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十章 灾厄(求推荐票,收藏 )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新的一周,求下推荐票,收藏。)

    那是一个圆形生物,身体长度达三百多米,肉瘤般臃肿丑陋的身体上一道猩红独目横贯左右。躯体下方无鼻无口,底盘分布一圈十二个挂着无数粘稠液体,似肛.门,又似吸盘的怪异孔洞。当然,比起它身周那些水母刺丝一般的触须,这些都是次要的。

    唐方早前在上层看到的那些贯入天花板的有机质肠道,居然是从这只独目怪的头顶延伸出去的,还有那围绕整个身体,密密麻麻,儿臂粗细的血红触须,以及触须上嫩芽似得无数大小不一的花萼口器,一眼望去,令人心惊胆寒。

    能量罩越变越淡,最终消失不见,独目怪猩红的眼珠往下一斜,冷冷的扫过控制台前三人。

    “我……我说什么来着……”豪森两条腿直打哆嗦,说话都带着一丝颤音。

    阿罗斯没有说话,只是抬起胳膊,将枪口对准了独目怪肉瘤般的庞大身躯。

    唐方懵了,怎么都没想到能量罩内会是这么个庞然大物:“莫非这就是伊普西龙人的科研成果?一只体型庞大的怪物?不对,不对,看这些设备,分明是用来提纯、激化某种能源,并非培养有机生物的科学实验室。”

    现实并没有给他太多的考虑时间,独目怪已经锁定三人,游弋在身前的数百条触手一瞬间绷的笔直,箭雨一般向着控制中枢飞射而来。

    阿罗斯开枪了,直径达7mm的金属钉带着刺耳的音爆划破长空,悉数打在独目怪身上。

    旁边豪森在恐惧的压迫下同样射出一颗颗榴弹,如同引**幕的烟花,在那活靶子一般的臃肿肉瘤上炸起一道道小型蘑菇云。

    金属钉的穿刺力很强,而超音速的射速更是给它提供了足够强大的动能。肉瘤生物终归是有机生命,金属钉在它体表开出一道道细孔,深深的扎入皮层深处。而审判者榴弹的高爆、高溅射能力,亦是在它身上炸飞无数粘连着血红粘液的碎肉。

    然而,让阿罗斯、豪森难以置信的情况发生了,就在三人忙着躲避那些机动灵活的鞭须的时候,随着独目怪体表血肉一阵蠕动,一枚枚金属钉鱼刺一般,被先后吐了出来。还有那些榴弹爆炸后在它身体上开出的弹坑,不过转眼的功夫,居然被一层全新的**组织覆盖,伤势尽愈,恢复如初。

    “老天爷,这该死的鬼东西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恢复力!”此时豪森已经跳下高台,正躲在一排机械设备后面没命狂奔,藉以躲避那些能屈能伸的鞭须。

    阿罗斯比他的处境好不到哪去,正在用他强大的射击精度,延缓鞭须的攻势,边打边退。

    唐方所面临的压力是三人里面最重的,上百条鞭须几乎有一半以上都将他作为攻击目标,竟似懂得擒贼先擒王,知道他是头领一般。

    面对这些无孔不入的攻击,十四名狂热者已经被他全部释放出来,围绕于身周,全力抵挡着那些硬如精钢的鞭须。

    能量剑斩过,在空中带起一道幽焰状的残影。“哧”一条鞭须毫无意外的应声而断,被斩落的一截掉在地上翻滚往复,颤栗不休。

    独目怪又一次展现了它恐怖的恢复能力,鞭须创口处肉芽涌动片刻,不过一两个呼吸的功夫,便再度恢复了原有的长度,继续发动攻击。

    神族的每一份子都是强横的战将,天生的勇者,十四名狂热者将唐方团团围在中间,以其卓越的战斗技巧,将一条又一条鞭须斩做两截,短短三四分钟,周围便多了一地的残肢。

    浓稠的血水黏成池沼,沿着高台边沿滑落,如同蔓延的死亡阴影,为整个房间凭添了一抹冰冷之意。

    阿罗斯与豪森已经岌岌可危,越来越多的鞭须开始转换目标,展开对二人的疯狂追击。或许,独目怪想通了,无法斩其头颅,那就断其一臂。

    唐方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空中水波连荡,由机枪兵与劫掠者组成的护卫队闪现而出,同时展开了对独目怪的攻击。

    兴奋剂已经打了下去,快速提升的机动性让他们能够更好的躲避独目怪的鞭须,而更高的射击频率,形成一个强大的火力网,有效的缓解了阿罗斯、豪森二人压力的同时,也给独目怪造成了难以忽视的创伤。

    24名机枪兵,24名劫掠者,试想一下,同时朝着一个目标开火,会是一个何等壮观,何等震撼的场面。

    “轰,轰,轰……”

    榴弹的尾焰在空中拖拽出一道长长的曳光,与长及数寸的金属钉割裂空气带起的尖锐噪音,交织成一副血火交映的画面。

    独目怪剧烈抖动着它臃肿不堪的身躯,粘稠的血水从创口流出,沿着体表凹凸不平的沟壑向下蔓延,“啪嗒,啪嗒”在地上绘出一片血红。

    唐方的反扑将它激怒了,足足上千条鞭须舞动起来,那些花萼般的口器慢慢张开,宛如喷枪一般,向外飙射出一股股近乎漆黑的强腐蚀性酸液。

    枪弹拖拽出的弹道闪光,漆黑似墨的酸液,漫天挥舞的赤红鞭须,以及地面上越聚越多,汇集成湖的血液。整个房间好似群魔乱舞的修罗地狱。

    阿罗斯与豪森二人躲在一排电子设备后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唐方的增援缓解了他们的压力,终于能够松口气了。

    “呲……”

    “轰,轰……”

    漫天横飞的酸液如暴雨一般落在一排排机械设备上,腐蚀出大块大块的锈斑。随着时间的推移,攻击的持续,锈斑在频繁的酸液侵蚀下越来越大,最终软化消融,露出里面的线路组织。

    当酸液的侵蚀继续蔓延、发酵,原本可防枪弹的精密仪器爆发出一团团耀眼夺目的闪光,伴着闷雷般的轰响,最终化为一片火海。

    浓烟在半空汇聚,青紫色的电舌上下翻飞,触控板上光斑抖动,警示灯的光芒忽明忽暗……

    爆炸声在耳畔震响,腾飞的烈焰映入眼底,整个房间风雨飘摇,一片末日景象。

    阿罗斯与豪森一脸惨白的望着眼前的混乱景象,仿佛又重新回到了枪炮轰鸣前线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