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八章 怪物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书友群125657915,小a倒履相迎。好吧,以后我会管住码字的手,戒掉那些h比喻~哭~)

    大部分人跑了,一些人还在硬抗,帝国对待一般身份的逃兵,或许会念在战局不利、敌势浩大等因素,不予追究或是从轻处罚,但是,对基层军官,尤其是那些无权无势的平民之后,其处罚之严厉,手段之残忍,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像詹姆斯一样,审判者榴弹从头顶呼啸而过,金属钉打在壕沟边沿,扬起一蓬蓬砂砾,如雨点一般落在他的身上。

    哪怕恐惧,犹豫,悔恨,不知所措……种种情绪郁积心头,脚底已经有些发软,踩着坚硬的岩块就像踩着一团一团的棉花。

    他想跑,但又不能跑,那样会葬送他的后半生,同样也会祸及家人。

    留下战斗?用什么?用这该死的“m-506军刀改”?连敌人的动力装甲都射不穿!

    詹姆斯扭头瞅了一眼碎石堆里的狙击手,忽然很羡慕他们,不是羡慕他们手中的27mm的“雷神之怒”重型狙击步枪,而是羡慕他们有一颗坚定而又疯狂的心。

    这些家伙就是一群侩子手,他们嗜血而冷静,如同冰原上的凶猛独狼,沉迷于猎杀游戏。

    越是飚飞的鲜血,越能唤醒他们骨子里的狂暴,越是强横的对手,越能激发他们灵魂里的顽强。

    就像现在,所有人都逃了,但是碎石堆里的布拉德利·艾迪,他无动于衷,依然尽职尽责的固守在岗位上。

    詹姆斯跟他并不熟,这种人注定与血火为伍,与冷漠为伴。

    布拉德利·艾利的军衔是上尉,与连长同级,服役时间已足足九年,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已然到了退役年纪的他,却迟迟没有告别军队,回归正常生活的打算。

    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也从不见与家人联络。连队里有些人说他是疯子,也有一些人说他是傻瓜。

    詹姆斯同样心有疑惑,然而,此时此刻,望着石堆缝隙间那个全身涂成黑炭一般的家伙,他心中突然闪过一道明悟。

    一旦走上这条嗜血之路,就再无抽身的可能。对血与杀戮的渴望就像一种魔咒,不论走到哪儿,都会如跗骨之蛆一般影响着他们,比起文明社会,或许军队与战场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布拉德利开枪了,一道火光由石堆间隙喷出,强大的后座力震得细碎的石屑扑簌簌直落。

    前方大约1300米处,一条正在壕沟边沿腾挪跳跃,躲避步枪扫射的小狗突然爆出一团绿色体液,打着横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一块凸石上。

    “打中了!”不知怎么得,詹姆斯心中大定,就好像小时候夜里不敢出门,必须要有人陪一样,布拉德利的存在,让他找回一丝安全感。

    被27mm的子弹命中,小狗的一条右腿被炸成两截,它再也无法腾挪纵跃,去卖弄那恐怖的机动力了!詹姆斯对着布拉德利遥遥竖了下拇指。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他心头陡然一寒,刚刚生出的一丝安全感犹如风中残烛,瞬间熄灭。

    一头坦克大小的巨兽优哉游哉的迈动它纤细骨感的六只脚,冲着那只苟延残喘的小狗张嘴喷出一口粘液,经络蔓延,骨骼重塑,原本残废的小狗又站起来了……它就那么站起来了,并且扭动丑陋的头颅,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发出一声嘶吼。

    尽管真空环境下没有声音传播的介质,然而,詹姆斯却似能够听到它的咆哮,如同地狱猎犬一般,令人心胆惧寒。

    同他相比,布拉德利明显要镇定的多,火光一闪,又是一枪。

    这一次,爆开的不再是它的后腿,而是那颗丑陋的头颅。小狗在运动状态下或许准头稍差,可惜它不知死活的停下来咆哮示威,那么,它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身为狙击手,杀过成千上百的敌人,崩碎过无数脑袋,心理素质岂是一般士兵能比的?

