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二章 收割开始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20mm机炮喷吐出一道道火光,枪身的后座力带动车体上下起伏。金永浩周围的侦察连士兵也一同扣动扳机,密集的子弹如同瓢泼大雨一般泄向那块不足5米的区域。

    那三个人的命运已定,死,会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在这三天的激战中,侦察连原班人马包括死亡、负伤、失踪种种原因,全员已然十不存三,二排更是没剩几个人,大多数人并不认识唐方,可谓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

    然而,军队就要有军队的样子,唐方三人,在他们看来就像路边的砂石,是谁?叫什么?有没有家人?这些都不重要!血火交融的战场上,谁会去在意一具无名死尸。入土为安更是笑话,等待他的唯有暴尸宇宙,然后被高速移动的陨石撞成一堆骨肉残渣。

    乱世之下,普通人是没有尊严的!

    金永浩在大笑,狂笑。虐杀仇敌,毫无疑问是一件有助于平复内心躁动,宣泄战争压力的事。

    “死吧,去地狱里后悔吧。”他恍惚看到了无数子弹将眼前那可恶家伙的铁皮外壳扯碎,戳成漏水筛子的一幕。

    他的笑很灿烂,就像一朵舒展开曼妙躯体的木槿花。然而,就像大多数莫里斯奴女性们一样,花期来的很快,枯萎的速度同样不慢。

    金永浩的笑容定格在脸上,慢慢变成了抽搐。

    前方不远处,子弹打在动力装甲的外皮上爆发出一道道缤纷绚烂的火花,但是,这些跳动不休的红色小精灵并未给侦察连士兵带来赏心悦目的感觉,相反,他们觉得头皮发麻,一股子寒气不由自主的顺着脚底涌泉一路向上,将包括前列腺、输精管、睾.丸在内的大半个身子都冻成了肉焖子。

    对面三人身前突然多出十数个人来,无声无息,如幽灵一般。更恐怖的是,突击步枪的子弹打在他们身上,只换来一道道擦痕。

    至于速射机炮的子弹,则都被那些体型臃肿、笨拙的家伙挡下来。可以肢解人体的大口径子弹仅仅将三两个站姿不稳的家伙掀飞,然后他们打个滚,再度翻身爬起来,就好像自己一方的攻击让他们免费玩了一次蹦蹦床,非但不痛不痒,反而乐在其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股突然出现的十二人小分队是哪里来的?他们穿的又是什么东西,该死的,居然这么硬!

    回答他们的只有c-14“穿刺手”箭雨一般的金属钉,以及劫掠者射.精似得往外飙射的银白色震荡弹。

    爆炸四起,惨叫连连,一名又一名侦察连士兵被震荡弹击中,炸成一堆混合着装甲残片、血、肉、骨骼的有机残渣。

    还有那些金属钉,速度快的连动力装甲配备的高速摄像镜头都捕捉不到。通讯器里传来一道又一道凄厉的惨叫,那些被金属钉射中的士兵瞬间变成人血花洒。

    转眼工夫,围绕在身边的一十三名士兵无一例外,全数阵亡。金永浩只觉遍体生寒,整个人如坠冰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猜不透,想不出,无论如何都想不出,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唐方明明只有三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多出十二个陌生家伙,而他们身上的动力装甲硬度堪比战舰,手上的武器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那种看似突击步枪的武器,子弹初速是多少?恐怕超越了音速数十倍。

    还有身长体宽的大家伙双臂前段的四联榴弹发射器,那该死的鬼东西难道不需要冷却吗?那是榴弹!可不是什么小口径枪子儿。

    “阿西……阿西吧!”

    “连长,危险,快回来。”通讯器里传来中士瓦格拉姆的声音。

    金永浩顿时惊醒,不及多想,腰身一扭,使出老汉推车的劲头,没命的朝着一辆装甲车跑去。

    与此同时,山坡两翼埋伏的侦察连士兵同时开火,掩护他向后撤退。

    阿罗斯已经状若癫狂,k-12四联榴弹发射器喷射出一道道银光,向左侧山坡倾泻出无数宣示死亡的尖锥榴弹。无声无息的爆炸成了整个战场的主旋律。

    相比他,阿罗斯则要低调许多,他脚踩一块凸石,c-14“穿刺者”高斯步枪在他手中使来,与其说是突击步枪,不如说是狙击步枪。

    这老家伙长了一对鹰目般锐利的眼睛,每扣动一次扳机,就有一名侦察连士兵被射穿头颅,混合着脑浆的红白流体顺着金属钉在头盔开出的细孔,流的满地都是。

    通讯器里每传来一声惨叫,金永浩就打个哆嗦,126:15,几乎10倍的兵力差距,却被对方杀的丢盔弃甲,这叫他怎么接受!

