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章 一颗头价值百万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是否加入战团?那还用问吗,当然!

    “去死吧。”伴随着康达的疯狂咆哮,枪口接连喷出三道火舌。

    唐方愣在原地,人的速度明显不能跟子弹比,下一秒应该就能听到他中枪的惨叫,不知不觉间,康达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狞笑。

    而托马斯眼中亦是闪动着仇恨的光芒,这小杂种该死,刚才若不是他反应快,这会儿怕是已经气绝身亡,该死!该死!这家伙就算当场死了,也要上去补上两刀,解解恨。

    锐利的子弹撕裂气流,呼啸而去,很明显,唐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怨毒。

    说到死,活人谁不怕?康达与托马斯脸上的冷笑更盛了。

    可就在二人认定大势已定,唐方命不久矣之时,突然间,一道残影闪过。

    “噗噗噗!”

    一股呛鼻的味道传来,托马斯皱了皱眉,唐方仍旧趴在那儿,没有动也没有惨叫。

    当他视线前移,光线折射到瞳孔上的一幕,令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只足有半人高的异形挡在唐方身前,鸟足般的双腿牢牢抓在地面上,腥气四溢的口器滴下一道道带着恶臭的浑浊液体,还有那六条狰狞可怖,锐如铁凿般的嶙峋钩爪,在灯光照耀下反射着浓浓寒光。

    狰狞邪恶,凶猛嗜血。

    小狗(跳虫);虫族基本地面作战单位,一卵双生,半人高,体长约1.5米,能以强有力得钩爪与下颌撕碎敌人,甚至于洞穿铁甲。

    康达射出的三枚子弹全部打在怪物背脊的鳞片上,也不知那些鳞片有多坚硬,连子弹都无法彻底洞穿,只是开出一个个深深的凹陷,墨绿色的体液沿着弹壳边沿缓缓溢出。

    “这是什么怪物!”托马斯怕了,入伍六年,足迹踏遍数十个星系,原生物种见过不少,可他却从没见过像眼前这种处处透着暴戾与嗜血的异形。

    “啊。”

    康达大骇,手中扳机连续扣动,火舌闪烁间,一颗颗子弹呼啸射出。

    “噗噗噗噗……”

    “嘶。”

    小狗的悲鸣传来,疼痛激起了它的凶性,粗壮的下肢蓄力一点,一丈距离倏忽而过。

    康达想逃,但两条腿根本就不听使唤,额头上的冷汗如同潮.吹一般,右手食指牢牢扣在扳机上。

    “哒哒哒哒。”

    点射变成了连射,一道道火舌喷出,连续不断的闪光照亮了整个坑洞。

    可这一切都挽救不了他的生命,“嗞”随着小狗暴虐的嘶鸣,一只利爪直接刺透作战服,贯穿了他的胸膛,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在枪口灯光的照耀下爆发,雨点般落在小狗无比狞恶的脸上,墨绿色体液与殷红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显得格外恐怖。

    “噗”

    又是一只利爪刺入,康达苍白的脸上五官扭曲成团,嘴角抽搐几下,“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头一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自动步枪从他手中滑落,“啪嗒”掉在地上。晃动的灯光下,小狗刺穿康达身体的钩爪一划,血芒闪处,完整的一具尸体断成两截。

    “嘭”

    上半身跌在岩石上,康达怒睁双目,涂满鲜血的头颅出现在枪口照明灯正前方。

    托马斯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抓向背后的自动步枪,不想耳畔一阵虫嘶传来,机械的侧了侧脸,又一只异形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哪怕他是一个老兵,经历过无数次战役,碰到眼前情形,也照样是手足冰冷,遍体生寒。

    “跑。”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有多远跑多远。

    一念生,他撑起身体,撒腿就跑。临别时还不忘恶狠狠瞪了眼隐于暗处,行动不便的唐方,伸手从扣带掰下一枚破片手雷,按住引爆键往身后一丢:“唐岩,跟这些怪物一起下地狱吧。”

    唐方现在满口苦涩,原本打算用来和康达、托马斯同归于尽的破片手雷居然反过头砸在他脑袋上,刚刚因为小狗大展凶威而有些沾沾自喜的心情眨眼全消。

    时间并没有因为他的窘困而停顿,“嘭”破片手雷爆炸了,无数细碎的破片飞溅而出。

    黑影掠过,原本追击托马斯的小狗突然调转方向,一下将他压在身下。

    “噗,噗,噗……”

    “嗞……”

    小狗的惨叫声渐渐低了下去,一股腥臭弥漫开来,唐方使劲推开压在身上的虫尸,长出一口气,幸亏这些虫子受他操控,否则,这一次他死定了。

    小狗的鳞片连子弹都射不穿,破片手雷却能将它炸死,可想而知,威力有多恐怖。

    “啊……不!不!”于此同时,远处传来两声惨叫。

    脑海中闪过一幕黑白场景,托马斯被杀掉康达的那只小狗扑倒在地,身上鲜血横流,沾满康达鲜血的利爪洞穿了他的双肩。

    唐方挣扎着站起身,随手抓过一只虫尸残肢,一路磕磕绊绊向着托马斯走去。

    “说,是谁想要我的命,你们口中的‘卫头儿’,是不是卫海涛?”

    “是又如何?唐岩,你逃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托马斯色厉内荏的冷笑着,脸色苍白的全不见一丝血色。

    唐方的神色阴沉下来,卫海涛是这次任务的副指挥官,如果真是他指使托马斯、康达二人干的,那自己的处境还真是不妙。

    “说,他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的脑袋很值钱。”托马斯吐出一口血痰,冷冷说道。

    “我的脑袋很值钱?值多少钱?”唐方一怔,翻遍唐岩所有的记忆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脑袋怎么会跟帝国币画上等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个服役六年的平凡老兵,出身平平,也没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要说生命里做过的最有魄力的一件事,那就是偷了一罐浓缩铀卖到黑市,用赚来的钱寄给远在雷克托星的弟弟与妹妹糊口。

    这种事就算被上面查到,无非就是罚他加服兵役一年,根本就不可能要他的脑袋,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上面要杀鸡儆猴,那也犯不着用这种手段处理他,军方要想杀他,那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100万!”

    100万?那些成名多年的星际海盗恐怕也就值这个数,自己什么时候和那种狠人平起平坐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唐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脑袋为什么在黑市上这么值钱。

    “哈哈哈,我说过,你躲得了一世,躲不过一世,就算你今天能活下来,那明天呢?后天呢?你凭什么跟卫海涛斗?”

    托马斯有些歇斯底里的狂笑把他思绪拉回现实,正要再问几句有用的信息时,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人语:“快点,爆炸声是从那边传来的,可能有人遭遇虫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