不稳定,充满了风险,价值还会根据等阶与凝度变化,魔法师的财富竟然要由魔兽的状况决定!假如我结业后能进入魔法协会,一定要把这个想法”

    她的同伴笑着推了推她:“不要空想了,塞西莉亚,魔法元素一天比一天稀薄,法师们需要晶石,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它的地位。”

    酒馆里正热闹着,忽然,门再次被推开了。

    林维循声看去,来者是个蓝袍子的魔法师,脸上带着已经干涸的血迹,他扶着门框,正在努力平复着呼吸。

    海缇也看到了,小声道:“温斯顿?他怎么了?”他们都认得这个人——丹尼尔的同级之一。

    靠近门口的魔法师中也有人认出了他,笑着打起了招呼:“温斯顿我的朋友,你看起来可真糟糕,是在寒冰之谷里冻坏了么?咦——只有你一个人?”

    门边的魔法师抬起头来,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眶泛红:“他们他们回不来了。”

    方才还被笑语充斥着的酒馆在那一刹那陷入沉寂,最开始招呼的那位魔法师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蓝袍子魔法师用力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睁开,仿佛竭力压抑着什么,他眼球上爬着疲惫的血丝,目光却执着得吓人:“寒冰之谷出事了——他们死了!”

    北方。

    裘娜在寻找她的老师——占星塔的塔主人。她走遍了回廊深处每一个房间,最终在最高层的临窗阁楼上发现了他。

    阿德里希格在窗边坐着,以一种聆听的姿态闭着眼睛,察觉她进来的声音后,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上,让她噤声。

    裘娜在一旁侍立,良久,塔主人睁开了他淡银色的眼睛,问:“你听到了么?”

    窗外是凛冽寒风刮过树梢的声音,偶尔有大片的雪从松树上跌落,夹杂着林中的兽吼。

    “是的,老师,寒冰之谷的兽潮已经来到了,我们得把它们挡在——”

    “不是这个,”阿德里希格微笑着看向窗外灰色的天际:“我说的是雷声。”

    雷声?裘娜疑惑看向他:“我只听到了窗外的风声。”

    “来自塞壬海的雷声,”阿德里希格站起身来,微微摇了摇头:“应该不是阿黛尔我还没有命令她去做这件事。”

    裘娜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她面色凝重:“兽潮正朝着这里来。”

    房间墙壁挂着大陆的地图,裘娜看向那里:“从寒冰之谷经过莫西泽尔峡谷,就是占星塔,然后向南蔓延,北方的山脉会让它们一路穿过冰原和浓雾森林,再踏过埃兰德尔溪谷,进入大陆人的领地。”

    “它们没有这么多脑子,”阿德里希格拿出一个剔透的水晶球,屈起指节在其上轻轻一敲——无形的波澜向外散开,空中遮挡视线的雪雾瞬间消散,露出峡谷中涌动的黑压压兽影来:“占星塔确实需要出手,你们学习了这么多年的大预言术是该到了实验的时候。”

    “是的,我们会把它阻隔在这里,”裘娜的眼神却没有离开地图,图上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大陆的起伏,其中魔法师或魔兽聚集的那些地方有明显的标注,另外还有几个元素之谷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微光,而与占星塔离得极近的寒冰之谷光芒已经熄灭:“元素风暴还会持续很久,周围水系魔兽进阶的速度恐怖——我们真的不对寒冰之谷做些什么吗?假如我们付出牺牲,是可以暂时封住元素之谷的,老师,您的眼睛可以穿透时光您看到了什么?”

    阿德里希格摇摇头,指节继续快速在水晶上敲击,不断有各异的波动散开,筑起一道无形的屏障:“我很高兴你始终牢记占星塔的职责但轻率的牺牲只会带来更加无法弥补的遗憾。”

    他结束了对水晶球的敲击,光与裘娜移到了一处,指尖在古老的地图上描摹,并最终流连在余下的四个元素之谷上,声音低沉,带着沙哑的神秘:“我最心爱的学生,你说下一个会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