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十三章 怀疑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唐方三人沿着蟑螂开凿出的坑穴往地下潜行的时候,阿基米德号上,克拉彭正在观看一份影像资料。

    画面中有闪耀的枪炮之光,有绚烂如烟花的爆炸,有3789师士兵溃逃的背影,亦有步步紧逼的虫群。

    他的目光紧紧盯在一个人身上------虫群的指挥者。那是一个穿着帝国制式动力装甲,却在猛攻3789师后勤基地的家伙。

    舰队司令部发来协助要求的时候他还在奇怪,以他这种丢了基地的家伙,能保住军衔已经是念在他的长辈颜面上,协助?他能帮亲王殿下做些什么?鞍前马后?出谋献策?得了吧,雷霆舰队人才济济,他又算老几!

    不过,当他打开这段卫星拍摄的影像记录,看到那些在战壕里纵跃腾挪,以利爪与尖牙收割着帝国士兵生命的恐怖生物时,他惊呆了。

    这不是5号行星上攻陷基地的异形吗?为什么出现在娜美星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些陌生部队,黄金武士,这些奇怪的战斗单位是哪里来的?最重要的,那个身穿“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家伙又是谁?

    克拉彭渐渐明白过来,舰队司令部是想让他结合5号行星的经历,看看能否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确定这支神秘部队的来历。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将那段十几分钟的影像一遍遍回放,再回放。慢慢的,那个战场上闲步华庭一般的背影,与记忆中一个家伙重合了。

    没错,就是唐岩,那个木讷的家伙!

    克拉彭“腾”的一声站起来,走出房间,朝着舰桥方向跑去。

    ……

    同一时刻,3789师后勤基地地下50米处。

    甬道幽暗的灯光照在西蒙斯神情凝重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他身后跟着四名警卫,自始至终,他们的食指都没移开过扳机。

    厚达1米的贫铀合金大门反射着昏幽的灯光,亦将五人的身影倒映其上。

    距离通讯连线中断已经过去10多分钟了,指挥中心怎么样了,敌人到哪了?这些他们统统不知道。

    由他们5人构筑的防线已经是最后的阵地,甬道那头就是伊普西龙遗迹所在,为了沃克·斯图尔特亲王殿下,为了弗朗西斯上校,同样,也为了他们自己,这里决计不能失守。

    “喀拉,喀拉……”

    一阵异响传来,西蒙斯绷紧的心弦一震,忙抬头向前望去,却见大门紧闭,纹丝不动。

    “队……队长,声音好像是从后面传来的。”

    “什么?”西蒙斯皱皱眉,心说,没道理啊,遗迹入口只有一个,不从大门进来,难不成他们从天而降?

    “三条悠二,西科莫斯,走,跟我去看看。”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到异响传来的地方去看看。

    两名警卫闻说点头,紧跟其后,向着甬道深处走去。

    “喀拉。”又是一声异响,并伴着重物坠地的声音。

    西蒙斯一紧,脚下发力,加速前行。当他拐过一个弯,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一幕,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股子寒气直冲头皮。

    甬道天花板破了个大洞,一只丑陋的六脚爬虫正从上方跳下,沉重的身体砸在地面上发出一阵阵闷响。

    “敌袭,敌袭!”西蒙斯的喊话在甬道回荡。

    与此同时,他身边两名警卫开火了,子弹雨点般落在那些怪物身上,擦出一道道火光。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外壳简直比钢铁还坚固。”一直以来,警卫班都跟在弗朗西斯身边寸步未离,这是他们第一次遭遇蟑螂,也是头一回领教它们的恐怖。

    “叮叮当当”子弹射中背甲,传出金铁交鸣。

    最先落下的蟑螂张开嘴,晃动它庞大的身躯,腹下毒囊骤然一缩,“噗”,喷出一大口墨绿色酸液。

    西蒙斯情急生智,一个驴打滚躲开,不过他身后的三条悠二就没那么好运了,酸液迎头浇下,淋在他的动力装甲上。如同滚烫的开水泼在雪堆,钢甲快速消融。

    “啊……”三条悠二杀猪般的惨叫在甬道中不停回响。随着“哗啦”一声,装甲散落一地,露出一具已经融化掉半截身子的死尸。

    黄绿色的脓水在地面蔓延开来,不管是血肉,还是脂肪,骨骼,都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快速消融。

    西蒙斯后背紧贴墙皮,只觉头皮发麻,浑身冰冷。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残暴、邪恶,如同撒旦流放人世的地狱恶魔。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西科莫斯同样步上三条悠二的后尘,成为一堆脓水四溢的残渣。

    西蒙斯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恐惧,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当一只又一只蟑螂从甬道天花板的大洞跳下,他害怕了,一股无力与绝望涌上心头。

    完蛋了,一切都完蛋了……

    好像印证他心中所思一般,“咚”洞口中跳下一个笨拙臃肿,体型庞大如黑熊般的家伙,只见他举起双臂,一左一右两颗榴弹拉出一道银白色烟轨,落在甬道拐角。

    “轰,轰。”接连两声爆炸。

    刚刚拐过弯,还没弄清楚状况的两名警卫被狂暴的冲击波掀飞,一头撞在坚硬的墙壁上,“啪嗒,啪嗒。”如同死狗一般摔在地上。

    “咚,咚。”

    随着两声闷响,洞口又落下两人。

    当最后一个穿着“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家伙双脚着地,慢慢挺起身子的时候,西蒙斯猛一咬牙,翻身之间,将自动步枪调成榴弹模式,用力扣动了扳机。

    “去死吧,你这恶魔。”

    这一刻,时间好像就此定格,透过头盔前方的护目镜,西蒙斯仿佛看到了敌人嘴角弯起的一抹冷笑。

    接下来,他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半空光波一闪,金光大盛,一个身着黄金战铠的人形生物凭空浮现,月白色的能量长剑横空斩过,那枚榴弹就好像一颗木瓜,被轻轻松松的片成两瓣。

    金光一敛,黄金武士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时光流速复原,西蒙斯翻滚的身子撞在另一侧墙壁上,停了下来。

    “那又是什么?是什么!”

    没人回答他,有的,只是阿罗斯手中高斯步枪射出的金属钉刺穿动力装甲,在他左胸开出一个个血洞的清脆“嗤”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