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十八章 因一人地狱,又因一人天堂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天马流星炮,同袍汗兮憨矣,08a,godman的打赏)

    “这些士兵造反了?”阿罗斯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心头忿怒勃然而发,大喊一声“唐方小心!”的同时,足尖向下一蹬,拼尽全力,如一头高高跃起的丛林猎豹,直接将那名弑主的劫掠者扑翻在地。

    这一连串动作称得上兔起鹘落,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一两秒钟。

    但这又能怎样?一切都是他下意识的应激反应,榴弹已然射出,以帝国“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防御能力,挡挡寻常子弹还行,面对劫掠者射出的“审判者”榴弹?跟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劫掠者为什么会造反?唐方不是说这些生化兵没有感情,没有私念,只遵从命令行事吗?那他们为什么会攻击自己的主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豪森呆立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审判者”榴弹拖拽出一道银色曳光,笔直朝着阶梯尽头那道人影电射而去。

    “轰。”榴弹爆炸,狂烈的气流向着四周迸射,唐方整个人被掀飞。

    阿罗斯抬头时刚好看到这一幕,正要调转枪口,将身子底下那名造反份子送去地狱的时候,突然,一身爆响传来,唐方左肩溅射起一道血光,钢铁肩甲被掀起数米之高。

    “怎么回事?”阿罗斯懵了,榴弹是在唐方脚下爆开的,为什么肩部会受伤?

    他心头一凛,瞬间想到一个可能,视线扫过四周,头上大约15米处一道环形平台角落里缭绕升空的几缕烟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果然如此,有埋伏。”

    原来那名劫掠者并非造反,而是被唐方用来规避袭击的。

    “二楼左侧,有狙击手!”

    通讯器里传来阿罗斯的示警,豪森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弯,但这不妨碍他做出回应,三人一起这么长时间,他早已养成了不动脑的习惯,关键时刻,唐方怎么说,他怎么做,准没错。

    现在唐方受伤,自然要听阿罗斯的,这老家伙虽然经常摆出一脸臭屁的表情,叫人有种不把他打成猪头不解心头恨的冲动,但是,平心而论,他在对战局判断,危机处理等方面的能力,确实超出自己数筹。

    “轰,轰……”一枚又一枚榴弹在二楼爆开,弥漫的硝烟与闪光混乱了狙击手的视线。

    趁此时机,阿罗斯一个骨碌翻到阶梯边沿,脚尖向后一蹬,纵身而起,一下将浮空的唐方捞在怀里,并顺势一转身,将后背当做盾牌,卖给狙击手。

    唐方的伤势不轻,狙击手用的是“雷神之怒”,可媲美大型机炮的27mm口径狙击弹,几乎将他整个肩膀都炸碎,这还是“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缓冲了部分力道的结果。

    头盔遮挡下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不过想来应该是昏了过去,刚才若非他急中生智,指挥劫掠者向脚边发射榴弹,借冲击波之力被动浮空,否则,以“守护骑士”的运动性能,根本就躲不过狙击手的射击,被爆头身亡,是他唯一的结局。

    只要没被一枪掀翻天灵盖,就无须担心唐方的生命安全,只要将他静置十几二十分钟,身体的高速再生机制启动,伤势自然会快速痊愈。当然,如果有虫后在,一口哺液喷下去,恢复进程会提高数倍。然而,在唐方失去知觉后,那些神秘作战单位也似当机一般,全部陷入迷惘待命状态。

    唐方昏迷,三族战斗单位罢工,眼下只能靠他跟豪森了。

    将唐方放置在一段掩体背后,阿罗斯把注意力转至二楼环形平台,刚刚情急之下仅是告诉豪森狙击手在二楼左侧,并未指示具体方位。那家伙一通盲射,榴弹几乎将整个二楼都清洗一遍。

    硝烟尚未散去,并不清楚狙击手毙命与否,不过,凭借多年的战斗阅历,阿罗斯知道那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超强的隐忍力,正确的判断力,娴熟的狙击技巧。只有各国特种部队的狙击精英,才有这样的本领,豪森的盲目扫射或可干扰对手的视线,但若说一击将其灭杀,恐怕不怎么现实。

    事实又一次证明了阿罗斯对形势判断的准确性,伴着一阵尖锐的子弹破空声,暴露在狙击手视野下的豪森遭遇迎头痛击,mini炮弹般的高爆狙击弹“嘭”的一声在他头上炸开,强大的动能与爆炸冲击在“劫掠者”动力装甲的头盔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陷,并顺势推动他笨拙臃肿的身躯,在地上翻滚数米,却才堪堪停住。

    “好准的枪法!”豪森望着ui界面损伤控制系统显示的装甲损益数值,不由得暗暗咋舌,幸亏他穿的是“劫掠者”,若是阿罗斯那样的“马润甲”,此刻怕不是已然见了冥河摆渡人。

