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十章 无限兴奋剂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感谢天马流星炮,08a,godman三位书友的打赏。)

    一击干掉狙击手,阿罗斯长长松了一口气。别看他这一整套动作潇洒的就像单杠上的女体操运动员似得,灵巧的像只滑不留手的游鱼,其实他的手心已经渗出一层汗液。

    狙击手与狙击手之间的博弈,胜负只在一瞬间。用“不成功便成仁”这个词来形容,尤其贴切。

    敌明我暗,又是他主动出击,这已然落于劣势。

    手里的c-14“穿刺手”高斯步枪确实性能卓越,威力不俗。但是,说到底,它终归是一款突击步枪,在威力、射程,精确度、稳定性等方面较正规狙击枪还有一些不足。

    地形不利,武器也有差距,如果按照正常发展,他唯有中弹身亡这一个结果。然而,这套“马润甲”除却防护力远超“守护骑士”外,还提供有一个重要战斗药剂------兴奋剂,对就是兴奋剂。

    兴奋剂是由合成肾上腺素、内啡肽以及多种强化精神的药物混合而成,就像那些神奇的战斗单位一样,这种不明来历的战斗药剂,与帝国士兵用的肾上腺素针剂相比,那简直就是e-cup与星球杯(一种小食品,嗯,不知道的可以baidu一下)的区别,在注入身体后,体力、耐力、爆发力、思考力、**承受能力、神经反应能力,运动协调能力,乃至嗅觉、听觉、视觉等机能都会成倍增幅,即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一针下去,也能变成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

    当然,副作用不是没有,这种“超人”状态只能维持15分钟左右,时间一过便会恢复正常。而且大剂量内啡肽的刺激会对人体组织造成一定负荷,可导致不同程度的组织损伤,倘若频繁使用,损伤扩大,人体内环境恶化,药物残留无法及时排出,堆积量一旦超标,便会引发肝肾功能受损,继而衰竭,最终死亡。

    套用唐方的话来形容,这东西就像撸管,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豪森脑子一根筋,不懂转弯,一听这东西能致人死亡,就跟躲瘟疫似得,敬而远之。阿罗斯虽不似他这般,但是,从地底出来以后,一路走来并未遭遇危机,自然没有必要使用。

    时至眼下,唐方遇袭受伤,战斗单位全体罢工。指望豪森力挽狂澜,救二人于水火?弥陀佛……他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

    3789师的回援部队正往基地涌来,时间越拖下去,越对己方不利,无奈之下,阿罗斯心一横,牙一咬,趁狙击手视线受阻之际,借气流推力纵身而起,并顺势给自己扎下一针兴奋剂。

    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生或死?在此一搏!

    兴奋剂的药力发挥作用,一股股劲气在身体各处往来飞窜,阿罗斯手攀胶管,借力一翻,目光透过越来越稀薄的烟气,落在二楼隐藏起身体,只露出大半个头的克拉姆身上。

    举起枪,精神集中至极致,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握住胶管的手,用来稳住枪身,接着,快速扣下扳机。

    “咔。”

    金属钉势如破竹,无比精准的命中目标,刺穿瞄准镜,贯破狙击手的脑壳,带出一团血雾。

    “呼。”长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动力装甲接触地面的震动传来。兴奋剂作用下,阿罗斯做了一个高难度回旋,单手向下一撑,直接站立起来。

    豪森这时方才回过神来,晃晃脑袋:“他……死了?”

    阿罗斯打开护目镜,吐出半截烟头,点了点头:“死了!”

    这句话就像一记闷锤,狠狠的砸在弗朗西斯心头。克拉姆死了,克拉姆他……他死了!

    弗朗西斯只觉这段时间的经历就像一条正弦线,一会儿是波峰,一会儿是波谷。

    而唐方的醒来,却是又在这波谷尖点上一颗鲜艳欲滴的红樱桃……

    他站起来,他站起来了,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

    弗朗西斯眼睛瞪成一对铜铃,视线的尽头,是唐方嫩得掐一把全是水的肌肉。

    他的伤呢?肩头的伤呢?之前那一枪,别说筋肉,连骨头都给他打爆了,这种程度的伤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痊愈,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人,他还是不是人!

    弗朗西斯就像一头受伤的野犀,望着天边逆着夕阳走来的雄狮,发出一声声低沉,却又充满了绝望的呜咽。

    阿罗斯扫过他肩头的伤,微微一笑:“看来,咱们以后想死都难了。”

    豪森摸着头顶被狙击手崩出的凹陷,就像轻抚自己的菊花:“难?难个屁!要没它,我脑袋早就开花了。”

    无视他的吐槽,唐方扭头望了望二楼墙壁上的一道猩红,阴着脸问道:“他死了?”

    阿罗斯点头道:“多亏了动力装甲内置的战斗药剂,不然,处于这等劣势下,两败俱伤会是唯一的结局。”

    “什么?你扎了一针?”豪森以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恶心想吐,反胃眩晕什么的脏器衰竭前兆?”

