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十九章 破釜沉舟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呼唤收藏,推荐~,嗯,还有梦想杯的票~)

    两尊雕像对突然出现的一幕并未做出任何神态上的反应,就好像他们根本就没有思维,只是遵从既定程序行动的傀儡,

    三名劫掠者射出的榴弹在攻击豪森的傀儡身上爆起一团团耀眼火光,机枪兵手中的c-14“穿刺手”高斯步枪以超音速射出的8mm金属钉打得鳞片叮当作响。

    由于处于护罩的遮蔽范围内,周围充斥着可以呼吸的大气,榴弹爆开形成一团团冲击波,略微延缓了雕像的攻势,而豪森也顺势撤到后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的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面皮涨红,如同熟透的西瓜瓤。太强大了,这东西简直比克洛诺斯联邦斥巨资开发的特战机器人还强过百倍,乃至千倍,根本就不是人类科技能够比拟的。

    就在他趁机喘息的当口,那尊雕像动了,身上流光一闪,直接消失无踪。再次出现时,已经瞬移至不间断射击的一名劫掠者跟前,手起刃落,能够抵御20mm机关炮射击的超强动力装甲直接被划开,一条覆着厚甲的手臂飞上了天。

    不过,哪怕肩头喷涌出的鲜血如洪似瀑,也丝毫阻挡不了这些经过神经调制,没有感情,不知疼痛的人族士兵,就算只剩一条独臂,榴弹仍是有条不紊的在雕像体表爆开。

    光刃再次凌空斩下,三条小狗腹下的肉翼齐动,蜂拥而上,直接扑在雕像肘部,打断光刃攻势的同时,锐利的尖爪使劲穿凿着那些不知由何种材料构成的鳞片。

    另一侧,五条小狗纠缠住雕像的另一条手臂,而它们背后的虫后全力喷射着一根又一根骨刺。

    “叮叮当当。”无数骨刺被鳞片崩飞,散落在地,同c-14“穿刺手”高斯步枪射出的8mm金属钉的效果一样,同样无法破开雕像体表的鳞片。

    豪森一脸颓然,内心的茫然让他忽视了一个细节,榴弹的爆炸,金属钉的刺击,狗群的撕咬,这些攻击尽管没能破开雕像的鳞甲,但是却削弱了它整体防护力,虫后的骨刺的确是被弹飞不假,不过,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够发现骨刺的每一次撞击,均在那些巴掌大小的鳞片上留下一道裂纹。

    当这些裂纹由小变大,慢慢交织成蜘蛛网一般的纹理时,唐方注意到了。倒不是他的眼力好过阿罗斯与豪森,而是他身后的脊针爬虫一击打在攻击阿罗斯的雕像身上,将一块鳞片戳成无数碎片。

    “嗯?”唐方瞳孔一缩,心中涌起一股子希望,这些雕像并非无敌之物,只要攻击力足够强,一样能击碎它们的防御鳞甲。

    “嗡。”

    就在他吩咐作战单位全力猛攻的时候,仿佛被脊针爬虫的破甲一击激怒,雕像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波动,璀璨的蓝光闪过,那些扒住它身躯啃噬撕咬的小狗如遭重创,全部被震飞起来。

    随着一股子令人牙酸的“吱咯”异响,雕像的手肘一转,双手光刃由下而上,直接划过悬于半空无处借力的狗群身上。

    “哗”体液飞溅,足足五条小狗命丧当场,焦糊的气味转眼间弥漫全场。

    “啊……”阿罗斯疯狂的大叫着,扳机快速扣动,所有子弹几乎全部命中一块鳞片的中心点。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鳞片碎做无数。

    唐方却没有为此欣喜,他的神色有些诡异,目光直勾勾盯着雕像左肋下方一尺处的几块鳞片发呆。

    刚刚雕像发动那一招震荡攻击的时候,透过虫后不同于人类的视物能力,他仿佛看到了一团放射着浓浓蓝光的团状物,至于位置,便是他目光汇聚之所。

    “唐方,唐方,你在干什么!”

