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十五章 总控中心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godman,魂殇之伤,252332956,kevlevin614,腹黑书朋,08a几位书友的打赏。)

    同外面所见一样,这是一间下宽上窄,足有二百米高,数十米宽的尖顶大厅,最中央矗立着三根向中间倾斜的巨型立柱,立柱上纹刻粗犷,流淌着明暗不定的幽幽蓝光。

    立柱尖顶交错于一点,中央悬浮着一颗巨大的能量菱晶。菱晶顶部垂下六条儿臂粗细的银白光丝,另一头连接在一颗颗闪着水晶色泽的圆形球体上,球体表面银光流转,一排排伊普西龙文字电影字幕似得纵横交错,回复往来。

    若是将圆球表层沿经线剪开,摊平,俨然就是《黑客帝国》中的数据矩阵。

    唐方三人进入房间时,围绕在菱晶周遭的符文圆球外侧各有一条机械手臂,一道道蓝色镭射由机械臂掌心的光棱射出,打在球体表面泛起一道道微光波浪。

    机械手臂另一侧是玻璃管道与金属导线,玻璃管道中流淌着蓝色液体,而金属导线则一直延伸至立柱底层,汇于一台大型电子设备上。

    此时此刻,12名科研人员正团团围拢在电子设备周围,以特制的频谱分析转换仪器,将一簇簇数据串copy至多用途pda上。

    在发现伊普西龙飞船后的二百多年间,人类对于伊普西龙一族的有关研究一直不曾停止,虽说从大局上看,进展寥寥,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成果的。

    就像这些科研人员所使用的仪器,便是通过将零号源素结晶化,加工成光棱,辅以不同频率的激光,作用于伊普西龙遗迹的数据核心,然后收集波谱,结合太空的大批科研船,通过特殊算法,转化为二进制单元。

    所谓的破译工作,便是依据数据核心的能量波动,调节激光的频率,最终达成“谐振同调”,数据化伊普西龙符文。

    不过,因为伊普西龙一族的科技较人类先进许多,在数据存储上面,有一套更为严密完整的保护机制。一般而言,以主流科研计算机的运算速率,只能在遗迹完整的科技树上剥落一些细枝末节,便会触动遗迹数据核心的保全程序,继而开启清空进程。

    唐方进入遗迹的时候,数据上传任务由于卫星通讯中断,完全陷于停滞状态。迫不得已之下,这些科研人员只能用多功能pda来copy频率分析转化仪器中存储的由遗迹科技树剥离出来的一小部分波谱数据。

    copy进度已经达到90%,只需5分钟,他们便能圆满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搭乘穿梭机离开娜美星,回归雷霆舰队,到了那时,地面战场的胜负又算得了什么?就算将整个星球都送给苏鲁帝国,面对业已清空的数据核心,他们又能得到什么?遗迹的科技设备吗?没了核心技术支撑,这些东西就是一堆冷冰的死物!

    5分钟,不够抽根烟,不够洗次澡,连拉泡翔的时间都不够。

    从某种意义上讲,唐方就是个吝啬鬼,不折不扣的吝啬鬼!因为,别说5分钟,就是1分钟,半分钟,他都不会留给敌人。

    当弗朗西斯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扭头看去时,老脸上的表情变化可谓是精彩万分,简直比开着大卡车走村串乡,搭蓬起台,涂脂抹粉,一口一个“情哥哥”,“我滴妹”,大唱二人转的民间艺术团的**表演还火爆。

    他知道唐方会找上门来,却从没想到这么快。基地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霍青在干嘛?区区15分钟都拖不住吗?还有西蒙斯,人呢?为什么没有提前预警?

    要知道遗迹的入口可是机密中的机密,整个3789师也只有他,爱德华、霍青,以及赶赴赤道指挥空降部队作战的另一个副师长朴振东知道,如果没有人指路的话,光是在寻找遗迹入口这一难题上,就够他们仨喝一壶的了。

    退一步来讲,就算他们找到了,那还有数十道安全闸门,警戒机关要闯,最后还有防核爆大门以及西蒙斯的保全小组,按道理讲,别说阻拦15分钟,就算半小时,也绰绰有余。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没有做到?这么多人,这么多障碍,都不能延缓他的脚步吗?这小子到底有多大能量?

    他愣住了,他身边的两名警卫可不是吃素的,听到门口异响的第一时间便调转枪口,朝着唐方三人扣动了扳机。

    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阿罗斯更快,警卫员食指扣动扳机的瞬间,7mm的金属钉由c-14“穿刺手”高斯步枪枪口电射而出,如一道银色雷光闪过,直接将弗朗西斯左侧一名警卫员心脏洞穿,溅出一线绯红。

    阿罗斯开枪的同时,唐方身前一道金光闪出,两名警卫员射出的子弹打在狂热者的等离子护盾上,直接被崩飞。

    与此同时,一道尖锐刺耳的音爆响起,粗如儿臂的骨刺飞旋如梭,携着无匹动能,“嘭”的一声将弗朗西斯右侧警卫员胸膛刺穿,带着鲜血淋漓的尸体横越数十米,肉泥一般糊在银白色的墙壁上,溅出一大团辐射状血迹。

    弗朗西斯的贴身警卫班共9人,除去西蒙斯带走的4人,以及刚刚身亡的2人,还剩2人。战斗打响时,他们两个正在周围警戒,发现闯入者后,刚要还击,何曾想视野前方黑影一闪,两个庞然大物纵跃而起,直接将他们压倒在地。

    随着怪物腹部肌肉蠕动,一口墨绿色液体迎头喷落,淋浴一般浇在动力装甲的头盔上。

    “呲……”令人牙酸的异响传来,钢铁融化与人的惨叫犹如一曲残酷的交响乐,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久久不绝。

    12名科研人员已经吓傻了,几个胆小鬼腿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白大褂上湿痕蔓延,一股子腥臊之气飘荡开来。

    四名警卫就那么死了,面对这些异形,他们身体脆弱的就像一张薄纸,轻轻一扯,便四分五裂。

    弗朗西斯在一步步后退,狂热者冰冷的目光就像一道指在他咽喉的寒光长剑,逼迫着他不停的后退再后退。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侧面飞扑而至,一股大力涌来,弗朗西斯失却平衡,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然后他只觉脸颊一凉,抬眼看时,一道粘滑的黄绿色液体正从半空滑落。至于粘液的主人,赫然是一只半人多高的丑陋异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