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十一章 炸了它!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启动自检程序,一行行伊普西龙字符闪过。

    看了半天他才弄明白,原来之前符文晶球坠落爆炸,除却冲击波,还引起一股高能电磁脉冲风暴。升降平台的核心电路与之发生耦合,极具破坏性的电流与浪涌烧毁了一部分重要元器件,从而导致重力补偿与动力系统障碍,失去升降能力。

    且不提伊普西龙的科技设备精密无比,就算是人类社会的寻常电梯,出现故障,以他的知识储备,也唯有望而却步的命。

    阿罗斯,豪森?后者就是一莽夫,打拳,杀人他是一把好手,修理设备?做春秋大梦去吧。至于阿罗斯,想必也没这本领。

    瞧瞧罢工的升降平台,这下他算是体会了一次什么叫乐极生悲,外有强敌环伺,如果只是一些装甲集团,凭借手中的力量还有一战的资本,然而,空中还有几乎一个联队的宇宙战舰,这仗怎么打?哪怕神族单位战力强大,面对数倍于己的大型作战单位,恐怕也唯有折戟沉沙,战死疆场这一个结果。

    唐方阴着脸回到楼上,抬头一瞧,豪森正用他踩过无数蝙蝠妖粪便的大脚丫子在**弗朗西斯上校老而弥嫩的脸蛋。

    一见他嘴吊香油瓶,一脸苦大愁深的模样,阿罗斯忽然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拧掉烟灰,将尚未吸完的半截香烟塞进肩头的收纳箱,抬起头来问道:“出事了?”

    唐方点点头,将下面所出状况简要一叙,阿罗斯听完,眉头攒成一团:“这么说来,我们的后路被断了?”

    豪森此时也顾不上再虐待弗朗西斯了,一脸难看的说道:“上有舰队,前有装甲集团,下又下不去,合着咱们被包了饺子。”

    打洞需要时间,蟑螂是指望不上了,唐方一时也没了办法,不用多,只需再有几分钟,遗迹头顶的钢铁苍穹便会打开,他们三人便会成为众矢之的,直面敌人的炮火洗礼。

    一丝后悔涌上心田,他怎么都没想过会因小失大,受困于此,早知道就不来了。可是,再想想数据库中那些资料,他又不得不来。

    量子力矩调节装置,零号源素高级精炼工艺,地核能源收集阵列,裂变反应催化技术,零号源素同位素提炼科技……如此种种,不必多,只要帝国获得其中一种,国力便会突飞猛进,到了那时,再想颠覆柯尔克拉夫·斯图尔特的统治,会比现在艰难一倍。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都怪你……若不是你那‘神来’一炮,何至于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呸,阿罗斯,你少在这放马后炮,我若不那样干,你也做不掉那名狙击手,说不定咱仨早就已经成了他的枪下亡魂”

    “你……诡辩!”阿罗斯一时词穷。

    弗朗西斯咳出几口血沫,低头在军装上蹭了蹭,因失血过多而极度苍白的脸上勾起一弯冷笑:“呵呵呵呵,战栗吧,你们这群杂碎,帝国法场的火刑架,就是为你们而准备的。”

    “与帝国为敌,永远不会有好下场,‘凯尔特’的神罚之光,将斩断你们的头颅,焚尽你们的身躯,趁着现在还能走,能说,能听,好好体会一下恐惧的滋味吧。”

    “呸,叛国者,不得好死!”

    恶毒的咒骂传入豪森耳中,这脾气暴躁的家伙眉头一挑,一拳打在弗朗西斯右脸颊,印上四道清晰的红斑:“老东西,信不信我先弄死你。”

    弗朗西斯却不理他,扭头看向唐方:“投降,交出那支神秘部队,宣誓向陛下效忠,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否则,你们的下场,只能是陈尸荒野!”

