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十一章 奥斯汀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冯达,魂殇之伤,08a,书友140403221227397,nanor401,+6+632,godman几位书友的打赏。)

    “他怎么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霍奇森眉毛在抖,脸在抖,连身子也在抖。

    从声音上判断,对方最多25、6岁,身为一名睿智高傲、沉稳优雅的准贵族,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从头到尾耍得团团转,这叫他怎么忍?如何能忍!

    另一边,指挥室内,霍青与爱德华脸色已然阴沉如水,除非对方知道军部正在破译伊普西龙科技的事,否则,绝对不会意有所指的这样讲。

    基地下面有伊普西龙遗迹这件事,只有舰队高层,以及3789师核心人员知晓,一般的前线士兵与基层军官根本无从得知,他是怎么知道的?

    霍青目光扫过在座军官,不禁摇摇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眼皮子底下。嗯,或许他言外之意并非是指伊普西龙遗迹,而是担心正往基地撤退的前线部队。

    就在指挥室内众人各怀心思,暗暗忖度唐方话中深意的时候,外面对峙之势忽然起了变化。

    一道黑影从上空掠过,与轨道卫星相接的通讯塔台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臃肿庞大的眼虫晃动一下身体,头一伸,朝着塔尖喷出一团黏泡。

    孢衣破裂,无数裹着粘液的经络绕着卫星天线与微波通讯设备快速蔓延,几个呼吸的功夫,整个通讯塔台犹如五花大绑的**,成了一幅引颈待宰的可怜模样。

    霍奇森认识那东西,比任何人都印象深刻,就是这该死的东西瘫痪了他的宝贝,他的定点轨道炮,若没有它,前沿阵地怎么可能会丢?基地怎么可能失守!

    但是,眼下他又是唱的哪出戏码?封通讯吗?回援指令早已发出,现在封还来得及吗?马后炮,有屁用啊!

    霍奇森总算找回一点心理安慰,原来那小子也是一只鸡……

    不过,若是他此时看到弗朗西斯那张比死了爹还难看的老脸时,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基地下方30米处,一个神秘大厅内,接线员掌心pda的upload进度条停在72%,醒目的“warning”图案就像一个脱得清洁溜溜的混血niu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该死的,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停住了?”弗朗西斯犹如一头翻墙越瓦,不慎擦伤屁股的公猿,声音尖刻而乖戾。

    “上校,塔台被封,通讯设备故障,我们与卫星的连线被强制断开了。”一名年轻军官在与指挥室取得联系后,阴着脸说道。

    “霍青再搞什么!”弗朗西斯怒吼道。

    “上校,您看,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站在他身后的警卫排长西蒙斯·伊夫林小声说道。

    “你们上去有用吗?”弗朗西斯咬咬牙,强行压下心头愤懑,朝着对面手足无措的几名科研人员说道:“都愣着干嘛?上传失败,那就手动复制。”

    说完,又扭头冲西蒙斯说道:“西蒙斯,你带几个人去把守通道,记住,决不能放任何人进来。”

    “是。”西蒙斯没有多言,转身带着几名手下向外走去。身为弗朗西斯的亲随,他的忠心,可昭日月。

    ……

    霍奇森坚定不移的执行着拖延政策,他深信回援部队会及时赶到,这同样是一个贵族必须具备的优良品质,相信帝国,相信同伴。

    不过很明显,唐方已经没有了耐心,他的目标是总控中心与弗朗西斯,对于霍奇森的品质如何,就像前世对老板与秘书的香艳八卦,毫无兴趣。

    9名机枪兵与11名劫掠者已经被他放出来,并且毫无风度的发动了突然袭击。

    一颗榴弹擦着霍奇森的肩角飞过,撞在指挥部大楼钛合金墙面上爆起一团剧烈的闪光。

    他背靠掩体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若不是旁边炮手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那颗榴弹一定会在他胸脯爆开。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刚刚还是三人小组,突然之间就成了20几人的队伍,那些可怕的家伙到底从哪里出来的?

    身边呼啸的枪弹证明这并非幻觉,对面被炸出一个凹陷的钛合金墙壁真真切切的存在着:“皇帝陛下在上,“凯尔特”圣剑在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没有人能解释他的困惑,唯一令他幡然惊醒的,是一道溅在他臂甲上的血珠。

    霍奇森机械的扭过头去,炮手已然仰倒在地,他头盔前方的护镜片片破碎,一枚金属钉刺瞎了他的左眼,然后刺入颅腔,鲜血如喷薄的地泉一般往外涌。

    霍奇森只觉身体发冷,以前都是在指挥室里指挥作战,战场的景象更像是一幕紧张刺激的大制作电影,至于伤亡,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数字。

    此时此刻,霍奇森第一次抛却贵族式的从容不迫,换上了寻常人该有的恐惧。因为,死亡是那样的近,简直触手可及。

    交火继续,榴弹的火光在四周闪烁,掩体的震动敲打着动力装甲的外皮。

    通讯器里传来男人的闷哼,女人的惨叫,还有子弹刺透装甲,贯穿身体的闷响……

    死亡如同一坛老酒,在不停发酵,酝酿……

    霍奇森深吸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m-505军刀自动步枪,鼓起所余不多的勇气,正要回身反击,突然,掩体右侧阴影一闪,当他下意识扭头望去时,一只丑陋可怖的六脚爬虫出现在视野内。

    尤记得这种怪物会喷涂酸液,连由金属陶瓷复合材料锻造的导弹发射器也能融化。

    “跑?亦或还击?”

