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十五章 末日降临(四)
作者:暴兵对A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宁静星在伊丽莎白(还记得不?娜美星的卫星)的脸上画出一弯诡异的微笑,仿佛地狱魔兽阴沉暴戾的侧脸。

    银河星带横贯北天,繁星点点,璀璨依旧。

    数万光年外,那些五颜六色的星团,气体尘埃云,就好像一个又一个围观都市闹剧的闲人,静静的注视着宁静恒星系统局部的一场骚乱。

    所有人都不是傻子,无需数据分析,单用肉眼观察娜美星的现状,用屁股想都知道,它将变成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大到足以吞噬掉所有人的生命。

    就像还在地球文明的时候,人类面对自然灾害是那样的弱小。同样,进入宇宙时代,面对无尽的星空与天体,人类还是同样渺小,渺小到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连丝浪花都难以激起。

    舵手们早已等的急不可耐,上面的命令一下,深邃悠远的深空下,近千艘战舰尾焰大盛,如同一只只萤火虫,密密麻麻,交织成网。

    大到航母,战列舰,小到护卫舰,勘探船,所有舰只就像嗅到危险的鱼群,开始扭动它或细长,或臃肿的身躯,以最快的速度调头,四散逃逸。

    空中舰队调头之际,娜美星的近地轨道上,成群结队的运输机、穿梭机,如同规避火烤的黄蜂,熙熙攘攘的朝着各自母舰飞驰。

    在它们身后,是一颗布满裂隙的球体,火红色的光芒在表面流动,并向着外侧虚空辐射出一道道渐变的红色光晕。

    这原本是一幕千载难逢的瑰丽奇景,然而,落在那些从娜美星逃出来的人眼中,却是如同缓缓洞开的地狱之门,闪现出一道道代表着暴虐与死亡的血光。

    “运输船a-708号,请求登舰。”

    “快……快,加紧收治伤员,医务班,你们在吃屎吗?不想死就快点!”

    “刘安,你他娘在干什么,让你清空跑道,你跑机库去干屁。”

    “舰长,调头完毕,接下来该怎么办?”

    “天父,我赞美您,您是至尊至大的神,您以尊荣威严为衣服,您披亮光如披外袍,您铺张穹苍如铺幔子。天父我感谢您,您荣耀的光常照在我的心田,也照在我的前面的道路,引导我前行。”

    “罗纳尔多,哭,你哭个屁,哭有什么用,收起你那娘炮德行。”

    “伽利略号,你他娘一艘地质勘探船,来战舰堆凑什么热闹,阵型都被你搞乱了,赶快滚蛋……”

    不管是雷霆舰队,还是圣紫罗兰舰队,从舰桥到生活区,再从生活区到机库、停机坪,全部乱成一团。痛失挚友的哭声,虔诚恭谨的祷告,指责他人的怒吼,还有软弱无力的呻吟,这些声音,汇聚成一首悲凉的军乐,徜徉在星空战场。

    此时的娜美星上,苏鲁帝**的小鹰联队已经撤离,虎鲨联队由于位置与身负救援任务的关系,尚未离去。

    阿尔佛列德紧攥双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舷窗外已是一片火海的地表,岩浆涌泉的半径已经扩张至数百米,简直好比一座座小型火山。

    穿梭机还在不遗余力的做着救援工作,从偶然划过的运输机窗口可以看到那些获救者喜极而泣的侧脸,然而,更多的人却是坠入滚滚火海,尸骨无存。

    整个3789师,13000多人,经历过基地守卫战,遗迹争夺战,后来又历此劫难,生还者,已是十不存一。

    面对这等场面,就连虎鲨联队,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3艘护卫舰坠毁,1艘驱逐舰受创。成果呢?收容的3789师士兵,加伤员一共1200人,堂堂一个陆战装甲师,竟然落到这步田地,3789师这个番号可以取消了。

    除了为他们默哀之外,阿尔佛列德心底深处还藏着一缕怨气,就为这么几个人,虎鲨联队损失3艘护卫舰,值得么?值得么?

    舵手已经调转船体,缓缓驶向天空,阿尔佛列德最后向着灾厄源头,那栋伊普西龙遗迹望了一眼,它仍旧矗立在原来的地方,如同炼狱中的一道指引之光。

    嗯?指引之光?阿尔佛列德揉了揉眼,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嘴巴越张越大。

    一道青虹,确切的说是一弯青虹,一架月牙形的飞行器冲破迷雾,冲破火海,离弦之箭一般,电射而来。

    伊普西龙穿梭机!是伊普西龙穿梭机!阿尔佛列德近乎咆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舰桥。所有船员忍不住放下手中工作,向着舰尾监视器显示的画面望去。

    一架亮如银月,体表流动着一抹抹幽蓝,牛角般向前弯曲的两翼中间凸起一颗菱形结晶的飞行器,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虎鲨联队逼近。

    这明显不是人类的飞行器,其形状,也说明了这一点,那分明就是e字符的具象之物。

    一艘能飞会动的伊普西龙飞船?这怎么可能!200多年的悠久岁月告诉人类,伊普西龙已是尘封之扉,所有的辉煌,所有的荣耀,都消泯在滚滚向前的历史长河中。

    还在运行的遗迹尚可令人接受,可这艘体长近20米的飞行器是怎么回事?抽风?人工智能?还是说伊普西龙人诈尸?

    不只是阿尔佛列德所属战舰,其他联队成员亦是呆呆的望着身后如一道银色闪电般破空而至的伊普西龙穿梭机。这一刻,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哪怕是短腿断手,或是战友、兄弟死于是役的家伙们,都抬起头,忘却悲伤,忘却忧愁,全部一脸呆滞的看着它。

    “hollymother!我看到了什么,一艘伊普西龙穿梭机,活的穿梭机?”

    “见鬼,见鬼,活见鬼!”

    “我的高倍光学照相机呢,山猫,你tm给我弄哪儿去了?”

    “快……快拍下来,说不定以后能卖个好价钱,天哪,这可是一则重磅新闻。”

    ……

    凡是有舷窗的地方都堆满了人,手上缠着绷带的,拄着机械拐的,脸上裹着纱布的,老的少的,整的残的,全都一个个睁大双眼,望着后方那越逼越近的伊普西龙穿梭机。

    “快……快,将这件事汇报给舰队指挥部。”阿尔佛列德率先回过神来,朝着通讯台前站立的一位瓜子脸亚裔女子大声吩咐道。

    “是。”年轻貌美的女联络官闻言惊醒,急忙联系指挥部。

    大多数人将注意力都聚焦在活化石般珍贵的伊普西龙穿梭机上,全然忘记正身处死亡边沿。而那颗如同破裂蛋壳般的星球,表面裂痕越来越大,火红色的炎流如同纵横全球的长河一般,蔓延往复,环绕成网,红芒越来越盛,一道道蕴含着热辐射、电磁波,各类射线的能量流向外扩散,形成全球范围的能量风暴。