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三章 博弈(求收藏,推荐)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孩子昨天出院了,今天2更,6000+,求收藏,推荐。

    顺道感谢月下的过客,08a,巫马此间,宋钊贤,飞想4号,打酱油的阿飞,等书友的打赏。)

    高射火炮在夜幕下投射出一道道闪亮的轨迹,曳光弹的彗尾照亮了整个天空。爆炸的波动从不远处传来,震得壕沟两侧的砂土“扑簌簌”直落。

    被导弹炸的面目全非的蝎尾狮坦克,触碰到电子跪雷,底盘被开出大洞的豪猪装甲车,空中左闪右晃,摇摇欲坠的苍穹武装穿梭机,还有横七竖八,或仰面朝天,或扑倒在地的死尸……

    幽暗的夜空下枪炮的极致闪光是唯一的主色调,血与火之歌是战地的月夜安魂曲,此时此刻,那些流干鲜血的尸体,像娜美星的土地一样寒冷。

    一架无人战斗机被高射炮火命中,带着熊熊火焰,打着转从半空坠落,一头扎进敌人阵地前方的地雷带里,摔成一团翻滚不休的灼热碎片。

    蝎尾狮坦克依旧不知疲倦的射击着,哪怕炮膛已经火红,甚至有些轻微变形。炮弹落在敌人阵地范围,爆起海浪一般的扬砂。

    对方的还击如期而至,子弹、榴弹、火箭弹,乃至磁轨炮弹丸洗地一般漫过前沿阵地,在炸飞无数碎石的同时,间或带走一两个倒霉蛋儿的小命。

    少尉马歇尔·奎克躲在战壕里,倚着身边的豪猪改iii型指挥车发呆。每每一颗炮弹划破夜空,落在地面上爆起一团闪光,他就下意识的打个哆嗦。

    天知道那些四下乱飞的炮弹,下一刻会不会落在自己脑袋瓜上。

    三天,三天时间内,他亲身经历了一幕幕梦靥般的场景,他早前服役的银翼之风第三机械化步兵旅一营三连共计115人,如今只剩下他一人还活着,其他人全数阵亡。

    双方交战的第一天,“银翼”特战营遭到3789师所属部队的围堵,损失惨重,师长怀尔德·莱斯特命令三旅一营越过赤道,前去营救“银翼”。可谁知道弗朗西斯那个老狐狸以围点打援的战术,将三旅一营也困在北地。

    身为银翼之风的师长,怀尔德·莱斯特绝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命令二旅一、二营驰援东线战场,给3789师制造压力的同时,又从一旅中抽调出两个营的兵力绕过强酸蒸汽区,由西线快速逼近敌人的后勤基地,制造出从两翼包抄的态势,以求缓解正面压力,救出“银翼”与三旅一营。

    弗朗西斯看穿了怀尔德·莱斯特的打算,死死咬住猎物不放,安排三旅以阵地战拖住东线的敌人,二旅三营与师直属侦察营取道西南,迎击“银翼之风”下辖一旅的两个营兵力。

    战斗至此,已经过去娜美星的一个昼夜,32个小时。

    弗朗西斯以为自己看透了敌人所有的安排,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对手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怀尔德·莱斯特以“银翼”特战营与三旅一营为诱饵,吸引住弗朗西斯的注意力,背地里却将“银风”特种导弹营与防空炮兵营调往前线,对不温不火的东线战场进行远程导弹打击。

    弗朗西斯怎么也没料到对手会将主攻方向放到东线,以致三旅遭受重大伤亡,节节败退。值此危难之际,他别无选择,只好抽调出正面战场咬住“银翼”特战营与敌三旅一营的第一装甲旅部分兵力赶往东线支援。并于此同时,发动了早就谋划好的杀手锏------“暗影”行动。

    一直以来,银翼之风机械化步兵师的“银风”、“银翼”两个特种营就是弗朗西斯的重点照顾对象,像多模组量子雷达监控网,每间隔一段时间向空中喷洒的荧光喷雾,以及后勤基地至前线区域密密麻麻的防空火力网,这些都是对付“银翼”、“银风”的利器。

