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章 与狼共舞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三天前,跟着马洛维奇的小队回到基地,向连队指挥官汇报完事情经过以后,唐方被带到医务室治疗腿伤。

    要说这卫海涛,那就是个头顶长疮,jj流脓的无耻恶棍,结合托马斯影像记录仪里拍摄的相片,马洛维奇的汇报材料,以及后续派去坑洞处理虫尸的特种作业人员的勘察结果,居然找出唐方报告里的漏洞。

    托马斯影像记录仪里的照片可以证明他们是在发现唐方后遭遇异形袭击的,从特种作业人员的报告中不难看出,被破片手雷炸死的异形与杀掉康达的异形并非同一只。

    再对比影像记录仪中唐方“昏迷”时的照片,沙罗夫口述中发现他的地点,以及现场琐碎的战斗痕迹,能够确定他那时已经苏醒。

    托马斯与康达都死了,他却躲在一块岩石后面逃过一劫,做为小队成员,他这样做不是见死不救,抛弃队友是什么?

    当那份写满质疑的报告出现在指挥官办公桌上以后,唐方旧室换新居,被关进了牢房。

    今天,他又收到上级的裁定结果,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屠夫行动?我去年买了个表,说白了就是送菜行动。

    那不知名异形的尸体被特种作业小组带回基地,经过生物专家细致而缜密的检查,综合各项数据分析,得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结论;如果是在阴暗的地穴中遭遇,一只异形的战斗力抵得上一个五人战斗小队,就算是在空旷的荒野,一对二,胜负也是五五之数。

    整个连队总计240人,除去做饭、检修、医护、科研林林总总附属人员,全部战斗单位加起来不过120人。不消多,两打异形就能把这些人啃成一堆儿排骨。

    5号行星这么大,天知道地底下藏着多少异形,须得派人下去侦查一番,带回详细情报。前期从科研船收集的数据来看,这只不过是一颗七级资源星,倘或地穴内的原生物种数量多,且个体战斗力强大,实在没必要跟这儿继续耗下去,宇宙很广大,资源星更是恒河沙数。

    让谁去侦查?艹天的老爷们再牛逼,那也是爹生娘养的,谁愿意成为虫群餐桌上的孜然里脊肉?人杂下水汤?

    皮球踢来踢去,卫海涛把主意打到了附近兰顿恒星系统归墟一号空间站典狱长的头上,于是乎,屠夫出笼了。当然,“屠夫”这个称呼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至于三天后进入5号行星地底,邂逅那些恐怖的异形之后,谁是拎刀屠夫,谁是待宰牛羊,还是一个未知数。

    ………………

    三天后,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缓缓升空,机身的震动由座椅传递到身上,好像尿泡后的哆嗦。

    唐方一言不发,冷冷的望着对面坐着的一排人,黑的白的,壮的瘦的,有疤的没疤的,一水的二百瓦大灯泡,虱子拄拐都得跌个儿的光头佬。

    想不到他唐方也有跟杀人犯为伍的一天,还他娘一次性这么多。让他做指挥官,领导这次任务?卫海涛显然没安什么好心,这些刀口舔过血,虎口拔过牙的家伙们会听自己的指挥?笑话,只怕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一落地,这些人就会把他撕成两半。

    “哼哼。”

    正对面额头刻着十字疤痕的男子狰狞一笑,露出一口玉米粒般的参差黄牙。

    唐方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他,把注意力转移到脑海的画面中,被关押的这段时间,他梳理了一下这几天的遭遇,算是大体弄清了星际2系统的功能。

    凡是生命体在眼前死亡,他就能收集到生命能量,然后转化成游戏里面的水晶,进而生产战斗单位,并通过召唤参战按键使之具象化。

    至于更高级的科技建筑,却并非像游戏中那样随着基础建筑的成型而自动解锁。比如虫族基地,分裂池已经建造完成,可感染虫巢、蟑螂温室,乃至进化室,依旧是灰色不可控状态,看来要升级科技,远非像游戏中那样只需攒够水晶、瓦斯便可。

    还有更加操.蛋的,分裂池里面的确可以升级小狗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但那花费,直接让唐方有种砸键盘的冲动,原本只需100水晶100瓦斯的代谢加速,在这里居然需要1000水晶1000瓦斯,至于肾上腺体,那就更离谱了,竟然需要2000水晶2000瓦斯。就拿人类来说,死一个人可以吸收5点生命能量,要攒够1000,足足要200人才行,若换成岩虫,那就更恐怖了,需要500只。更别说升级科技除去水晶,还要有瓦斯,玛丽苏在上,他连瓦斯从哪儿来都不知道。

    思绪飘回眼前,袖口上代表帝国的圣剑纹章就像一把倒悬在头顶的利刃,时刻准备要他的命,唐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可以说非常排斥、厌恶。

    这些年来,帝国穷兵黩武,大肆扩张,高层在对待军队问题上,既严苛铁血、又残暴不仁,只要是年满18岁的成年男子,必须要服满8年的义务兵役,每年死在战场上的年轻士兵人数超过百万,像唐方这种基层士兵,根本就无力反抗,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当成炮灰舍弃,就好像三天前的审判,压根儿就不给他辩解的机会。

    想当初唐岩还活着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想要逃离这个国家,只是碍于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他一走,等待他们的可能就是终生奴役,甚至当众处死。

    其实唐岩心底还有一个非常非常疯狂的愿望,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推翻这个独裁国家,将那个漠视生命的老东西从皇帝宝座上扯下来,用厚底军靴,狠狠踩在那张无数营养液精心呵护过的老脸上,让老东西接接地气,听一听人民的呼声,百姓的呐喊,还有地狱中无穷年轻士兵冤魂的控诉与诅咒。

    唐方继承了唐岩的一切,自然也继承了他对这个国度的怨恨。若是以前,这个心愿不啻于白日梦,可今时今日不同,他有星际系统这个依仗,等到发展壮大,攒足实力的那一天,他不介意让王座上那个老男人尝尝战栗的滋味,让所有的帝国贵族试试惶恐的生活。

    终有一天,虫群会淹没他的城堡,母舰会摧毁他的行宫,自由的旗帜会在风中猎猎作响。

    ……

    “呲。”气流喷射声中,沙蝎武装运输直升机降落在地面上,后舱门缓缓开启,一缕昏黄的光线照在唐方略显苍白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