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五章 指挥部的绸缪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獠a,盛da等于坑爹,霄遥,以及08a兄的打赏。)

    没有响应,没有回答,有的,只是缓缓抽出的右手。

    血浆顺着手臂的下沿缓缓流淌,一滴一滴落在金属地板上,溅出一圈一圈水洼般的殷红。

    “滴答,滴答。”马歇尔仿佛听到血珠落在地面的回响。

    克劳德仰头倒了下去,身子歪倒在一堆电器设备上,鲜血顺流而下,将青莹莹的雷达屏幕映得一片血红。

    那是怎么样的一条手臂!纤细的臂膀前端长着三股钢叉般的尖爪,指缝间血浆纵横,大尉的小半个胃脏还粘在手背上。

    惊魂摄魄的鲜红中,露出一抹妖娆的嫩黄,那是他令人艳羡的晚饭,一小块芝士蛋糕。

    “啊,去死吧,你这怪物。”马歇尔一边大声咒骂着,一边疯狂的扣动扳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内心的恐惧。

    子弹在一排排电子设备上来回飞撞,液晶屏幕爆炸的火光与四溅的电花充斥整节车厢。

    “嘶,嘶……”马歇尔只觉脑海中响起一阵怪异的悲鸣。

    “威尔逊”的身体开始扭曲,面部一阵变幻,最终显露出一张挂满脓疮的狰狞鬼脸。如脓水一般的浅灰色流质淌下,它左侧身躯尚维持着人形,右侧身躯却变成了一滩血色烂泥。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个丑陋的怪物就像将一个人丢进绞肉机里,一半是人,一半已经成了一堆令人作呕的肉酱。

    “嘶,嘶……”异响在脑海中不停回荡,马歇尔扣动半天,直到枪口的火光敛去,撞针击空的闷响沿着枪身传来,他这才发现已经打光了一梭子子弹。

    此时怪物已经彻底没了人样,黏糊糊的身体在地上不停扭曲,挣扎。

    “这样还不死?”马歇尔只觉头皮发麻,扭头瞅瞅克劳德的尸体,猛地将枪往地下一丢,翻身出了指挥车,以最快的速度朝着第三后备营的指挥部跑去。

    同样的一幕不停的轮回上演,短短二十分钟,苏鲁帝**的前线阵地再无一个活人。

    一个后备加强连296人,除去早先战死86人,如今又抛下102具尸体,伤亡达63%,更不用说还有苍穹武装穿梭机、疣猪反装甲战车、胡狼坦克等军用载具。

    至于唐方阵营的损失,一名被23mm机炮打成筛子的机枪兵,一名被反坦克导弹炸断右腿的劫掠者,以及4条小狗,一只腹部开花的瘸腿蟑螂。

    当然,若是将虫后的“哺液”技能也计算在内,真正的损失或许仅仅只有1机枪,4小狗而已,同苏鲁帝**相比,简直微乎其微。

    蒙亚帝**前沿阵地上,上尉格雷厄姆·安德森拿开眼前的mini高倍电子望远镜,机械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詹姆斯中尉:“詹姆斯,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简直就神迹,是天父对我们的垂怜!”

    同他们对峙了整整13个小时不分胜负的“银翼之风”第三后备营下辖第二加强连就这么完了?依托基地防御工事才能战个平手的敌人,竟然被这一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部队趁着夜色,发动突然袭击,在短短二十分钟内,200人的连队被区区40几个作战单位杀了个措手不及,以致丢盔弃甲,大败亏输。

    天佑蒙亚,这一定是主的恩赐!

    “天父在上。”格雷厄姆非常虔诚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詹姆斯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上尉,你说那些家伙会不会是自己人?”

    格雷厄姆扭头望了他一眼,沉默下来,之前师部确有联络称,已派遣伏击部队迂回到敌后,适机发动突袭,令防守部队里应外合,打一个漂亮的夹击战,力求将敌人的部队全数吃掉。

    突袭行动的预定时间是在黎明时分,那时敌人的意志力最为脆弱,然而,如果换算为地球时间,现在不过凌晨3时左右。还有,击溃敌人的那股陌生部队的兵力构成十分奇怪,那些装甲兵种见都没见过,更不用提还有恐怖的异形,这种生化组合,别说3789师没有,整个雷霆舰队都没有!

    “詹姆斯,传达我的命令,全体战斗人员一级戒备。”说完,他又转头朝着身后一名通讯士兵道:“卡萨扎伊,将刚刚摄录的影像资料传去指挥中心。”

    “是……”

    两名士兵领命去了,格雷厄姆打开手掌,看了眼外漆已经磨损大半的十字架,缓缓收拢五指。

    另一边,3789师后勤基地指挥中心。

    副师长爱德华·奥利佛望着画面中不停扭动的异形沉默不语,旁边一众参谋官脸色惨白,额头的冷汗汇聚成线,沿着脸颊淌下……

    这股神秘部队到底是哪里来的?短短十几分钟,杀的敌人一个加强连丢盔弃甲,全线溃败,这……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敌人可是机械化步兵连队,坦克,武装穿梭机,装甲车,该有的重型装备一样不缺。

