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一章 谁是债主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就在8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时候,谷底平缓地带传来一阵轻微的引擎声,一辆剑齿虎a2型侦查车缓速开了过来,它后面还跟着四五辆越野型的反步兵轻型装甲车。

    这片丘陵的地势、路况如何,3789师早就做过详细的考察,自然知道哪里可以通行车辆,哪里可以设伏突袭。既然以一块前沿阵地为代价,换取到一次抄敌后路,爆妞菊花的机会,师部又怎么会不慎重一点。

    如果只是轻装步兵,没有运输载具,面对敌方机械化步兵,乃至机动性能十分优越的“银翼”特战营,这些好不容易迂回到敌后的突袭部队就是去送菜,给敌人开荤的。除了被分割,包围,吃掉,再不会有别的结果。

    师部想的是利用这几股奇兵,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打破苏鲁帝国的包围圈,里应外合,吃掉这些后备连队,扫清西、南两线的敌军,然后合兵一处,同固守北方阵地的己方部队一道夹击剩余的敌军,破掉怀尔德·莱斯特的“围城”行动。

    退一步来讲,即便无法击溃来犯之敌,也一定要拖住敌人,紧紧咬住他们的屁股,减轻后勤基地所面临的防守压力,为破译工作赢得时间。

    所以,哪怕此次行动要行经丘陵山谷,地理环境对机动载具非常不利,他们也不得不做这样的选择。

    就像眼下的侦察连,出基地的时候人员126,载具8辆,在丘陵地带稍微转了个圈,已经有2辆抛锚。若不是对这片丘陵做过先期调查,恐怕损失会更大。

    “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通讯器内传来帝国士兵的呼喝。

    唐方瞅瞅身侧越聚越多的帝国士兵,又瞅瞅正面装甲车顶锁定三人的大口径机炮,淡淡回了一句:“自己人。”

    “自己人?”对方不为所动:“番号?姓名?”

    “不用问了,我认识他。”通讯器里忽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前方剑齿虎a2型侦察车的车门开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军官,动力装甲标号为3789-1-0-ij的家伙慢悠悠跳下,同样不紧不慢的走到唐方面前20米处站定。

    “连长,您认识他?”

    “唔。”军官挥挥手,示意众人收声,扭头打量唐方一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因为头盔的遮挡,看不出他的面部表情,唐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猜不到他究竟是谁。

    连长?还认识自己!3789师认识自己的连长只有鲍威尔一个,但听声音不像啊……那会是谁,克拉彭吗?这更加不可能。

    就在他皱眉思考的时候,通讯器的交互界面发来连线请求,仔细一瞧,是私人频段,至于请求人,正是面前站着的那名连长。

    想要单独谈话?他什么意思?唐方心念一转,接受了连线请求。

    “唐岩,你还记得我么?”通讯器里传来一个带着三分唏嘘,七分戏谑的声音。

    果然,他真的认识自己。唐方心中一动,仔细回想自己来到娜美星的经历,下运输机就进了第一装甲旅所辖侦察连,然后同所属士兵发生冲突,被关禁闭,接下来就是前往南半球执行“自杀”任务……

    “没想到你还活着,呵呵,唐岩,你的命可真硬啊!”

    对方话音一落,唐方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记起一个人来:“你……是你,你怎么可能当了连长?”

    “我怎么可能当了连长?我为什么不能当连长!”对方声音里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鲍威尔死了,一排长钟卢云被炸断一条腿,三排长安东尼现在躺在基地病房,能不能熬过今晚都是一个未知数,现在整个侦察连就剩我最大,我为什么不能当连长!”

    不错,这人正是与他有些过节的侦察连二排排长金永浩。

    鲍威尔死了,堂堂一个连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

    这就是战争,残酷而现实,可能前一天还在同你称兄道弟,亦或斗嘴死磕,后一天就成了战场上一具冰冷僵直的尸体,当然,也有可能尸骨无存,或者仅剩几块碎肉。

    再看看眼前有些歇斯底里的金永浩,唐方脑子里忽然想到一句形容人倒霉的话,他乡遇故知------债主。当然,他们俩谁是债主?谁又是债户呢?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对不起,你是怎么当上连长的,我没兴趣知道。”唐方淡淡的说道。为死者唏嘘这种事,他已经做了整整六年,同伴死亡这类事,早已司空见惯。更遑论鲍威尔跟他没有半点交情,相反,两个人还有仇,就算不死在敌人手上,早晚也会死在他手上。

    “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谁是幕后指使,你?鲍威尔?还是其他什么人?”

    “哈哈哈哈。”金永浩仿佛在听一个笑话:“你知道又能怎样?唐岩,你觉得这一次我会放过你吗?真是太天真了,这里一人一口唾沫,都足以淹死你们。”

    唐方无视他的讥笑,语音平淡的又问了一句:“说吧,到底是谁的主意?”

    “我很欣赏你的执着。”金永浩语调一转:“不过,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蝼蚁是永远不可能掀翻大象的,命运女神只会为强者献上自己白花花的大屁.股。”

    “策划这件事的人,你要去问旅长,当然,弗朗西斯上校可能会更清楚。”说完,金永浩忽然抬起右手:“不过,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

    “我从不乞求别人给我机会。”唐方的语调波澜不惊,目光透过金永浩,落在他身后那几辆已经展开攻击阵型的装甲车上:“就像我从不对命运低头,她被人艹烂的屁.股,只有你们才会喜欢。”

    “哦?唐岩,我是应该嘲笑你的无知呢,还是佩服你的无畏呢?”金永浩的手在缓缓下落,而他身旁士兵手中的枪则在缓缓举高:“英雄,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嗯,弗朗西斯,我记下他了。”唐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渐渐收缩的瞳孔中爆起一道道寒光:“还有,多谢你的忠告,我唐方,从来都不是什么仁义英雄,仅仅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市井凡夫!”

    “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的家伙,下地狱去吧!”伴着金永浩状若癫狂的大声咆哮,右手猛然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