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十九章 豪森的怨念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天马流星炮,魂殇之伤,yuminghao,godman,08a兄弟们的打赏。)

    战斗很快结束了,前后不过半个小时。

    纵横交错的战壕里横七竖八的倒着些士兵的尸体。他们有的被利爪撕开装甲,划破胸膛,鲜血与内脏器官流了一地。有的被金属钉贯穿,身体如同漏水的花洒,兀自一滴一滴淌着业已冰冷的鲜血。还有的胸口一个破洞,透过间隙能看到对面殷红的石砂。更有头颅与身体分家者,他们死的很干脆,也很干净,能量剑的高温直接蒸干了体内的鲜血,留下一分为二的焦尸。

    装甲载具与各式各样的武器散布全场,一些尸体倒卧在爆裂的车舱内,鲜红遍地,如同坏掉的西瓜瓤。

    侧倾的战车,扎进战壕的坦克,结构严重变形的武装穿梭机,还有那些被鲜血染红的枪械、弹壳。

    前沿阵地陷落,后备支援营2连全线溃败,生还者不足20人。

    唐方踢开脚边一个破烂机械水壶,视线扫过战场,扫过报废的防御工事,最后落在基地边缘高高的围墙上。

    阿罗斯托着c-14“穿刺手”高斯步枪从后方靠过来,通讯器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喘息声。

    “走吧,不必伤感。”

    “嗯。”唐方点点头。若非有星际系统帮助,他早已是5号行星地底的一具冰冷死尸。乱世,无所谓正确,无所谓残忍,不想死,那就必须抛弃软弱,抛弃迷茫,拿起枪去战斗,去屠尽一切敢于拦路的敌人。

    这不是残暴不仁,也不是泯灭人性,这就是小人物的乱世求存之道!

    和平到来?那不过是胆小鬼的白日梦,就像街头混混兜里的劣质白.粉一样,不过是用来自我麻醉的道具。尊重人权?如同学者教授的袜子,穿上体面,扯掉无妨。

    王虫的粗壮鞭须垂下,卷起豪森与唐方,快速向上攀升。

    豪森正在一辆报废的指挥车里四处翻检,想找点肉排、浓汤、曲奇、冰激凌之类能吃的东西。连日来只靠压缩饼干充饥,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

    当然,肉排、浓汤、曲奇、冰激凌……这些只是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使劲踢开一堆杂物,一个小抽屉出现在眼前,他随手拉开。几张老照片,一本日记,还有一包“梅斯特”牌香烟。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吸引住他目光的,是抽屉最深处的一个玻璃小瓶,瓶子正面标签上方方正正的印着一串字符“russiavodka”。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豪森的笑声就像一口气连吞八片伟哥,低沉压抑,却又爆发力十足。

    他刚要去拿玻璃小瓶,忽然顿住了,想起阿罗斯那老烟鬼,不觉嘿嘿一笑,随手抄起那包“梅斯特”牌香烟塞进身后收纳箱。

    当他再一次伸出手臂,眉开眼笑的抓向那个玻璃瓶时,突然,一条鞭须由天而降,不容分说,卷起他的身体拉上半空。

    眼睁睁看着那个装满伏特加的玻璃酒瓶离他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视线尽头,豪森怨由心生,险些没哭出声。

    “唐方,你个混账王八蛋,你还我的伏特加……”

    通讯器里,豪森哭丧似得叫骂回音袅袅,久久不绝。

    唐方并不清楚自己怎么得罪了他,难不成那莽夫对被塞进王虫肚子这件事有了恐惧症?

    “豪森,你闭嘴!再嚎把你塞它屁眼去。”

    一句话说完,豪森的叫骂戛然而止。塞进腹囊已经够恶心的了,塞进菊花?holy

    mother!以后还怎么见人。

    唐方现在可没空顾忌他痴娘怨妇似得感受,话音一落,便将注意力转到系统空间。

    这一战的损失有点大,共损失掉小狗5条,机枪兵2个,劫掠者1个,蟑螂1只。

    5条小狗3条死于大威力狙击枪下,2条被榴弹炸死。机枪兵2个都是死于狙击枪下,至于劫掠者与蟑螂,是被围墙两侧的120mm加农炮塔干掉的。

    如今的作战单位与资源存量如下。

    虫族:工蜂x1,虫后x8,脊针爬虫x5,蟑螂x7,王虫x6,眼虫x3,小狗x4,总人口33/74。

    人族:scv一个,机枪兵x9,劫掠者x11,总人口32/82。

    神族:探机x1,狂热者x8,总人口,17/42。

    存款:水晶2285,瓦斯6150。

    之前一战是靠着突袭,方才轻轻松松将“银翼之风”后备加强连击溃,眼下这一战是攻坚战,不但有3789师支援营2连防守,更是背靠多重防御工事,他能以区区10人口的牺牲为代价,啃下这块硬骨头,这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阵地陷落,防御工事全毁,整个后勤基地就像剥掉皮的鲜嫩花生,彻底暴露在眼前。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会简单许多,是锅炒水煮,还是搓皮生磕,一切全凭他做主。

    “阿罗斯,给你。”豪森冷着脸,气嘟嘟的走过来,随手将一包香烟丢到阿罗斯身前。

    阿罗斯低头一瞧,乐了:“豪森,这东西你从哪儿弄的?”

    说着话,他迫不及待的抽出一根,引火点燃,狠吸一口,然后吐出一道滚滚轻烟:“嗯,雪茄劲儿大,偶尔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

    “你有主食,还有甜品,艹,老子忙活半天,一点儿好处没得到。”豪森凶神恶煞的瞪了唐方一眼:“从5号行星出来都半个多月了,成天吃这些垃圾饼干,嘴里淡出个鸟来,好容易找到瓶vodka,还没等拿,就被他弄了上来。”

    阿罗斯笑的更欢实了:“豪森,你放心,等逃出去,我一定请你喝一杯。”

    “呸,喝个屁,你个穷鬼,拿什么请我?”豪森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嘟囔道。

    做为等候处决的死刑犯,帝国早就将财产没收充公,银行账户直接封停,一毛都不会留下。请客?拿什么请?抢劫还是卖身?

    阿罗斯嘿嘿一笑,慢慢躺平身子,舒舒服服靠在王虫腹腔柔软的肌肉组织上,细细品味烟丝释放的馥馥浓香。

    扁扁嘴,豪森转头看向唐方,却见他眉毛微动,徐徐睁开眼来:“到了。”

    “嗯?”豪森偏头一瞧,视线穿过透明的囊泡,落在下方的后勤基地建筑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