    “银翼”特战步兵营被困在前线苦苦挣扎,“银风”也被派上了战场,并为苏鲁帝**在东线战局的交火中提供了强大的攻击支援,以致3789师第三装甲旅损失惨重,战线一退再退。战争非儿戏,尤其是这种阵地防守战,牵一发而动全身,东线战局溃败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使得防御阵线被撕开一道缺口,敌人的第二步兵旅就像一柄插在弗朗西斯心口的尖刀,而那些“银风”及其衍生型导弹,便是尖刀上的血槽,每时每刻都在威胁着他的生命安全。

    为了应对当前的恶劣形势,弗朗西斯发动了谋划已久的“暗影”行动,在战斗打响之初便被派往南极潜伏的一旅四营与师部直属隐秘机动连对“银翼之风”的后勤基地发动了突然袭击。

    当料敌先机的怀尔德·莱斯特不紧不慢地安排师直属卫队依托有利地形狙击来犯之敌的如潮攻势时,令他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小股3789师士兵沿东路向北,直接对“银风”特种导弹营发动了背后偷袭,利用微波炸弹与大当量炸药,几乎瘫痪了“银风”特种营的导弹攻击能力。

    怀尔德·莱斯特怎么也没想到敌人会用釜底抽薪这一招,狠狠反将他一军。“银风”这一溃败,东线战局势必会受牵连。无奈之下,他只好趁着3789师刚刚稳住阵脚,得以喘息的时候,撤回西线故布疑阵的兵力,并联合航空战斗部,对围困“银翼”特战步兵营与三旅一营的敌军部队展开夹击,成功救回那些“诱饵”。

    弗朗西斯与怀尔德两人之间的这场博弈,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虽然从大局上看,“银翼之风”因为在东线的战果,稍有优势,但却是孤军深入,一旦弗朗西斯将正面与西线撤回的兵力投入东线战场,孰优孰劣还是一个未知数。

    至此时,双方的交火已经持续了两个昼夜,因为战力相近,指挥官也各有谋略,原本焦灼的局势还将继续,并一直维持下去,直至某一方犯下难以弥补的大错。

    然而,另双方意想不到的一件意外发生了,第三天凌晨时分,一则侦察卫星传回的消息引起了弗朗西斯的注意。弥漫在娜美星表面的强酸蒸雾的浓度正在快速下降,强酸蒸汽区的可见度持续走高。

    与此同时,相仿的一幕也出现在“银翼之风”的师部。

    双方几乎同时将这一消息传送至行星轨道外的舰队中心,而得到的反馈也一般无二,均是命令在不放松战局的同时,严密监视强酸蒸汽区的异变。

    命令下达一个小时以后,侦察卫星传回的一副画面令弗朗西斯、怀尔德二人坐不住了,“银翼之风”前沿阵地西方三百公里的一片强酸蒸汽区内,一栋气势恢宏的菱形建筑傲然耸立。

    伊普西龙遗迹!

    不敢有丝毫怠慢,双方各自将这一惊人发现汇报给舰队指挥中心。

    这一消息,好似在滚烫的热油里泼入一瓢冷水,立刻引起轩然大波。苏鲁帝国的圣紫罗兰舰队蠢蠢欲动,雷霆舰队也转换成战备姿态。

    当圣紫罗兰舰队的第一艘运输船载着一个陆军营的兵力驶向娜美星,宇宙战打响了。双方装载着支援部队的运输船冲破太空火力封锁网,朝着娜美星进发。

    同一时间,地面战局迎来了新的变化,双方西线的四个营兵力以最大速度朝着遗迹所在位置移动。按道理来讲,遗迹出现在南半球,“银翼之风”应当占优,然而,3789师一旅四营在撤退途中接到弗朗西斯的命令,取道向西,直扑伊普西龙遗迹,并与“银翼之风”步兵师所辖预备队遭遇,发生交火。

    之后双方西线的四个营兵力也赶了过来,进一步将战局扩大,开辟出第二战场。

    随着空中支援的到来,蒙亚帝国运输舰一方面为了躲避敌人的防空炮火,一方面又想对争夺遗迹控制权的第二战场进行快速支援,迫于形势,只得将空降地点安排在赤道附近。

    怀尔德自然不愿看到大好局势因为敌人援军的到来而发生转变,于是,命已经半残的“银翼”、三旅一营稍事休整后,立即加入东线战场,对敌人后勤基地继续施压,同时,与运输船取得联系,令其降落在赤道附近,以逸待劳,截击敌人的后续支援部队,从而形成了赤道附近的第三战场。

