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七章 眼虫之威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轮回主机,巫马此间,沐沐琉璃,godman,魂殇之殇的打赏。)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就在霍奇森暗暗奇怪“乌贼”导弹为什么迟迟没有到达前线的时候,旁边发射辅助设备的显像屏上红光一闪,刺耳的报警声响彻整个大厅。

    “炮手,你在搞什么?为什么都过去20秒了,防空导弹还没动静。那警报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是系统过热,那就给我关掉那该死的报警程序。”霍奇森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平民少校,但是帝国贵族那种骨子里的傲慢与冷艳,他学的可谓是惟妙惟肖。

    “大……大尉,导弹发射器遭到不明来路的攻击,已……已经损毁大半。”

    “什么?遭到攻击?”炮手的话就像在一壶开水里丢入一粒泡腾片,整个火控中心都沸腾起来。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导弹发射井建造在前线阵地大后方,怎么可能遭遇攻击?除非敌人是神,能够瞬间转移。”

    “会不会是设备意外过载,系统失控了?维修人员呢?维修人员在哪里?”

    ……

    “快看!”

    就在室内众人惊慌失措,纷纷猜测故障原因的时候,围墙外侧监控摄像头下出现的一幕,令在场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知什么时候起,8只模样丑陋的生物出现在六具导弹发射器跟前,一道道匹练般的墨绿色唾液由它们嘴里喷出,落在导弹发射器上,将金属陶瓷复合材料锻造,耐热耐爆的射筒腐蚀出一个又一个大洞。

    一些导弹在射筒爆炸开来,破片与冲击波带来的连锁反应相继引爆附近射筒内的导弹,发射器犹如一箱劣质礼花,由内而外,相继爆裂。

    还有几架发射器的提弹梁与支座折断,整个瘫倒在地,一枚枚“乌贼”防空导弹飞出,仿佛凌晨时分的夜市醉汉,摇摇晃晃,东窜西颠,或是撞在基地围墙上爆成一团火光,或是冲入前沿阵地,留下无数惨叫与一蓬蓬夹杂着破片、血肉、硝烟的蘑菇状沙暴。

    “它们是怎么突破前沿阵地的?谁能告诉我?”霍奇森一脸铁青的吼道。

    没有人回答,也没人能回答。

    陆上有阵地,有工事,天空有雷达,有卫星,它们是怎么躲过全方位立体化侦察的?

    “炮手,给我还击,把这些爬虫干掉。”

    4架一组的80mm高射炮以300发/分的速度向着天空播洒出一道道火网,定点轨道炮口电光闪烁,随着电磁线圈预热、充能,狂暴的电流在轨道上弹起一条条耀眼夺目的光弧。还有那些120mm双联加农炮塔,圆形底座微微一转,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围墙下方的蟑螂群。

    与此同时,骚乱消退,前沿阵地上的士兵也纷纷缓过神来,并在格雷厄姆的指挥下,渐渐展开还击。防空飞弹、重型机炮,高射机枪,空雷,电磁脉冲炸弹……各式各样的武器形成一张密集的火力网,对着飞袭而来的王虫迎头罩下。

    密如蝗虫的炮火打在王虫体表,爆开团团烈焰。

    50mm以下的子弹根本无法对这种皮糙肉厚的巨兽产生多少杀伤力,旋转的弹头可以破开王虫的外壳,却被那些高密度的柔韧肌肉组织以高频率的震动抵消冲力,然后挤出体外。

    就连80mm的高射炮弹,寻常的小型防空导弹,同样无法对它们造成有效杀伤,除却弹头破片造成的外伤,爆炸产生的高热被王虫组织细胞吸收,转换为少量幽能,继而产生加速度,使它们的飞速越来越快。

    这些王虫就像一个个气球,看上去呆呆傻傻,鼓鼓囊囊,然而防御强的令人发指。

    透过舷窗似得腹囊,看着炮火在近处、远处爆开,化作一片片炫目焰火,唐方斜了斜身子,靠在王虫弹性十足的筋肉组织上,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这些筋肉组织弹性好,质地松软,简直可以媲美最顶级的沙发,近三十米长的大型腹囊中只有他、阿罗斯、豪森。炮火、导弹、爆炸,一切的一切统统与他们无关,若是来杯威士忌、白兰地,怀里搂个美妞儿什么的,这根本就是一段心旷神怡的太空之旅。

    阿罗斯与豪森也打消心理上的不适,渐渐适应了身周环境。

    “这简直就是顶级vip的至尊体验!”豪森如是说道:“唐方,这种东西完全可以开发成一种特色观光飞行器,我们会为此赚的钵满盆盈。”

    “豪森,你脑袋秀逗了?我们这是在打仗!打仗!”阿罗斯大声回应着。

    显然,他的话毫无作用,那一心要为观光旅游业奉献光和热的家伙已经陷入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不可自拔。