    布拉德利从碎石堆里爬起来,扛起那杆跟他身体差不多高的“雷神之怒”,纵身跃下战壕,向着另一处隐蔽地点潜行。

    他就像一条幽魂,扛着死神镰刀的幽魂,默默地,不知疲倦的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詹姆斯咽了口唾沫,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忽然,头顶一道黑影掠过。

    抬头一瞧,是一个体长近四十米,身上长着许多眼窝的家伙。他记得,基地的定点轨道炮就是被这些丑陋的家伙搞瘫,然后被那些身着黄金战铠的家伙削成一坨钢铁垃圾。

    起初他还担心这种体型足以比拟护卫舰的大家伙还有其他本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它们除了能够口吐“有机物炮弹”,瘫痪掉大型防御工事外,并不能对机动载具与陆战步兵构成威胁。

    詹姆斯心下稍安,刚刚溜回壕沟,忽然,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大家伙张开腹囊,肌肉组织一阵律动,好像排泄似得喷出三团肉泥。

    肉泥落在地面,溅起一圈飞沙,接下来,他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体表遍布能量瘤的肉泥一阵耸动,中间部位钻出一颗怪诞的头颅,然后是三股钢叉似得尖利爪子。

    它们不停耸动着烂泥般的下体,在双爪的帮助下,快速蠕动至一道壕沟边沿,然后跌了进去。

    詹姆斯以为它们再出现时,可能多了两只脚,或者插上一对翅膀,又或者长出一身倒刺。事实让他失望了,它们或许真是一坨大便,在一番鸡飞狗跳,惊走几名士兵后,往下便没了动静。

    感情天上那大家伙将战壕当成茅厕了!

    他转过头,继续朝布拉德利看去。

    沉稳老道的狙击手已经换了一个位置,把自己埋在一堆装甲车残骸里。“雷神之怒”又一次架起来,地狱收割,即将再次上演。

    这时,一名士兵磕磕绊绊的由远处跑来,石砾与岩块在沉重的金属靴下粉身碎骨,细化成沙。

    詹姆斯不觉皱了皱眉,他不希望看到逃兵,尽管心中很理解他们。

    士兵的奔逃方向也很糟糕,布拉德利正好位于他的行走轨迹上,天知道这会不会引来敌人的目光,暴露狙击手的位置。

    “冈特,站住,别再往前跑了。”根据动力装甲上的编号,詹姆斯认出了他的身份。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了,通讯器里并未传来回音,至于“冈特”,依旧发足狂奔,宛若未闻。

    “嗯?”詹姆斯眉毛拧成一团,正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视野内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没把他的魂儿给惊散喽。

    “冈特”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只是,他停的位置非常诡异,而他的动作,更为诡异。

    原本金属结构的右臂一阵扭曲变幻,三根锐如矛尖的利爪快速成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一堆烧焦的金属板中,将隐匿其中的布拉德利扎了个透心凉。

    “雷神之怒”的火气消泯,就好像布拉德利渐渐冰冷下来的尸身。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上帝啊,那到底是什么怪物!”詹姆斯只觉两条腿发软,一下子瘫坐在地。

    能够化形为人,随意伪装的怪物,这是多么可怕的一项能力!枉他还以为那是一坨大便,原来他的脑袋里装的才是一坨大便。

    布拉德利就这样死了,无声无息的死了。詹姆斯轻轻合上双眼,心脏的跳动声就像洪钟大吕的轰鸣在耳畔嗡嗡作响。

    天上的怪物当初可是丢下三团肉泥,其余两团呢?还有,怪物并非一头,足足有三头之多,其余的会不会也这么干?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刚才从壕沟窜出,四下飞奔的几名逃兵身影。

    “完了……完了,全完了……”詹姆斯仰天长叹一声。外有强敌猛攻,内有细作潜伏,胜负已然没有悬念。

    “连……连长,那是什么?天……天哪……啊……”

    “胡峰,你在干什么?放下枪。”

    “尼克尔中尉,你……你不是……啊……”

    “……”

    通讯器里传来凄厉的叫喊,詹姆斯两眼无神的望着夜空,战舰的炮火点燃了娜美星外层虚空,如锦簇的花团一样炫彩夺目。

    宇宙,是一个自由港,任你翱翔,任你驰骋,但它何尝又不是一个偌大的坟场,埋葬了无数生命,无数岁月,还有无数的野心与希望。

    “詹姆斯?oh,上帝啊,你还活着!”一个饱含惊喜的声音传入耳廓。

    熟悉的音调,熟悉的用词,还有那熟悉的“上帝”,是话唠兼神棍格雷厄姆,身为连长的他,竟然没死。

    扭头见他正朝自己走来,詹姆斯一下绷紧了神经,因为他想到一件事,没人可以证明眼前的家伙是真的格雷厄姆。

    “停,你别过来。”

    他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来,将枪口调转,指在格雷厄姆前胸。

    “oh**!詹姆斯,是我,格雷厄姆,你可亲可敬的连长?”

    “你是连长?怎么证明!”

    “詹姆斯你疯了么?看在上帝的面上,醒一醒吧。”

    “不,我没疯。”詹姆斯幽幽叹息道:“因为我知道,神救不了我们!”

    ……

    一条水瓮粗细的脊针惊鸿般甩过,二人抖觉眼前一暗,一道庞大的阴影由高空跌落。

    那是一辆r50“独角犀”主战坦克。(今天就这一章了,有点私事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