    能够指挥异形,能够操纵伊普西龙遗迹,这样的人有多大价值,他怎么可能想不到。那些数据没了算什么,只要能将其收复,利用他的能力,从此以后,伊普西龙遗迹在帝国面前,将会褪去神秘面纱,成为一只卧待皇帝陛下临幸的温顺小绵羊。而他,将会成为一名将军,乃至一位封疆大吏,一方诸侯,成就事业巅峰,人生辉煌。

    没有回答,没有响应,此时的唐方正沉浸在苦思之中。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埋怨不会有任何作用,即便没有豪森的坏事一击,成功躲入地下,又能怎样?

    一旦发现地下的精炼工厂,苏鲁帝国会放弃吗?蒙亚帝国会放弃吗?想必到那时,这一对旧情人新冤家,会再次眉来眼去,勾搭成双,只为将自己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除。

    地底有近30w水晶,40w瓦斯资源不假,但他现在却苦于无法生产三族空军,面对娜美星上空茫茫多的宇宙战舰,只能望洋兴叹。

    龟缩至地下被动防守,同步兵死磕,有庞大资源储备,有追猎,有哨兵,他有足够信心打得两大舰队的陆战队哭爹喊娘,叫苦连天。但那又能怎样?出去难敌双方舰队,不出去一直躲下去?没有补给,没有自由,跟囚徒何异,就算不憋死,也会渴死饿死!

    刚刚在操纵灵能火焰删除数据资料的时候,顺道查了一下建筑构造,发现二楼有一间机库,其内泊有一架伊普西龙穿梭机,乃是总控中心科研人员的交通工具。

    搭乘穿梭机离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娜美星外太空的两支舰队会让自己安然离去吗?

    雷霆舰队与圣紫罗兰舰队搭载着逆曲扰频设备的拦截舰在数万公里虚空链成一张庞大的时空泡过滤网,任何以曲速形势进入或突出娜美星空域的行动都将被拦截。

    同曲速引擎一样,逆曲扰频设备也是通过破译伊普西龙科技,研发而成的一种曲速干扰仪器,它能通过向周围虚空散射一种特殊微粒,来达到破坏曲速引擎制造的时空泡,将宇宙飞船由虚拟空间逼出的目的。

    逆曲扰频设备的造价非常低廉,但是运行所需的消耗品------“逆曲粒子”,却较为珍贵,乃是由零号源素混合多种高放射性稀有元素精炼而成,制造工序繁琐,且危险性大。

    又因为这项技术是由伊普西龙遗迹剥离而来,同样对伊普西龙战舰具有一定效用,所以,唐方才会生出穷途末路之感。

    后路被断。出遗迹,必然面对虎鲨联队的炮火洗礼。搭乘穿梭机离去,又会遭遇双方舰队的拦截。按兵不动?跟坐以待毙没啥分别。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别看他表面上一脸平静,其实内心深处早已是一团乱麻。

    “考虑清楚没有?顺,可活!逆,必死!”弗朗西斯挣扎着坐起身子,现在的他,尽管双臂已残,衣冠不整,一副狼狈姿态,然而眸子里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虎鲨联队的到来,犹如一剂强力肾上腺素,让他再度恢复昔日的荣光,帝国贵族倨傲的脸庞。

    哪怕他现在的脸一片惨白,但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却是将他心中的得意暴露无遗。刚刚还是决定他命运的胜者,不过转眼工夫,形势逆转,反而成了只有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才能保全小命的热锅蚂蚁。这一幕,不可谓不戏剧,不讽刺。

    “还犹豫什么?再晚一些,等虎鲨联队打开穹幕,无尽炮火之下,你们都会成为一堆残渣,太空中的垃圾。”弗朗西斯眼中闪烁着胜者才有的缤纷异彩:“想做帝国的敌人?凭你们还嫩了点。七亲王,十八大公,如雷霆舰队这样的力量,不下二十,更不用提陛下手中掌握的十二支王者之师了。”

    “以你们那点微末兵力,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帝国的车轮滚滚,蝼蚁之辈,只能被压扁,熨平,成为柯尔克拉夫陛下足底的铺路石子。”

    “最后,我再问你一遍,是选择投降,活下去?还是选择负隅顽抗,然后像只臭虫一样被踩扁,踏碎?”