    随着念头闪过的还有一道墨绿。

    ……

    战斗很快结束了,的确,这些由文职军官组成的守备部队战斗力弱的可怜,未损一兵一卒,霍奇森与其十几名手下,全部成了一堆冰冷的尸体。

    生死场上,没有男女之分,平素昂首挺胸,风姿飒爽的女军官,此时此刻,也不过是战场一具了无生气的腴肉。当然,或许她有一张精致的小脸蛋,入殓师会额外关照一下。

    指挥部大楼的门死死闭合着,就好像遭遇非礼,紧咬牙关的贞烈美妇,想往让她乖乖就范,很难!

    唐方扫过门上的“凯尔特”圣剑标志,淡淡说道:“轰碎它。”

    5头脊针爬虫铁锚般的利刺破空而至,如同不懂怜香惜玉的蛮夫,将那两米多宽,可比拟战舰护甲的大门戳出五个大洞。

    后面蟑螂涌上,大股大股的强酸唾液喷出,钛金大门如同暖阳下的积雪,软化消融,变成一堆残渣。

    “嘿嘿,既然姑娘张开腿了,小伙子们,还等什么。”豪森粗鄙的喊话在通讯器里回响。他等着一刻已经好久了,从3789师将他们出卖时起,他就一直在等待,等待把k-12四联榴弹发射器顶在弗朗西斯那老东西的屁眼上,来一个肛上开花。

    长长的尾音如同野狼干嚎,随着豪森左摇右晃的身体消失在走廊,唐方冲阿罗斯点点头,跟着钻进大门。

    四散的气流卷起一股股狂风,氧气浓度持续下降,走廊环境监测装置的警报已经响起,红彤彤的光芒接连闪现。

    “快,关闭安全闸门,激活模块化应急预案。”尽管心头充斥着一股苍凉与无力,霍青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这一点同唐方挺像,不到最终关头,绝不轻言放弃。这或许就是炎黄先辈留给华夏子孙最为贵重的血脉瑰宝吧。

    “咔,咔,咔……”一道道沉重的大门落下,将整个基地分割成无数大大小小的区块。

    对于这一幕,唐方三人无动于衷,本来基地便是由工程船与特殊型号的指挥车做为地基,延展建设而来,能够有这样的功能,倒也无可厚非。

    狂风趋缓,氧气浓度渐渐恢复正常,原本已经拐过弯去的豪森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喂,唐方,该往哪走?”

    “噗。”唐方差点笑喷了,原来这个冒失鬼不认识路。起先看他冲的比谁都欢,闹了半天,是个路盲。

    “别笑啊,快说,去的慢了,万一弗朗西斯那老东西跑掉怎么办?你不想报仇了?”

    仔细想想,豪森的顾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弗朗西斯为人如何,他并不了解,如果真是个胆小鬼,临阵而逃,乘穿梭机跑了呢?要知道王虫、眼虫无法对空作战,没有拦截能力。

    “稍等。”唐方与基地上空的眼虫取得联系,通过红外感应能力,构建出一幅基地的分布图,然后由人员分布程度,找到位于建筑群大后方的中央指挥室。

    “找到了,随我来。”招呼二人一声,他向左一转,径自走到一扇碳钢合金闸门前面,召唤出狂热者,切瓜剁菜一般,轻轻松松开出一道侧门,沿着连接通道向北挺进。

    随着一道道闸门被破,恐惧如同瘟疫一般在基地蔓延开来,最先承受不住的是工程部的机修师们,他们不是军官,不是受过炮火洗礼的前线士兵,说好听点叫机械工程师,说难听点就是跟扳手机油铁疙瘩死磕的勤杂人员。

    逃,还有一线生机,不逃,势必死在那些恐怖的异形手下。指望回援的部队?老天爷,别傻了,有苏鲁帝**追在屁股后面,自顾尚且不暇,又哪里腾得出手来保护他们这些低级士兵。

    杂物间,载具下,排气管……一切能够塞得下人的地方,全部成了他们的避难所。

    指挥室内同样人心惶惶,因为那个举起镰刀的死神毫无停顿,正破开一道道钢铁闸门,笔直朝着指挥室走来。

    以前摩肩接踵,往来如流的主连接通道,此时静的可怕,只有唐方三人脚步踏在地上传出的闷响,以及身后虫群的轻嘶。

    ……

    与此同时,娜美星外层空间正上演着一场愈演愈烈的舰队交锋。

    一些中小护卫舰游走在前,后方是大一些的巡洋舰,阵型如同扭曲翻转的麻花一般,做着各种看似随机,却又暗合章法的规避动作。

    自动加农炮的火焰划破虚空,漫天飞舞的鱼雷、导弹,电磁轨道炮的带电弹丸,以及脉冲镭射炮的虹光……

    如同来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轰响,只有连绵不断的爆炸与冲天而起的火光,当然,还有垃圾一般飘荡在虚空,面容扭曲,支离破碎的半截尸体。