    “索亚,罗纳尔诺,卡洛拉……给我发射导弹,炸死他们!”他一面跑,一面大声命令道。这些大威力武器原本是要留给苏鲁帝**的,不过,眼下他没得选择,要想扭转败局,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面对反步兵破片导弹,他们绝无挡下的可能!”

    装甲车顶导弹发射器转动,车载火控雷达已经锁定唐方等人的区域。金永浩长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或许是他的错觉,也可能是快速奔跑导致大脑缺氧带来的幻象,装甲车两侧的山地突然一阵晃动,如同正在发育的花季少女胸前蓓蕾,本就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凸起一个又一个碎石包,然后如盛绽的牡丹,又似扩张的菊花,碎石包急速扩大,并向着周围摊开,一只又一只长着菜刀般背甲的恐怖生物窜出地面,向着后面四辆蓄势待发的装甲车喷出一道道大腿粗的绿色水柱。

    它们有着六只脚,长满尖刺的甲壳,狰狞丑陋的脑袋上横着三只夜色下泛着紫光的邪眼。

    “天哪,这又是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丑陋的家伙。”通讯器里传来三沢风太的惊愕大叫。

    金永浩摇摇头,让自己更清醒一点。他终于认清了现状,那不是错觉,也不是幻象,这该死的鬼东西是真的,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

    一道道绿色唾液如雨般落在装甲车上,200mm厚的贫铀合金装甲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快速消融,至于车顶那些导弹发射器。oh,见鬼!它们直接被酸液蚀穿,燃起一道道火光。

    装甲车身快速消融,千疮百孔的破洞对面是驾驶员惊恐万状的脸,弹药库被蚀穿了,爆炸四起,热浪与烈焰瞬间席卷整个座舱。

    他们如热锅上的蚂蚁,没命的躲着,并试图用灭火器来扑灭火焰,遏止爆炸的蔓延。但这一切都是徒劳,当火焰吞没同伴的生命,酸液蚀穿战友的动力装甲,一道道惨叫与呼救交织成一首死亡安眠曲,徜徉在侦察连每一个人的耳畔。

    恐惧,如同突然爆发的瘟疫,迅速蔓延开来。车门打开,一名又一名惊慌失色的士兵窜出来,连滚带爬的向着远处跑去。天主在上,他们真的被吓坏了,拿枪的手在不住的颤抖,就连脚步亦是磕磕绊绊。

    如果对手是人类,自然不会怯战而逃,但是,它们不是人类。那酸液足以融金蚀铁,合金钢甲在它们面前好比薄纸一张,还有那恐怖的射程,数百米,足足有数百米,更遑论它们还会钻入地面来躲避炮击。

    面对这种载具克星,人类在它们面前就是一群肉鸡,不跑?难道等死吗?谁不是娘生爹养的,没人愿意平白去死。

    “这……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蟑螂带来的恐惧未消,通讯器里又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

    金永浩下意识的朝着左侧山坡望去,枪火的掩映下,一条条飞腾纵跃的丑陋生物虎入羊群一般,抛飞一名又一名士兵。

    利爪割裂钢板,尖牙磕碎装甲,人类的热血喷溅在它们脸上,犹如饥饿了无数个世纪的地狱恶魔。

    金永浩在不停颤抖着,只觉手足冰凉,他忽然记起了唐方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惹我,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直到今天,直到现在,他才深刻领悟到这句话的意义。他,说得出,做得到!

    逃?往哪里逃?不远处那些喷涂酸液的丑陋生物正在用它们的唾液追击装甲车上窜出的逃兵。那分明就是虐杀!一道酸唾喷出,连人带动力装甲直接人间蒸发,甚至连组织残渣都不会留下。

    两翼是矫健如山猫,纵跃如飞的异形,后面是唐方等人,往哪逃?往哪跑?装甲车速度再快,能快过酸液喷击?能快过榴弹?

