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十四章 倒霉的克拉彭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战斗仅仅持续了一分钟便告结束,唐方面无表情的扫过西蒙斯的尸体,转身朝着甬道深处走去。

    五分钟以后,甬道路尽,一道钢铁闸门出现在三人跟前,这一次破门对象换成了狂热者,能量剑刺入门板,刀切豆腐一般,轻轻松松开出一道侧门。

    唐方三人鱼贯而入,大门后面是一个月台,两条索道软软垂下,顺着坡道延伸出去。

    这是一个直径近千米的圆形洼地,大体上看类似陨石坑,只不过深度达数百米,中央平台上一座尖塔形建筑巍峨耸立。

    洼地上方罩着一层由隔热、防磁、吸波材料构筑的半圆形金属天穹,想来是帝国为了防止敌人窥探,特意建造的。

    连接月台的索道已经被人从另一头斩断,想来是弗朗西斯为拖延他的脚步,刻意做的安排。

    唐方微微一笑,轻轻打个响指,王虫显现,柔韧的鞭须射下,往三人腰上一缠,快速朝着洼地底部飞去。

    直至临近遗迹,三人这才分辨出建筑全貌,整栋遗迹通体由一种不知名的反光材料建成,高二百多米,下宽上窄,造型方正,远远看去,倒有几分类似英雄纪念碑。

    尤其惹人注目的是塔顶分东南西北对立的四根倾斜锥体,一道道蓝色镭射由锥尖射出,在中央位置汇聚成线,冲天而起,笔直注入一块悬空的菱形结晶体底部。

    丝絮一般的金黄色光线恍如天边的流云,围绕在菱形结晶体四周,回环往复,载浮载沉。

    ……

    王虫载着唐方三人飞向遗迹的同一时间,阿基米德号舰桥,克拉彭正望着终端屏幕上一副画面发呆。

    “死了?竟然死了,怎么会!”

    数据平台的终端屏幕上显示着三个人的身份资料信息,不停旋转的3d立体头像下方,硕大而闪亮的“已阵亡”标签倒映在他的瞳孔上,反射出一片赤红。

    “难道我的推断是错误的?”克拉彭两只手放在头部,使劲抓着,挠着。

    他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5号行星上出现异形,攻陷了资源勘探基地,而娜美星上同样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异形,并对3789师发动进攻。如果非要在两者间找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唐岩,每次异形出现,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再联系影像资料里那个穿着帝国“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家伙,异形之事八成与唐岩脱不开关系。他以为自己成功破解了异形之谜,却不想来到取得授权后进入士兵数据库一查,唐岩、阿罗斯、豪森三人皆已死亡。

    帝国判定前线士兵以及基层军官死亡,最广泛,也是最可靠的依据,便是由卫星与动力装甲内置生命迹象判定程序组成的交互信息网络。

    动力装甲内置的微型处理系统可以实时检测宿主生命特征,当士兵在战斗中伤重身亡,生命迹象判定程序便会被激活,通过扫描身体的各项数据指标,一旦确认宿主死亡,便会采集身亡宿主的血液dna,并向轨道卫星传递一道“死亡讯号”,当卫星的检测程序确认“死亡讯号”所含的dna数据与军部信息数据库中该士兵的dna吻合,便会判定该士兵战死,并在身份页面标注“已阵亡”字样。

    唐岩是虫群首领这件事不过是他的臆测,而系统的死亡判定,是遵循固定程序,有证据的。相较而言,后者的可信度更高,也更被世人所认同。

    在5号行星时异形只有一种,到了娜美星战场,非但出现数种之多,且还有一些陌生的人类单位,以及身着黄金战铠的神秘武士参与进来。

    或许,是自己猜错了。

    克拉彭长叹一声,神情落寞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本以为找到一个立功的机会,却没想到只是空欢喜一场。

    得知唐岩三人的死讯,他没有愧疚,没有不安,更加不会自责,唐岩是他的救命恩人不假,但那又怎样。这是一场战争,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像长官亲手送士兵上黄泉路这种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阴差阳错一类事,就好比出门捡钱,**中奖,不是没有,只是概率较小罢了。事实上,克拉彭可谓是非常倒霉,大好的立功机会就这么丢了,与其说是事有巧合,倒不如说是命运女神鼻痒难耐,扣出一团琥珀色的鼻屎蛋儿,刚好弹到他碗里而已。

    卫东方当初请求弗朗西斯助其除掉唐方,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这件事,在霍青的提议下,策划发动了一次特别侦查行动,名义上是派人到前线刺探敌军“银风”导弹特种营的情报,实际是上门送死。