    “恶心反胃?你当生孩子呢?”阿罗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目光撇过装甲ui界面的伤情扫描图,早先耐不住负荷,受创出血的肌肉组织正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恢复。再瞧瞧兴奋剂的持续时间,还剩11分钟30秒,要是照目前这种恢复速度,用不了10分钟,伤势便会尽复。这代表什么?代表着兴奋剂可以一直扎下去,不必担心自残而亡。

    “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强压心中激动,他将这一发现告知二人。

    听他说完,唐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之前他就有过这样的猜测,只是碍于身上穿的是“守护骑士”,无法实验罢了。

    “阿罗斯,你……你什么意思?”豪森结结巴巴的说道。

    “意思就是说,对你我而言,这玩意儿属于无毒无害食品。”

    豪森不但是个莽夫,还是一个天生的破坏狂,从他选择“劫掠者”动力装甲这一点上便能得到证实。之前机枪兵与劫掠者们扎了兴奋剂所表现出的强横战斗力,他早已垂涎三尺,不过是碍于这东西副作用太大,心疼小命,这才不敢动用。

    此时一听兴奋剂对他们无害,顿时如同得到心仪已久的玩具的小孩子,两条粗眉毛直接撇上了天。

    “我去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唐方抬头打量一眼剩下的5颗符文球体,不禁皱皱眉,一阵苦笑。炸掉它们,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当然,这是豪森的兴致所在。至于他,更喜欢文明一点的方法。

    又一次走上晶能阶梯,这回少了狙击手的威胁,数据删除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短短十分钟便告完成。

    当伊普西龙符文矩阵的最后一抹光辉消失,唐方呼出一口浊气,虽然经历曲折,不过总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回去地下精炼工厂,心安理得的收取那些胜利果实了。

    “嗯,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弗朗西斯要处理。”

    他这精神甫一放松,突然,一股子无名躁动由心底传来,思绪一转,这才发现之前安置在基地上空望风的眼虫传来一条告警讯息。

    “难道是3789师的回援部队抵达了?”他赶忙凝聚意念,沟通眼虫,共享视野。

    一点光芒由小而大,瞬间蔓延正片天地。

    “噜……”眼虫吃痛咆哮声中,一道又一道闪光划破夜空,氤氲着青紫雷光的磁性弹丸打在身上,在眼虫坚硬的甲壳上留下一道道裂痕。

    回援部队?不,不,不可能,眼虫由王虫变异而来,做为虫族的侦查单位,身披重甲,防御力高的出奇,区区装甲集团的地面载具,很难对它造成实质性伤害。

    切换至远视能力,50km外天空出现的一幕,令得唐方不由打个冷战,头皮一阵发麻。战舰!不错,正是战舰,整整54艘战舰,由角鲨级护卫舰与虎鲨级驱逐舰组成战舰联队,正浩浩荡荡向着基地飞驰而来。

    早先命中眼虫的磁性弹丸,便是飞在最前列的三艘虎鲨级驱逐舰左舷两门220mm电磁轨道炮的杰作。

    一看战舰头部的鲨鱼涂装,再瞧编号,唐方瞬间认出了对方的来历,雷霆舰队下辖的虎鲨联队。

    他们不是被苏鲁帝**一直拖在赤道战场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就在他蹙眉沉思的时候,半空中灵能火焰一抖,光幕上红光闪烁,刺眼的警报标志再度亮起。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入侵警报,唐方思绪一转,警报标志退却,灵能火焰外围的光幕上显示出一幅画面。

    身着苏鲁帝**制式动力装甲“疾风银狼”的一个排兵力,正由赤道西南方向的伊普西龙遗迹顶部搭乘升降平台降落在停泊宇宙运输机的牵引大厅内。

    第二战场失守了?遗迹的掌控权落入苏鲁帝**手中?

    唐方一愣,短短一个多小时,整个战局竟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赶忙将意念连线接驳至眼虫身上,启动大面积探测机制。

    短短几秒钟后,眼虫反馈回来的信息令他心中一沉。3789师在第二战场投入的二旅三营、师直属侦察营等兵力已经撤回赤道以北,彻底放弃了对遗迹的争夺权。

    至于赤道第三战场,双方也在有条不紊的撤兵。苏鲁帝国一方将“银翼之风”的步兵,以及空降部队、圣紫罗兰舰队所辖小鹰联队,一并撤退至遗迹周围,摆出一副守护战果,龟缩防御态势。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东线孤军深入的部队遭受虎鲨联队的毁灭性洗地攻击,东线战场上“银翼之风”所辖二旅一、二营,半残的三旅一营,“银风”特战营,以及后备支援营全面放弃追击行动,采取化整为零,分头撤退的行动方针,以最快速度向南方大本营撤退。

    这原本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可自从一小股神秘部队冲开3789师前沿阵地,进入后勤基地以后,犹如翻倒的多米诺骨牌一般,整个娜美星战局出现了一连串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鲁帝**搞不清楚打得好好的,对手为什么会突然撤军,不过,既然对方罢手,他们自然乐得坐享其成,将伊普西龙遗迹收入囊中。并在舰队参谋部的提议下,派出一队精英士兵提前进入遗迹深处侦查,以免出现什么变故,被对手钻空子施以突袭。