    士兵的呼救,同伴的惨叫……如此种种,无时无刻不再侵袭着他的大脑。

    金永浩心思百转,忽然,他想到一个办法,一个突围的机会。

    抬头打量一眼行动力尚存的剑齿虎a2型侦察车,他猛一咬牙,疾步奔过去,拉开车门往里一窜,就势坐上主驾驶,启动系统,将马力憋足,随着脚刹一抬,侦察车如一头蛮壮雄狮,扬起无数石砾的同时,向着对面的唐方急速撞去。

    他要反击?撞死唐方?不,他才不会!狗急跳墙这种事只有莽夫才会干。

    金永浩一向为人机警,聪明,从来都是一个智者。阿罗斯与豪森带着十名陌生士兵去清剿左右山坡上的残敌了,唐方身边只有两名守卫。

    这是一个机会,丑陋爬虫的酸液不会向他头上喷,阿罗斯、豪森那些人也绝不敢将子弹往他身上招呼。只要能开车冲过唐方,就能凭借侦察车的高速机动能力逃脱。

    车前大灯照在唐方色泽斑驳的老旧动力装甲上纤毫毕露,连暗红色的血斑也清晰可辩,头盔前盖的护镜反射出一抹抹银色闪光。

    唐方好像吓傻了,旁边两名机枪兵也似呆住了,动也不动。

    金永浩脸上漾出一抹残酷的微笑,歇斯底里的大吼着:“想死?那我成全你!”

    侦察车前轱辘轧在一道凸石上,弹飞起四尺有余,头俯尾翘,笔直朝着三人迎面冲下。

    豪森与阿罗斯回头打量一眼,同时皱眉,那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不躲?以“守护骑士”的尿.性,绝对防不住剑齿虎的冲击。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看着前窗中央那道一点一点放大的身影,金永浩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狂笑:“唐方,你这狗.娘养的,去死吧。”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顿了,飚飞的鲜血,山坡枪炮的闪光,蟑螂头部的摇晃,小狗张开下颚的嗜血嘶吼,侦察车飞快转动的前轮,以及车窗后面金永浩极度扭曲的脸,这纷沓杂乱的一幕,构成了一段电影慢放镜头,沿着放缓了无数倍的时间轴向前推进。

    车身与唐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八米,六米,五米,三米……

    忽然,半空中光波一荡,唐方身前三尺虚空金芒大炽,一名身体包裹在金色战甲中,两根长鞭凌空飞舞的孤高武者缓缓举起右臂缭绕着月白色焰浪的能量剑。

    “哧……”

    仿佛天地间有一声轻响划过,无穷的火花以能量剑与车身的交汇点为中心,飞瀑一般朝着两侧翻涌。

    火红色的纹理沿着豁口蔓延开来,一并的,还有金永浩惊恐欲绝与肆意狂笑交织在一起的诡异神色。

    半空腾起两团火光,爆炸波及狂热者,却只是在其体表的等离子护盾上搅起一串轻波。

    渡上一层火红的车身截面向着两侧分开,如同被电锯剖开的人尸,在空中洒下无数电光,斜斜冲向唐方身后两侧,扎入一堆裸岩中,溅飞无数石砂。

    金永浩的半截身子从座椅上滑下来,头下脚上的吊在安全带上,他的右臂已然无踪,动脉涌出的鲜血汩汩如浪,几个呼吸功夫便洇红了身下三尺。

    头盔正前方的护目镜在爆炸与撞击中散碎成片,裂隙下方是他死不瞑目的双眼,以及漫布着血浆的狰狞侧脸。

    远处的追杀已经接近尾声,全员126人的侦察连在这片丘陵地带扔下112具尸体,仅14人逃了出去。

    唐方招呼阿罗斯、豪森二人一声,收回战斗单位,看都没看金永浩的尸身一眼,沿着既定路线,继续朝前走去。

    这一战,金永浩的侦察连几乎全军覆没,而唐方一伙,却仅仅付出5条小狗做为代价。

    (今天就这一章了,晚上没有了,最近在陪孩子,没太多时间上网,书评区很久没打理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