    来自太空的运输船还在不断往娜美星各处战场运送着兵力,越来越多的陆战队员加入到争抢遗迹控制权的序列,战争的规模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怀尔德不傻,相反很聪明,经过双方这一系列交锋,他敏锐的发现一个问题。哪怕第二、三战场的形势再不乐观,对蒙亚帝**再不利,弗朗西斯都没将全部有生力量投入二、三战场,而是坚定不移的维持着东线第一战场的稳定局势,始终将对手拒之门外。

    在一次闭目小憩的过程中,怀尔德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个可能,除非娜美星有两座遗迹,并且其中之一已经被蒙亚帝**控制在手中,否则,弗朗西斯不可能这么淡定。

    怀尔德将这个猜测汇报给军部后,参谋们结合雷霆舰队后方科研船的数量,以及3789师地面部队与雷霆舰队旗舰的信息交换频率,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乎,被沃克·斯图尔特亲王摆了一道的大皇子恼羞成怒,命令怀尔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3789师这个令他极度不爽的外.阴包.皮割掉。

    最终,娜美星地面战局演变成了目前这种局面,三大战场,说是血肉横飞的绞肉机都不过分,几乎每过一个小时,都会有数十,乃是上百人死于非命。

    ……

    马歇尔摸出脖子上的挂坠,抹干上面的灰尘,轻轻翻看。里面是一张老照片,一对中年夫妇站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后,一家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慢慢合上挂坠,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抬起头看看夜空。

    少了大气阻隔,繁星好似熠熠闪烁的霓虹灯,银河的光晕如同月下潮汐,浪花轻涌,徐徐漫向北天尽头。

    这本该是一幕给人以安宁、祥和的银河繁星图,只是,天际代表着死亡与毁灭的一束束闪光,却似背景墙上顽童的涂鸦,那么的格格不入。

    灰影一闪,壕沟内跳进一个人来,只见他扫过前方一片狼藉的缓冲区,贴着半截迈进沙子里的指挥车坐了下来。

    马歇尔望望他动力装甲上的编号,轻轻叹了口气:“威尔逊,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

    三天三夜都不曾好好睡过一觉,身体的劳累与精神的疲惫如同两座沉重的大山,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活着回去?就像黎明的**,不真实,却又让你心生向往。

    奥尔逊没有说话,通讯器里只有他低沉的喘息,好像惊悚片里历劫生还的主角。

    对于他的沉默,马歇尔并未在意,任谁处在这种环境下,也不可能有心思聊天打屁。

    身后一阵颤动传来,砂石四溅,雨点一般落在头盔上。

    马歇尔叹了口气,能够造成这种攻击效果的,也只有3789师后勤基地外面的定点轨道炮了。在基地防御这方面,对方诚可谓是下足了本钱,单说南面5千米区域,由西向东,布置有定点轨道炮6门,120mm速射加农炮塔10台,30mm机炮地堡15座,90mm口径自动高射炮8组,地对空导弹发射装置6架,另外还有各种激光反导设备,热诱导弹发射装置,隐形空雷投射器等反导、防空系统。

    更别提基地外墙向南30公里区域内还布置有壕沟,路障,地雷带等防御工事,再配合驻防的装甲部队,想要短时间内攻破敌人的防御,简直就是做白日梦。

    “连长,连长……我们遭到攻击,敌人……敌人是……啊……”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装甲车,装甲车都哪儿去了?”

    “快,快,掩护伤员撤退……”

    “敌袭,敌袭!”

    通讯器里乱成一团,男人们扯着喉咙的呐喊与惨叫此起彼伏。马歇尔打了个愣,下意识回头朝3789师防御阵地望去。前线壕沟与阵地缓冲区悄无声息,偶有火光闪现,那不过是对方的示威恐吓之举。

    不是前方阵地,会是哪里?

    马歇尔尽量将身子贴近掩体,以躲避那些该死的狙击手。当他转过头,朝己方阵地后侧望去时,子弹刺破夜空交错而成的密集光雨,接连不断腾起的耀眼火光,还有耳畔回荡的嘈杂大喊,如同一幕倒带、重放、再倒带、再重放的电影镜头,不断地在眼前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