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四章 马歇尔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二章到,求推荐,收藏)

    苍穹武装穿梭机推进器启动,幽蓝火焰瞬间点**空,然后,马歇尔看到了可以称之为梦靥的一幕。一条似狗非狗的异形正趴在一名士兵身上,尖锐的爪子整个没入动力装甲内,血液沿着缝隙射出,喷漆一般打在它脸上。

    还有一种体型更大的爬虫,外壳厚的匪夷所思,被旁边装甲车上二十几毫米的机炮扫中,居然只是换来几声惨叫。它们能够喷吐一种绿色唾液,腐蚀力之强,堪比强效魔酸。

    在它们的反击下,装甲车外皮就像被火引燃的宣纸,快速萎靡,融化,形成一个个望之触目惊心的大洞。

    马歇尔曾亲眼看到一名士兵被酸唾迎头浇下,凄厉惨叫让他不禁联想起帝国刑场上那些被施以火焚的叛国者。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恢复死刑是人类文明的倒退,对人权的亵渎。然而,此时此刻,与遭受酸唾攻击的士兵相比,那些所谓的叛国者的待遇简直好了无数倍。

    短短半分钟,三十秒的功夫,合金钢甲便成了一滩绿惨惨的金属溶液,至于里面的士兵,皮肉消融,组织液化,他们挣扎着,惨嚎着,末了如同散架的骷髅一般,轰然倒塌,血浆与脓水混成一团,流淌在冰冷的地面上。

    真正的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穿梭机的探照灯光划过地面,照在那些前后耸动着身子,喷吐出一道又一道致命酸液的爬虫身上。驾驶员疯狂的咒骂着,用以驱散心中的恐惧。火控雷达已经锁定两个目标,它稍微活动一下沾满汗渍的右手,用力按下开火键。

    两枚“头槌”iv型反坦克导弹由机翼下方的挂弹架射出,虹彗破空,笔直朝着两只蟑螂飞去。

    这么短的间距,以蟑螂的行动速度,躲过导弹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然而,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两枚导弹刚刚飞过半程,突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瞬间绽放出两朵烟花似的闪光。紧接着,穿梭机好像遭遇锐器撞击一般,左翼推进器爆起一团烈焰,机身不稳,打着转由半空坠落,一头扎在地面。

    混乱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一些刚刚睡醒,惊魂未定的士兵争相恐后的向着两翼逃窜。太恐怖了,眼前的一幕太恐怖了,面对那些狰狞异形,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与此同时,一队人类士兵悄无声息的接近战场,总计24人,一个排兵力。他们分成两队,每队12人,各由一名队长率领,向着逃逸至两翼的散兵游勇展开了追猎行动。

    二者中体型笨拙,肩负冷却塔的黑甲部队抛却寻常士兵,直接涌向左侧边打边退的疣猪i型反装甲战车。

    一枚拖着银白色尾焰的榴弹划过虚空,伴着夺目的闪光,在战车左舷装甲上爆炸开来,原本疯狂倒退的反装甲战车就像突然陷入泥潭,时速骤降,眨眼间被后面追上的5名敌军士兵分左右围住,诡异的尖锥榴弹流星雨一般落在车身上。

    一连串火光涌现,马歇尔自动脑补出一声声爆响,反装甲战车在榴弹炮火的持续扫射下,最终成了一堆废铁。

    此时再往右侧看去,另一队体型稍小,身手灵便的陌生士兵朝着亡命狂奔的己方同伴连连扣动扳机,黑夜下看不到枪口喷射的火花,看不到子弹刺破长空的曳光,只有如割韭菜一般,一茬一茬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的同伴尸首。

    马歇尔觉得一阵恶寒,就像坠入隆冬冰河,寒意彻骨入髓,几乎窒息。

    就在这时,视线尽头徐步走来一人,身上穿着一套蒙亚帝国制式“守护骑士”,闲步华庭一般走到前线,右臂轻轻一挥,一条足有水瓮粗细,顶端呈锚尖状的针须由远及近,急速穿过虫群,将阵地边沿一辆正在调校射击角度的胡狼坦克贯穿,然后硬生生抬升至半空,直接甩飞出去。

    胡狼坦克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抛飞的碎石下豆子一般落在眼前。

    “他……他是谁?为什么那些异形会听他的?”马歇尔握了握手中的w-219拳击手突击步枪,异常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完了,一切都完了,近两连的兵力,面对3789师的炮火没有溃败,面对铜墙铁壁似得防御工事没有气馁,但是,在短短几分钟功夫内,面对这股不满50人的神秘部队,居然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悲鸣与惨叫在耳畔一遍遍回放,通讯器里传来克劳德大尉嘶哑的声音。

    “回来,守住阵地!你们这群胆小鬼,都别跑,给我回来……”

    溃逃在继续,一辆又一辆载具燃起冲天烈焰,士气就好像忍耐不住的sy快感,霎时间一泄千里。

    “唉!”通讯器里传来克劳德大尉的叹息。

    如此对手,绝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够抵抗的!马歇尔舔了舔开裂的嘴唇,正打算跟在不远处一名老兵背后悄悄开溜的时候,壕沟拐角闪过一道人影。

    他心中骤然一紧,已经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是克劳德大尉。

    “马歇尔,威尔逊,你们两个随我来。”克劳德大尉吩咐一声,快步走到掩体后的指挥车前面,拉开后门,闪身窜了进去。

    马歇尔望望指挥车旁边正慢吞吞直起身子的威尔逊,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迈步走向指挥车。

    “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通讯器里传来克劳德的怒喝。

    此时威尔逊已经进入指挥车厢,马歇尔回头望了一眼越来越近的虫群,脸色一沉,脚步又加快了一些。

    “爸,妈,你们保重!”扯掉脖子上的挂坠,随手塞进动力装甲的收纳箱,马歇尔掰住扶手,借力往上一窜。

    当他抱着赴死之心进入指挥车后舱,抬头瞧时,眼前的一幕场景令他骇然无措,整个人呆立当场。

    为什么会这样?

    克劳德站在通讯台前面,傻掉一般。

    威尔逊的右手从他前胸进入,后心穿出,夹杂着内脏碎肉的血液飞淌如瀑。

    “你……你到底是谁?”通讯器里传来克劳德大尉奄奄一息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