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十四章 卫海涛(求收藏,推荐)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今天两章7000+,早起求票~)

    “轰,轰。”

    火势蔓延至西区东南,滚滚浓烟在空中集聚成云,隐隐约约的虫嘶与伤员的哀嚎传来,整个基地恍如人间炼狱。

    卫海涛带着四名心腹穿过一条条走廊,快速朝着北区挺近。

    安全闸只能阻住异形一时,阻不住一世,南区总有失守的时候,更何况如今是夜晚,空中刺穿云层的闪电似乱舞的群魔。

    坚守,势必死在异形的爪牙下,撤退,往哪儿撤?这种鬼天气下,一道高压闪电劈落,人都能烧成灰。

    以眼下的情势分析,若想活下去只有一条路能走,去北区的发射井,搭乘穿梭机离开。

    克拉彭不愿意放弃基地,那就让他去死吧,他卫海涛可是个惜命之人。

    走出安全通道,卫海涛远远望着北方一栋圆顶建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克拉克,康纳,你们去轨道控制中心,奥古斯丁,三条野,你们负责警戒。”

    四人领命去了,卫海涛慢步走到发射井门前,随手输入安全码,“隆隆”震响中,近半米厚防核爆大门缓缓开启,露出里面隐藏的发射架。

    此时克拉克与康纳二人已经开始了发射前的准备工作,半圆形穹顶慢慢打开,露出一圈深灰色天幕。

    发射井分地上,地下两部分,地上部分高三十米,井口左右立有两根特殊材料制成的轨道炮,是用来发射电子集束,驱散发射井上空雷云的。

    迈步走进发射大厅,卫海涛转身朝着角落里的电梯走去,不想他刚刚走到一半的时候,猛听身后脚步声响,回头一瞧,只见门外的阴影中慢步走出一人。

    “是你!”

    打量到来人的容貌,卫海涛脸色一变:“唐岩。”

    “no,no,叫我唐方。”唐方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了两步,他身后跟着两只异形,亦步亦趋,乖巧的如同两条哈巴狗。

    “你居然没死,还有它们……”卫海涛脸色阴沉的犹如天上云层。

    他被耍了,居然被这小子给耍了!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可眼前的事实告诉他,异形跟这小子是一伙的。“从康达、托马斯二人身亡,到科瓦斯一去不返,最后再到基地的动乱,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借刀杀人,激将法,栽赃陷害。枉他还算计过来,算计过去,全没想到所有的手段都是在唱独角戏,而这小子比他更狠,居然扮猪吃老虎,图谋整个基地。

    “卫连长,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咱们俩可以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铁了心要我的命?”

    “哼。”卫海涛一步一步往后退:“这个,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唐方目光转冷,身后两条小狗肉翼一振,直接从后面扑了出去。

    卫海涛神色大变,拔腿就跑。

    这些异形的战斗力有多恐怖,他早就在指挥室监视器上见识过了,就算有十个他,也绝不是对手。

    “快啊,快啊。”脖子后面刮来阵阵恶风,卫海涛不敢回头,使劲的拍着电梯的开关。

    异形强有力的后肢踏在地面,发出阵阵闷响。就在唐方眼睛微眯,打算控制小狗手下留情,留他一口气时,突然,门外青影一闪,“呜”的一声,冲进一辆小型履带车来。

    “突突突。”一阵迅疾而低沉的射击声响起。

    履带车前端的20mm口径速射火神炮喷出一道道火光,密集的子弹流撕开空气,暴雨一般倾泻在最外面一条小狗的身体上。

    黄绿色的体液四下飞溅,无数碎肉打着转飞上半空。

    大口径穿甲弹直接在小狗身上开出一个个大洞,强劲的冲力带动破败不堪的狗尸抛飞数米,“嘭”的一声撞上墙壁,跌落尘寰。

    卫海涛回头一瞧,顿时喜上眉梢:“奥古斯丁,拦住它们。”

    远处履带车驾驶舱里的疤面汉子没有说话,右手在操纵盘上连点数下,火神炮冒着袅袅硝烟的枪膛一转,又朝着第二条小狗喷出无数火舌。

    刚才是因为事发突然,唐方没有准备,方才损失掉一条小狗,而这回,他直接给了小狗躲避的指令。

    小狗腹下骨刺间的肉翼急速震动,发出阵阵尖锐的嗡鸣,粗壮有力的后肢在地面一蹬,借力转身,疏忽间一个滑翔,轻松的闪过激射而至的一圈子弹,而后尾翼一摆,几个起落便躲入发射架的阴影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叮”,电梯的门开了。

    卫海涛回头望了唐方一眼,嘴角弯起一丝冷笑,丢下一句:“杀了他。”然后不紧不慢的走进电梯间,按动关门键,朝发射井深处降下。

    奥古斯丁调转炮口,透过驾驶舱前方的透明玻璃,冲唐方露出一丝冷笑:“下地狱去吧!”