    唐方可没空搭理他们,因为敌人的定点轨道炮已经蓄势待发,隔着数千米,都能看到那一条条张牙舞爪,蛟龙似得高压电弧。

    50mm以下的子弹难以贯穿王虫的皮下组织,寻常的高爆弹头、破片导弹只要不能命中要害,同样无法威胁王虫的生命。

    然而,定点轨道炮显然不属于寻常武器范畴,体型庞大的塔基,加长型电磁加速轨道,占整个基地40%的电力供应,这一切赋予了它卓越的杀伤能力,面对几近光速飞行的磁性弹丸,休说百米以内的护卫舰,就算体长100-200米之间的驱逐舰,甚至200-300多米的巡洋舰,一轮齐射之下,也能打成筛子。

    王虫身宽36米,体长达到60多米,即便皮糙肉厚,综合防御堪比战舰装甲,但在携带庞大动能的磁性弹丸面前,亦难有什么好结果。

    如果说“乌贼”地对空导弹是后勤基地的盾,那6门定点轨道炮就是后勤基地的矛。

    电荷汇聚,强大的电磁脉冲在双轨间形成一道道极速跳跃的电光,飞快的滑向炮口,预热完成,磁性弹丸就绪,火控雷达已经锁定目标,接下来,电磁力会推动弹丸沿狭长的轨道射出,并瞬间加速至亚光速,庞大的动能会击毁一切挡在它飞行轨迹上的物体。

    这是3789师的杀手锏,同样,也是敌人的末日。

    霍奇森双手紧攥,两片嘴唇因紧张的关系微微泛白,他的目光透过监视器落在那三只脱离队伍,快速逼近的眼虫身上,虽然他搞不懂敌人为什么要将它们送到枪口,但是,毫无疑问,距离越近,弹丸的准确度就越高,伤害力更强。

    “丢车保帅吗?哼,敢于挑战帝国威严的家伙,统统不得好死。”霍奇森向往贵族生活,很多时候,他会刻意去模仿爱德华、弗朗西斯等人的神态、举止。他非常迷恋这种感觉,就像潜意识里,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贵族中的一员。

    荣誉、傲慢、狂热的爱国主义情怀……如此种种,任何接触过他的人,都会这样形容:“哦,霍奇森,你天生就是一名贵族,从容,优雅,身具守护之心……”

    霍奇森眯了眯眼,仿佛看到弹丸贯穿那些丑陋飞虫的身体,摩擦产生的高温将他们烧成一堆堆腐肉的场景,这一战,会在他胸前的勋表添上一把圣剑,令他永沐皇恩。

    炮塔轻转,仰角微调,一切就绪,炮手已经按下开火键。

    现实这东西,就像趴在驾驶室,搔首弄姿,挺胸翘臀,做出各种性.感姿势的晃眼车模,你的目光只会聚集在她们胸前的两颗球,或是下面的一条沟,从而忽视了其他一些东西。

    比如,她可能有脚气,或是痔疮,她平均每年打10次胎。

    霍奇森从未想过他会碰到这种事,简直比被一个乞丐带了绿帽子更加让他窝火,若非大庭广众之下,他要维持帝国贵族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优雅风度,怕是早已暴走。

    监视器上,三只眼虫顶住密集的防空火力,在定点轨道炮发射的前一秒钟,居然隔着数千米距离,喷出六团圆滚滚的“有机物炮弹”。

    当然,对大多数兵痞来说,这让他们联想到一个词------“射.了!”因为配上它们乌龟似得头颅,怎么看都有种诡异的既视感。

    “有机物炮弹”,直径达5米,体表包裹着一层轻薄通透,却又极具韧性的生体胞衣。这些望之令人遍体生寒的东西落在定点轨道炮的两条电轨上,胞衣破裂,粘稠的有机组织好似童话里的魔法种子,眨眼间生出无数粗大经络,似蛛丝一般环绕住轨道炮,越缠越紧。

    这些经络仿佛太上老君的幌金绳,定点轨道炮此时就好比孙猴子,被五花大绑,捆成了粽子。

    至此,变化仍在继续,那些粗大的经络慢慢向外分泌出一种黄褐色的粘液,沿着设备缝隙,纹理,渗透至内部,随后由流质状态变为柔韧的固体,不但将双轨的磁力屏蔽,更将底座转轴、弹丸仓,电磁发生器等重要部件牢牢缚住。

    远远看去,定点轨道炮外面就像包了一层丑陋的蚕茧,别说开炮,就连转动一下,都做不到。

    六门,足足六门轨道炮全都被包了饺子,火控中心所有人呆呆的望着监视器,霍奇森脸色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

    同样的一幕也出现在基地指挥室,霍青只觉手脚冰冷,一缕缕寒意顺着脊梁骨往下戳。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近四十米长的生体战舰,足以瘫痪定点轨道炮的恐怖生物,它们到底是哪儿来的?这仗还怎么打?