    “霍青,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爱德华目光扫过左侧一名亚裔男子。那是师部的参谋长,弗朗西斯最倚重的军师。

    这名已经有些年纪的亚裔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是敌非友。”

    “这我知道!”爱德华面无表情的说道。侦察卫星又不是摆设,这股神秘部队将金永浩所率连队击溃的一幕在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原以为他们是苏鲁帝国的一支奇兵,却没想到大错特错,这些家伙居然自成一路。

    他们是哪儿来的?想干嘛?爱德华脑海里画满了无数问号,从军这么多年,经历的大小战事多如天上繁星,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什么样的奇谋没见识过?不过眼下这一幕,真正颠覆了他的认知,一小股陌生部队,作战单位不足50,他们居然敢叫板两大舰队?他们是哪儿来的信心?哪儿来的胆子?

    很显然,心中有这般想法的并非只有他一个,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脸寒霜的弗朗西斯出现在门口。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能?”

    弗朗西斯的嘴角微微抽搐着,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他发怒前的征兆,没有人敢出声。

    “霍青,你说,这快速逼近基地的一小股部队,到底是什么来历?”

    霍青撑起眼皮,目光扫过爱德华,最后落在弗朗西斯身上:“从这些家伙击溃侦察连,到占领苏鲁帝**阵地,再结合卫星传回的画面,可以确认一件事,他们跟敌我双方皆有嫌隙。”

    “说重点。”弗朗西斯皱眉道,他与霍青是老搭档了,两人熟的连对方屁股后面的痔疮有多大,都心知肚明。

    “咳,咳。”霍青轻咳一声,抬头瞄了他一眼:“上校,这伙人可能来自咱们师。”

    “什么?”一句话掀起千叠浪,所有人都呆住了,来自3789师,自己的部队?那他们为什么要进攻侦察连?

    “这伙人要么跟金永浩有仇,要么跟帝国高层有仇。”很快,霍青给出了解释:“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的装备从哪儿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金永浩与他们是旧识,这从双方见面后没有第一时间交火,而是对峙了一段时间,可以很容易推测出来。”

    “金永浩是谁?”做为一师之长,弗朗西斯自然不可能记住所有基层军官的姓名。

    “金永浩,中尉军衔,毕业于穆尔星泽拉苏海军学院,原第一装甲旅直属侦察连二排排长,后来连长鲍威尔阵亡,一排长卢云负伤,于是顺理成章的就任连队临时指挥官”

    “第一装甲旅?侦察连?”弗朗西斯好像记起点什么,不过当他非常大方的用去5秒来考虑这个问题,最终无所得时,接下来,很是干脆的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

    金永浩,不过一届基层军官,他又是谁?3789师上校师长,身份地位云泥之别。陌生部队与金永浩有仇也好,没仇也罢,跟他有什么关系?眼下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考虑怎么稳住局势,守住基地不失。

    做为一名高级军官,帝国贵族,他有着上流人士固有的傲慢。比如以手中的权利去陷害一名士兵这种事,其实与碾死一只蚂蚁并无二致。在弗朗西斯四十几年的人生中,他所在意的只有两件事,一,功勋,二,地位,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哦,不对,还有女人,尤其是16、7岁,身体微熟,却又透着一股子青涩、稚嫩,会蒙着眼睛不敢看他满是刀疤的luo体,会枕着他的手臂细数参差浓密胸毛的花季女孩儿。

    像享受胜利战果一样,弗朗西斯会吻遍她们的每一寸肌肤,然后去尽情驰骋,冲刺,最后在她们微微隆起的雪白胸脯上射出一大团粘稠、腥臊的jy,那种征服感,就好像将帝国的圣剑旗帜插上敌人的滩头阵地一般,令人迷恋,令人着魔。

    唐方如果是一个女性,绝世美人,他或许会有几分印象。如果是一个敌人,难缠的对手,他会牢牢记在心头,如果是帝国贵族的一员,他会尊重,并递上一杯酒,说些只在贵族圈流行的黄色小笑话。

    很可惜,这三者他都不搭边。

    做为一名合格的将帅,优雅的贵族,铁血的军士,像用厚底军靴碾死一只臭虫这种事,他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霍青,我现在不想听金永浩与那些人的恩怨,你只需告诉我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恶战。”

    老成持重的参谋长微微一笑,迈步走到终端控制台前方,随手一点,中央监视器上闪出一幅画面,主角正是一名机枪兵。

    “相信各位刚才已经见识过这种轻型装甲的威力了,不论同帝国的‘守护骑士’,还是同苏鲁帝国的‘疾风银狼’相比,在防弹、助力、机动等方面都更胜一筹,一旦单兵相接,毫无疑问,落败的肯定会是我方士兵。姑且称之为‘山豹’。”

    “此兵种强则强亦,却也不是无懈可击,20mm以上的机炮可以有效撕开他们的装甲。各位,我们现在处于防守姿态,只要对方发动冲锋,前沿阵地上那些30mm机炮地堡,以及我方的狙击手,会让他们吃尽苦头。”