    他这满心骇然,殊不知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同样大吃一惊,要知道“雷神之怒”配合高爆狙击弹,动能与爆炸双重作用下,威力足以媲美30几mm的反坦克穿甲弹,大部分轻型战车受此一击,装甲外壳必然难逃穿孔结局,可这家伙倒好,脑壳实打实挨了一炮子儿,却只是崩出个包,打了几个滚儿之后屁事儿没有。

    他身上穿的真是动力装甲,而不是人型坦克,特战机器人等智能兵器?狙击手突然觉得很郁闷,非常郁闷,比脑袋顶上糊了一张楼上大妈刚刚用完扔掉的大号创可贴还郁闷。

    牙口再好的老虎,也架不住一只包头乌龟啊!

    “狗艹的,你他娘有本事出来,躲茅坑里丢石头算怎么回事?”豪森急了,爬起来吆喝一声,按照反弹道解析程序给出的坐标,抬起胳膊就是一阵炮击。

    莽夫的思维很简单,是男人,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干一场,躲起来抽冷子放暗枪,那是娘儿们行径。

    在以往的经历中,豪森一次又一次验证了,他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棒槌。当然,这一次也不例外。

    反弹道解析程序反馈给他一个坐标,却并没智能到标示出弹道轨迹上可能存在的障碍物。审判者榴弹笔直撞在符文晶球外侧一条机械臂上,把一堆电器元件炸的稀烂。

    电光涌动,机械臂中间的激光频率调节装置严重受损,原本非常稳定的脉冲镭射突然变得犹如发情的野马,因频谱快速更迭而剧烈变化的镭射光线通过零号源素结晶光棱,聚焦至满布符文的水晶球体上,辐射出一道道剧烈变化的能量波动。

    能量扫描仪的监测读数节节攀升,球体上光芒流转,如胎动一般,向外扩散出一束束符文流。

    “豪森,你都干了些什么!”通讯器里传来阿罗斯的怒吼。

    “我……”豪森刚要解释点什么,遭受刺激,变得极不稳定的符文光球一阵震颤,与能量菱晶相连的光丝从中而断,符文光球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由高空跌落,落入-1层中央平台,化作一道耀眼夺目的银色闪光,狂暴的冲击波犹如撞击海岸悬崖的排空巨浪一般,由一楼中央的空洞腾空而起。

    弗朗西斯呆呆的望着眼前景象,苍白的脸上一片迷茫,从唐方接触灵能火焰,到劫掠者“造反”,再到豪森反击,误伤机械臂,造成符文球体跌落爆炸。这一切,犹如电影剧情一般,精彩的叫人目不暇接。

    求生之心是人的本能,狙击手的出现,让他心头多了一丝希望。从唐方昏迷后,那些异形全部陷入迷惘待命状态可以看出,只要能干掉这两名护卫,形势就会发生惊天逆转。他会得救,而任务终将完成。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在他看来,唐方整个左肩几乎被子弹轰碎,就算没有伤到要害,失血过多亦足以要了他的性命。退一万步讲,即便他命硬如石,活了下来,势必也会失去反抗能力。

    能够指挥异形,能够操纵灵能火焰,这样的俘虏,其研究价值简直比伊普西龙科技还高。

    这简直就是天父赐给他的礼物,凭此功劳,将军之位十拿九稳,家族地位也会水涨船高,还能得到亲王,乃至皇帝陛下的青睐。

    此时此刻,他非常感激克拉姆·道格,那个无视军阶,一直对他不假辞色的男人,没想到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竟然是一名出色的狙击手。

    做为12名科研人员的头领,弗朗西斯一直以为克拉姆是一名科学家,当初上级派遣他们来基地的时候并未做详细介绍,克拉姆的身份资料上只有四个字,“军衔:少校”,除此之外,其他项目一片空白。

    另外,克拉姆还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征,那便是没有阶级尊卑观念,不管是见了他,亦或是爱德华,霍青,即不行军礼,也不寒暄客套,终日板着一张臭脸,就好像发霉长毛的鱼子酱。

    尽管弗朗西斯十分不喜欢这个男人,可对方是舰队司令部派来的专员,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中将阁下的颜面上,他也只有忍了。

    之前12名科研人员忙着操纵频谱分析转换仪,破译伊普西龙文字的时候,克拉姆·道格突然不见了,弗朗西斯还以为这个家伙是趁机偷懒,跑到外面快活去了,正打算事后到上级那儿告他一状,解解恨,殊不知他干起老本行,找了个隐蔽之处埋伏起来。

    没想到这人竟是一名经验老道的狙击手,想想那个“唐岩”,再想想克拉姆,真可谓是因一人而地狱,又因一人而天堂。

    就在弗朗西斯自觉苦尽甘来而心思百转,不胜唏嘘的时候,他所尊崇的天父却是甩开蹄髈,一脚丫子又把他从云端踹回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