    阿罗斯的喊声将他惊醒,抬头看时,一名收割者已经被光刃拦腰斩成两截,“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成败在此一举!”下定决心,唐方向着剩余所有战斗单位发出一条指令:“不惜一切代价,攻击雕像肋下一尺部位。”

    收到这条指令以后,所有战斗单位发动了不计伤亡的潮水攻势,体液四溅,残肢横飞,一条又一条小狗沦为地上冒着黑烟,泛着焦糊味的尸块。

    一名机枪兵被光刃刺穿,临死之际,他依旧不忘扣动扳机,让金属钉在雕像肋下一尺位置留下一排密集的针孔。

    一只虫后的附肢齐肩断掉,光刃在它体表甲壳上留下一道触目惊人的划痕。只要再一点点,哪怕刃身再长半寸,它便会同那些小狗一样,沦为一滩冒着黑烟的腐臭肉泥。然而,锥心疼痛与性命之忧并未令它后退半步,就算只剩一条附肢,它依旧不屈不挠的执行着唐方的指令。

    “咔,咔!”

    数根超越音速的骨刺与尖锐附肢几乎同时命中目标,两块鳞片在爆出一声脆响后,化为无数细碎的残片。

    与此同时,在五条小狗不顾性命的疯狂撕咬中,又一枚鳞片被击碎。

    等待这一刻很久的脊针爬虫倏然间射出了粗壮的脊针,准确命中那一块没有鳞片防护的区域。

    “咔,咔,咔……”一阵脆响传来,由不知名材料构筑的表皮开始龟裂,无数裂纹向着四周快速蔓延。

    脊针爬虫的绝地一击换来了雕像的临死反扑,一阵耀眼的蓝光闪过,由于没有菌毯支撑,只能靠着钩足勉强抓住地面维持身体平衡的脊针爬虫,被一层蓝光包裹着,缓缓升向半空。

    脑海中忽然传来脊针爬虫的哀嚎,蔓延在它体表的蓝光开始扭动,先是下面的钩足被折断,然后是主体遭受挤压,严重变形。

    由眼下的情势来看,恐怕只需几个呼吸,它偌大的身躯便会被这股神秘力量挤爆,成为一滩肉泥。

    “阿罗斯!”危急时刻,唐方朝着距离雕像最近的阿罗斯大喊一声。

    这已有些年岁,却仍是威风不减当年的壮汉脸色一寒,身体往前一滚,就着狗尸的掩护一个纵跃,扒住雕像粗壮的下臂,老猿似得凌空一荡,直接窜至雕像左腹,咬牙嗑飞叼在口中的高爆手雷安全盖,往半空一甩,右手顺势接住,按动引爆键往洞口一推,左手一松,整个人掉落在地,紧接着连续几个翻滚,躲到一边。

    这兔起鹘落的一幕看的唐方目瞪口呆,别看这老家伙平日里不声不响,是个一棍子下去崩不出半个屁的主儿,没想到身手好的匪夷所思,这一整套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一般顺畅,他到底跟谁学的?

    “轰!”

    手雷爆炸,刺眼的光芒就像一颗爆裂的小太阳,以雕像左腹的大洞为圆心,向外涌出一团夹杂着蓝火的焰浪。

    原本悬浮半空的脊针爬虫一下掉在地面,在唐方视野中,原本300的血量值如今竟然只剩20,但凡阿罗斯犹豫一秒,它绝对活不下来。

    赶忙指挥那头仅余三分之一血量的虫后往脊针爬虫身上喷出一口哺液,看着新生的筋肉组织修补好伤口,红色血条恢复至橙黄,唐方长长松了一口气,只要虫后和脊针爬虫仍然健在,就还有一战的资本。

    “咚。”

    随着一声闷响,地面传来轻微的震动。

    唐方抬头看去,只见那尊雕像仰面倒在地上,腹下的大洞还在往外泛着袅袅烟气,并伴有一团团类似火花般的蓝色荧光飘出。

    “终于干掉了一尊!”

    他压下心头的激动,扭头往另一边望去,谁知道眼前出现的一幕令他身躯一震,脸色变得一片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