    火光照亮了整个发射井,激射的子弹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青白色的烟轨。这种口径的子弹,小狗坚硬似铁的鳞甲都能轰出一个个大洞,如果目标换做是人,可想而知,会是一个什么景象。

    奥古斯丁已经做好了看唐方血肉横飞、肠穿肚烂的局面,不过很可惜,事情并没如他意料那般发展。

    再闪亮的火光也掩饰不住他眼中的惊讶,一个小山包般的物体凭空出现在眼前,火神炮的子弹打在上面传出“噗噗”闷响,虽说同样是体液四溅,肉沫横飞,但是以它那恐怖体型,这点伤势,简直就好比蚊虫叮咬。

    接下来的一幕,奥古斯丁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道水桶粗细的锚状“长索”飞射而至,尖锐的钩刺“嘭”的一声,直接在履带车的复合钢甲上开出一个大洞。

    然后,他只觉车身一震,一股力道由下而上传来,四米见方的履带车竟然被那鬼东西挑至半空。

    奥古斯丁使劲抓住安全带,头下脚上的晕眩感一波一波冲击着他的神经,眼前景物越晃越急,耳畔风声也越来越紧,最后,当他有些忍受不住胸中呕意的时候,陡觉身体一轻。他,连同履带车,一同飞了天。

    “嘭。”履带车贴面饼一样拍在墙壁上,强猛地冲击力压垮了车体钢结构,也挤碎了他全身的骨头。

    “发射井准备完毕,集束电子流发生器预热开始,发射倒计时开始。”

    “十,九,八,七……”

    系统指令声响起,发射架上的指示灯闪烁不定,发射井底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震动,穿梭机已然滑行至发射轨道上,随着推进器的缓缓点火,慢慢脱离井口,爬升至上层空间。

    这种大气穿梭机长八米,宽三米,两片尾翼交叉成x型,前面是鱼雷般狭长的机身。

    卫海涛坐在驾驶室里,阴冷的目光透过舷窗落在唐方身上:“唐岩,我卫海涛向天发誓,一定会让你后悔。”

    “我会让你的弟弟死无葬身之地,会让你十五岁的妹妹尝尝什么是男人的滋味,然后扔去欧米伽最肮脏最下贱的窑子,让她服侍那些浑身带着恶臭,年纪大到足以做她爷爷的老东西,最后,我会让她生下‘莫里斯奴’的种,一辈子活在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贫民窟里。”

    唐方一脸铁青的望着驾驶室歇斯底里咆哮的卫海涛,眼神冰冷的可怕。

    穿梭机的尾焰在空中留下一道幽蓝,开始了弹射前的加速。

    “再见。”卫海涛朝他挥挥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他忽然想到调查唐岩背景资料时,偶然看到的唐芸照片,那个留着齐耳短发,有着阳春白雪般璀璨笑容的花季少女。

    两道幽蓝自发射架两翼的轨道炮口激射而上,疾光电影一般冲上九霄,没入急速翻涌的云层之中。

    高浓度的电子集束犹如引燃火药的引信,低沉的云层中央闪过一道刺眼白光,照的整个夜空恍如白昼。

    正对发射井的半空中,雷云泯然,形成一个风眼般的真空地带。

    穿梭机腾空而去,夜空中留下一道闪华。

    卫海涛设定好飞行路线,回头望着下方变成一个小黑点的唐方,笑得格外得意。

    “唐岩,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可爱的妹妹记住我身上的味道。”

    “哈哈哈哈……”笑声戛然而止。

    一大滩血珠飞起,尽数打在飞行控制台青光闪烁的系统读数显像屏上,夹杂着碎肉的粘稠血浆在略微凸起的屏幕表面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卫海涛的脸上还残留着一抹冷笑,他脸皮抽动着,机械地回过头。

    座椅后面是小狗狰狞的脸,它靠近下颚的一只利爪洞穿了椅背,直接截断了他的脊椎,刺破胸腔,从两肋中间的胸骨处穿出。

    “咳。”卫海涛咳出好大一口血,眼中的光芒渐渐淡去。

    它是怎么进来的!怎么进来的!

    没有回答,只有倒映在前窗上残暴嗜血的一张侧脸。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我是卫……卫家……”

    在卫海涛不甘的哀嚎声中,穿梭机尾焰一盛,第二次提速,化为一个小黑点穿过云层的真空地带,越飞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