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十三章 记忆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什么叫差不多?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他这话音刚落,不等唐方回话,旁边阿罗斯猛然一个激灵,指着上方道:“你们看,它在干什么?”

    无数小山包鼓起、缩回,鼓起、缩回,频率越来越急,独目怪的血目开始上翻,肉瘤般的身体亦在抽搐、颤抖。

    “它……它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豪森、唐方、阿罗斯三人对望一眼,脑海中同时掠过一个词:“爆炸!”

    “快,找掩护!”豪森大声吼道。

    不过还是迟了,就在三人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四下乱窜之际,猛听“嘭”的一声震耳欲聋爆响。

    好比一朵盛开的大红牡丹,天际瞬间被一片鲜艳所覆盖,无穷无尽的碎肉混在瓢泼血雨中漫天飞溅,好似天魔的“馈礼”,为整个房间涂刷上一层触目惊心的红。

    “哗……”血雨迎头浇下,粘稠的血水打湿了头发,顺着三人脸颊滑下,然后沿着动力装甲冰冷的外壳,“滴滴答答”,淌落地面。

    三人好像被淋懵了,一个个怔立原地,目光呆滞而茫然。

    如果走近细观,便会发现三人并非单纯的怔住了,他们的瞳孔中波光流转,如同影院放映机一般,闪过一幕幕诡异场景。

    那是一颗灰褐色的陆地行星,没有大气,没有卫星,恒星的光芒传播到这里已经黯淡昏惑。

    凹凸不平的地表上耸立着一棵棵参天巨木。这些巨木没有枝杈纵横,也没有绿叶掩映,只有一截主茎,以及中央烟蒸雾绕如同火山口一般的黝黑树洞。

    不知过了多久,笼罩在主茎外围的烟气越来越多,渐渐集聚成云,随着行星地底传来一阵阵摇晃,地壳开始剧烈抖动,大地龟裂,岩浆四溢,一颗又一颗巨木倾倒,有的落入裂隙深渊,有的随岩浆奔流。

    时光流淌,崩塌继续,星球表面70%都被岩浆覆盖,一道道山脉从中崩裂,大块大块的陆地成为岩浆中漂流的孤岛。

    天崩地裂,末日到来。

    终于,这颗在远方看去泛着烙铁一般火红色泽的星球在发出最后一声“叹息”后,银光一闪,整个爆炸开来。

    岩浆犹如排空的浊浪,翻卷扭曲着漫向周边无尽虚空,地核爆炸的冲击**动密密麻麻无数大小不一的岩石,不停碰撞、翻滚,化为一道道裹着火焰的陨星,向着幽深、广袤的宇宙空间迸发。

    这时,视角一变,转移到一块直径大约500米的岩石上。

    飞行途中,周遭一块又一块岩石被各式各样的行星重力场俘获,或成为环状小行星带的一员,或直接撞在星球表面砸出一个个硕大的陨石坑……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伴”越来越少,最终,这块岩石也结束了他的太空之旅,坠落在一颗贫瘠的红褐色行星上。

    由于撞击的缘故,直径500米的岩石碎成数段,一截类似巨木茎干的东西显露出来。

    晨曦的光芒划过陨石坑,照在棕灰色的巨木茎干上洒下无数金黄。不远处地平线上涌现一层微光,如同舒缓的海潮,轻轻漫过一栋菱形建筑。

    画面就此定格,一道悠远苍凉的叹息传来:“圣光……”

    ……

    唐方喃喃念叨一句“圣光”,慢慢的眨了下眼。

    画面消失,瞳光敛去,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扭头朝身边二人望去。

    此时豪森与阿罗斯也回过神来,面面相觑片刻,异口同声问道:“你们也看见了?”

    三人相顾失神,半晌,豪森吞了口唾沫:“那段影像从哪儿来的?没头没尾,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方沉默一阵,沉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我们所看到的一幕,应当是独目怪的记忆!”

    “什么?独目怪的记忆?”豪森脸色一变:“我们怎么会看到那鬼东西的记忆?它是不是临死用了什么恶毒的攻击,侵害了我们的脑神经?”

    “啊……怎么办?怎么办!”

    “或许……是这些血的缘故吧。”唐方伸手擦拭掉脸颊血迹,放到眼前一瞧,居然已经干了。

    “嗯?怎么会这样?”

    他这正犹豫不解,旁边阿罗斯突然招呼二人一声,斜指上方道:“你们瞧,那是什么?”

    二人顺势向上望去,只见晶体管道中泻出的金色焰浪在半空团聚成一颗直径达200米的旋转能量球。“二极管”末端是一个爪型尖锥器械,每隔几秒,便会有一道紫色电光迸射而出,在能量球上穿刺出一道道漩涡。

    能量球,紫色闪电,不论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比一头蛰伏的嗜人巨兽,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刻发动攻击。

    打从看到能量球的第一眼起,阿罗斯就从未怀疑过它所具备的强大威力。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正确的,即便以“马润甲”先进的能量波检测设备,都无法给出明确的度数。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唐方丢下一句:“阿罗斯,算算日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上高台,轻车熟路的将双手伸向灵能火焰。

    “算算日子?什么意思?”阿罗斯微微一愣,闭合头盖,视线转移至显像屏右下角的日期读数时,不觉脸色一变:“三天?三天!”

    打开头盖,望向豪森,只见他同样一脸茫然,一面使劲拍着“劫掠者”装甲的头盖,一面神神叨叨嘀咕着:“喂,喂,老兄,你别玩儿我,看了场电影就过去三天时间?开什么宇宙玩笑。”

    联想到唐方刚才的问话,以及豪森的自言自语,阿罗斯使劲咽了口唾沫,苦笑道:“三天,真的是三天!”

    此时的唐方可没时间给予回应,他已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对灵能火焰的操控上。

    随着灵能火焰四周符文环的流转,“二极管”内奔腾不休的紫色电芒逐渐被驯服,慢慢归于平静,继而消失不见。此时房间上层的几排机械设备也跟着停止运转,进入休眠期。

    半个小时以后,随着一些处于损坏、半损坏状态的设施相继被关停,半空那颗金黄色能量球的转速放缓,波动频率慢慢回落,最终趋于稳定。

    “呼……”唐方长出一口气,慢慢抽回双手,然后擦掉额头混合着血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幸亏发现的早,倘或再迟上片刻,‘嘭’……”

    二人闻说,齐松一口气,阿罗斯抬头望了他一眼,面带苦涩的说道:“三天,已经过去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