    其实倒不是雷霆舰队高风亮节,实在是后院起火,逼不得已而为之。

    3789师后勤基地失守,数据上传终止。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了?遇到这种情况,任谁都坐不住,在衡量一番利弊得失以后,奥斯汀·斯科特无奈之下,这才做出全面放弃第二、第三战场,命距离3789师后勤基地最近的虎鲨联队火速回援,无论如何也要抢回遗迹控制权,拯救胜利果实的命令。

    唐方虽然不清楚具体过程,但从眼虫反馈回来的信息中也猜测到了雷霆舰队的企图。虎鲨联队强势来袭,西、北两翼,及东线回援的部队距离后勤基地已然不足1公里。

    他们明显是要丢车保帅。

    电芒闪过,又是一枚磁性弹丸命中眼虫,将一块已然布满无数裂隙的甲壳崩碎,溅起无数碎肉。

    眼虫身体一颤,疼痛驱使下,他向着东方飞去,哪知道就在这时,远处亮起一排闪光,一枚又一枚地对空导弹呼啸而至,在眼虫臃肿的身躯周围炸成一团团各色火焰,大量金属破片井喷一般,打在甲壳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划痕,有些甚至嵌入磁性弹丸制造的裂缝中,引发第二次伤害。

    3789师地面回援部队已然到来。

    虎鲨联队渐渐逼近,狰狞的船身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在基地围墙上,投射出一道道狭长的阴影。

    此时此刻,位于地下遗迹的唐方却是微微一笑。回援部队终于到了,只是不知那些人看到已经被炸毁的频谱分析转换仪与空空如也的伊普西龙数据库会作何感想。

    奥斯汀·斯科特那老家伙会不会一口气背过去?沃克·斯图尔特亲王的脸上又是何等精彩表情,至于皇帝陛下,会不会指天骂娘?

    堂堂雷霆舰队,被自己牵着鼻子走,跟条狗似得疲于奔命,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简直比三伏天磕了一根老冰棍还过瘾。

    援军来了又能怎样?那时候自己早已搭乘升降机前往地下了,他们只能眼巴巴的瞧着己方三人的屁股发傻。

    他们有虎鲨联队,甚至有航母,但那又怎样?有本事你下来,加入追猎者与机械哨兵的部队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做下决定,唐方沟通眼虫,发出召唤指令。基地上空青光一闪,眼虫庞大的身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虎鲨级驱逐舰射出的炮火失去目标,一枚枚弹丸携裹着无匹动能,惊雷闪电一般打在基地建筑上,崩出一个又一个弹坑。

    至于那些防空导弹,像是喝醉酒找不到路的莽汉,有的嘴对嘴撞个满怀,哥俩好,五魁首,你侬我侬一同上路。有的则脑门一热,一个猛子扎进基地的燃料库,引起熊熊烈焰。

    虎鲨联队与回援部队的指挥单元同时炸了锅,那么一个大家伙,怎么会说消失就消失,到底哪儿去了?上天留影,入地有洞,它怎么可能无声无息,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施施然一个转身,凭空不见了呢?

    上面那些人满脑袋问号,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唐方已然从晶能阶梯上走下,将外面的严峻形势告知阿罗斯、豪森二人。

    莽夫自从得知兴奋剂可以无限使用后,就像拜完天地的新郎官,早已雄心荡漾,只等被翻红浪春暖帐的良宵一刻了:“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今天,一定要让这群娘们知道,大爷的炮,比那些钉子粗多了。”说罢,还挑衅似的朝着阿罗斯挤了挤眼。

    “你们俩解决掉他。”唐方扫过身后拖出一道血痕,仍旧不认命,勾着两只脚往前蹭的弗朗西斯说道:“我去下层瞧瞧。”

    “放心吧。”阿罗斯撞撞手臂上的榴弹发射器,冷笑着说道:“这东西用来爆菊最爽不过了。”

    唐方才没心思去管他怎么处理弗朗西斯,转身朝着大厅角落的升降平台走去,轻车熟路的按动热键,缓缓来至-1层。

    伊普西龙遗迹的坚固程度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发指,符文晶球爆炸,并未对地下设施产生什么影响,别说损伤,连丝划痕都找不到。

    走到中央的升降平台立定,轻车熟路地按下控制面板的运行按键,面板上层弹出一道光幕,一道道伊普西龙字符闪过。

    当唐方自认无碍,正打算调整系统配置,更改重力补偿机制时,突然,所有伊普西龙字符一阵抖动,接着红光一闪,醒目的警告标志不期而至。

    如果将警告标志下方的注释翻译成人类文字,当是:“系统电路受损,重力补偿机制失灵。”

    电路受损?他一下懵了,不信邪的又按下速率调节功能,一样的大红警告标志,一样的提示:“系统电路受损,起降功能失灵。”

    what?

    唐方整个人都傻了,升降平台失灵?不能用了?那他们怎么办?(5000+大章,晚上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