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6章 小猫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它确实是在变轻。”林维难以置信地把魔兽蛋放回床上。

    孵蛋所用的晶石已经消耗了好几轮,断谕每晚也会给它注入一些魔力,但这东西确确实实变得越来越轻,现在敲一敲蛋壳,声音近乎空心。

    ——但是,蛋里的东西却异常活泼,断谕正在给它注入魔力,用精神力看过去,很容易能发现这家伙正在回应,细细的元素触角在魔法师身旁绕来绕去。

    安斯艾尔老师对于这个问题的回应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魔兽的蛋在孵化过程中重量变化如此剧烈。

    最近几天来,魔兽蛋所需要的魔力越发多了起来,看样子离破壳已经不远了。

    这天晚上,林维拉着断谕守在床前,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巨大的蛋,他惴惴不安,实在不知道里面会钻出什么——假如忽视他实在年轻得很的外貌,那模样活像是一个焦急等待妻子生产的父亲。

    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蛋壳微微颤动了几下,传来某种声音。

    刺拉——刺拉。

    “爪子?”这位“父亲”推断出了孩子身体的某一部分,喜悦溢于言表:“有爪子——我希望它会是毛茸茸的!”

    他找到了声音的具体来源,并推断里面的小家伙正在试图用爪子挠破蛋壳。

    是的,一个小家伙,虽然它白白生在了一个可喜的、巨大的蛋里。

    随着声音的变化,它的努力已经即将能见到成果了——林维一眨不眨地看着透露出形迹来的白色小爪勾,语气激动:“白色的,真的有毛!”

    蛋壳破出一个洞来,探出长着两个耳朵的白脑袋。

    “一只猫?”林维评论道:“它长得和你可真像!”

    魔法师打量着面前毛茸茸的、金色眼睛的脑袋,实在是不明白林维是怎样把自己和这东西联系到一起——他们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眼睛的颜色,这还是由于灌注魔力的原因。

    它下一步的动作却不是整个身子钻出来,而是对着剩下的蛋壳下口了,并且真的吃了下去!

    林维木然地看完了总共没有巴掌大的、外表疑似幼猫的魔兽吃完整个巨大蛋壳的过程,而它的肚子大小却并没有任何变化。

    吃完蛋壳,这家伙把注意力又移到了魔晶上——难以置信的“嘎嘣”声不断响起,魔晶石被吃的一干二净。

    “这可不太好,”他心里想着:“我会被它吃穷的。”

    周围再没别的东西可引起它的食欲后,白色的小东西竟然抬起头,对断谕发出了谄媚的叫声,然后四腿并用爬到了魔法师身上,做出撒娇的姿态来!

    断谕一时之间有些僵硬,看向林维。

    熟知该魔法师细微表情变化的林维从他眼睛里明明白白看见了——弄走。

    “好吧,有你在的时候,杰拉尔绝对不在我肩膀上坐着,人鱼也喜欢你,这小东西也是——他可是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天孵出来的!”小公爵愤愤不平地嘀咕着,刻意忽略了这些天来孵化的过程中到底是谁付出比较大。

    他拎起小猫的后脖颈——在还没弄明白这家伙的属性前,暂时只能这样称呼,结出一个契印来:“你是我的,来,先把契约签了,暂时是主仆的”

    “见鬼,”林维睁开眼,就见小猫正睁大了一双无辜的金色眼睛和自己对视:“我的契约竟然被驳回了!它的意识只接受本命及以上契约!”

    这猫来头不小寻常魔兽根本无法做到驳回契约,但林维也不能贸然就和这么一个不知种类的小东西订立本命契约,于是它暂时处于无主状态,不过林维丝毫不担心它会跑掉,因为这家伙黏断谕黏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大概是因为从在蛋里就时常吸取他的魔力有关。

    藏书室有关魔兽的书籍几乎被翻了个遍——几人为了弄清小猫来历,整天往藏书室跑,招来了正在背诵金色书架上书籍内容的蒂姬好几个白眼。

    一段边边角角里的模糊记载终于被翻了出来:西尔兽,初生态为顶级魔兽,体型极小,中长毛,会吞噬,危险。

    书页上配了插图,是个蜷起身体的小兽,看起来极为温良和善,跟自己这只有那么点儿肖似。

    “初生态”这个好理解,就是幼年时期,只是记载上没有说,长大后境界还会不会发生改变。

    至于其他的介绍,也只有“吞噬”二字使人费解,多亏丹尼尔指出了这本典籍写成的时间——十分的久远,年代越早,使用的语句就会越简单且含义复杂,为此林维又翻出了一本详细介绍魔法名词的书籍,在其中找到了“吞噬”的含义。