    血液如同红色的珍珠,随着牙刷,咖啡杯等日用品一道,越飞越远,当然,这其中不乏安全套,卫生巾,以及廉价的验孕棒。

    雷霆舰队阵营大后方,旗舰“宙斯”号航母的舰桥指挥室内,帝国中将奥斯汀·斯科特正在大发雷霆。

    “联络官,你说什么?和地面的通讯中断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的海洛伊丝轻微颤抖着,以一种近乎抽泣的声音说道:“中将,是有……有人瘫痪了3789师的通讯塔台,不仅导致了通讯中断,连数据接收工作也被迫中止。”

    奥斯汀·斯科特眉毛撇成了汉字“八”:“这么说来,3789师基地沦陷了?”

    海洛伊丝摇摇头,纤细的手指划过电子键盘,侧面监视器上青光一闪,出现监控卫星拍到的一幕,一只体长近40米的丑陋怪物飘荡在基地上空,西南角落的通讯塔台外皮粘着厚厚一层叫人恶寒的灰褐色黏液。

    “这是什么鬼东西?”奥斯汀目光变得无比阴冷:“海洛伊斯,3789师基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中将,这是刚刚由卫星传来的影像。”

    监视器上画面一变,镜头中,一个身着“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男人带着一群相貌丑陋的异形,及一支神秘部队,势如破竹一般,将3789师的防御阵地攻陷。

    “这……这人是谁?”奥斯汀嘴角微微抽搐着,目光中有震惊,有不解,还有茫然。画面中那个男人明明穿着帝国的制式动力装甲,可他为什么要进攻己方?那些攻击力强大的异形,还有黄金武士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道。”海洛伊丝轻轻摇了摇头:“传感元件已被破坏,难以读取装甲编号,早前来自基地的联络也没有提及他的姓名。”

    “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向我汇报!”奥斯汀咆哮道,额头上青筋突起,已近暴走边缘。后勤基地被攻破,数据传输中断,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才知道。这场战斗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伊普西龙科技!如果任务失败,罪责谁来担?谁又担的起?

    “中将,您刚才正和参谋官们商讨抽调几艘巡洋舰,奇袭赤道第二战场,瓦解敌人拦截之势的作战方案。是……是您命令任何人不许打扰的。”海洛伊丝内心非常委屈,但表面上却未有任何感情流露。因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年轻亦或老迈,一旦上了战场,必须强迫自己变得成熟,干练,这是军队的纪律,同样也是重要的保命技能。

    “呼……”奥斯汀呼出一口肺间浊气:“基地陷落多久了?”

    他没有道歉,他也没心思道歉,他更没必要道歉,因为他,是帝国中将,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

    “嗯……不到10分钟。”海洛伊丝回头望了一眼数据传输记录,回答道。

    “才过了10分钟?”奥斯汀一愣:“数据上传进度呢?到了多少?”

    “72%。”

    皱眉沉思片刻,他突然一咬牙:“传令官,传我的指令,之前的计划作废,命虎鲨联队转换方位,目标3789师基地,我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把整个基地夷平,也要一定要确保伊普西龙遗迹在我们手上。”

    “是。”传令官应声去了。

    奥斯汀缓缓走到沙发坐下,轻轻摩挲着已经有些发白的扶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内心焦虑时才有的招牌动作。

    第二战场与第三战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投入的兵力也同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太空中,虽然双方还保持着一定的克制,战列舰与航母级作战单元并未投入战场。

    但由巡洋舰、驱逐舰发起的试探**火一直未停,除此以外,在赤道第二战场的近、远地轨道上,双方护卫舰级别的小型战舰亦在拉锯纠缠,争夺着对战略空降点的掌控权。

    焦灼在持续,损失也在慢慢扩大。终有一刻,战势会蔓延至整个舰队,战列舰、航母都不能幸免。

    以双方舰队的实力,注定将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奥斯汀深吸一口气,目光透过舷窗,落在那颗灰褐色的行星上,只有获得那些科研数据,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那个男人的身份,他同样非常在意,长达三十多米的生体战舰,还有那一支神秘部队,它们是由哪里来的?又为什么听他指挥?

    圣紫罗兰舰队与雷霆舰队横亘虚空,方圆十万里范围内,别说战舰,连块陨石飞过,都瞒不过舰载级的大型雷达监测网。

    他们究竟是从哪里侵入地面战场的呢?那个男人又为什么进攻基地,他图的是什么?

    奥斯汀沉思半晌,脑海中一点灵光闪过,难不成这个男人是3789师的高层军官,知道基地下面有伊普西龙遗迹,且破译工作已经进入尾声,只要截获那些数据,就能得到雷霆舰队这次行动的成果。

    这分明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如此说来,这个男人当是某个势力安插进军队的间谍,但……是谁呢?肯定不会是苏鲁帝国。

    查尔斯联邦?伊达共和国?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亦或是索隆帝国?(5000字大章,晚上没有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