    说完,他手指一动,监视器上画面一变,显现出一名劫掠者臃肿笨拙的身躯。

    “这种动力装甲,我们不妨称它为‘黑熊’,火力强大,装甲厚重,配备有榴弹发射器,可有效对抗地面载具。但是,缺点同样明显,射程有限,对空不足。地对地导弹、基地高墙上的120mm自动加农炮塔,可组成联合火力网,对他们实施毁灭性打击。”

    “再看它。”画面再变,一只蟑螂出现在屏幕正中。“略过此物来历不谈,这种生体单位具有厚重的甲壳,能够喷吐酸性极强的唾液。与‘黑熊’类似,它们也有对空不足,射程有限的缺点,只要令多功能装甲载具切换反装甲作战模式,配合基地炮塔,同样不足为虑。”

    “嗯,再来看看它们。”霍青一点按键,转身走到中央屏幕前面,指着左侧一头坦克般的狰狞巨兽道:“这种生体单位综合能力极强,可惜弱点很致命,行走速度过慢。”说完又一指右侧仅仅裸露出一角的脊针爬虫:“要说这股陌生部队中攻击力最强的战斗单位,自然非它莫属。然而,从刚刚那段战斗影像上分析,此物说是战斗单位,倒不如说是防御工事更贴切一些。”

    “这两种战斗单位同样很好解决,基地防御网中的定点轨道炮就是为它们准备的。”

    “最后再说一下此人。”霍青不紧不慢的走回终端控制台,食指一点,画面上出现一个身着帝国制式动力装甲的男人:“纵观整个战局,这股神秘部队的编队形式、进攻节奏,皆是以他为核心。很显然,此人极有可能是整支部队的领导者。”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只要将攻击重点放在他的身上,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最后一句话说完,现场鸦雀无声,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足足过了半分钟,却才传来一道不疾不徐,非常有规律的掌声:“好,好,好。”

    连续三个“好”字,道尽了弗朗西斯心中的满意与自得。自从年轻时起,他就与霍青搭档,一晃二十多年,对方从未让他失望过,左膀右臂?不,他一人就相当于一双手臂。

    至于爱德华,哼,若非靠着家族势力,又怎么能爬到这个位置?

    “霍青,尽快拟定一个详尽的作战计划交付前线指挥军官。”温声吩咐一句,弗朗西斯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破译工作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不希望基地有失,爱德华老弟,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爱德华点点头,望着弗朗西斯的背影眯了眯眼。

    指挥室内众人回归岗位,按部就班的继续着各自手上的工作,霍青领着几位参谋官走到基地的全息投影图前面,仔细商榷作战细节。

    爱德华慢吞吞走到沙发上坐下,抄起茶几上的小方杯,轻轻小抿一口,仔细回味着威士忌的绵软果香。他从不加冰,就像喜欢波澜不惊的生活,当然,他更加喜欢不戴套的xj。

    ……

    霍青是个非常靠谱的家伙,在大多数中层军官眼里,他的声望还要比副师长爱德华·奥利佛高一些。

    当格雷厄姆收到总部传来的作战计划,得知是霍青亲自为他们量身定做的这一消息,一丝掩饰不住的微笑在他脸上荡漾开来。

    如果用华夏一句古词来形容,霍青当是一员“智将”无疑。嗯,这是格雷厄姆特意跑去亚裔同僚哪儿学来的一个称呼。

    “詹姆斯,这下你可以放心了,那群家伙只要敢来,就一定让他们尝尝败仗的滋味。”

    詹姆斯抬头望了望有些话唠,又有些神经质,不管好坏,总喜欢把一切归咎于神恩或是神怒的上尉连长,没有回话,继续用手指在脸上涂着黑漆漆的油彩。

    他发现这是一种可以有效舒缓紧张情绪的运动,与格雷厄姆不厌其烦的唠叨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有120mm自动炮塔,有对地攻击导弹,有定点轨道炮,阵地前面还有高压电网,地雷带,死亡陷阵……来吧,来吧……试图攻击基地的狂徒们,我要让你们有来无回。”

    茫茫夜色,格雷厄姆的自我安慰像极了将粉红跳蛋塞入下面那条缝的美腿**儿不胜娇羞的婉转呻吟,即便夹杂在一片电子忙音中,依旧是那么的清晰可辨。

    ……

    3789师前沿阵地对面,堆着炭烤尸体与报废载具的壕沟中,唐方视线穿过中间的缓冲战场,落在那层层叠叠,犹如梯田似得防御工事上。

    所有战斗单位都已被他收回系统空间,整片阵地空荡荡的,如同群星点缀下冰冷深沉的墓地。

    “说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马润甲背后的排气孔里喷出两道白烟,那是由阿罗斯来来回回不知吸了多少次的二手烟气积攒而成。

    “就是,再这么呆下去,sui.泡里的尿都冻住了,好歹让人活动活动筋骨啊。”

    唐方扭头扫过二人:“想不想体会一下回娘胎的感觉?”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豪森愣住了。

    唐方话不多说,举起手臂,朝上指了指。二人抬头一瞧,顿时愣成一双望夫石。

    (5000+字,两章合一章发了,晚上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