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 第77章 被造的
作者:一十四洲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元素风暴下,结界被压得极小,辅助魔法一个又一个施加在了珊德拉身上,巨龙长啸一声,终于再次加速,飞离了这片雷霆轰鸣的地方。本文由 。。 首发

    烈风之谷位于大陆南面,路途遥远,即使巨龙的速度比魔法师飞行要快上许多,也得小半天才能抵达。

    阿岚低着头,苍白的手指紧紧扣在龙鳞上,呼吸急促。

    “为什么他们会死?”眼下不是顾忌的时候,林维就直接问出了口。

    “我不知道——要么他们终于压不住‘源泉’,要么有东西在杀害他们。”阿岚的理智还在。

    她说的是“东西”而不是“人”——每个元素之谷至少都有一两位大魔法师在,那地方又充满着要命的元素乱流,她实在想不出魔法世界里有什么人可以走进去。

    “寒冰之谷的人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断谕忽然问阿岚。

    阿岚缓缓摇头:“他们那一支已经二十多年没有人来外面,小的那个还不够来学院的年纪等元素乱流开始蔓延我们才知道这个消息。”

    “魔法协会不管么?”林维皱眉问。

    “魔法协会只是维持魔法师之间的秩序,”断谕回答他:“这类事情要归给占星塔。”

    “可他们什么都没做,”阿岚的头发被迎面的烈风吹乱,神情十分寡淡:“大家看到占星塔没有动作,就放下心来,觉得这是那里已经得出了结论,这不算什么——占星塔从黑暗时代结束以来就一直守卫着魔法世界,出手解决过许多危险的时间,可是寒冰之谷里却出了我们的十几个学生全部死在里面的事情,我猜之前也有魔法师在里面丧命,只不过没人逃脱,这才听不到消息。”

    她说了这个,林维终于知道为什么西尔维斯特先生从温斯顿口里得知这个消息,第一个找的就是阿黛尔了——他们立马一齐去了北方。

    与林维三人借助珊德拉的结界硬抗元素风暴不同,阿黛尔只在海岸轻轻说了什么,抬起手下压,一道风平浪静的通道就开了出来——这大概就是占星塔“掌控规则”的大预言术了。

    他终于从这一连串的事件中琢磨出了一点门道来,看来这场大事与五个元素之谷和占星塔密切相关——假如寒冰之谷家族的消失不是自然凋零,就还可能存在另一方,现在烈风之谷也遭遇了危机——那么另外的元素之谷也都在危险中了!

    他问阿岚:“你到了谷里之后呢?”

    “他们会死,那我差不多也要死了。”阿岚神情淡漠。

    林维被她这认命送死的态度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生来就是为了这个,”阿岚忽然又道,“我们不是外面那些没牵没挂的魔法师,我们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世世代代守在那个地方,镇压源泉,没有人可以抵抗命运。”

    她的语调里有着不甘,如果仔细辨识,竟然还掺杂着恨意——她憎恨自己的命运。

    但林维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另一个突兀的词“创造”。

    阿岚说出这个词时加重了音调,声音中的厌恶十分明显,他意识到这个词恐怕关系重大她口中的创造可能不是“创世神”的创造。

    他低低的重复了一声:“创造”

    情绪激动的阿岚短促地笑了一声:“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断谕转头看着她,欲言又止。

    “我们不是魔法师,我们连人都算不上——人是不会好好活在那个鬼地方的。”阿岚眼里尽是嘲讽:“我有个只比我大几岁的哥哥,他会接任族长守着源泉,如果家族安安稳稳的活着,我可以一辈子都在魔法世界不用回去——我很高兴能这样,我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什么。”

    林维拧眉看着有些癫狂的她,只见她忽然伸出手来,白皙细长的手指忽然变成了半透明的青色:“如果我愿意,可以与元素几乎融为一体,元素之谷中的人能在乱流中安然无恙,比其它所有魔法师都厉害,几乎每个人最后都是大魔法师——不是因为我们天赋高,而是因为我们其实跟元素本身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只是一团被捏成了人形的魔法元素——外面的世界有没有创世神我不知道,可我们有创造者。”

    她说完这句在林维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的话,便闭口不言了。

    林维犹疑地看向断谕。

    与他并肩坐着的魔法师对上他的目光,微微垂了眼,像阿岚一样向他伸出右手来。

    那形状优美的手从指尖开始,逐渐化作了点点细碎的金芒。

    他默认了阿岚的话。

    林维低低道:“变回去。”

    魔法师收回了手,没有再看他,只是道:“你害怕了。”

    他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可却多了那么一点儿无奈又灰心的意味。

    “不是,”过了一会,林维忽然反应过来断谕误会了什么:“不是害怕你。”