    他的话,傲慢无礼,充斥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这让唐方想起前世某一撮人,同样的眼高于顶,不问世间疾苦、百姓恣睢。权利与名望是他们唯一追逐的东西,当然,还有女人……

    豪森额头青筋暴突,右手已经抓住他的脖领:“贵族?狗屁!在老子眼里,你们就是一坨狗屎。”话罢,一拳挥下。

    “啪。”不知什么时候,唐方站起身来,以右臂格住他的拳势。

    豪森眉头一皱,“嗯?”了一声。

    唐方却不理他,迈步走到弗朗西斯面前:“投降能保住性命?”

    弗朗西斯的眼尾纹绽成一朵野梨花:“不错。”

    “那能不能保住尊严?”

    “……”

    “那能不能将柯尔克拉夫从皇帝宝座上拽下,让他接接地气,听听地狱亡魂的控诉?”

    “放肆……”

    “那能不能让你们这些贵族俯下身子,低下高贵的头颅,去倾听平民的疾苦?士兵的悲歌?”

    “……”

    “这个国家,总有一天我会让它浴火重生。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伙,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像条狗一样,扑倒在‘圣剑广场’。还有你们这些贵族,将颤抖,战栗,惶惶不可终日。”

    “你……大胆狂徒……”

    “弗朗西斯,你所依仗的,无外乎雷霆舰队罢了。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让它成为一堆破烂的。”说完,唐方转过身,向着那道灵能火焰走去:“请记住,这只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利息罢了。”

    “你……你要干什么?”弗朗西斯心中一突,一股子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没有响应,唯一的回答,只有唐方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唐方,你……你想干吗?”问话的是豪森。阿罗斯同样扭过头,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炸了它……”

    慢条斯理的回答传来,但是,听在不远处三人的耳朵里,却恍如洪钟大吕的震响,久久不绝于耳。

    “炸了它……炸了它……”弗朗西斯一脸呆滞的重复两遍:“炸了谁?他要炸了谁?”

    光丝飘荡,轻轻附于手背,唐方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头的不舍向灵能火焰发出一道指令。

    红光一闪,眼前光幕上出现一串斗大的伊普西龙文字,转换成人类语言,便是yesorno?

    唐方强抑心中不舍,选了个yes。

    字符闪烁几下,瞬间敛去,整团灵能火焰好像一个受到电流刺激的静止心脏,“噗通,噗通”,向外辐射出一道道波涌。

    唐方轻叹一口气,正打算断开与灵能火焰的连线,突然,一道红光沿着光丝淌下,惊鸿一般,快速没入他的额心。

    与此同时,一声叹息响彻耳畔。

    “当巴鲁克用它温柔的手抚过大地,塔罗拉盛开在弥赛尔蔚蓝的原野上。哦,我的故乡,塞雷帕斯……”

    声音婉转悦耳,如黄莺出坳,似清泉叮咚。

    唐方一愣,巴鲁克?这不是伊普西龙母星------塞雷帕斯上空的两颗太阳中,年老的一颗的名字吗?弥赛尔是塞雷帕斯最大的平原,至于塔罗拉,则是一种小花,像地球的满山红一样平凡,每到一年的秋季,这种水晶做的小花就像一张晶莹剔透的地毯,海浪一般铺满整个平原。

    “咦,这个声音是哪里来的?”

    他这正自奇怪,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闷响,念头一转,透过遗迹表面的监视设备,只见上空辐射面积近一公里的钢铁穹幕裂开一道缝隙,然后向着两侧缓慢收缩。

    一艘虎鲨级驱逐舰狰狞的鲨鱼头喷绘出现在正中,左右两弦的220mm电磁轨道炮往下一斜,遥遥锁定遗迹的入口。

    唐方脸上厉色一闪,敌人远比想象中来的还要快。

    “噗通,噗通。”

    与此同时,灵能火焰又传来一阵波动,一股子脉冲能辐射开来,动力装甲的电磁扫描读数急剧攀升。

    地面隐隐传来一阵晃动,也不知是外面钢铁穹幕打开造成的,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

    扭头看看唐方脸上的狠戾表情,阿罗斯心中一突,“炸了它?”好像这句话的主体并非遗迹,而是……是……是整个娜美星?