    这个魔法名词有三个含义,保存吞噬、毁灭吞噬与消化吞噬,第一种是将被吞噬的东西暂时封存,第二种发生后是彻彻底底的销毁,而第三种附带了有意思的功能——记忆、复制,被吞噬东西的某些属性会被吞噬者存留,再以其它方式呈现。

    无论如何,这只小猫在两人的房间里安顿了下来,并且还会不时把自己藏在两人中一个的口袋里被带出去,偷吃掉不少种植在外面的魔法果实。

    十几天匆匆过去,,得益于断谕每天的额外教导,林维对魔法阵的理解和画魔法阵的水平提高了许多,有了这个,他在接着读《契约书》时也轻松了一些。与此同时,阿岚却仍然十分痛苦——她比起上一年来只是稍有起色,每天都要迎接莫特里尔老师无能为力的目光。

    “我实在是不明白基础法阵与辅助法阵的叠加过程,我要怎么修改才能把”阿岚抱着一本厚厚的《初级法阵》图解和林维断谕两人一起走下楼梯,来到中央城堡长长的回廊上。

    “其实这两种法阵的叠加更像是融合,主要是使它能够支持辅助法阵的元素流动。”林维回答她。

    阿岚若有所思地点头,回廊光芒晦暗,阴雨中并不明亮的天光透过形状繁复的窗棂,在她身上投下支离破碎的阴影。

    阿岚忽然停下了脚步。

    两人停下来,回头看她,某只小猫也探头探脑伸出一只脑袋来。

    只见身后阿岚高且纤细的身影忽然一个摇晃,嘴唇紧抿,脸色苍白,痛苦地撑住额头,用惊惧的目光看着窗外某个方向。

    她缓慢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来,屈起手指,掌心纹路凌乱,而指节上血管的颜色尤其鲜明。

    “不可能”她喃喃自语。

    林维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你怎么了?”

    阿岚霍然睁开眼睛,声音拔高:“我必须回去!”

    “回哪里?”

    “烈风之谷。”阿岚从背后拔出长弓,朝着窗棂直直射去,回廊的窗子随之破碎,而她几乎快成了一道青色的影子,从断口跳出,朝着天幕飞去。

    “结界”林维话未说完,阿岚的影子就出现在了守护结界的边缘,她高高浮着,蓄力拉动长弓,肩与腰拉成一个有力的弧度,魔法攻击与结界相撞,荡起层层涟漪。

    断谕忽然带着林维一起跃向了那个方向:“去帮她。”

    林维尚且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见断谕昆古尼尔之枪已经脱手,一道流星般的银光向着阿岚集中攻击的地方刺去。

    已经有不少人被这动静惊动,老安斯艾尔在海岸上跳着脚,听不清在大声喊些什么,两条黑龙之一正朝他飞去,看样子过不了一会儿他就会坐上巨龙阻止上面妄图攻击结界的几个小辈。

    断谕伸出右手贴紧泛着五色光泽的结界,就像破开沉船舱门上的结界那样,将结界撕开了一个口子。

    ——实在是他们运气不错,这巨大的古老顶级结界首先在季潮中有所损耗,又遭受了长弓与昆古尼尔的攻击,才使得魔法师的力量足够在最薄弱处撕开口子。

    这口子原本不大,可季潮裹挟着的元素风暴终于碰上了破口,呼啸着灌进来,将破口撕大了几倍。

    “该死的小子,我会把你们捉回去,狠狠惩罚——”安斯艾尔的声音传来,巨龙的黑影笼罩了他们。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到底在做什么,但是——林维看了过去,心一横,将珊德拉从契约门中召唤了出来——真正龙族的吼叫甫一传出,那条黑龙就滞了一下,险些带着安斯艾尔从空中掉下去,再也不敢上前。

    龙息将三人带上了龙背,龙语魔法架起结界抵御元素风暴。

    林维拍了拍珊德拉的脊背:“走!”

    巨大的翼翅展开,以迅疾到使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向着天际而去,远方迸发一道闪电,将半个天穹耀得雪亮,亮光过后,茫茫天空再没了三人的身影。

    林维低低念着咒语,为珊德拉加持好辅助魔法后,终于有了空隙回头问:“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竟然就这样冲出来!”

    阿岚抬起眼眸,她淡碧色的眼睛中有股惊心动魄的神情,混合着悲伤、愤怒与坚定。

    “我们能感知到自己的血脉,”她看了看断谕:“就在刚刚,与我相连的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赶在他们死光之前,我必须要回到烈风之谷,接管那个鬼地方——继续我们摆脱不掉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