    他伸过手去把那只手捉了过来,仔仔细细端详着——一只优美的手,找不出任何瑕疵。

    他轻轻道:“我怕你没了。”

    他知道魔法世界面临危机,他也知道五个元素之谷来历神秘,可直到现在,心中才终于后知后觉地生出了一股恐惧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创造,你得告诉我。”林维道。

    他试探地握住了那只手,感受着略嫌冰凉的温度。

    “你应该记得黑暗时代前的记载,魔法昌盛。”魔法师道。

    林维点点头,时光手札上描写了那时的盛况。

    “大陆上有许多人,但有魔法天赋的很少,如果那时候也是这样,魔法不可能昌盛。”

    没错——林维第一次意识到了这件事,魔法世界人数稀少,栖居在浮空之都上,只要不是联合起来攻击城镇,对大陆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魔法一直在衰落,”林维道:“难道不是因为黑暗时代的战争吗?”

    黑暗时代中,诸多咒语、典籍散佚,自魔法起源至黑暗时代,数千年魔法成果荡然无存。曙光之战虽然胜利,魔法传承仍然难以继续。——这是《时光手札》扉页上的记载。

    “有这个原因,”断谕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元素浓度,没有足够的元素浓度,魔法天赋就难以出现,魔法师数量会越来越少。”

    “所以呢?”

    “大约是在黑暗时代里发生了一些事情,魔法元素忽然不能共存了,”阿岚忽然开口开口替他回答:“原本浓郁的各系元素开始互相冲撞,大陆笼罩在元素风暴里,无数人死去,还有精灵、矮人那些种族,他们伤亡惨重,而原本繁衍能力就极弱,逐渐就灭亡了,只有人族支撑了下来。”

    “为了平息元素风暴,只能降低元素浓度——只有它们都稀薄到一定程度才会相安无事,只有偶尔才会掀起小型的风暴,就像季潮。”

    “五个元素之谷就成为了封印元素的地方,哪怕是一个元素之谷里蕴含的元素都比现在整个魔法世界所拥有的要多,而我们这些家族就是工具,那些元素纯净到了恐怖的地步,魔法师的力量根本没法对它们产生任何作用,只有与它一样纯粹,甚至更加纯粹的力量才行,因为再庞大的魔法阵都会有消耗完的那天,再神奇的炼金成品也都有损坏的时候,为了使封印长久有效,既不会损坏,又不会出错——还有什么比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人可靠的呢?”阿岚冷冷道。

    林维的手上传来了微微回握的力道,断谕:“所以我们被创造出来——也许是改造,那时候的许多魔法成果是现在无法想象的。我们与‘源泉’出自同源,能承受乱流,为封印法阵永不停息地输入最纯粹的力量,维持它完全开启,才能压制住元素乱流,使它不向外逸散。”

    林维听完这些,叹了口气:“你们魔法世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我没有别的了。”断谕回答他。

    林维:“”

    这个魔法师变了,他不仅不是人,现在还学会了避重就轻地澄清自己。

    林维坐到了魔法师的对面,重新仔仔细细端详着这人——也想着他的所有性格这家伙是非常冷淡的,假如自己不主动去接近、假如西尔维斯特先生没有那么关心学生,把自己和他按到一间房里,让两人不得不熟悉、习惯起来,可能这辈子他们都不会说上几句话。这人对外人是一种近乎目中无人的漠视,在眼睛恢复后也没有任何改变,原来不是因为自恃实力,也不是不善相处,而是知道自己与其它人都不同,与他们也不会有太大交集——从家族产生的方式到以后会有的命运。

    魔法师们梦想中的四处游历与他无关,即使与同级一起,中途也还会分开,回到“那个鬼地方”。

    “对不起。”倒是断谕先开口了,暗金色的眼睛里映着林维的影子:“之前你问到元素之谷的时候,我隐瞒了这些。”

    “我是宽容的,”林维做出一副勉为其难原谅的表情:“这种程度的隐瞒还可以接受——再多些就不行了。”

    他别扭的表情没有维持多久就绷不住了,凑过去逗断谕:“不告诉我——是害怕我知道以后觉得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正常,害怕我不能接受,不跟你一起了,嗯?”

    ——他这话实在是无理且无耻,充满了自作多情与自行夸大的意味,不善言辞的魔法师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那家伙风格转变非常之快,一双深紫罗兰色的眼在片刻间柔软了下来,指尖轻轻刮着自己的手心:“没有关系不论来历是什么,你既然能像所有人一样出生,当然也应该拥有像所有人一样的东西,假如你实在不能明白外面世界人们之间的感情和关系,我可以慢慢教给你。”

    被完全忽略在一旁的阿岚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

    她也实在不能明白外面世界人们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并且觉得现在眼前正发生的格外使人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