    三人战死最好,如若被俘,以苏鲁帝国对待俘虏的处理办法,扔到矿产资源行星做终身劳工,与战死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像唐方这种前线小兵,并不知晓3789师作的战部署,无虞情报泄露。弗朗西斯唯一的担心,便是被舰队里的死对头知晓,3789师虽然归他管,但他并不能一手遮天,比如说副师长爱德华·奥利佛,便是军部敌对家族势力排到部队恶心他的家伙之一。

    在得知情报有误,遭遇围攻后,三人肯定会发送求援信号,甚至于发现动力装甲被人动了手脚,将此事汇报总部。

    派人去调查导弹基地,结果情报出错,且还因为行踪泄露被敌人侦测到,招致围剿身亡。情报为什么会出错?侦察连那么多老队员,为什么不派他们去?动力装甲为什么会被动手脚?谁干的?

    是3789排挤打压新人?还是他弗朗西斯跟那三人有仇,假公济私,送羊入虎口?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有心人查知,整理成材料送至督军那里,他势必会受到影响。

    霍青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不用弗朗西斯操心,自然会为他的老友将危险系数将至最低。娜美星上空的军事卫星群隶属3789师管理,修改一个士兵的生死状态再简单不过。

    只要赶在三人向基地发出求援信号之前,将状态改作“已阵亡”,接下来不管是呼叫求救,还是汇报战情,都会被卫星当做敌人的间谍行动而自动过滤。这样一来,东窗事发的概率就会降低到一个很小的范围。

    除非他们三人能够从“银翼之风”机械化步兵师的围剿中平安脱身,否则,这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侦查行动失败,士兵遇难身死”事件。

    以“银翼之风”与那三人的实力对比,平安脱身?可能么!

    霍青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仨不但在“银翼之风”三个连队的围剿中平安脱身,且还因祸得福,取得伊普西龙一族的精炼工艺科技树。

    至于他自作聪明的“绝户计”,反而帮助三人洗清嫌疑,消除掉克拉彭心中的怀疑,意外地帮助唐芸、唐林二人躲过一场灭顶之灾。

    当然,此时此刻,被唐方送上黄泉路的他,已经无法用脸色亦或咒骂来表达心中的郁闷了。

    ……

    “阿嚏,阿嚏。”通讯器里传来唐方的喷嚏声。

    “怎么?感冒了?”豪森扭动着身体说道,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被王虫塞消糜栓似的将他圆润扁平的脑袋按进腹囊,但他仍旧感到浑身不自在,简直比喝了一碗发馊的白米粥还叫人恶心。

    唐方扫过人体状态栏的体温读数,不觉皱皱眉:“体温正常,莫不是谁在骂我?”

    豪森嘿嘿一笑:“谁骂你?霍青吗?感情他在黄泉路上寂寞,画圈圈诅咒你呢。”

    唐方闻言一愣,这货的调侃之言看似漫不经心,不过仔细想想,却也有些歪理。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唯有业已自杀身亡的霍青,莫不成真是那老家伙阴魂不散,在黄泉路上惦记着他。

    “唐方,我瞧你天心晦暗,印堂发黑,想是身染恶煞,近来当有血光之灾。”眼见他闻言一阵恶寒,因为惦记着那瓶russiavodka而满怀郁闷的家伙忍不住出言打击道。

    “乌鸦嘴!”唐方斜了他一眼,没有在意,扭头扫过舷窗外越来越近的伊普西龙遗迹,不禁微微眯起双眼:“黄泉路上寂寞?放心,用不了多久,你的老朋友便会下去同你作伴了。”

    一分钟后,王虫被收入系统空间,唐方三人迈步走上塔基高台,不疾不徐的来到符文大门前立定。

    阿罗斯端起手中的高斯步枪,冲二人点点头。

    眼见他们俩皆已做好战斗准备,唐方深吸一口气,慢慢将手贴近大门中央的e符号。

    幽光一闪,符文大门无声无息的开了,一道亮如白昼的光芒沿着大门缝隙漫出,照在三人的身上,洒下一片金黄。

    唐方眯了眯眼,当先一步跨出,身体如同步入另一个空间,一晃消失不见。

    阿罗斯、豪森二人不敢怠慢,同样一步踏出,紧随其后,消失在大门入口。

    大厅,幽焰,能量菱晶,精密仪器……

    当然,更少不了弗朗西斯如同活见鬼一般骇然欲绝的目光。(今天就一章了,临时有点事。10张9000催更票的哥们,你可真敢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