    一想到这个恐怖的可能,他两只眼睛顿时睁大一轮,冷汗不可遏制的徐徐淌下。凭着一路走来建立起的交情,他知道,像如此疯狂的事,惹急眼那小子绝对做得出来。

    望望依旧一副浑然不知,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豪森,他情不自禁的咽口唾沫:“破釜沉舟容易,可接下来又该怎么脱身呢?”

    现场可不止阿罗斯一个聪明人,他想到的,弗朗西斯自然也猜到了。此时上校的脸就像一盘水果沙拉,各种颜色俱全。

    趁着阿罗斯、豪森二人扭头去看唐方的空档,他忽然从屁股后面摸出一台pda来,那是频谱分析转换仪的遥控设备。

    “下地狱吧,你这恶魔!”随着一声爆喝,他拨动频率调节滑钮,飞快点下pda中心的大红按键。

    阿罗斯、豪森二人做出反应时,为时已晚,连接频谱分析转换设备的五条机械臂前端晶体光棱瞬间爆发出一圈刺眼光芒,5道高频镭射带着强大的能量,利剑般戳在5颗已被清空数据的符文晶球上。

    之前的一幕重演,符文晶球承受不住高频镭射的刺激,在一阵震颤后,连接菱晶的光丝从中折断,整颗球体由上而下,坠入下层,爆成一团极具毁灭力的闪光。

    上一回是一颗,而这一回却是足足五颗!

    如同飓风一般的冲击波与电磁辐射冲天而起,透过中央空洞,涌起一道炽烈浪涌。身处空洞中央的唐方何曾想过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整个人被光焰淹没,之后被冲击波抛飞,打着旋冲上半空,从十数米的地方摔下,“咚”的一声砸在地上。

    “唐方!”豪森的眼瞬间红了,脸上的五官挤成一团,双臂举起,随着一针兴奋剂扎下,审判者榴弹如同崩豆子一般落在弗朗西斯身周。

    “轰,轰……”闪光四起,金属破片携着无比狂暴的动能,撕开弗朗西斯的皮肤,割裂他的筋肉,斩碎他的骨骼。

    十二枚含恨泻出的审判者榴弹,活活将一个人撕扯成一堆不足拳大的肉块,骨渣。血液如喷漆一般扫过,在银白色的墙壁上涂出一道道怵目惊心的红。

    阿罗斯没空搭理豪森的复仇举动,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唐方身边,先检查一遍伤势,发现体外的动力装甲完好。然而,当他向上瞧时,唐方苍白到不见丝毫血色的脸,却又令他心下一紧。

    “隆,隆……”与此同时,一阵山摇地晃,大厅周围一些仪器上红光闪烁,一个个醒目的警告标志如同血色风暴,瞬间席卷全场。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怀里的唐方慢慢撑开眼皮,嘴唇翕动,有气无力的吐出一句话:“快……快走,二楼西侧有……穿梭机……快……这里要爆炸了。”

    “你……你的伤……”

    “先……先别管我的伤,快走!”

    “唉。”阿罗斯长叹一口气,拽起他的身子往肩头一背,一面向连通二楼的升降机跑,一面大声喊道:“豪森,你他.娘的等死吗?还不快走。”

    地面的摇晃与阿罗斯的叫喊将他惊醒,低头扫过地面,弗朗西斯已然碎成一地肉泥,连快囫囵肉都挑不出来。

    “阿罗斯,唐方怎么样?”问了一声不见回应,他瞅瞅逃难似的往升降机跑的阿罗斯,扭头朝弗朗西斯躺尸之地吐了一口唾沫:“狗.娘养的,悔不该当初留你性命,要知如此,早该一枪崩了你。”说完,不敢怠慢,紧随其后,向着升降平台飞奔而去,尽管阿罗斯没有回答,不过看样子唐方的命应该还在。

    (5000+大章,晚上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