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4章 在寒冰之谷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直到三人各自安置好,林维和断谕才一前一后走出了这栋小楼,踏在深灰色的小径上。

    “傍晚的时候,我收到我父亲的回应了。”林维忽然道。

    “关于格雷戈里?”

    “没错,”林维轻轻出了一口气:“我得等着。”

    他回忆起傍晚时分前往送信的飞行魔兽传回的情景来。

    公爵大人在书房中展开信笺,面色沉凝地用目光将信大致扫过,而后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林维,我的儿子,”公爵大人自言自语道:“你还是太心软了!即使我的动作被皇帝陛下发现——他也未必能把蒂迪斯怎么样!”

    公爵大人说完这句,却重又拧起眉来,良久才接着道:“不过,多谨慎一些也未必不可以,我们的家族已经过于强大”

    公爵大人勉强认同了他的做法,但却也告知了林维另一件关系重大的事情。

    年迈的、身体每况愈下的老皇帝,他病了!

    不知是因为连绵的阴雨诱发了陈年的积疾,还是长子的失踪使这位老人心绪沉重总之,老皇帝现在病得十分厉害,帝国的诸多事务都不得不交予次子伯兰打理。

    皇后在成婚后,许多年都没有生下孩子,直到两人都步入中年,忽然在三年内接连诞下了两位皇子,再后来又生下了一位公主,皇帝的喜悦可以想见。

    老皇帝是个勉强合格的帝国主人,没有什么大的作为,甚至因为爱好奢侈,大肆修筑宫殿、收集珍宝,消耗了国库不少财力,让财政大臣很是头疼,但在他的治理下,帝国一直缓慢但平稳地继续繁荣着,他是个睿智的老人,但不是个铁石心肠的帝王——最起码,他十分疼爱自己的两个孩子。

    老皇帝在上辈子就是因病而死,只不过这次提前了三年罢了,并且,这两次的病情十分相似。

    老皇帝那时是因为对两个儿子撕破脸皮,全然不顾亲情地争夺皇位而极度失望,加重了病情,现在则非常可能是出于对长子极可能死亡一事的忧虑。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对于蒂迪斯家都极其有利,一方面,伯兰接掌了大权,帝都大半的势力都偏向了他这一方,另一方面,病中的老皇帝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明,这让家族有机会采取一些手段,使老皇帝追究不到塞壬海“海盗猖獗”消息流出的真正原因。

    假如老皇帝挺过这一关,格雷戈里还是能活着被送到帝都,可惜那时候伯兰必然早已稳固了地位,他大势已去,假如挺不过,为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好把格雷戈里的性命留在塞壬岛了。

    “格雷戈里的弟弟如果成了皇帝,也许帝都就不会对魔法世界如此敌视,我说不准还能恢复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林维笑眯眯道。

    他还有话没有说——到时候,大陆上,普通人的皇帝是由蒂迪斯家亲手推上宝座,而魔法世界未来的领袖,现在正跟自己绑在一起,并且还会继续绑下去他在整个大陆都可以横着走了!

    这使林维非常愉快,他现在觉得进入魔法学院是一个极其正确的选择,碰见断谕是一件巨大的好事。

    “你仍然希望继承家族?”断谕长眉微蹙,似乎有些不悦。

    “就算不继承,我也得在家族有个能说得上话的身份。”林维道。

    自己的弟弟天资平庸,根本不适合继承家族,是许多人心照不宣的事实,即使家族的根基稳固,可伊迪不会像公爵大人一样拥有帝国几大军团的绝对忠心——这才是蒂迪斯最大的倚仗,不能在这一代断掉。

    林维无心把这辈子耗在帝都里,但他也得对家族拥有掌控才行。

    帝国和魔法协会当年有一份《合约》,其中第三条就是:拥有魔法天赋之人自动脱离帝国公民身份,进入魔法学院学习,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假如有一天公爵大人不在了,那些家族元老们是不会听话的,他们理直气壮地会说——连帝国公民身份都没有的人,怎么有资格对家族的事情指手画脚呢?

    虽然合约上写得清楚,但既然伯兰对魔法世界没什么反感,未来魔法的领袖大人又在自己这一边修改《合约》简直轻而易举。

    “它不算是一个具体的职位,不需要我时刻留在帝国,”林维解释道:“我只需要挂着公爵的头衔,见一见元老们——家族的事情大多由他们打理,还有定期巡检军队,那些军团的统领拥护父亲,父亲也曾带着我见过他们,这些人认可我,所以同样不必花费太多时间,而皇帝陛下也乐于见到蒂迪斯家的主人无心政务,这会让他感到放心我的大多数时间还会在魔法世界。”

    魔法师勉强接受了这个说辞,不过,他同时也想起了林维之前对于帝都的态度:“你曾经说讨厌帝都。”

    “没错,不过呢”林维笑了起来,弯着眼角,饱含深意地看着他:“如果你跟我一起回公爵府——我就不会感觉讨厌了!”

    断谕和他对视,眼神微微困惑——这个样子让林维忍不住想扑上去。

    他压下这个念头,笑着转过头去,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一道继续往前走。

    林维知道,这话以断谕的角度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在感情方面是一片空白的,不能指望他现在就明白。

    不过呢,时间还长得很——小公爵一想到这里,心中就充满了某种奇特的期待感。

    路并不长,很快就到了属于他们的房间里。

    “我们感觉元素乱流并不是那么强烈,可以深入一些,于是就接着往里走了但是天色明明很正常,暴风雪忽然开始了,我们迷失了方向。”

    温斯顿仍然在大厅里,丹尼尔坐在他身旁,绿袍子炼金师不复往日总是嬉笑的神情,眼神异常冷静:“然后呢?”

    温斯顿重重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我们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暴风雪越来越厉害,周围的魔兽也越来越多,它们像发疯一样奔跑着,我们根本来不及杀死他们,只是一直防御着,但也能保住性命然后,我们遇到了怪物。”

    他长出一口气,狠狠闭上了眼睛,似乎是不敢回忆那时的情景:“我感觉到了那股气息,比所有的顶级魔兽都要强大——强大许多倍,塞壬岛周围的所有海兽加起来都不会让我们产生那样的感觉。”

    “我没有看清它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隔着暴风雪看到一个非常巨大的影子,蓝色的,像最冷的冰那样的蓝色——我甚至没有办法确认那是不是生物。”温斯顿停了一下,继续道:“它朝我们靠近了,阴影盖住了所有人,我的血液像是结冰了,然后就是忽然变强的元素乱流,再强的魔法结界都无法挡住。”

    “只有我逃了出来,”他苦笑了一下:“因为我是个魔法勉强学得不错的水魔法师,在寒冰之谷里生存要比他们容易得多。可是也没有办法带他们一起出来了。”

    温斯顿眼眶发红,双手捂住了脸,语调痛苦:“我终究是自私的,我抛下了他们,那时候我的脑袋里除了逃,已经没有其它任何的念头光明女神不会原谅我,我就该和他们一起死在谷里。”

    丹尼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没错你起码为我留下了一个同级。”

    这句原本轻飘飘的、玩笑般的话这样说出来,蓦然触动了悲伤的闸门,温斯顿喉咙里发出一声悲鸣,与丹尼尔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我没有见过任何与这个东西相似的记载,”丹尼尔摇头,喃喃道:“连禁咒都不会引发元素乱流。”

    “是真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温斯顿的语气稍稍平复,同时又添上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我们本来就对元素之谷知之甚少,能够杀死任何强大魔法师的元素乱流——谁知道那样奇怪的环境里会生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

    丹尼尔垂下眼,对这句话保持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