    原以为敌人已经拿出全部实力,却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层出不绝,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地对空导弹发射器遭受突袭,全数损毁,定点轨道炮也被拴上“贞.操带”,两大杀器报废的报废,失灵的失灵,接下来还能指望什么?120mm自动加农炮塔吗?它们现在正被那些地鼠一般钻上钻下的六脚爬虫遛狗似得来回折腾。

    空雷?机炮?防空导弹?这些武器威力有限,除非能将能量聚集成一束,否则,连那些气球般飞行生物的外壳都轰不碎。

    老天爷,你告诉我,这仗该怎么打!

    虽然爱德华为人豁达,却不代表他没有一点儿私心,说实话,他非常想看霍青出丑,不过,此时此刻,他更希望对方能够力挽狂澜。因为,一旦基地落入那股陌生敌人手中,天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

    逃?别开玩笑了,沃克·斯图尔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侩子手,杀人从不手软。

    静,死一般的寂静,静的连女军官yd分泌物流入姨妈巾的声音都能听到。

    此时此刻,前沿阵地与基地内部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王虫已然临头,“黑熊”与“山豹”沿着一条条长须滑下。审判者榴弹在壕沟中炸开,弹片四溅,飞沙漫空。成排的金属钉扫过,一些士兵连反应动作都来不及做,便被尖锐的针刺戳破钢甲,洞穿血肉,最后由后背射出,留下一地血珠。

    一辆剑齿虎反装甲战车由壕沟窜出,后轮的履带带起一片扬沙,这让它成为靶子,一枚枚审判者榴弹“颜.射”似得落在它的脸上,炸出一个又一个大喇叭,爆炸由储弹仓蔓延开来,转眼功夫,战车顶盖被掀飞,露出内部红艳的金属结构,以及驾驶员焦炭一般的侧脸。

    一头又一头虫后被王虫放下,尖锐的骨刺如钢钉一般扎进仓皇而逃的士兵后背,再由前胸穿出,余势不减的没入基地围墙,崩飞一块块钛金钢板。

    两头王虫顶着防空炮火,直接飞到围墙上空,金光连闪,眨眼间围墙顶多了八名身着黄金战铠的高傲武者,鞭发无风自荡,他们的动作如行云似流水,月白色能量剑划破长空,留下一抹湛蓝,与其说是杀戮,倒不如说是起舞。

    能量剑斩过,120mm双联加农炮塔好像一颗熟透的西瓜,从中一分为二,爆炸四起,刚猛的冲击波将外壳震飞,一名狂热者单足轻点,借力向前扑出,至最顶端,身体一个调转,头下脚上,一式“天外飞仙”,炽烈的银光引燃了整片虚空,被包成粽子的定点轨道炮核心传出一股能量波动,两个呼吸过后,犹如一颗小型核弹爆炸,向着战场播洒出一轮耀眼夺目的光芒。

    飞溅的碎屑中,一道金影纵横跳跃,最终脚尖点中一块直径达4米的厚重钢板。一股银色风波由落脚点扩散开来,无数裂隙向着边缘快速辐射蔓延,最终断做数片。

    反冲力带动狂热者,形同一颗闪着金光的炮弹,斜斜扎向地面战场。

    一座机炮地堡正遵照霍青早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朝不断滑下的机枪兵喷吐出一道道火舌。火光照亮了前路,却照不到从天而降的死神。

    能量剑如尖刀片豆腐,轻轻松松没入地堡顶心。

    没有画面,没有详情,只有通讯器里传来的惨叫……

    相似的一幕在战场各处上演,士兵们有的蜷缩在壕沟深处,有的躲在报废战车的阴影中,还有的瞎子一般,向着四周茫然扫射。

    他们如同惊弓之鸟,神色仓皇的躲避着那些天降奇兵,再残酷的刑罚也战胜不了人类对死亡的恐惧,通讯器里长官的怒吼早已被他们当成了耳边风。

    逃,马上逃,逃的越远越好!

    溃败如雪崩,由单兵而局部,由局部而全线,雪团越滚越大,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怪物从地下窜出,用墨绿色酸液将他们吞噬殆尽。他们不愿面对火力凶猛的“山豹”,更加不想遭遇“黑熊”。

    还有那些体型像狗的异形,借着壕沟地势,腾纵跳跃,如同死神豢养的噬血恶犬,一旦被它扑倒,死,是唯一的结果。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那些由围墙上跳下的金甲武者,他们,才是真正的死神,地狱挽歌的吟诵者。

    面对呼啸的子弹,乃至机炮,火箭,他们不曾退却,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一种不知名的幽蓝色光波在他们体表形成一层高能护盾,不仅吸收了爆炸产生的热能辐射,连高速运动的破片都能弹飞。

    定点轨道炮成了一堆废铁,120mm双联加农炮塔被削掉半边脑袋,至于那些机炮地堡,则成了一具具天然棺木,埋葬了他们的同袍、战友。

    说什么坚守,谈什么反击!面对这样的敌人,冲上去就是送菜,他们……他们简直是一支无敌之师!(建了个书友群:125657915,虚位以待各位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